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有本事比一下

发布:2020-11-22 14:49:19

林安然又低头,这协议不就一张纸么?那里有……手指一摸、一捻,下面居然除了很多张。“这?”许安笑容,宫凌寒目光炯炯。原来是这份协议卡在木板的卡槽中,刚林安然没特别注意“这?”。...

林安然低下头,这协议不就一张纸么?那里有……手指一摸、一捻,下面竟然还有很多张。

“这?”

许安微笑,宫凌寒目光炯炯。

原来这份协议卡在木板的卡槽中,刚刚林安然没注意,只看到了上面第一章。

林安然翻了一下,顿时头大了。上面的条例:林安然必须听从雇主宫凌寒地所有要求……随叫随到……接孩子……辅导学习……否则赔偿按月薪十倍作为赔偿。

她这哪里是做教练,这是签了买身协议了啊!

“宫总,商量个事呗,我可不可以不签了?”林安然想,他是不是因为自己昨天吼了他,所以他报复。

“可以,”宫凌寒薄唇轻启,发出低醇的声音。“赔偿五百万,你就可以离开了,等着我们的律师邀请函。”

五百万?林安然一个在温饱线挣扎的普通小百姓,哪里来的钱赔偿他。

“昨天真的是……”

“好好呆在别墅里,下午司机会送你去接宫八宝。”宫凌寒打断她的话,起身离开,所有人排成一串,也跟着出去了。

林安然地“误会”两个字卡在肚子里,有些不情愿。看着整齐的队伍,突然计上心头,混到了队伍里。刚到门口,两个粗壮地大胳膊横在她身前。

“我……四处看看……看看……”林安然甩动着胳膊,假装自己只是散步。

不是她怂,两个黑衣大汉,她一看就打不过啊!

林安然躺在床上挺尸,两眼望穿房顶。她怎么当个家庭教练还成了犯人?

不行!自由是通过努力得来的,她不能坐以待毙,要奋斗出自己的人生。

宫凌寒回到公司上班,眼前的文件看着看着,突然浮现出林安然的脸。

哼!这个粗鲁的女人。

宫凌寒翻过去那一页,可是没看几行字,又是林安然的脸。

林安然是不是给他下药了?

在许安地目瞪口呆下,宫凌寒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早点下班。

“宫总,这才八点半……”许安不相信。

宫凌寒冷然地眼神扫过去,“你可以留在这加班。”

许安猛抽自己的嘴巴,让你嘴贱。众所周知,宫凌寒是个工作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二十四个小时,他恨不得掰成两半来活。连带着许安全年无休,终日操劳。

靠着车座上,宫凌寒烦躁地扯开了领带。林安然的脸在自己面前晃了一天,影响他工作。等会回家一定要好好收拾她。

别墅。

“八宝真棒,都会穿道服了!”林安然拍手鼓励宫八宝。学习跆拳道不能急于求成,她决定今天先教他跆拳道精神和穿道服。

宫八宝脸上飞出一抹红晕,不好意思地笑着,从来没有人这样夸过他。

“学了两个小时,只学会了穿衣服?”冷漠戏谑地声音自教练室门口传来,宫凌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门口。

听了他的话,林安然下意识地看向宫八宝。果然宫八宝被爸爸泼了冷水,小脸立刻垮了。

“谁说的?我们八宝还学了跆拳道精神,背出来让爸爸听听。”林安然连忙抱住宫八宝,安慰他。

埋怨地看向宫凌寒,他这个家长怎么当的?昨天接八宝迟了不说,今天八宝刚开始学跆拳道,他就来打击八宝地积极性。

“礼义廉耻,忍耐克己,百折不屈。”宫八宝一字一句地背出来,奶声奶气地声音听的林安然心花怒放。

哇,这是怎样地人才能生出来八宝这样的奶包子?长得又帅,声音又好听,表情还很萌。

宫八宝背完,一双大眼睛偷偷看着宫八宝,不知道爸爸会不会喜欢。

“哇,八宝真棒。姐姐奖励你小红花。”林安然看宫凌寒这个榆木疙瘩不作声,连忙捧场。

宫凌寒看着她的动作,嘴角勾起一抹邪佞地坏笑。“我从来没有怀疑过我儿子地智商,只是……林教练似乎没什么真材实料啊!”

“什么?”林安然目瞪口呆。“怀疑我?”

林安然是谁?是跆拳道黑带,是国内外无数次大大小小比赛地冠军。说什么也不能质疑她的专业素养!

“比一下!”一个灵感突然迸发在她脑海里,“我赢了你就答应我一个条件。”

林安然对她的武力值很自信,等到她打败了他,再趁机要挟他废除不平等条约。

“乐意奉陪。”宫凌寒动作优雅地脱掉外套。他想收拾她,已经想了一天了。

林安然对宫凌寒鞠了个躬,一个横踢扫过去。宫凌寒轻笑一声,瞬间错开双腿像侧边靠,避过攻击。

林安然不服气,转身飞踢他下盘同时手朝他肩韧处劈去。宫凌寒笑意不减,身子微微后仰。右手反挡住她飞来的脚,左手手腕发力握住她的手轻轻一推,林安然立刻失了重心,四仰八叉地摔在地上,脸……朝下。

还好地板上铺着软垫。

“这什么路数啊?”林安然揉着生疼地脸,欲哭无泪,这不是她的真实水平。她眼神突变,锐利地目光盯着宫凌寒。看来,只好用最后一招了。

双腿微屈蓄力,林安然飞身一跳。半空中旋体三百六十度,一腿曲折,一腿横出侧踢。

“哈!”林安然大吼一声。

宫凌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他正面接上林安然飞来的一只脚,抗在肩上,另一只手控住她的双手别在腰后。不废一丝一毫力,林安然就被锁在他怀里。

宫凌寒比林安然高了不少,林安然已经竖劈,一只脚堪堪挂在他肩上,另一只脚就只能踮起脚尖。

“你干嘛?松……松开。”林安然试图抽开自己的脚,宫凌寒却按住她的小腿,让她动弹不得。

宫凌寒眼角余光看见墙壁,便向前把她推在墙上。可怜林安然只有一只脚,只能跟着蹦蹦跳跳地往后跳。好不容易靠墙上,得以休息。

“柔韧性还可以。”宫凌寒评级般地又向前压了一步,嘴唇贴在她的耳畔,轻声说。

热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耳后,林安然的耳朵红欲滴血,双颊烧红。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