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回 三岔口

发布:2020-10-19 05:59:52

阳春三月,时时处处柳绿花红,他少年心性,一路而来,师傅离世的事情反而不似之后那般悲恸了。当再回清河村时,却意外发现自家茅舍已在那晚相斗之时毁坏,院中一处的桃树却开的正艳。那真是人面已不再,花笑春风。小泽在废墟之中快活容易找出来了剑十二平时喝酒时远远地古道上,渐而行来了一个枯瘦寂寥的人影。。...

  这一日,云淡风轻,碧空如洗。

  远远地古道上,渐而行来了一个枯瘦寂寥的人影。

  来人约摸十三四岁年纪,一路至此,稚嫩的脸上颇有风霜之色,细眉之下一双星目,却是精神非常。只见他背后缚了一个婴孩大小的红漆葫芦,葫芦之上刻了一把三寸小剑。这番打扮,又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那日火化剑十三之后,小川只觉得天大地大,却无处可去,他自小少出远门,一番思量,还是决定回到清河村中,便独自一人往东南而去。其时正值阳春三月,处处莺飞燕舞,他少年心性,一路而来,师傅去世的事情反倒不似之前那般悲痛了。当再回到清河村时,却发现自家茅舍已在那晚斗法之时损毁,院中一处的桃树却是开的正艳。当真是人面不再,花笑春风。

  小川在废墟之中好不容易找出了剑十三平日喝酒的大葫芦,仔细查看竟未损坏,一时欣喜不已,然而睹物思人,却是物在人逝,悲痛之意又起,想起师父临终之时一番话语,又见眼前的狼藉一片。他小小年纪竟在几日之内阅尽悲苦,万千思绪顿时涌来,心中苦闷不已。漫无目的,也只能四处流浪。渴饮山泉,饥食野菜。如此行了半月,这日晌午,才沿古道来到了一处叫做三岔口的地界。

  这是一个简陋的茶棚,棚前右侧竖着一根一丈来长的旗杆,上书一个大大的“茶”字,茶字一角,则书以“刘记”两个小字。左侧却是一方石碑,以古篆刻以“三岔口”三字,字迹斑驳,裂痕密布,不知在此处多少岁月,几经沧桑。这茶棚老板姓刘,五十来岁,乃是一个鳏夫,是距离此处小半日路程的乔镇出身,在这岔路口之处,古道之旁,一人搭建起一个简陋茶棚,以供过往行人歇脚喝茶,赚几个辛苦钱。

  此时茶棚之中摆放了六只小桌,其中四张桌子坐着客人,一桌均是白色衣衫,衣袖处都绣着蝶恋花图;一桌僧道草莽皆有,看似却是一路。两桌之人目光有意无意,不时相碰,随即又迅速闪开。另一张桌上众人则尽数蒙面,身着黑纱,后背之处绣以紫云图案,各自不语。自后一张桌子独居一隅,独坐着一位灰衣褴褛的老和尚,打着赤脚,手中拿着一串紫褐色的念珠,形容枯瘦,低眉敛目,仿若入定一般。

  这时,靠近门口的一桌之中,有一个白衣秀士,手执一把白纸折扇,细眉凤眼,面色苍白。眉间一点朱红,却又显得妖艳无比。忽用尖利的嗓音说道:“店家,你近日可曾看见有十二三岁年纪的少年人从东方小清河处而来……”

  那一桌草莽之人乍听小清河处四字,一时动容,脸上均是显出一副古怪的神色。一双双目光均射到那白衣秀士身上。那秀士冷哼一声,仿佛早有预料一般。美目流转,仍在兀自饮酒,对四周所投来的目光仿若无物。

  未等那店家回答,这群人中,一个挂满络腮胡子,阔口方鼻,豹头环眼的大汉纵声大声笑道:“从此处经过的少年人每日数不胜数,某家早有耳闻你姓胡的阴阳人喜好男风,莫不是今日心血来潮,想寻一个束发少年来……哈哈哈哈……”

  这汉子还未等说完,那秀士的双眼仿佛已然能够喷出火来,啪的一声,扇子合拢,厉声说道:“姓董的杂种好生无礼,莫不要以为你神宗魔门人多势众我合欢仙宗便怕了你。”说着冷哼一声。此时,白衣秀士周围的合欢仙宗众人俱已齐刷刷的站了起来,目光冷冷的望向那汉子。

  反观另一边的神宗魔门众人也不甘示弱,拍案而起,一时小店之中竟而鸦雀无声了。

  却在这剑弩拔张之际,从来时便沉默不语的一众蒙面人中,忽而响起一个女子的声音来。

  “我知诸位尽是为那剑姓少年和他手中之物而来,眼下那少年仍未现身,列为却已争斗不休,手足残杀,让那些所谓正派之人小看是小,诸位可对得起天煞冥王开天之恩,幽冥圣母造物之德?”

  众人听到那女子此言,方才那股欲做争斗之势一时萎靡了下来,原来天煞冥王与幽冥圣母乃魔教历代传说中开天辟地,造就万物的大神明,魔教起源源远流长,其本源虽已不可考,只是这两位神明却经过万千岁月的洗礼,时至今时今日,纵使魔教早已门阀众多,弟子千万,这二人之地位非但没有减弱之势,反而如日中天,适才那女子此番言语,不禁正好击中在座诸人心中所想,是以众人纷纷停了下来。

  这时那董姓汉子所在的桌上,一个道士打扮之人忽而朗声说道:“方才妙玉仙子所言极是,诸位尽是为那传言之物而来,而传言终归传言,我等千万不要为这虚无缥缈之物坏了我圣教情谊。列为道友,贫道说的可在理哈……”

  “啊哈!牛鼻子,我神宗魔门三万门徒,这些道道数你最多,俺董擒虎卖你个面子,今日暂且不与那帮鸟人计较,来日若是又叫某家撞上,哼!”那唤作董擒虎的汉子牛眼一瞪,连下颌浓密的络腮胡子也跟着乱颤起来。

  “董擒虎,你这狗娘养的杂碎,有种你便与我做一场,看看是你杀生剑厉害还是我胡天的社稷扇更胜一筹!”胡天此时已然勃然大怒,气急败坏的冲董擒虎说道。

  “好啊!某家正求之不得,你这傻鸟尽管放马过来!”

  便在这电光火石之际,白光一闪,胡天已然来到董擒虎眼前,他举起手中的社稷扇,朝董擒虎脑门砸来,此时却见董擒虎嘴角微翘,众人还未看清是何动作,黑影一闪,胡天竟直挺挺地飞将出去,摔在古道之上,只见他头发散乱,双目通红,颓然坐在地上喘着粗气,怨毒的眼光望向董擒虎站的地方,而此时,董擒虎手中不知何时攥了一把两刃带齿的红色巨剑,大刀阔马的站在胡天眼前。

  谁又能想到,名动天下的魔道三大门阀,神宗魔门,合欢仙宗和清音涧的众多好手竟在这荒郊野地的小茶棚里斗起法来。

  原来自从那日天下正道人士围攻剑十三开始,沉寂了甲子有余的《长生经》又重现天下。一时间天下正邪各大修真门派倾巢出动。“长生”这一概念,上千年来不知让多少惊才绝艳之辈穷尽心力却不得而郁郁终老……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时至今时今日,长生一说仍是虚无缥缈。然正邪门阀之争却是由来已久。当今天下正道以天青,崂山,紫云庵,雷音寺和万剑山庄为首,而魔道三大门阀则就是这神宗魔门,合欢仙宗和清音涧为尊。几百年来这正邪两派纷争不断,死伤无数却仍旧争斗不休。闲话不表,却说这正在激斗的胡天与董擒虎二人。

  董擒虎祭出杀生剑尖指蓬头散发的胡天,一道红光冲天而起,直贯红日,此时胡天银牙一咬,手中折扇发出点点毫光,这社稷扇乃是上古神物“山河社稷图”残卷所炼制,能勾人魂魄进到扇中炼化,端的是阴毒无比。只因这胡天修炼还不到家,十成不能发挥其一,才败得如此狼狈。而董擒虎的杀生剑,乃是六百年前魔教成名长老幽泉老人穷尽心力,耗尽千人精血祭炼而成,传说炼成此物之时天地异象,鬼哭神嚎,长虹贯日,乃是天下一等一的邪物。两件神兵忽的相撞,又忽的分开,卷起一阵狂风。

  胡天袖袍鼓起,身体悬在半空,周围的风吹动着他的长发,白衣胜雪,颇有几分神采,只是胸口那个巨大的脚印,破坏了完美的形象。

  反观董擒虎一边,阴风阵阵,鬼哭神嚎,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充斥在空气里,手中握着红色巨剑宛如上古杀神,只见他长啸一声“一剑开天”,剑芒暴涨数丈,向胡天击来。

  一时间风云变幻,胡天眉头紧皱,时间却容不得他思量,他咬破手指,一道血线洒在了社稷扇面上,顷刻之间,一座大山朝着血色大剑压倒而来。这本是山河社稷图的成名技“移山填海”,胡天修为不够便发动禁制必然遭受重伤。而此刻董擒虎自知难以招架,一切却又在须臾之间,容不得多想,高耸入云的大山就在他眼前几丈之处。

  顷刻之间天地仿佛一片寂静……

  董擒虎睁大了眼睛望着迎面而来的大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