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狗血的分手方式

发布:2020-09-10 17:29:10

人生不顺心或十有八九,生活……在这个无数尘埃编织成的世界里,每日都不缺少欢欣或是忧愁,而让我倍感苦脑是,自己而已但是而已开了个房间跟前女友叙叙人生、聊一聊体悟,却莫名的感觉其站在车站旅馆内的床前,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上,于叶蠕动着嘴唇,目光中透露着绝望的神色瞪着我:“顾小枫,你所谓的爱情价值,就是背着现女友来跟前女友开房,对吗?”。...

人生不如意或十有八九,生活在这个万千尘埃编织的世界里,每天都不缺乏欢喜或者忧愁,而让我感到苦脑是,自己仅仅不过只是开了个房间跟前女友叙叙人生、聊聊感悟,却莫名其妙的被现女友给当场抓了“奸”。

站在车站旅馆内的床前,我连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上,于叶蠕动着嘴唇,目光中透露着绝望的神色瞪着我:“顾小枫,你所谓的爱情价值,就是背着现女友来跟前女友开房,对吗?”

“我没跟她发生那种关系……”

“呵呵,没发生关系……”于叶那敏锐的目光如利刃般刺透我的心脏:“连这么勉强的解释都能说的如此理直气壮……你是不是觉得我长的特别像脑残,所以才总会拿一些弱智的谎言来欺骗我?“

我有些反感的皱起眉头:“什么叫欺骗?……于叶,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的无理取闹下去了……你看到的事实跟你盲目的臆想,两者根本就不可能会存在同一个空间,没有任何的共通!”

于叶的情绪有些激动:“顾小枫,事态都发生到了这种地步,而你却还满口狡辩,是个男人就应该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有担当,难道非得让我亲眼看到你们在床上拨云撩雨……这样才能算是人赃俱获?”

我疲惫的凝视着她欲言又隐,但面对自己此时凌乱的姿态与摆在眼前扭曲的事实,却又找不到更好的借口,于是唯一能做的,便只剩下疲惫与无奈之中的沉默……

房间内那昏暗的光线映射在我们身上,无形之中将低沉的气氛揉合在一起,冷藏着我的心脏,连呼吸都觉得异常困难……

很久以后,于叶擦去脸颊上的泪痕,紧咬着嘴唇、目光十分坚定的说道:“顾小枫,我累了,这一次真的很累了……我想我们还是分开吧,这样对谁来说都是解脱,不是吗?”

我始终保持着沉默,这剧本般的台词,不能再俗烂的分手方式让人觉得可笑……

寂静的房间内,伴随我的沉默,摔门声阵阵萦绕在耳旁,而坐在床边的我借着一根香烟来缓解心中的烦闷与焦躁,当缕缕白色的烟雾顺从指尖沿着昏黄的光线腾起时,我渐渐眯起了早已模糊视线的双眼,这个世界很诡异,它让我看不清猜不透,又好似看不清自己的人生,如指尖的香烟般缥缈……

……

一个星期以后的夜晚,今天是我跟于叶分手的一个礼拜整,在这一个星期的时间内,似乎自己的世界也并没有传说中的黑暗与不堪,至少通过分手这个事件,它并没有太影响我的正常生活节奏,仅仅不过是辞掉了一份刚报道还没半个月的工作而已,但庆幸的是很快我便又从新找到了一份自己还算比较满意的工作,而且我也从来不觉得之前那在洗浴中心给人提鞋的工作适合我……

实际上分手的淡漠,倒不是能证明我面对分手时的心理承受能力有多坚韧,而是有些缘分早已走到了尽头,握的太紧反而会更痛!在跟于叶分手之前的这近半年时间里,我们的关系早已变了质,虽然会同躺在一张床上,激烈地做着生理需求的事情,但当那声发泄的嘶吼叫完之后,一切又将归于平静,她刷她的朋友圈,我抽我的香烟打着游戏,说是男女朋友关系,却更像是pao友……似乎我早已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分手对我而言才没那么明显的痛苦。

驱车漫无目的穿梭在这名为二线,物价却临近一线城市的杭州城街道,耀眼的霓虹灯闪烁出人们对欲望的纸醉金迷,而城市夜空中飘絮着的这场大雪,却将整个城市披上了一幅看似纯洁的皮囊,我下意识的将手伸出在车窗外来感受大雪的轻柔,可那雪花飘洒在手心,转瞬即逝……呵呵,美好的东西,哪能那么容易留得住。

手机铃声在时间的流逝中不知不觉响起,我才刚接通电话里面便很快传来关城那几乎要撕破世纪隧道的嗓门:“疯子!”

“放!”

面对我丝毫不讲情面的粗俗语言,关城装神弄鬼的咳嗽几声,说道:“我擦……以哥们儿对你的了解,今晚你一定很无聊,所以正开着你的那辆破夏利报废车看着身边来回穿梭的法拉利、保时捷愤慨人生,对吧?”

我抬头看了看车窗外的雪花,而脚下的油门却并没有松弛的迹象,习惯性的对他说着脏话,道:“放你大爷的屁,我他妈现在正准备去养老院做义工,好为自己的来生多积点儿功德,争取下辈子投胎也做个富二代,这样以后你出门就可以很扬眉吐气的跟别人说你爹曾经是个富二代了……”

对于我跟关城的这种说话方式,我们早都习以为然,胡乱吹侃一会儿没深入的聊太多便很快进入了正题,关城一本正经对我说道:“疯子,我刚在西湖边拉了趟活儿,人告诉我说雷峰塔附近还有一姑娘等着打车……我寻思着你这不刚失恋,要不索性替我跑趟活儿,中……中介费哥们儿就不要了……如……果你跟那美女有眼缘,就当是……哥们儿随礼送的红包了……!”

电话中我很清晰的能听到一阵关城的声音,而伴随着的还有一女子忘我的声音,我知道这货没准又在哪儿社交平台勾搭了女子做着并不出彩的运动,甚至隐约中我还依稀听到那女的在口中提起自己的前男友……于是脑海中下意识的便想起了一个星期之前与我分手的于叶,我有些不太敢去想象于叶会不会变的也像电话中的女人一样,此时躺在了别的男人的床上……但当那些印刻在血液里敏感的记忆残片开始拼凑,我顿时没了继续闲聊的兴趣,便一口回绝了关城,说道:“人的身份可以卑微,但是做事绝不能卑贱……我不会干那些触犯法律的事情来赚取小利的……你省省心吧!”

我很清楚关城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言落之间就顺带挂断了电话,而电话那头的关城似乎还叽叽喳喳的叫嚷着,至于他具体说了些什么,我却再也没有闲心去在意,这个世界太嘈杂了……

车窗外的雪花似乎下的更加浓密了,由于这场大雪带到的道路交通不便,我不得已提前结束了今晚放空灵魂的计划,其实所谓的放空灵魂的计划,也不过是我一个人带着孤独行走在冬夜的冷风中罢了,或许我会因此在寒风中迷失了方向,但指不定总有一天,我会看见那城市边缘的阑珊处,正有一盏透明的灯火闪烁……

回到家中,我习惯性的带着一身烟油味躺在沙发上,纵而点燃净化心灵的下一根香烟,当一缕蓝色的火焰打破黑夜的禁锢顺从指尖蹿出点亮世界,我看到的不过是寂寞的房,偌大的床……还有曾经相拥聊着枕边耳语的那两个身影,似回忆、却更像是牢笼!

不知何时,手机铃声再一次如同惊雷般打破属于我世界里的“宁静”,看着来电显示里那陌生的电话号码,我用力抹了抹脸颊,终于接通电话,刻意提高了分贝证明自己的精神还算不错,问:“哪位?”

令我意外的是听筒里传来一位女人轻柔、很标准化口音的普通话:“请问你是顾小枫,顾先生吗?”

我虽然对这个陌生女人的身份心存疑惑,但还是故作镇定,道:“我是顾小枫,请问你哪位?”

“那太好了!”女人似乎在确定完我的身份之后,情绪有些难以抑制的小兴奋,等了片刻才平复情绪,又继续对我说道:“我正在西湖景区雷峰塔下的这条道路上,车子突然间熄火儿了,A4轿车、本地牌照……外面的风雪好大,这里连一个人影都没看到,麻烦请你快一点儿来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吧,我会一直在这里等你的!”

电话听筒里夹杂着一些寒风的呼啸,而我在女人的声音落下之后,即刻明白她无非就是关城电话中之跟我谈论的那位女乘客,于是下意识的因此心生一阵反感,因为关城经常会以某种名义让我替他跑黑车,为此我已经被抓罚钱警告过一次了……

回想着自己曾经因为关城吃过的亏,我当即习惯性的说起脏话来:“跟谁达成共识的事儿,你他妈爱找谁找谁去……老子没那个闲心跟着别人后面擦屁股!”

话音刚落,思绪一片混乱的我便直接挂断了电话,对于我来说于叶的事情就已经够让我头昏脑胀的了,如今还要让我来趟这个浑水,没有出租车从业资格等系列证件,万一途中再被交警给抓个正着,这冤大头我做的得多亏。

坐在茶几前我打开电视机,为了担心一切跟这个女乘客有关的人员再次给我打来骚扰电话,我唯一的选择就是直接关机,并给自己揭开一罐啤酒,带着异样的情绪不时盯着手机屏幕。

夜,逐渐开始变得迷离,此时已经是凌晨的一点多钟,我静静的抽着手中的玉溪香烟,而外面那场大雪如搓绵扯絮般没有丝毫停止的趋势,一阵寒风带着咆哮的姿态刮走阳台盆栽中的枯木,我的脑海中不自觉开始断断续续出现一幅画面,一个柔弱的身姿屹立在风雪之中,孤独而落寞的背影。

等我渐渐恢复了正常的心绪后,我放下指尖的香烟,这才意识到毕竟对方只是一个柔弱的女子而已,而我之前说话处理的方式却有些不太理智,我不禁心底开始隐隐感到不安,如果这个女乘客能拦截到一辆车租车离开最好,但万一要是在那个地方遇上了坏人,现在这个时间点儿很少会有车租车路过那里的……

内心深处做着剧烈的挣扎,最终,我终于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尽量说服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开机,找到之前那个给我打来电话的号码回拨过去,却得到一阵忙音,于是我又下意识的给关城打去了电话询问,但得到的消息提示却为已经关机。

窗外的漫飞的雪花肆虐着整座杭州城,好似这座城市跟它有着几世情仇,又或者是它在施法营造着一些深夜不愿回家的姑娘与心爱之人的浪漫邂逅的气氛……

人性道德的底线让我最终没敢在继续延伸的猜测下去,很快便从茶几上拿起车钥匙起身,不论她是否还在那里等待着,我此时都下定决心得往她所在的那个地方跑一趟看看,不管那个女人在或不在……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