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解决

发布:2020-10-19 06:49:16

约摸这支烟的功夫,在经几次烟雾弹和闪光弹的战术试探性后,楚秋月终于等到带着一群手拿防弹盾牌开道的特警摸了上去。但是,令她吃惊的是办理登机手续口和整个走廊除了几具死尸以外,其不过,令她惊讶的是登机口和整个走廊除了几具死尸以外,其余的劫匪竟然不见了?。...

约莫一支烟的功夫,在经过几次烟雾弹和闪光弹的战术试探后,楚秋月终于带着一群手持防弹盾牌开路的特警摸了上来。

不过,令她惊讶的是登机口和整个走廊除了几具死尸以外,其余的劫匪竟然不见了?

而且早已暴力破窗抢先控制商务仓的A组特警此时也向楚秋月摊手表示,并未发现劫匪的踪影。

然而,面对如此奇怪的变故,这压根难不倒向来心思缜密的女特警队长,只见她弯腰俯身摸了摸地面上残留的血迹,以及血液滴落时散布的情况,迅速做出了一个连她自己也难以置信的拖拽判断。

“这……这怎么可能?看这血迹的滴落情况以及脚印的疏密程度,这明显是一个人追赶着好几个人跑啊!”

楚秋月张大嘴巴有些暗自吃惊的感叹道,不过出于专业的特战素养,她还是拔出悬挂在大腿外侧的手枪小心翼翼的带领特警们摸了过去。

然而,谁知没走几步,忽然她瞄见地上被拖拽的血迹在拐角洗手间处消失了!

见此情景,一向谨小慎微的楚秋月连忙抬手制止所有人的动作,迅速后辈贴墙挥手做了一个预备突袭的手势。

一见楚秋月的战术动作,众特警连忙分散两边,只余下手持防弹盾的排头兵逐步接近洗手间位置,而其余人等则是分别手持79微冲从各个角度瞄准,只等一声令下便要来上戏波速射。

楚秋月看着部下如此训练有素,不禁目露赞许之色,当即抬起胳膊,在心理默念三二一后,猛地挥手一劈!

刹那间,两枚闪光弹当即沿着门缝滚了进去,在接连两声闷响之后,楚秋月当先带领众警悍勇的冲了进去。

不过,当她正准备在狭小空间里展开一场硬战时,忽然瞬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大堆壮汉,他们双手被鞋带反绑住,各个动弹不得,犹如一头头案板上待宰的猪一般伸长脖子奋力想要干嚎。

不过,此刻他们被一坨坨臭袜子塞住的嘴里只能无能为力的发出一阵呜呜哀鸣声……

“队长,你看他们的武器全在这里!”

火力突击组里一位眼尖的特警忽然瞄到了小便池里整齐排放好的枪支,急忙兴奋的回头冲楚秋月报告道。

闻声,楚秋月连忙上前查看,不过待她细看之下忽然皱起秀眉诧异道:“哎!奇怪!这些枪的弹夹怎么被卸掉了啊?弹夹哪儿去了?”

“不用找啦!那些弹夹全在我这儿!”

一道声音没来由的忽然在众人身后响起,惊的大伙儿慌忙警惕的回身去看,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起,一位皮肤黝黑的青年男子正歪着头斜倚在门框处,咬着冰可的细管邪魅的笑着看向他们呢!

陆骁笑眯眯的抬手扬了扬手中的塑料口袋,随即一脸无精打采的道:“我说你们的突袭速度也太慢了一点吧!我都绕了一圈,特地去空勤室倒了一杯冰可,结果你们这个时候才赶到?”

“你……你就是刚才那个被劫持的人质?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楚秋月在短暂的愣神之后,一想起望远镜里看到的情景,当即诧异的发问道。

不过,话音刚落,忽然门外急冲冲的跑进来一名特警,三步并作两步的赶到楚秋月跟前耳语几句,却见楚秋月猛地面色一变,当众寒脸斥责道:“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就让记者混上来了呢?现在情况还不稳定!万一哪里还藏着劫匪余孽伤到人怎么办?”

说着话,楚秋月又抬头大有深意的看了陆骁一眼,随即不动声色的叮嘱道:“一会儿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吧!把情况交待一下!”

然而,一听这话,陆骁只是礼貌性的浅浅一笑,待看到楚秋月转身离去走远之后,当即借拿行李为借口,动作迅速的朝商务仓走去,因为无论如何,他现在都不想和警方沾上半点关系,毕竟此次费尽功夫好不容易过上普通人的生活,一旦到了局子里怕是又要惊动那位老头了!

不过,正当陆骁盘算着自己的小心思走到登机口时,他忽然瞄到了刘天豹的胸前鼓鼓的。

见状,陆骁不禁暗自猜想,这是什么?难道这厮身上还有武器?

心念及此,陆骁赶紧趁着记者和乘客们争先恐后下机的功夫,连忙弯腰假意系鞋带,实则将手探入刘天豹的尸身里摸了摸。

不过令他略微有些失望的是手指触及之处,没有金属特有的坚硬质感,只有厚厚的一摞像是牛皮似的东西,待他抽出来一看,原来仅仅是个黑色笔记本。

然而,仍旧不死心的陆骁当即拿起笔记本翻了翻,但是令他大跌眼镜的是,这笔记本里除了十二张动物画像以外,再无半点内容了。

陆骁一时之间有些大感失望,不过本能的直觉告诉他此事又没那么简单,这个劫匪头子不会无聊的揣个图画本在身上,不过转念一想到一会儿那位女队长还要找自己做笔录,随即无奈的收起笔记本悻悻的混入人群之中跟着下了飞机。

然后谁知刚走几步,还没出机场大厅,忽然肩头轻轻被人拍了一下,陆骁本能的心下一沉,暗道警方动作这么快?

不过当他转身之后,不由的暗自松了一口气,原来是刚才那个在飞机上顺手救下的女孩。

“看把你紧张的?把我想成什么人了?不会是把我当飞机上的劫匪了吧?”唐妙彤落落大方的收回玉手,随即俏皮的眨了眨眼笑道。

“有你这么漂亮的劫匪,那我情愿被打劫!”陆骁耸肩笑了笑,随即话锋一转道:“不好意思,我还赶时间,先走一步了。”

“哎!等等!你刚才在机舱走廊上的英勇表现我全看到了!谢谢你救了我,我们一起吃个饭吧!我知道机场不远处有一家火锅店很不错!顺带咱们再重新认识一下呗!”

唐妙彤眼见陆骁说话间就想走,赶紧不容分说的抓住其胳膊,一个劲的往机场另外一个出口走去。

然而此刻内心原本打算拒绝的陆骁一听美女请吃火锅,当即有些动摇,要知道原来在自己那一亩三分地里,打拳和打边炉可是自己的平生两大爱好!

于是乎,在内心的一番犹豫挣扎中,陆骁不知不觉的被唐妙彤给拽走了。

半小时以后,当楚秋月从一群记者的长枪短炮里终于逃出来时,哪里还有半点陆骁的踪影!

听到陆骁溜走的消息后,楚秋月扭头瞪了一眼那帮误事的记者,气的她咬着银牙冲手下发火道:“从机场各个监控录像中调出此人的影像,并分发到各级派出所,让他们帮忙寻找这位机场劫持大案的重要目击者,我们需要他的口供组成完整的证据链!

另外,此人身份极为可疑,能凭一己之力解决掉十多个悍匪的人,不是受过特殊组织的特殊训练那才怪了!我们务必要把这个人给揪出来!”

不过,也许令楚秋月压根就难以想到的是,此刻的陆骁正坐在一家复古雅致的小店里,围着沸腾的铜炉火锅欢快的大快朵颐呢!

“陆帅哥,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呢?为什么我看你对付那些劫匪就像砍瓜切菜一样呢?动作帅爆了有木有?”

唐妙彤一边替陆骁斟酒夹菜,一边面露花痴状的好奇发问道。

闻言,陆骁不禁眼珠子一转,拿起旁边的酸梅汁浅酌一口后,随即微微一笑道:“哪有这么夸张?我以前做过一段时间的业余散打教练,有心算无心所以恰好打他们一个措不及防而已。”

然而,谁料话音刚落,唐妙彤瞬间瞪大双眼看向陆骁,似乎像在他脸上发现什么新大陆一般。

“怎么啦?我脸上有花啊?”陆骁以为谎话被看穿了,当即坐直身子略微有些心虚的问道。

“不是!你说你以前是业余散打教练?太好啦!我们美术学院最近为了丰富学生的课余活动,正准备筹建搏击俱乐部呢!

可惜场地都装修好了,特警队的楚队长临时有事又不来了,我正为这事犯愁呢!没想到因祸得福遇见了你,你的水平我是见识过的,教我那帮学生绝对是绰绰有余!对了!这是我的名片!”

说着,唐妙彤兴奋的从手袋里掏出一张名片双手郑重的递了过去,陆骁当即接过来一看,不由顿时愣住了,任他如何也想不到,眼前这位年轻女孩竟然是美术学院的副教授兼辅导员。

不过在短暂的惊讶之后,陆骁忽然眼前一亮的拿出黑色笔记本道:“既然你是学美术的,那麻烦你帮我看看!这本子上画的生肖图有什么内涵吗?”

一听这话,唐妙彤连忙好奇的接过笔记本翻了翻,谁料细看之下,她不禁眉头深皱了起来:“这画画的笔法好奇怪啊?细条和比例都非常的刻意和僵硬,与其说是画出来的,不如说是更像机器算出来的!

而且轮廓的勾勒和空间层次分布之奇诡!简直在我美术生涯中闻所未闻!”

“呃……这么特别?那你能帮我找出里面暗藏的玄机吗?”陆骁猛地精神一振,顿时兴致勃勃的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