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爱妻的意外

发布:2020-09-17 07:42:02

萧晨的这番话,让李银凤和韩栋都愣在了原地,面露惊诧之色。李银凤所吃惊的是,萧晨倒插门自己家三年期间,从来不都是言听计从,只要你给饭吃,连一句批驳的话都会说。但面对自己韩李翠兰所惊讶的是,楚阳入赘自己家三年期间,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只要给饭吃,连一句驳斥的话都不会说。。...

楚阳的这番话,让李翠兰和韩栋都愣在了原地,面露诧异之色。

李翠兰所惊讶的是,楚阳入赘自己家三年期间,从来都是言听计从,只要给饭吃,连一句驳斥的话都不会说。

但面对韩栋的挑衅,这弱智女婿,居然开口反击了?

韩栋下意识的抓紧了手边的公文包,他怎么也弄不清楚,楚阳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包里,有自己借高利贷被催债的的公文?

被戳到痛处的韩栋,当即不顾形象,指着楚阳破口大骂道:“我原来以为你只不过是个废物,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含血喷人!不过像你这样嫁祸于人的说法,也太过于小儿科了吧?”

“你这智商,我估计也只有三四岁而已!”

韩栋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李翠兰接过话茬说道:“楚阳你给我闭嘴,人家韩少爷是你能这样污蔑吗?”

兴许是为了解释自己并没有欠下高利贷,韩栋接着又说道:“咱们韩家的产业不说蒸蒸日上,最起码还能够巩固盈利的!实话告诉你小子,我这趟回来,不光是为了追求韵莹,也想要和梁家达成合作,韩家和梁家强强联手,以后有的是赚不完的钱,我犯得着去借高利贷吗?”

“你再这么毁谤我,小心老子报警抓你!”

韩栋的这番话,可谓是说到了李翠兰的心坎里。

眼下,梁家的产业,因为老爷子的去世日况愈下。

尤其是旗下的古玩文化公司,因为没有了老主顾的光顾,加之市场饱和一直都在亏损,极其需要资金支撑。

她之所以这么看好韩栋,并不是因为他有如何的才识过人,而是看中了韩家的产业和资本。

反观自己现在这弱智女婿楚阳,什么好处也没有办法给梁家带来。

楚阳冷笑着,指着韩栋的手提公文包说道:“韩家现在的产业,到底牢不牢靠我不知道,但韩少也喜欢到澳门去玩两把,这一趟来回就是一两个亿,就算是家里有金山银山,恐怕早已经被掏空了吧?”

楚阳的话可谓是针针见血!刺中韩栋的心头。

他甚至以为,这个傻子不会是故意装傻,而且在之前就已经悄悄调查过自己了吧?

早在一年前,韩栋就迷上了去赌场赌博,几千万的还不大算是消遣。

但一个月前他渐渐泥足深陷,翻倍下注,想要捞回赌资,但是无奈运气不好,这半个月下来,就输了好几个亿!

正如楚阳所说的那样,韩家的几间子公司,现在账面上已经被韩栋给掏空了,因此欠下了数千万的高利贷。

被一语道中命门的韩栋,当即露出了真实的嘴脸。

他一把抓住楚阳的衣领,二话不说抬拳便朝着他的面门砸去!

“我让你狗血喷人!不想和你这傻子一般见识,你还变本加厉,看我不揍死你!”

然而,韩栋砸下去的拳头,却被楚阳轻而易举的接了下来。

咔嚓!

下一秒,楚阳反手一拧,便可以听到清脆的骨头脱臼声。

恢复记忆之后,那双可以看穿一切的神眼回来了,过人的反应能力,自然也回来了!

这些年,饭量有增无减,平日里干的都是些杂活,身体素质的锻炼等于没有落下。

而对于威胁者的反击,完全是肌肉记忆。

那个曾经叱咤海外战场,地下世界闻之胆颤的兵王,岂是这废物韩栋能够近得了身的?

没等韩栋反应过来,楚阳当即就以牙还牙,一拳砸在了他的眼眶上!

瞬时间,他的眼眶红肿起来,慢慢的变得青紫。

韩栋捂着自己左边的熊猫眼,还未开口,接连又被楚阳一脚踹在了小腹上!

嗵!

瞬时间他感觉五脏六腑都爆裂开来,钻心刺骨的疼痛,让它犹如一条狗般蜷缩在地板上。

见此情形,李翠兰连忙咒骂道:“楚阳你干什么呢?含血喷人也就算了,还学会动手打人了,别以为你是梁家的女婿,我就不敢报警抓你,赶紧给韩少爷道歉!”

李翠兰的态度,让楚阳为之心寒,甚至有些可笑。

在怎么说,自己也是梁家的人,这种情况下李翠兰居然胳膊肘往外拐,方才韩栋想要揍自己的时候,这老太婆屁话都没有说一句!现在却反过来帮主韩呵斥自己?

楚阳甩了甩手腕,目露凶狠之色盯着韩栋,一字一句的说道:“我刚才所说的话并不是冤枉人,我咒这小子也完全是正当防卫,他动手在先,我一点也不理亏,如果你们想报警,我奉陪到底!”

李翠兰被楚阳这番表态,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那个平日里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弱智女婿,居然现在如此强势不说,条理异常清晰!

她甚至有些怀疑,难不成这韩栋真的欠下了巨额债务?韩家的资产已经被掏空了?

就在李翠兰疑惑之际,她的手机突然响了,打来电话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女儿的助理。

李翠兰慌忙接起了电话,不小心碰到了免提。

电话接通后,手机那头的小助理异常慌乱的说道:“夫人不好了,小姐在赌石场出了些问题,您现在能不能过来一趟?”

听闻此言,李翠兰慌乱挂断了电话。

想来八成是梁家的古玩公司出了状况,这家公司此前一直都是女儿梁韵莹在一手打理,眼下市场环境不好,公司也在亏损,假如在赌石厂购买原材料方面出了问题,恐怕将会是不小的一笔损失!

“李阿姨,我和你一起去,有什么问题还能有个照应!韵莹的事儿就是我的事!”韩栋心想,这可是一个表现自己的大好机会。

至于楚阳此前的冒犯,这笔账大可以以后再算,他犯不着和一个弱智一般见识!

“运营那边出了什么事情?我也一起过去。”

楚阳刚想上车,李翠兰却已经发动了引擎。

“刚才的事情,你得和少爷好好道歉!赌石场的事情和你这个废物有什么关系?你去了还不是添乱!”

语罢,李翠兰已经载着韩栋,火急火燎的朝着赌石场赶了过去。

楚阳苦笑着摇了摇头,只好自己拦了辆出租车,前往中州市最大的玉石交易集散中心,一路发玉石厂。

梁家所经营的产业,近年来不断缩水,原本引以为傲的利润大头,古玩文化公司,现在也逐渐经营不善。

这对于梁家的产业有着巨大冲击。

身为古玩公司的负责人,梁韵莹平日里最常出没的就是赌石场,但因为嫌弃楚阳这么个傻子,梁韵莹可从来都没有带他去过赌石场。

他和梁家大小姐之间的婚姻关系,之所以能够维持三年,完全是因为,梁韵莹是对梁老爷子言听计从的乖乖女。

即便老爷子已经离世,但是梁老安排的婚事,粱韵莹并没有打算终止。

换句话来说,嫁给楚阳,她就已经做好了等同于单身一辈子的打算。

这三年以来,楚阳对于梁韵莹多少还是有些感情的,哪怕对方看不起自己是个傻子,但也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恶言相向,偶尔还会出于怜悯的关怀。

现在梁韵莹在赌市场出了事,自己这个丈夫怎么能够不到场呢?

……

二十分钟之后。

楚阳和李翠兰以及韩栋,几乎前后脚进入了一路发赌石场。

大厅里已经被顾客们围得水泄不通,想来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楚阳拨开人群,便听到了人们的议论纷纷。

“梁家大小姐可真是倒霉透顶啊。”

“这好不容易切出来的一块上好的冰萃中,怎么就被她给撞烂了?”

“这玩意儿最起码也得值个四五百万吧,以梁家现在的能力,不见得能够赔得起呀!”

在人群的包围中,楚阳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爱妻梁韵莹。

兴许是因为捅了大娄子,看着面前已经摔成数截的玉石,她有些不知所措,面露难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