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回

发布:2020-10-19 05:59:51

说他是一个怪人。待得小泽慢慢长大一些,便就学着修理农具,众家见这小孩身世可伶却也聪明伶俐,也是经常救济。随后,老汉便也撂了挑子,生计的重担更压在了小泽的肩上。在小泽的印象之中,师傅纵使爱喝酒时了一些,举止怪了一些,除此之外,他而已一个垂老起初,小川年纪尚小,体格羸弱,不能做活。便靠老汉替村中农家修理农具,打造橱窗换取酒水给养,勉强度日。。...

  第二回斗杀

  在少年小川的记忆里,自记事那日开始,自己便不能像别的孩童那般言语,周围的世界虽红尘万丈,鸟语花香,却是不可言状,空留遗恨。身旁更是没有父母兄弟,天伦亲情。而有的,只是一个终日饮酒,醉生梦死的师傅。

  起初,小川年纪尚小,体格羸弱,不能做活。便靠老汉替村中农家修理农具,打造橱窗换取酒水给养,勉强度日。

  那老汉终日少言寡语,只是偶尔喝醉之时,才在一旁念念低语,神神叨叨。清河村中,俱说他是一个怪人。待到小川长大一些,便开始学着修理农具,众家见这小孩身世可怜却也聪明伶俐,也是时常接济。此后,老汉便也撂了挑子,生计的重担更压在了小川的肩上。

  在小川的印象之中,师傅纵然爱喝酒了一些,举止怪了一些,除此之外,他只是一个迟暮老人而已,而这一晚所发生的诸般奇事,却如惊雷一般,让年纪尚幼的小川内心骇然。

  此刻,他正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那个在他印象里迟暮的老头儿和对面的众人怒目而视,作势斗法。

  仙家神锋光芒各异,在漆黑的夜幕里闪烁着别样的光华,众人虽跃跃欲试,却是迟迟不肯动手。

  此时的风,夹带着一丝凉意。随之,宛似牛毛的细雨终于沙沙地,落了下来。

  纵是如此,众人却也纹丝未动。

  “剑十三,今日你已是插翅难逃,纵使你有通天的道行,怎逃得出我一众正派人士之手,束手就擒,将那物交出来,且让你死的痛快。”

  蓦地,一个沙哑的声音在众人之中响起,打破了适才的宁静。众人面面相觑,俨然是从未听过剑十三这个名字。

  老汉眼中的精光一闪即逝,随即却渐渐黯然,握住墨邪长剑的手竟忽而颤抖起来,像是剑十三三个字如一把利刃,深深刺在他的心间,却连被岁月深深伤痕的脸上,此刻竟也浮现出许久不见的激动神色。

  “剑十三……嘿嘿……多少年了,想不到今日竟还有人记得这个名字,嘿嘿……哈哈哈哈……”

  此时,那老汉忽然仰天大笑,脸上却是一副复杂的神色,一双眼睛更是灼灼的望向适才说话的黑暗角落。

  “不错,老汉正是剑十三,列位想要得那《长生经》的残卷,便一同来取吧!”

  剑十三手持长剑,大开大合,一时豪气干云,睥睨天下!

  众人忽然听到“长生经”三字,心中俱是一紧,脸上无不显示出热切的神色,一时再无犹豫,下一刻,已将剑十三团团围住,手中神锋更是在夜雨之中闪闪发亮。一场大战开始在即。

  “好!好!好……”

  见到眼前景象,剑十三连说三个好字,却不知多少年过去,曾几何时,自己也曾处在此等境地。

  继而,他剑指苍天,一道紫芒平地而起,刹那间,这小小的院落之中,狂风大作,紫气大盛。

  四周众人也不含糊,各自祭起手中神兵,一时间院落里各色光华忽然暴涨,一股压迫之势瞬间迸发,连同那紫色光华,竟而照亮了半边天幕。

  剑十三一声冷哼,也不见他如何动作,只一抬手,原本干枯的手臂瞬间暴长,墨邪长剑宛似一条黑龙,探海而出。蓦地,只见他拔地而起,与此同时,原本脚下站立的土地一声闷响,众家神锋轮番轰来,土地瞬间龟裂。

  此时,剑十三一人身在半空之中,手执长剑,身上衣衫直吹的猎猎作响,只听他大喝一声,更无迟疑,俯冲而下。周围仿佛刹那之间便暗了下来,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众家神锋一时更是无处遁形,诸多玄妙真法似乎对他都不起作用,众人面色惊变,这等人物道行,更是生平未见。

  眼见剑十三便要将这一众仙家法宝毁于一旦,众人之中已有人呼出声来,只因这法宝之物往往同各自道法相辅相成,一旦损毁,轻则道行猛退,元气大伤;重则性命垂危,法力尽失。是以修真之士常常视法宝为第二性命,此刻危急关头,性命攸关,众人心中怎能不急。

  就在这片刻功夫,一时黯淡无光的众家法宝之中忽然亮起一道蓝光,起初仅如碗口大小,却是迎风而长,缓缓变大,最后竟长到直径三尺有余,只见那物呈一月牙形状,弧如满月,背处有刃,腹上略宽,刻以古朴铭文,蓝光炫目,不住旋转,发出嗡嗡之声。与此同时,俯冲下来的墨邪长剑也嗡嗡的响个不停,恰似在相互回应一般。

  此时剑十三皱紧眉头,紧紧盯着那大放蓝光之物,兀自思索着。

  霎时两兵相接,紫蓝交汇,众人想象中的悲惨场面却仍未出现,月弧圆轮与墨邪长剑相互抵抗,又似缠绵,亦不知前世有何纠葛,一紫一蓝两道光芒缓缓汇聚,忽然又分开,过了约摸一盏茶功夫,众人法宝早已各自召回,两件法宝却犹在缠斗不休,只听“嗡”的一声,终究是那所持墨邪之人道行太高,月弧圆轮不敌,竟被震退,蓝光瞬时暗淡,与此同时,众人之中有一白衣少女忽而吐出一口鲜血,原来那神秘兵器,竟是这面容清丽,白衣胜雪的女子所持法宝。

  “竟是月金轮……清音涧的定如真人是你何人……”

  剑十三御风半空,前一句仿佛是在喃喃自语,后一句则是问那少女的。

  “正是家师!”

  此时那女子已无大碍,只是面色略有些苍白。皆因方才月金轮忽然不受自己控制,竟似通灵一般,自行迎敌。只可惜灵性太弱,最终不敌。却又与少女心血相同,故而险些造成重伤。

  “此番前来,也是你师傅的主意?”

  剑十三神情忽然变得颇为热切,仿佛对此事很感兴趣一般。

  “家师闭关多年,如今涧中大小事物皆由师叔定静真人处理,此番前来,乃是定静师叔委派,不知前辈有何见教。”

  “哦?定静么……不是她让这女娃子来此,闭关……那便好……”

  此时剑十三脸上忽然显出各种古怪表情,脸上深痕不住变换,忽而痛苦,忽而满足,众人见这老汉正在半空发癫,正是大好时机,不能错过,于是各自默念法诀,祭起法宝,一时,各色光华一齐向剑十三打来。

  方才吓昏数次的小川正值此时忽然转醒,眼见众人法宝齐齐的朝师傅击去,心头一急,竟似是忘记自己哑巴之事,冲那半空之中的剑十三高呼了一声“师傅……”下一刻,剑十三蓦地闻声醒悟,墨邪长剑上的紫芒一阵摇曳,而各色法宝却已近在眼前,只听轰隆一声,打在了他枯瘦的身躯之上,顿时天旋地转,肋骨尽折,一口鲜血喷将出来,枯瘦的身躯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划过众人头顶,远远的落入了漆黑的夜幕之中。

  小川此时大惊失色,面色骇然,愣愣的站在原地,过了一会儿,才踉踉跄跄地朝着剑十三飞出的方向追去,夜雨依旧,如刀子一般打在脸上,几缕头发被雨水黏在腮处,脚步过处,溅起一滩水珠。

  眼见剑十三飞了出去,众人乘胜追击,纷纷腾空而起,各自手握召回的法宝,也朝着那漆黑的夜幕追赶而去。只有那白衣女子,却仍是站在原地,月金轮静静围绕在她的身畔,冷冷的看着剑十三飞出的方向。少顷,她脚踏金轮,蓝光一闪,朝着相反的方向飞去。

  夜雨如刀,自天空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四周仍是漆黑一片,安宁肃穆。趴在地上的剑十三呕出了几口於血,干枯的手臂撑着地面缓缓而起,渐渐稳住了身子,然后腾出一只手来不住摸索,良久之后,终于握住了一把剑柄,入手冰凉,却是在这残破的黑夜里唯一一丝倚靠。他拄着长剑当做拐杖,缓缓地站起,额上都大的汗珠同雨水交织不清,胸口的剧痛深入骨髓,一番折腾下来,几乎连气也喘不过来了。

  眼前的声音徒然而至,剑十三艰难的抬起头来,眼睛已无方才的神采,阴翳朦胧,又变回了那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苍老之势,更加甚于从前。

  此时站在剑十三面前的,正是小川,夜雨冲打着他瘦弱的身躯,静静看着眼前朝夕相伴的师傅,老汉脸上的肌肉不住颤抖,牵强的冲着小川微微一笑,嘶哑的声音缓缓说道:“你,很好……”这三个字竟也牵动本身的伤势,又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一会儿功夫,众人已经追赶而来,小川再无迟疑,站在剑十三身前,两臂张开,朝众人怒目而视。

  “阿弥陀佛,少年人,快快闪开,莫要不知进退,执迷不悟。”

  众人之中,有一年轻僧人向前一步,轻诵了一声佛号,对小川言道。继而,他的目光又望向剑十三,缓缓地说:“剑施主,上天有好生之德,便将你手中之物交出,贫僧原保举你安然离去如何?”

  “咳咳……休要多言,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剑某纵使身死,却也在所不惜……”

  此刻,小川仍是眉头紧皱,瘦弱的身躯在雨中摇晃不止,却没有一丝退却的意思。

  剑十三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小川,嘶哑的声音随即响起:“好孩子,你且退开。为师自由办法对付他们。”

  众人眼见剑十三仍旧这般执迷,也无言语,皆知他此时已是强弩之末,再没有了抵抗之力。众人虽是天下正道人士,然临行前门中师长早有交代,想到此节,更不管平日所说的侠义为怀了,一时各自祭起法宝。方才说话的和尚,此刻正低眉敛目,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一副慈悲之像。

  下一刻,狂风大作,各色光芒铺天盖地而来,如洪水巨浪转眼之间便将剑十三枯瘦的身躯淹没。此时,剑十三仿佛风中残叶一般,站立不稳。却在此刻,他仍是举起手中的墨邪,只听一声刺耳尖啸,包裹着他的巨大光团之中忽然亮起一丝紫芒,起初仅如针尖大小,却瞬时暴涨,巨大的紫光包裹着适才大显神威的各色光华,一时竟又朝众人击去,一切又在电光火石之间,狂野咆哮,风云变幻。转眼便淹没了众人的身影,甚至连他们口中夹带着恐惧的呼喊之声也被湮没了下去。

  剑十三一口鲜血喷出数丈,面色惨白,仿若死人,朝后方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