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田正梁的信念

发布:2020-09-17 05:59:58

不出话来,她再度闭上了眼睛。“我明白,我明白,我统统明白”韶寻急切的望着她,宽慰她:“我明白你和彩蝶手足情深,虽然人死不能够死而复生,你不能够这样狠心看待自己。”叶慧琳紧紧地闭着眼睛,已不再说话的。韶寻叹了口气,当心的将她托出来拥在怀中。“娘,娘,你吃一点嘛”小少爷煜儿一边哭屹边轻轻摇着母亲。。...

  屋中,大公子韶寻依靠在床边紧紧握着妻子叶慧琳的手满面愁容,他试探性的问道:“慧琳,你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我命人熬了一些莲子羹,喝一点吧?”

  叶慧琳面色苍白,紧紧皱着眉头,却又倔强的将头迈向了一边。

  “娘,娘,你吃一点嘛”小少爷煜儿一边哭屹边轻轻摇着母亲。

  “慧琳,慧琳”韶寻紧张的喊着。

  叶慧琳缓缓睁开眼睛,眼泪不自觉的就流了出来,空洞的说道:“寻哥,你可知,可知,你可知!”哽咽的竟说不出话来,她再次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我知道,我全都知道”韶寻焦急的看着她,安慰她:“我知道你和彩蝶手足情深,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你不能这样狠心对待自己。”

  叶慧琳紧紧闭着眼睛,不再说话。韶寻叹了一口气,小心的将她托起来拥在怀中。

  “大公子,蓁儿带到”屋外传来弟子徐敏的声音。

  韶寻转头顺势看向外面,惊喜道:“快让她进来。”

  徐敏缓缓推开门,带来了身着白衣的蓁儿,韶寻看了她一眼,看来她已经是韶城山庄的弟子了。

  “你下去吧”韶寻吩咐道。

  “是”徐敏退出屋外,小心的关上了门。

  叶慧琳挣脱了丈夫的拥抱,苍白的脸上无一丝血色,她问道:“你就是蓁儿?”

  “嗯,回,回大人,我叫杨蓁,我娘,娘喊我蓁儿”蓁儿抖抖的回答,低着头连看也不敢看他们一眼。

  韶寻不由笑起来:“蓁儿,蓁蓁其叶,名字起得不错”然后他问道:“只是你怎么低着头说话,蓁儿,难道我们很吓人吗?”

  见此情景,叶慧琳不由自主的浅浅笑了一下,韶寻看在眼里伸手在她头发上轻抚着。

  蓁儿小心翼翼的抬起头来,待看到他们笑脸对着自己的时候她也笑了一下,此时的蓁儿换上干净的衣服整理好容貌看上去眉清目秀,笑起来嘴边还有两个天生的梨涡,小小年纪的竟也不难看出是个美人**。煜儿看的怔住了,不由自主的说道:“姐姐你真好看。”

  蓁儿吓了一跳,原来他旁边还有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小孩儿,她又紧张的低下头去,主要是被煜儿和么一说,脸红了。

  屋中两个大人会心一笑,可是高兴的气氛也并没持续多久,叶慧琳又恢复了愁容,她对蓁儿问道:“蓁儿,你就是彩蝶救回来的吗?”

  一提到彩蝶,便戳到了蓁儿的伤心处,她难过的“嗯”了一声。低着头半晌从嘴里说出一句:“我们被好多长得吓人的大人抓起来,他们要杀我们,彩蝶姐姐,彩蝶姐姐为了救我被他们围起来,然后,然后……”

  “然后什么?”叶慧琳流着泪大声问道。

  韶寻安慰边妻子边对着蓁儿道:“蓁儿,你能不能把事情的经过仔细的说一遍,别着急,慢慢来”

  就这样,在杨蓁磕磕绊绊的回忆中二人总算是把事情的大概搞明白了,叶慧琳早已泣不成声,韶寻却是眉头紧锁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末了,他叹了一口气,道:“看来赵贤士果然是投靠了沙漠雄鹰”

  “我要杀了他们,我要杀了他们!”叶慧琳挣扎的要起来。

  韶寻赶紧抱住她,道:“慧琳,你冷静一下,冷静一下!”

  “娘,娘”煜儿也静静抱着她娘,泣不成声。

  “煜儿,你娘要休息,你先带着蓁儿去外面玩儿吧”韶寻道。

  煜儿擦擦眼泪,直等到母亲安然躺在床上他才恋恋不舍得带着蓁儿出门。

  蓁儿被他这样拉着感觉上非常难为情,她一把挣脱了他的手,韶煜转头奇怪的问道:“姐姐,你怎么了?”

  蓁儿抿着嘴,低着头问道:“你这是要带我去哪儿?”

  韶煜冲她神秘的一笑,道:“一个很好玩儿的地方,要不要去”

  蓁儿纠结的想了半天,再次问道:“远吗?”

  “不远,过了一个弯儿就到了”韶煜爽朗一笑。

  末了,两个孩子气喘吁吁的总算到了韶煜说的那个神秘的地方,原来是一处桃花林。

  此时正值秋分节气,天高气爽,桃花开了一地,但是景色虽好,蓁儿却着实累得够呛:“不是说过了一个弯儿就到了吗?”

  煜儿尴尬的看着她,笑笑:“怎么样,这里不错吧,我娘最喜欢带我来这里了。”

  一提起娘蓁儿又难过了起来,煜儿想到了她娘死在沙漠里,自知不该说,他从树上弯下一个长满桃花的树枝送到她面前:“喏,好看吧,别难过了”

  蓁儿接过那个树枝,气着说道:“一点都不好看,谁要你的花!”说罢顺手将它扔出去老远。

  煜儿一窒,跑过去捡回那个树枝,站在他面前不知道如何是好。

  哪只蓁儿却笑了起来,从她手中夺回树枝,笑着对他说道:“这个我留着咯,但是以后不许再把树枝掰下来,它会死的。”

  韶煜挠挠头,嗯了一声。

  中原武林走到今天这一个地步也着实不易,勾心斗角,步步为营这几个词用在那些人身上一点也不过分。那些人,便是如今各大门派的掌门人。

  此时拂云门掌门人易宗如一尊佛像端坐荡回峰的顶峰上,最终念诵着口诀,身边狂风凛凛,狂风越来越大,越来越猛。但是在山脚处却阳光明朗,一如平常。门里范大成和杨胜殷两位长老仰首看去,啧啧称奇。

  “看来掌门师兄的狂风扫落叶已经大功告成了”范大成打趣道。

  “什么狂风扫落叶,那可是我拂云门中百年来的最高境界风云大同!”杨胜殷纠正道。

  范大成懒得看他“我还不知道是风云大同,你这个人哪!”

  “我这个人怎么了?哪像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杨胜殷回击他。

  范大成指着他,“杨胜殷,我说你这个人怎么就特没劲,一点情趣都没有,难怪都快四十的人了还没讨得媳妇!”

  “你,你找打”两个人拌起嘴来。

  “好了!”一声怒喝,两人赶紧停下来同时向声源处望去,原来是掌门师兄易宗。

  范大成佩服道:“师兄,你这下山的速度”他吞了下口水:“这么快!”

  易宗看着他二人训斥道:“多大的人了要是被弟子们看到了我看你们的老脸往哪儿搁!”

  杨胜殷瞪了范大成一眼,范大成笑呵呵的说道:“师兄,咱们小时候不也是这么玩儿的嘛”

  易宗没有理他,径直向前走着,边走版吩咐道:“通知所有长老和门内一等弟子晚上去凌云殿集合。”

  两位长老听罢眉头一锁,就连一向爱开玩笑的范大成也严肃了下来“是”

  韶城山庄,主堂。

  韶坤庄主正襟危坐在堂上,次子韶严,庄内长老魏茹纲,成勃,田正梁和五名弟子侍候左右。

  田正梁长老首先站出来,他激动地道:“庄主,你要做盟主?”

  “咳”魏茹纲轻咳了一声站在一边不说话,田正梁朝他看了一眼,又看向庄主。

  韶坤没有发话眯着眼看着他,眼角处似在算计着什么。

  “田叔叔,难道你不希望庄主成为武林盟主吗?”韶严对着他说道,另一只手却是紧紧握着腰间的佩刀。

  田正梁没有注意到他的行为,冷哼一声对着其他三位长老道:“当年前任庄主韶雄临终前特地嘱托韶城山庄永远不能跟武林争夺盟主之位,这话当时你们可都在场!”

  三位长老纷纷将头迈到一边,就像是没看到他一样。

  田正梁愕然,不明白他们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转身朝庄主看去,急道:“庄主,当面韶雄庄主就是看在你跟他承诺永远不争武林盟主才将庄主之位传与你……”

  他不提这话还好,一提出来韶坤立即瞪大了眼睛,目眦欲裂。田正梁自知说这话逾越了尊卑,说话的气势也弱了下来。

  韶坤尽量让自己的话保持温和,**的对田正梁说:“正梁啊,你现在不过是我韶城山庄里的一个长老,所拥有的权力也只能庄里人听你的,但是如果我做了盟主,那么你的地位就直接从山庄里上升到武林中所有人……”

  田正梁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韶坤,他喃喃道:“可是前任庄主明明……”

  “正梁,听庄主的罢”魏茹纲突然道。

  田正梁冷静下来,继续道:“就算庄主你要争夺武林盟主,可武林中门派众多,少林武当,苍梧派,拂云门,炼刀堂,还有昔日当过盟主的青眉派”

  “青眉派已经顺从我韶城山庄了”魏茹纲淡淡的来了一句。

  “什么”田正梁没有听明白。

  魏茹纲道:“正梁,你也知道若想要当武林盟主其最重要的一个条件就是必须征得上任盟主同意,若盟主不在了就需征得其门派的同意,这个条件谁现有谁就是武林盟主”

  田正梁睁大了眼睛,愕然道“难道,你是说,真的?!”

  魏茹纲重重的对他点了一头。田正梁的额头噙满了汗渍,他动了几下嘴角,恶狠狠的说道:“好,好,都很好,都很好”他一边说一边点头,仿佛到现在都没有缓过神来。

  “当年,是韶雄庄主也就是你的父亲把我从死人堆里救出来我才能活到今天,我田正梁这个命都可以给他,我不管们心里是怎么想的,但是他说的话我死都不会违背!”他对着韶坤重重的抱了一拳,道:“庄主,如果你非要违逆父命的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韶城山庄从此与我再无干系”说罢,他转身就走,韶严二话不说拔刀就要砍过去被魏茹纲一掌拦了过去。

  直到田正梁走出主堂,韶坤才奸笑起来,对着韶严道:“让他走吧”

  次日,田正梁离开韶城山庄的消息在庄里传遍了,所有人都不解为什么平日里对山庄尽职尽守的田长老会在这时候离庄。

  煜儿一路小跑穿越到山庄弟子居住的客房第三排,刚要拐进去被路过的女弟子秋言一把抓住,她点了一下煜儿的小脑袋,笑道:“煜少爷,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这里可是女弟子的房间”

  煜儿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找杨蓁姐姐”

  “杨蓁?哦,就是前天送到这里来的那个蓁儿啊”煜儿赶紧点头,秋言对他俏皮一笑:“她一早就被徐敏师姐带后山练功去了,不能陪你玩儿了哦”

  煜儿却是欢快一笑:“后山,我去找她”哪只还没跑就又被秋言拽了回来,路过的弟子朝他们看了两眼,秋言立马松手笑呵呵的跟她们打招呼,然后称人不注意偷偷将煜儿拽到了她的房间。

  煜儿撅着嘴道:“秋言姐姐你把我带到这里来干嘛?”

  秋言蹲在他面前,仔细的问道:“煜儿,我能问你一件事吗?”

  煜儿:“什么事啊?”

  秋言想了一下,慢吞吞地道:“呃……就是最近泽少爷……嗯最近你有没有去找过泽少爷玩儿呢?”

  煜儿听她说罢,有些难过的道:“我好长时间都没有跟哥一块玩儿过了,二姨很凶她不许许我去找他也不许哥到爹那里去”

  秋言道:“那你想不想和泽少爷一块儿玩儿呢?”

  煜儿立即回答“想啊”然后低下头去道:“可是,又能怎么样呢?”

  “煜少爷你放心,泽少爷的事包在我身上,今天下午我就把他找出来”秋言还没说完,煜儿激动地说道:“真的吗?”

  秋言点点头“当然”她想了一下“额……今天下午就在咱湖边那个小亭子里,好吗?”

  “好,可不可以把蓁儿姐姐喊上”

  秋言摸了一下他的脑袋,笑道:“当然可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