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穆扎的过往

发布:2020-09-17 05:59:59

气却是远驾于各派殿堂之上,不但又大方宽广,并且但是三百年前留下的殿堂,**势上就压了别人一头。此时此刻,矮小的凌云殿集聚了不少人,个个身穿青衣,人人手上拿着一个长木牌,屏神敛气。并不难可以看出,原来是他们这是在拜祭先人。掌门易宗手拿笏板,对着大殿凌云殿是中原武林人士最大的一个殿堂,虽然极少外人去过,但是名气却是远驾于各派殿堂之上,不仅大方宽阔,而且还是两百年前留下殿堂,**势上就压了别人一头。。...

  拂云门,凌云殿

  拂云门在整个武林中虽然名气盛大但是行为却低调得很,门中弟子基本上被浮云门强烈拘束着行为,平日里基本上不准下山,更不准外来人随意进来。并且一些关乎武林的活动也很少参加,可偏偏每次又能在武林大会中大放光彩,当年就是无需子无故不参加最后的对决才使得青眉的风中烈当上了武林盟主,所以,浮云门在武林中一直被笼罩着着一层神秘。

  凌云殿是中原武林人士最大的一个殿堂,虽然极少外人去过,但是名气却是远驾于各派殿堂之上,不仅大方宽阔,而且还是两百年前留下殿堂,**势上就压了别人一头。

  此刻,高大的凌云殿聚集了不少人,个个身着青衣,人人手上拿着一个长木牌,屏声敛气。不难看出,原来他们这是在祭奠先人。

  掌门易宗手持笏板,对着大殿上的人物拜了三拜,上面人物便是拂云门的开山祖师。接着,他上了三炷香,又跪拜了三下,殿下的弟子们也如他一般对着祖师行礼。待一切礼行完,他转过身来面对所有人道:“吩咐下去,从明天起门中所有弟子沐斋三日”

  殿内每一个弟子敢说不是,因为这是每年拂云门都必做的一件事,只听所有人齐刷刷的传来一声“是”

  西北大漠。

  赵忠仁投降大漠已经将近快半个月了,他浑身依然身着当初的衣服,穆扎特地在山洞给他安排了一个房间,里面只有一个石窗,一个石桌和两个凳子,仅此而已。

  此时他对着墙壁出神,突然门砰的一下就被推开,他警戒的转过身去,原来是一个脏兮兮得下人抱着一团衣服送过来,他不耐的吼道:“难道就没人进别人房中之前要敲门!”

  下人怪异的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的走了。

  赵忠仁拿起衣服看了两眼愤怒了扔到了一边,只听外面声音传来:“赵先生乃中原名士,难道就是这样对待朋友馈赠的礼物吗?”

  穆扎背对着手走进来看着赵忠仁,赵忠仁冷哼了一声,直接坐在了石凳上。

  穆扎笑了一下,他对着身后人微微侧了下头,他们便出去了。关上门后,穆扎向前走了几步也如赵忠仁一般面对着墙壁突然道:“我的妻子是个中原人”

  赵忠仁皱了下眉,嫌恶的听着。

  “后来,她忍受不了大漠的粗狂离开了我”穆扎继续说道:“十年前我为了追赶几头豹子跑到了大漠和中原的边界几天几夜没有合眼,我的烈马实在跑不动了就把我从马背上摔了下来,那畜生见我摔下来二话不说冲了过来,因为长时间没有休息我差点就死在了那几头畜生身上,哪知就在这时候一个少女拿着剑冲了过来”

  说到这里穆扎停顿了一下,赵忠仁不怀好意的道:“那少女杀死了那几头豹子替你解了围!”

  穆扎继续回忆道:“等我醒来,意识到睡在一个软实的床上,我猛地坐起来才发现这是中原人住的所谓的厢房。”

  “再看看身上有伤口的地方已经全部被包扎了起来,我觉得难受正准备要将包扎的布揭下来就听到外面有女子的声音,我赶紧又躺回了床上”

  赵忠仁看了他两眼,道:“那个女子,就是你后来的妻子罢”

  “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听到两个女子走进来。其中一个来到我面前边帮我整理伤口边奇怪的说道:“他身上的绷带她我明明是有绑好的怎么散了?”

  另一个女子笑着的骂她道:“茹儿师妹你偷偷藏个男人在闺房中看师傅怎么骂你,更何况还是一个来路不明的大漠人,极有可能是沙漠雄鹰。要是把你逐出师门了怎么办?”

  我听到沙漠雄鹰四个字心里一紧张以为漏了什么马脚,只听救我的茹儿笑着说道:“师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会知道呢?”

  她师姐叹了一口气道:“想不到我堂堂清萍派竟出了你这么个信佛的人。””

  “清萍派不是早在十年前就被你们灭门了吗?”赵忠仁说到这里不禁义愤填膺,然后想到:“难道,你就是为了这个姑娘而灭了他们满门?”

  “原来她叫茹儿,我心里这样想着”穆扎不理会他,继续道:“等到她师姐走后我趁她不注意偷偷睁开眼睛去看她,她长得远比我们大漠女人要好看得多,支那一眼,我便深深喜欢上了她。”

  谁知她突然转过身正好撞见我睁开的眼睛,她吓了一跳,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好,然后她指了指我身上的到处捆绑的绷带尴尬地说:“你瘦身上有很多伤口,对不起,我不太会给人包扎,希望你别介意”她局促的问着我:“疼不疼啊?”

  我笑着回答:“不疼”

  她满意的点着头,如释负重。

  我不禁问道:“是你救了我?”

  “是啊,怎么了?”

  我急道:“那可是几头豹子,茹儿你”她突然抬头惊奇的看着我道:“你怎么知道我叫茹儿的?”

  我如实回答:“刚才已经听到了”

  她气的跺脚:“我说怎么你身上的绷带都散开了?”然后恼怒盯着我,命令道:“不许再偷偷把绷带解开!”

  我嗯了一声,她又低下头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起啊,因为要是现在解开绷带的话伤口一定非常的疼。”我又嗯了一声,他看了我一眼笑着道:“你怎么只会恩恩个不停?”

  我赶紧解释:“没有,只是那几头豹子茹儿你”

  “小意思,我堂堂清萍派的弟子要是连几头包子都收拾不了还怎么在这江湖上立足”她说的甚是平静,云淡风轻。我暗暗心惊,大漠上的豹子不比草原上的豹子,他们都是烈豹,就连我大漠男子也极少数能够同时面对好几头包子的攻击。

  后来我才知道茹儿年纪虽小却已经是清萍派的武功最高的弟子”

  赵忠仁打断他,道:“你说的茹儿可是十多年前名震江湖的清萍派赵茹?当年中原武林大会上曾打败了众多门派的年轻弟子闯入前四,最后好像是败在了韶城山庄的叶慧琳女侠剑下,那时她也不过十七八岁”

  穆扎目光炯炯的盯着墙面,略有些疲倦道:“这事就是之后发生的。当年她救了我当天下午就离开了,我下了楼才知道原来我身处一间客栈,他们也不过是临时居住在这里。我疯了一样抓着店主问他们的行踪可他们什么都不跟我说,最后我杀了他们。”

  “畜生!”赵忠仁愤怒的骂了一句。

  穆扎并不理会他的谩骂,而是继续沉浸在回忆中:于是我在那一带找了一些日子什么也没打听到,再加上我父亲派人来寻我,我只好又回到了大漠。”

  “本以为我会很快忘记茹儿,可无论我面对多少个大漠的女人都无法勾起我兴趣,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茹儿”穆扎沉浸在回忆中:“就这样过了约莫半年罢,一天父亲正在议事说道中原正在举行什么二十年一次的武林大会,并说了前四名分别是谁,我本来无意去听可是父亲无意提到清萍派的赵茹我才打听到她的消息,我决定去找她”

  “后来,我派人抓了他们十名弟子,作为条件,我刻意说只要茹儿一人来大漠作交换”

  赵忠仁想了一下,道:“我听说十年前清萍山庄失踪了几名弟子,后来又回来了,原来是被你绑到了这里来”

  “我没想到茹儿果然敢一个人到大漠来,后来才知道她是背着师傅跑出来的,他师父自然也不会让自己最好的弟子去冒这个险。她认出了我,非常吃惊,拿起剑就朝我冲了过来,她的武功果然厉害,不过,还是被我抓了起来。我直接跟她说,要么,跟我,要么,她的师姐妹死”

  穆扎自嘲的笑道:“她是死都不愿意的,我只能将她的师姐妹带到她面前,其中还有一个是在厢房帮她守护秘密的那个师姐,她那师姐甚至为了她撞死在她面前。”

  “就是因为这她担心他的师姐妹都会这样死在她面前她才终于答应了,而且她要亲眼看着那些人离开大漠。”

  赵忠仁皱了下眉头,想到了之前的自己。他愤怒的道:“你们沙漠雄鹰除了为威逼人之外还会做什么?”

  穆扎淡淡地看了他一眼,继续看向别处道“就这样,她成了我穆扎的女人。”

  赵忠仁这次没说话了,他看着穆扎听下去。

  “就这样过了半年,因为她是中原人的缘故父亲和身边的大漠人非常排斥她经常诬陷她,甚至说她和牢里被抓来的一个中原人有染。起初我是怎么也不相信,直到我亲眼看见她和那个中原人在一起我都不相信,那天晚上,我质问她,她比我还犟什么都不说,我气不过命人将她关进了石头=室里。”

  赵忠仁点点头,道:“不管你是怎样认为的,在这样一个气氛下你没有伸手打自己的女人,这一点倒还是让人值得学习的。”

  “赵先生难道是要让中原人学习我吗?”穆扎调侃道。

  赵忠仁冷哼一声,不说话。

  “将她关进石室的第一天我就后悔了,她放弃中原那么高的地位和生活条件来我着黄沙漫天的大漠来受苦”

  “不是放弃是被迫的!”赵忠仁打断他。

  穆扎皱了下眉,道:“总之我当时想只要她服个软我就立马放她出来可是无论我派去的人怎么说她就是一言不发的靠在石床上,脸色苍白,什么都不说。我得知她这样很痛苦我喝了很多酒,就这样父亲让几个女人把我扶了回去……”

  穆扎一只手紧紧地贴着自己的脑袋,他有些气愤的道:“第二天,大漠人就到处传我不要了我的妻子甚至和别的女人同了房,而这些话还故意传到了茹儿的耳朵中。我心急如焚,听到下人说牢里有人逃了出来,就是那个和茹儿非常亲近的那个中原人,我盛怒之下命人抓住了他,他却一脸愤怒的骂我是个**,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说,茹儿从来都没和他发生任何关系,茹儿只是看他伤口恶化一直在帮他而已!我听后愕然不已,他一直骂我说我堂堂一个男人竟然连自己都无法相信……”

  穆扎平静下来,道:“来,他在我面前自杀而死,求我放了茹儿还她的自由”

  “茹儿被父亲命人带了过来,父亲说不要让我因为一个中原女人而乱了分寸,要我当他的面杀了茹儿。我看茹儿脸色比以前更苍白,身体更虚弱我恨不得立即把她抱在怀中让她好好躺一会儿。偏偏父亲还一直在逼着我要我杀了她!”

  赵忠仁哼了一声,沙漠雄鹰除了杀人还会什么?!

  不知何时穆扎的眼角竟然湿润,他抬头闭眼缓了好一会儿,冷静道:“不得已我朝茹儿打了一拳,我那一拳虽看起来生猛带劲实则只用了一成的力,只不过将力道聚集在表面上糊弄一下别人罢了,她当时就昏了过去。”

  穆扎看着自己的手紧紧地攥起拳头对着墙壁就是猛地一挥,墙壁只是发出了小小的咚的一声,赵忠仁复杂的看着他,不说话。

  “父亲满意的看着茹儿倒在地上,我恳求他毕竟夫妻一场让我去埋葬她,父亲也同意了,还一边安慰我再给我找更好的女人。我抱着茹儿骑上马朝着边城的方向去,直到我安然将她安置在了客栈我才松了一口气,我找来大夫替她看病我以为她病得很厉害哪只大夫却说她已经怀上了,我不敢相信的看着入茹儿,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就是说我和茹儿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我高兴地抱起茹儿转圈,赵先生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有那样高兴过,我高兴坏了紧紧抱着她她却对着我脑袋就是一掌……”

  穆扎痛苦的说道:“我醒来后,屋中只剩下我一人。我疯了一样的找她,一直没回大漠,几个月后我在边城的一个村庄看见了茹儿被晒在外面的衣服,我跑进那户人家才得知茹儿已经走了,走的时候还带着她刚出生没几天的孩子,是个女儿”

  赵忠仁忍不住问:“你真的找了她好几个月?”

  穆扎靠在石墙上哈哈一笑:“没找到茹儿却被她之前的门派发现了,所以,我血洗了清萍派。”

  赵忠仁道:“你对我说这些,是想干嘛?”

  穆扎冷静的站直了身,如鹰一般的眼神看着他:“我要你改变沙漠雄鹰,我要中原人不再唾弃我们,我要所有的大漠人都能娶上中原的女子做妻子”

  赵忠仁:“若如此,你们就不该对我们这么残忍”

  “如果不是你们排斥我们我们会去杀人吗?不是你杀我就是我杀你,中原人又什么时候肯接受过我们大漠人!骂我们野人,**,无耻,哈哈,从一开始到底是谁把我们驱逐到这个地方的?”

  赵忠仁一窒,百年来,从一开始大漠人的形成就是被驱逐的中原人,说白了,沙漠雄鹰其实和中原人都是同一血统。

  “你若答应了,从今天起你便是我的亚父,把你向父亲一样供着,你说什么我做什么,你的话就是这大漠的圣旨”穆扎豪迈道。

  赵忠仁沉思,何去何从。穆扎见状哈哈一笑,直接道:“亚父,这是你的衣服,换上吧”说罢,他便大踏步的离开石室,只余下室中赵忠仁萧条的身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