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飞刀

发布:2020-09-17 06:00:00

挺起胸膛胸膛做人做事。在某一天,陈木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看了一本小说,那本小说就是写飞刀的。第二天醒过来,陈木从拿了两块铸铁,没日没夜地磨练着,一直到磨碎了飞刀的模样。唐啸曾教陈木暗器,但因陈木天资真的不行啊便选择放弃了。唐啸并也没想起自己会死借着微弱的光芒,他凝视着手中那把很普通的小刀。这把刀对于陈木来说一直象征着一种精神。从接触这把小刀直到现在,陈木每天都会凝视着,然后鼓励着自己。。...

  “我并不是废物,天无绝人之路,即使我修炼的经脉堵塞又如何?我依然可以的!”虽然喝了点醒酒汤,但陈木却依然醉醺醺的。

  借着微弱的光芒,他凝视着手中那把很普通的小刀。这把刀对于陈木来说一直象征着一种精神。从接触这把小刀直到现在,陈木每天都会凝视着,然后鼓励着自己。

  如果连自己都对自己失去了信心,那么这个世界便再也没有人能够救自己了。

  飞刀的技巧并不是陈木的父亲唐啸教给他的,唐啸教给陈木的只有挺起胸膛做人。

  在某一天,陈木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看了一本小说,那本小说便是写飞刀的。第二天醒来,陈木从拿了一块铸铁,没日没夜地磨练着,直到磨成了飞刀的模样。

  唐啸曾教陈木暗器,但因陈木天资实在不行便放弃了。

  唐啸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死,同时也没有想过自己死后,什么不会的陈木到底会如何过下去。

  不过幸好陈木毅力大于常人,纵然飞刀进阶慢,但也刀不离身,时刻思索着刀的意境。

  “我笨,所以我要比别人更努力,我不需要任何人认可我,但我……”陈木闭上眼睛,脑海里却是无比清明。

  他渐渐有一种自信,一种并不属于他这种废物的自信。

  飞刀再次出手!

  屋外,一片水滴从屋檐上滴落下来。

  “扑哧!”

  流光闪过,仿佛破开任何东西一般,毫无阻拦,又好似闪电。

  闪电有多快呢?从遥远的星空下,发出耀目的光芒,直射大地,照亮了大地。虽然刹那,但刹那间的光芒,谁能否认?

  转瞬间,水滴化成了雾气,流光依旧直刺屋檐。

  “扑哧!”

  依旧扎在原来的位置上,只是刀痕更为深,又更为沉了。

  陈木睁开眼睛,他的眼神已经没有了迷茫,只有几许精光。

  “还差一点,就能成功了吧,但,不够完美,还不够!”

  ………………………………

  你并不知道朱武视的环到底藏在哪里,但你肯定会认识朱武视这个人。

  他有面目沧桑,唏嘘的胡渣衬托出他那略带犹豫的眼神,实在是极有魅力。

  他穿得很简单,布衣裹身,下裤却是兽皮,如果这都不简单的话,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再简单的了。

  陈木端菜上来的时候恰好看到朱武视,陈木看了李恒一眼。

  李恒在吃东西的时候,这家客栈是不会有人吃的,但此刻却发现多了一个陌生人。

  一切都很古怪。

  李恒小手指轻轻摸了摸刀,目光看着窗外那一片枯木,很冷静,却又带着某种杀气。

  朱武视并不管这些,他只是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唯一让人觉得奇怪的是他的一只手微微垂着,似乎拿着什么东西。

  “这份鱼汤是你的,还是……”陈木有些无奈看着两人,站在两人的位置中间不知道端给谁。

  当他问出以后的几秒时间里,依旧是寂静,但陈木却觉得这里的温度低了好多。

  “我要的东西,从来都没人抢。”朱武视漠然看着陈木。

  “哦,那是你……”

  “我也点了份汤。”李恒也转过头,他眯着眼睛,却是并没有看陈木而是看着朱武视。

  “如果我硬是要呢?”朱武视站起来,死死盯着李恒。

  “那便问过我手中的刀!”李恒笑了。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挑战他了,有些时候他都感觉到孤独。

  他觉得如果自己的刀再不出鞘,那么刀便会生锈,但可惜的是,能让他刀出鞘的人很少。

  “哦?要继续十年前那一战?”

  “你的环快,还是我的刀快?”

  “我也想试试!”陈木瞬间便感到脚尖凉得可怕,寒意甚甚。

  他们两个是认识的,而且看起来是老熟人。

  厨房里,阿豪猛然一震,有些不敢相信地盯着客栈大厅。

  他想起了十年前。

  那一年,朱武视与李恒曾经短暂会面过,但阿豪绝对能保证两者并没有交手。

  一个女人,李恒爱的,朱武视爱的,同时还有一个天刀爱的。

  三个绝代高手同时爱上了一个叫翠云的女人。

  可惜,天刀与快刀只能活下来一个,所以天刀死了。

  而环与刀,似乎也并不如何对路,只是在天刀被杀,翠云跳崖,两个人最终罢手。

  李恒一般是上午吃东西,而朱武视是下午,两人从来都没有在一个时段过。两人住在同一个客栈,从未发生过什么冲突。

  今天不知怎的,朱武视竟在上午与李恒一起吃东西!

  他们不能在这里打起来,否则的话,缘来客栈完了!

  阿豪猛然站起来,朝着客栈走去,却没走几步只听见屋内传出陈木的声音。

  “我去让阿豪重新弄一份吧,这份汤凉了,我保证阿豪做得更好,我敢用我的前途保证!”

  阿豪突然停了下来,笑了。

  陈木那憨憨的声音好似能将一切都平息一样。

  谁说不是呢?

  “嗯,快点上来。”

  李恒最后忽然坐下来,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而朱武视也坐了下来。只是,他低垂下去的手动了动……

  陈木看着两人的表现,然后微微低着头走了出来。

  ………………………………

  “李恒其实并没有与朱武视动手的意思,没必要。”许攸半躺在椅子上,把玩着手中的青花瓷。

  “朱武视有意与李恒决斗,只是最后被陈木的话给打消了。”阿豪点了点头。

  “两个人交手的话,我们这里的椅子和桌子可就遭殃,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个月我们亏死了……”许攸一副万分幸运的模样“因为那个宋阙的死,我们这里的住客又少了很多,再这样下去,我们生意就不好做了。”

  “现在只住着三个人了么?”

  “是啊,峨眉的沈秀心,天山的朱武视,还有就是李恒,哦对了,今天还有一个来投宿的。”

  “是那个书卷气的书生?”

  “是啊,估计是赶考的,傻乎乎的还出了个高价,刚好住在宋阙死的地方。”

  “书生?我回头查下他的背景。”

  “不用了,一个连走路都喘气的书生,哪有什么背景?估计明天就走了。”

  “是么?”阿豪点了点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