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武林盟主

发布:2020-09-17 05:59:57

地说。被他这么柔和的问候,杜佩娥反倒也好发脾气,她瞟了几眼秋言又恨恨的看了她几眼,直截了当的命令道:“泽儿,给我回家去”这时,大少夫人叶秀文带着韶煜从屋中出,道“是佩娥吧,泽儿才刚回来,倒不如多呆一会儿”韶煜意外的惊喜地跑向韶泽,大声嚷嚷突然廊外传来铛铛铛的脚步声,气势逼人,韶寻皱了下眉头向外看去。。...

  经过几日的悉心调养,韶泽不光在气色上好了很多,更是对大伯研究的这些稀奇怪状的花花草草起了浓墨的兴趣。韶寻伫立在一旁微笑看着秋言对侄子韶泽向他解释着那些稀奇怪状的是草药不是花花草草。

  突然廊外传来铛铛铛的脚步声,气势逼人,韶寻皱了下眉头向外看去。

  杜佩娥气势汹汹的站在他们面前,秋言吓了一跳,韶泽紧紧抱着她。身后几个弟子赶紧向大公子行礼,杜佩娥冷笑一声。

  “弟妹,你也来了”韶寻意料之中,笑着说道。

  被他这么温和的问候,杜佩娥反而也不好发火,她瞟了一眼秋言又恨恨的看了她一眼,直截了当的命令道:“泽儿,给我回去”

  这时,大少夫人叶慧琳带着韶煜从屋中出来,道“是佩娥吧,泽儿才刚过来,不如多呆一会儿”

  韶煜惊喜地跑向韶泽,嚷嚷道:“哥,哥”

  “弟弟?弟弟!”泽儿也惊喜的喊道。

  两个小孩儿抱在一起,手牵着手相视而笑。

  被忽视的杜佩娥赶紧走到他两人面前一把挥掉二人的手,二话不说拉着韶泽的手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她不耐烦的回头道:“大哥,你也知道泽儿身体不好,要是在你这里吃坏了什么东西到时候爹反而会怪罪我对儿子管教不严”

  “不是这样的二少夫人,泽少爷他”秋言是在看不过去话还没说完就被杜佩娥抵了回去:“你给我闭嘴!”说罢,恨恨的看了一眼旁边的韶煜后三拉五拽的带着韶泽就往回走。

  韶煜偷偷地拽着叶慧琳的衣角委屈道:“娘,为什么婶婶不让我和哥哥玩儿?”

  叶慧琳摸了摸煜儿的小脑袋叹了一口气。

  秋言看了二人一眼,对着他们行了一礼后追了上去。

  韶寻远远地看着秋言的背影耐人寻味的对着妻子说道:“秋言这丫头才十六吧”

  “嗯”

  韶寻继续说着“泽儿也有十岁了”

  “嗯?”

  “没什么,煜儿才八岁”

  “……”

  中原武林门派众多,但是能在众多门派中脱颖而出的不过是那么几家,韶城山庄是其中之一,另外几家分别是苍梧派,拂云门,炼刀堂,武当,少林和昔日的武林霸主青眉派。

  这些日,江湖上一直在谈论着三件事。第一件事是最近中原出来一些无门无派的奇怪人士,他们武功高强但是又说不出是出自哪一门派,行为诡秘,神色匆匆。但是从衣着打扮和长相上来看又实在不像是西北大漠上的沙漠雄鹰;第二件事是炼刀堂的二当家刘一刀和他两个弟子张雄辉和于威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至今无人知道下落;最后一件事也是江湖上人们谈论最多的一件是武林中受万人敬仰的贤士赵忠仁在大漠因怕死而降了沙漠雄鹰,这件事震动了整个江湖,对于它的真相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七星大殿内各派掌门人脸色古怪,心怀诡异。炼刀堂堂主刘正梁的首先站起来说道:“各位,我老刘是个粗人,磨磨唧唧的事儿我也做不出来,我今天就把话撂着,愿意跟我去大漠杀沙漠雄鹰咱就一块去,不愿意的我也强求,我炼刀堂就是死光了也要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武当的清涟道长说道:“正梁老弟,切勿一时冲动”

  少林寺的非无方丈接着对刘正梁道:“阿弥陀佛,青涟道长说的是,围剿沙漠雄鹰是我等中原武林共同的事情,如何能让刘堂主一人犯险。”

  刘正梁歪坐在椅子摊开手气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眼看着赵先生受那些贼捞子的气不成!”

  各掌门人不禁多看了他一眼,显然,谁也没想到一向大老粗的刘正梁居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

  刘正梁气的坐在椅子上不说话。

  韶坤心思缜密的观察着众人的举动,又看了一眼位于大殿上堂庄重的宝座,那里,只有武林盟主才有资格坐上去,现在,上面空空如也的一直持续了二十年。他冷笑了一声,末了,拂了拂袖子站了起来。

  “各位,容我说一句”所有人都看向他,韶城山庄这几年实力越来越强盛,不得不让人刮目相看,当然,更多的是警惕。

  “赵忠仁乃我武林中人人敬仰的名士,其为人品行更是江湖人中的模范,如今,有传闻说他加入了沙漠雄鹰我韶坤第一个不相信,但是,一个月前赵先生和他的门生一同前往大漠这件事直到他们去后半个月消息才传出来,况且,去大漠必然会碰到沙漠雄鹰,问题是他去大漠到底做什么我们无从得知,从大漠抓到的人已经验证了赵先生降了沙漠雄鹰,此乃不争的事实,虽然这件事必有蹊跷,但是降了就是降了,沙漠雄鹰占我中原疆土,杀我中原百姓,强抢豪夺,野蛮成性,乃我中原武林的一大劲敌。沙漠雄鹰一日不除就一日为患”

  “说得好,一日不除就一日为患!”刘正梁大喊一声,支持韶坤庄主。

  “但是赵忠仁贤士……”年轻的青眉派掌门人风行云说道。

  刘正梁一拍脑门道:“就是啊,赵先生怎么办?”

  “中原武林迫在眉睫现在不是讨论赵贤士的时候”他走到刘正梁面前,步步紧逼道:“中原武林,赵贤士,你炼刀堂堂主更在乎哪一个?”

  刘正梁这么大个子被噎的说不出话来,他咽了口吐沫了一下,支吾道:“这,这话怎讲?”

  “如今这世道不是很太平,诸位难道忘了二十年前的南山谷了吗?”韶坤边说着边走向七星殿上堂中央,也就是盟主宝座的下面。

  “南山谷,南山谷”底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七星堂中除了正襟危坐的六大掌门外还有很多合适各样的小门派。

  “阿弥陀佛,韶坤庄主,可否把话讲明白。”非无方丈问道。

  韶坤俨然道:“近来江湖上经常出现一些行为诡秘之人我想诸位也都听说过了吧”

  非无方丈接道:“的确,老夫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他们但是传言说他们各个武功高强,却又说不出是哪门哪派,难道是?”他诧异的看向韶坤。

  “不错,如果不出所料的话他们正是二十年前消失于海上的南山谷的人”

  所有人哑然。

  “韶庄主又是如何断定他们就是南山谷的人?”韶城山庄的劲敌苍梧派掌门人凌峰岚突然反问道。

  韶坤早就知道会有人这么问,胸有成竹道:“二十年前,我韶城山庄,炼刀堂,拂云门三派奉武林盟主青眉派掌门人风中烈之命”说到这里他向座下的青梅派掌门人风行云看去,风行云亦点头示意。然后接着道:“我等与风盟主在天巫山与南山谷的人激战了几天几夜,最终风盟主终于率领我们杀了了当时的南山谷谷主肖君,虽然南山谷被打败了但是盟主他却”说到这里他特地停顿了一下,沉痛的闭上了眼睛。

  “是啊,南山谷没有被完全消灭,也是爷爷的毕生憾事”风行云亦沉痛的说道。

  刘正梁一拍大腿:“嘿!当时我被我爹关了禁闭死活不让我出来,等到出来后才知道我们胜了那个劳什子南山谷,嗨!想象那种场面就痛快,两位哥哥,你们是好样儿的!”说完,他向韶坤和拂云门的易宗掌门抱拳。

  两位掌门立即回礼道:“不敢当,不敢当”

  韶坤笑道:“要说令堂还真是神勇无敌。”接着,他继续道:“因为和他们对决过所以招式上是略记得几招,实不相瞒,我有幸见过他们一次,所使用的招式和我记得那几招完全一样。”说完,他看向凌峰岚,凌掌门亦看了他一眼,道:“所以你要说的是”

  韶坤打断他,道“所以我要说的是二十年前那个几欲消灭中原的南山谷又死而复生了。”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大殿之上只余韶庄主的声音在回荡。

  “如今,中原有两大劲敌,西边沙漠雄鹰,东边南山谷,沙漠雄鹰凶狠残暴,南山谷神秘裹测,而我号称天下的武林却不能团结起来一致抗敌,反倒让江湖人笑话了。”

  “韶庄主,说吧,我们该怎么做!”刘正梁满腔热血,兴致勃勃。被他这么一带头,底下的各种小门派也纷纷站立起来,嚷嚷道:“说吧,韶庄主,我么该怎么做……韶庄主,我们该怎么做”

  苍梧,少林武当等门派冷眼看着这些人的叫嚣,风行云看了一眼韶坤欲言又止,终于,把所有话都化成一句:“韶庄主,晚辈听你的”

  韶坤看了一眼那三个不说话的门派的掌门人,又瞥了一眼一直保持沉默的易宗,他停滞的站在宝座下面,背着手沉稳的说道:“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选出现任的武林盟主!”

  “轰”

  这句话像是一阵惊雷一样炸蒙了所有人,武林盟主,是多少江湖人士梦寐以求的身份和地位。

  “韶坤,你要当武林盟主!”凌峰岚终于说出了这句话。

  所有的人都震惊了,韶坤笑道:“凌掌门严重了,我只是把所任武林中的想法说了出来而已,难道选出武林盟主不是所有门派所希望吗?”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二十年前风盟主因没有确立下一任盟主之职使得盟主以为空虚了二十余年,如今是该要选出它的时候了。”

  所有人哑然,这可不像平时非无方丈的性格。

  只听非无方丈接着说道:“但是,选举盟主一事有关中原武林的命脉,此时事关重大不如我们之后再议,共同定夺。”

  所有人松了一口气,韶坤冷眼看着他。

  最后,各掌门心怀诡异的散去,拂云门易宗掌门在堂外喊住他,请他到留步。

  韶坤有些疑惑,这个平时事不关起把自己高高挂起的拂云掌门怎么会喊住他。

  易宗对身边的弟子说道:“律一,把那个小姑娘带过来吧”

  “易掌门?怎么你找我是要来让我看小姑娘的?”韶坤笑着说。

  说着,律一带了一个小姑娘来到他二人面前,这个小姑娘赫然就是在大漠上被旋风卷走的蓁儿。

  韶坤不解的看着易宗。易宗笑着解释道:“此事说来话长,我的弟子路过西北大漠的边城是救活了她,她说一定要去韶城山庄找人,所以就把她给你带来了”

  韶坤明显的不悦,若是找人的话直接送去他的山庄便是,没必要让他亲自来,还以为什么大事,但是他依旧和蔼的对着蓁儿说道:“小姑娘,请问你找谁?”

  蓁儿怯生生的看着易宗掌门,易宗笑着安慰他道:“蓁儿,他就是韶城山庄的庄主,你是要找他吗?”

  蓁儿梦的看向韶坤,有些激动地说道:“你,爷爷你是韶城山庄的人?”

  “嗯,我就是庄主”韶坤点头道。

  蓁儿满脸泪痕,从身上摸出一个小木牌小心翼翼的放在韶坤面前,哭着说道:“彩蝶姐姐,彩蝶姐姐说我跑出大漠一定要把这个交给韶城山庄的人”

  韶坤一惊,赶紧拿起木牌一看,果然,上面写着韶城山庄四字,翻过来一看,陆彩蝶。

  易宗和律一不解的看着他二人,韶坤警惕的问道:“蓁儿,这个木牌你是从哪儿得到的?”

  蓁儿被他的神色吓得头一缩不敢说话,易宗摸摸蓁儿的脑袋问他道:“韶庄主,有什么问题吗?”

  韶坤调整了一下情绪,笑道:“易掌门有所不知,此牌象征着我韶城山庄弟子的身份,所以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把它拿出来更不会交给外人,若真是交给外人的话则说明我这个弟子必死无疑。”

  蓁儿哭着对他说:“韶伯伯,彩蝶姐姐就是被那些沙漠里的人杀死的!”

  韶坤眉头一皱,易宗问道:“彩蝶?难道是那个在中原会武中大放光彩的陆彩蝶陆姑娘吗?”

  “蓁儿,你可否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说一下”韶坤问道。

  就这让,蓁儿哭着把当时在大漠里的经过复述下来,说道娘死,彩蝶姐姐死的时候哭得更凶了,屹宗身后的弟子律一义愤填膺的对易宗道:“师傅,沙漠雄鹰实在是**不如,罪大恶极!”

  但两人显然关心的不是此事,他们从蓁儿的话中听出了猫腻,韶坤道:“蓁儿,你说的那个长胡子爷爷长得什么样子?”

  蓁儿想了一下,道:“他的脸比较长,比较白,也不大白,长得不高,然后……爷爷我想不起来了”

  韶坤和易宗两人对看了一眼,看来是赵忠仁无疑了。

  最后,韶坤理所当然要付这个责任的把蓁儿带回韶城山庄,山庄弟子得知陆彩蝶死在大漠吃惊不已,大少夫人叶慧琳更是伤心地哭倒在床上,韶寻一直守护其左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