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武林

发布:2020-09-17 05:59:54

临死前前,千咛万叮嘱切记再去找南山谷的麻烦,以防重蹈覆辙让西漠沙漠雄鹰趁虚而入使中原武林遭遇灭顶之灾。风中烈死后,因也没确认下一任盟主的身份,使各路掌教表示蠢蠢欲动,当仁不让。最后,在后来几个威望高的门派掌教一致最终决定下,先休养生息,复兴从天巫山退回后,盟主风中烈伤口复发最终不治身亡,临死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再去找南山谷的麻烦,以免重蹈覆辙让西漠沙漠雄鹰趁虚而入使中原武林遭受灭顶之灾。风中烈死后,因没有确定下一任盟主的身份,使得各路掌门对此蠢蠢欲动,当仁不让。最后,在当时几个威望高的门派掌门一致决定下,先休养生息,重振武林之风,将沙漠雄鹰打出中原后再议盟主之位不迟,而这一修养,就是整整二十余年。。...

  二十年前,中原武林盟主风中烈率领其门派青眉派和一众武林人士与传说中的神秘门派也就是位于东海小岛上的南山谷在天巫山大战一场,双方均伤亡惨重,最终南山谷主肖君终被中原人士合力杀害,南山谷几近灭亡,剩余残众在少主肖玄的带领下不得不退回东海,消失于海上,无人知道那片小岛的所在,更无人对南山谷有一丝一毫的了解,从此,南山谷一直是中原武林人士心中的谜团。

  从天巫山退回后,盟主风中烈伤口复发最终不治身亡,临死前,千叮咛万嘱咐不要再去找南山谷的麻烦,以免重蹈覆辙让西漠沙漠雄鹰趁虚而入使中原武林遭受灭顶之灾。风中烈死后,因没有确定下一任盟主的身份,使得各路掌门对此蠢蠢欲动,当仁不让。最后,在当时几个威望高的门派掌门一致决定下,先休养生息,重振武林之风,将沙漠雄鹰打出中原后再议盟主之位不迟,而这一修养,就是整整二十余年。

  武林无盟主,一直是二十年来江湖上人们的笑谈,更是沙漠雄鹰挑战中原武林的藉口,而传说中的南山谷真的再也没有在中原出现过,仿佛消失了一般,更有人断言,东海上根本就没有那样的小岛,更没有传说中的南山谷,当初肖玄率领的残众因抵抗不了中原人的追杀纷纷死在了海上。总之,这件事情最后被演化成各种评书讲义,玄乎其玄。

  二十年后的武林,比风中烈时期更为壮盛,争夺武林盟主势必一战。

  韶城山庄,深夜。

  一个人影鬼魅般出现在韶乾庄主身后,庄主冷笑一声:“就你一个?”

  那人突然咚的一声跪倒在地,声音干涩沙哑:“我把他杀了,求庄主给条活路。”

  韶庄主略感意外,却又是意料之中的表情,转身道:“起来吧,我韶城山庄的人可不是随便就给人下跪的。”

  于威听罢当即站立起来,脸色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还没等反应过来,韶庄主一掌将他扫出了一丈远,他砰地一声砸碎桌子,“哇”地一声吐出老大一口鲜血,一只手捂住胸口,眼神目眦欲裂。

  韶庄主居高临下的背对着他,冷冷的道:“明天我会差人来找你,记住,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谢庄主!”说完最后三个字,韶乾早已踏步迈出门去。

  次日,韶城山庄如往日一样无许多变化,弟子们老早的就在后山练功,庄里长老一辈的照常闭关修行,参悟功法。从山庄的百草阁里照常流出一股浓浓的药草味儿,庄主韶乾对着那药草味儿的方向冷哼一声,道:“不务正业,天天就知道捣鼓些花花草草!”

  杜佩娥牵着瘦弱的儿子韶泽从身后走过来,鞠躬道:“儿媳给爹请安,泽儿,还不见过爷爷”说着,便拉起韶泽就要行礼。

  “煜儿呢?”韶庄主瞟了一眼他们。

  杜佩娥陪着笑,道:“爹,煜儿刚看见嫂嫂带着他去后山了,想必是练功去了”

  “哼!”庄主又是一声冷哼,杜佩娥吓了一跳。

  “人家一早还知道去后山练功,你呢成天牵着这个半死不活的儿子在山庄里瞎晃,不怕人家笑话!”韶庄主道。

  “爹,您知道泽儿身体不好”杜佩娥还想争辩被庄主一声打断:“好了!我韶城山庄的男儿出去后难道还要别人笑话不成”他指着杜佩娥狠狠的说道:“要么就给我练功要么就带着这个废物给我我滚!”

  杜佩娥吓得不再说话,拉着哇哇大哭的韶泽就赶忙消失在庄主的面前,庄主说话一向说一不二,难保哪天她和泽儿就被赶出韶城山庄。

  韶严远远地看着这一切,看着他爹韶乾笔直地站在庭台前,又看了看杜佩娥的背影,骂道:“佩娥,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要气死我了”回到屋中,杜佩娥挥起手就朝韶泽身上打去,韶泽哭得更狠了,最后还是山庄里的两个女弟子拦了下来。

  秋言紧紧护住韶泽,恳求她:“**奶,泽少爷身体本来就不好,您还这样没命的打他,会出人命的。”

  杜佩娥早已急红了眼,不知从哪儿摸出来的鞭子说着就朝韶泽身上挥去,“啪”的一下,声音响亮,杜佩娥被这一声清醒过来吓得丢掉鞭子,韶泽哇哇大哭,秋言挡在了他面前,硬生生替他挨下了这一鞭子。

  西风古道上,两边的林木随着风呼啸摇动,古道两头却带着杀气的走来一人,其中一人眼神凌冽,怒气万丈,像是下一刻就要吃掉那人一样,而另一个人正是于威。

  那眼神凛冽的人蹭的拔出剑指着他,怒道:“于威,你这个叛徒!”

  于威面无表情,缓缓地抽出剑,不消一刻,两人厮打起来。

  看起来二人师成一派,持剑的动作都极为相似,只是于威的动作更快,更狠,也更准,

  最后,一剑封喉,对方倒在血泊中,临死前还指他似乎有着万分的不甘心。

  “啪,啪,啪”摇动的林木中种传来三声掌声,赵卓一眼不眨的盯着他,问道:“听说你杀了你师父,今天又杀了你师兄。”他突然凑到于威面前,道:“那么明天你会杀谁呢?”

  于威收起剑,冷冷的看着他,从始至终没说过一句话。

  仿佛是被他的眼神给抵回去了,赵卓连忙说道:“好了,你不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只是来传话的,喏,这是庄主要给你的东西”他掏出怀中的一个布帛,递给于威。

  于威接过来,又看了赵卓一眼,放进上衣身上扭头就走。赵卓在其身后不屑的“切”了一声。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沙漠雄鹰,这个雄霸大漠一族的门派,里面所有的人无不觊觎着中原武林,尤其是武林盟主这个位子。历来,想当武林盟主的人,只能凭实力。

  江湖上一直盛传着沙漠雄鹰的第一任宗主穆坤本是地地道道的中原人士,因其亲人被无辜遭受迫害自己也被追杀,不得已在大漠举杆而起,聚集起众多的被发配到大漠的冤屈人士,仅仅几十年间迅速称雄大漠。他们的宗旨是“大漠天军,沙漠雄鹰,一统中原,横扫武林”

  如今,第二任宗主穆扎在大漠长大,自小和野兽为伴,不仅成为了大漠第一勇士更以武力杀父承袭了穆坤的宗主之位,其残忍程度可见一斑。

  在穆扎统治的十年里他们过着游牧一样的生活,所到之处几尽扫荡,烧,杀,夺,抢,野蛮中带着血腥。

  北风猎猎,大漠深处,十几名衣衫褴褛的中原人被成百的骑着黑马的大漠人紧紧包围住,他们举着手中还沾着血渍的刀高呼:“一统中原,横扫武林,一统中原,横扫武林”

  为首的中原人赵忠仁绝望的环视着他们,眼神苍老而无力。

  人群骚动,骑士们纷纷逼开一条道路,一个高大威猛鼻子至耳朵边拴了一条黑黝黝的铁链,眼神像鹰一样的大汉骑着黑马慢悠悠的晃了进来。

  “你就是穆扎?”赵忠仁咬着牙问道。

  穆扎昂着脑袋,居高临下的逼视着他。

  “我等与你井水不犯河水,你为何要苦苦陷我们于死地?”赵忠仁继续说道。

  穆扎嘲笑起来,不屑的道:“看你长着一连胡子怎么说起话来跟个女人似的。”

  骑士们哈哈哈大笑,甚至对着他们吹起了口哨。

  赵忠仁气的脸红脖子粗指着他们“你,你们!”后便再也说不下去了。

  穆扎伸左手示意,骑士们停止了嘲笑。

  “老东西,你连个招呼也不大就进了我的大漠,就这么不把我们沙漠雄鹰放在眼里!”最后一句穆扎抬高了声。

  赵忠仁瞪着他道:“野蛮之人无需以礼!”

  穆扎凛然,在马上坐直了身子,傲然瞧着他。

  “赵先生,不要再跟蛮人废话了,我们跟他们拼了!”

  “是啊赵先生,以我等奋力合击一定能助您杀出重围”

  身后人持着剑愤慨的对着赵忠仁说。

  马上的穆扎却是一怔,继而问道:“赵先生?你就是那个赵忠仁?”

  “赵先生,趁机突围吧”身后人还没说完,穆扎一刀飞过去刺穿了他的胸膛,他哈哈狂笑,眼神露出吃人的眼光,指着赵忠仁对骑士们道:“都杀了,他留下!”

  狂风北作,沙尘漫天,呼啸之声气吞山河。一具具尸体在赵忠仁身边倒下,一个个野蛮的沙漠骑士在他身边挥舞着砍刀晃来晃去,鲜血染红了衣袍,染红了双眼,最终,他们用羊毛编制的网拖着战利品骄傲的向黑鹰洞奔去。

  韶城山庄。

  “嘿嘿嘿嘿嘿,来,煜儿,爷爷抱抱”说着庄主韶坤就向孙子钰儿伸出手去。

  韶煜却是一个巧妙的转身躲过了韶坤的双手,调皮的笑起来道:“爷爷,这是娘今天早上教我的一招,我还不太会。”

  韶坤庄主一把抱起他哈哈笑道:“能够这么快躲过爷爷的一招已经很不错了,我的煜儿还要好好练习才是。”

  煜儿撇撇嘴,委屈道:“我才不要练呢,娘都不让我玩儿”

  少坤笑道“是吗?”然后朝着煜儿的娘叶慧琳说道:“孩子想玩儿就适当让他玩儿会儿,别累坏了,煜儿可是我韶城山庄未来的希望。”

  “是,师傅”叶慧琳答道。

  韶坤立马拉下脸来,高兴地道:“这么多年了怎么还是改不过来,叫我什么?”

  叶慧琳突然意识到,红着脸答着“啊,是,爹”

  “再有不到半个月就是煜儿的七岁生辰了,过几天你和韶寻带着他去宗庙拜祖。”韶坤爱不释手的抱着煜儿。

  叶慧琳迟疑道:“爹,煜儿不过是过七岁生辰,不至于”还不等她说完,韶坤就打断她:“三岁看小,七岁看老,这可决定了煜儿的终身之事怎么能说是不过呢?”

  叶慧琳不再说话,答道:“是”

  那边厢,刚得到风声的杜佩娥气的围着韶严身边大哭大闹:“你看看你大哥的儿子过个生辰还要去宗庙拜祖,你再看看你儿子过七岁生辰时你爹来看都不看一眼,好啊,这一次拜祖我忍了可是我们泽儿才是他的大孙子,我们泽儿不就是身体差了点吗?哪里不如他那个煜儿了”她抓住韶严的衣袖继续说道道:“你知道吗就在今天早上我带着泽儿好心给他请安你爹他居然还要我们滚,他要我和泽儿滚呐!我泽儿哪里他看不上了?!你那个大哥天天在那个破药房里倒腾草药,你倒好没日没夜的为山庄卖命”

  “好了!”韶严一把挣脱了她,拿起桌上的宝剑快步走到门口,头也不回的说道:“怪就怪在你没有给我生个硬朗好儿子!”说罢,持着剑大踏步的走了。

  只余下杜佩娥嘶声裂肺的吼声:“你给我回来!”

  朱砂漆成的楼阁上,秋言和几个师姐听着杜佩娥的尖叫,无奈的摇摇头。

  许敏摸了摸秋言的肩膀,关切的问道:“师妹,还疼吗?”

  秋言咬咬牙,轻声道:“师姐,没事的,能挨的过去”

  许敏叹了口气:“成王败寇,适者生存。说实话,泽少爷软软弱弱的模样的确比不上聪明的煜少爷”说罢她继续抚摸着秋言的肩膀道:“只是毕竟是亲生的,怎的下手竟会这么重?”

  秋言笑笑:“不是没抽到泽少爷的身上吗?再说了,他哪里软弱了,每次二夫人打他的时候他都从未躲过,任由二夫人的责骂”

  徐敏笑道:“不躲开非要被亲生母亲打死不可吗?”

  “师姐”秋言赶忙拦住话。

  “好啦好啦,是我说错话了,泽少爷那不是软弱是固执行了吧”徐敏斗气般说道。

  “噗嗤”两人纷纷笑了起来。

  “对了,你可曾看见泽少爷在哪儿?”秋言问道。

  许敏差异道:“我怎么会知道,我还以为他一直在二夫人的房里”

  秋言一愣,急道:“不行,泽少爷指不定又躲在哪里,师姐,我们去找找吧”

  许敏无语的看着她,道:“是了,你就不顾自己的伤老想着这个泽少爷,要找你去找好了,我还要回房里换件干净衣裳呢”

  秋言抿抿嘴,道:“那好吧,师姐我去了”

  说罢,就急匆匆的小跑着下了台阶,许敏没好气的在她身后嘀咕:“这么关心泽少爷,人家还是个孩子……”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