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一无是处的废物!

发布:2020-11-22 20:01:54

众人不经回过头观看视频,抬头一看一名身着白色T恤的青年男子,朝着叶清霜走了过去的。提出质疑他们上官家的实力?“他是你们叶家的人?”上官朗脸色铁青到极点,寒声张口问着。叶沧跟他争质疑他们上官家的实力?。...

众人不经回头观看,只见一名身穿白色T恤的青年男子,朝着叶凝霜走了过去。

质疑他们上官家的实力?

“他是你们叶家的人?”上官朗脸色阴沉到极点,寒声开口问道。

叶沧跟他争锋相对,好歹也是一家之主,可眼前的青年男子,有什么资格在他面前放肆?

如此目中无人的挑衅,让他如何咽得下这口气?

“来人,还不赶紧把他扔出去?”

叶魏当即开口吼道,心中愤怒不已,本来气氛已经剑拔弩张了,这时候还有人横插一脚?

直接将上官朗等人的怒火,彻底点燃了,到时候遭殃的,还不是他们叶家?

此刻叶家高层,没有细心去思考,青年男子是如何绕过保安,进入大厅来的。

一心想着,赶紧把青年男子丢出去,以此平息上官朗的怒火。

只是,叶凝霜看见那一张熟悉的脸庞的时候,先是愣住了一下,她都以为自己眼花了。

紧接着,眼眶一下子湿润了,五年所受的委屈,瞬间涌上心头。

在众人震撼的目光下,一把扑在了秦渊的怀中,双手还不停捶打着秦渊的胸口。

秦渊右手轻轻抚摸着叶凝霜的秀发,任由叶凝霜捶打他,那温柔的眼神,仿佛可以融化整个北极。

对叶凝霜他心怀愧疚,也明白,叶凝霜苦苦忍受了五年的委屈。

看见秦渊怀中的叶凝霜,站在一旁的上官玄明,那阴冷的目光,恨不得将秦渊撕成碎片。

作为父亲的叶沧,心情很是复杂,曾经,他有想过秦渊在某天回来,陪伴女儿一生。

此时秦渊回来,出现在叶家众人面前,叶沧也有着一股愤怒。

五年时间中,叶凝霜所承受的一切,作为父亲的叶沧,都看在眼里。

他可以用生命去保护女儿,但叶凝霜内心的伤痛,是他无法治愈的。

居于上座的叶老太爷,眉头微微一皱,他们这个入赘的女婿,竟然回来了?

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上官家不会善罢甘休。

“小子,我劝你放开她,否则,我上官玄明保证,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上官玄明内心的嫉妒,在这一瞬间,被无限放大了。

作为上官家继承人,为何还不如曾经的一条丧家之犬?

凭什么?

一条丧家之犬跟他有什么可比性?

他不甘心!

愤怒!

嫉妒!

无尽的怒火很想宣泄出来!

听见上官玄明的威胁,秦渊顿时笑了,现在的他,竟然还有人敢威胁自己?

这件事情,要是传到上面去,或者让异域那些大人物知晓,恐怕会顶礼膜拜。

威胁名动天下的至尊战神?

怕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吧?

“放肆,在我叶家这般目中无人,真当我叶沧死了不成?”

叶家所有的高层,都不敢得罪上官家,然而叶沧却率先开口怒斥。

没错,叶沧刚才看见了,五年时间,从未露出过笑容的女儿,在秦渊怀中笑了。

那是如同春天阳光的笑容,温暖而明媚。

叶沧不允许此刻,有任何人打扰自己的女儿,哪怕是上官家也不行。

“叶家...,你们很好,我上官家记住了,来日必当百倍奉还...。”

上官朗环视叶家众人,撂下一句狠话,带着上官玄明以及众多高层,急忙离开了叶家。

叶家众人陷入了沉默,现在他们算是彻底得罪了上官家,以后还能有什么好果子吃?

“大哥,你糊涂啊...。”

“为了这小子...,五年前,几乎葬送了整个叶家,我们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现在,你又为了这小子,得罪如日中天的上官家,恐怕不出半个月,我们叶家就得在魔都除名了...。”

叶魏颇为恼怒说道,换做平时,他还真没有这个胆子,敢这么跟叶沧说话。

问题是,如今得罪了上官家,他哪能不着急?

“此事乃我一人所为,若上官家为难你们,我叶沧一人承担。”

闻言,所有人相视一眼,无话可说,叶沧都这么说了,他们还能有什么意见?

至于叶老太爷,他虽然辈分最高,但家主所做出的决定,他也无法左右。

除非,让所有高层投票,撤掉叶沧家主之位。

只不过,叶沧得罪了上官家,在此时撤掉家主之位,试问谁来背这个锅?

因此,叶老太爷只能选择默认,今天本是他七十岁大寿,但眼下的情况,怕是这寿宴办不下去了。

“秦渊,我不管你这五年,究竟去干什么了,但要是再让凝霜不开心,我会亲手扒了你的皮。”

说完之后,叶沧转身离去了,整个大厅只剩下叶凝霜跟秦渊两人。

对于叶沧刚才的话,秦渊只能无奈苦笑,要换做是别人,恐怕他早就一巴掌扇去了。

但也明白,那是作为父亲的爱护,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叶凝霜。

他秦渊何尝不是?

要说,让他这位至尊战神佩服的人,整个天下都没有几个。

叶沧却是其中之一。

伟大的父爱,敢为了叶凝霜,跟如日中天的上官家为敌,这是需要何等的勇气?

做事也非常的果决,为了不让叶凝霜嫁给不喜欢的人,宁愿将女儿逐出叶家。

换做是其他人,怕是很难办到吧?

“你还会离开吗...?”

叶凝霜紧紧的抱着秦渊,低声开口问道,生怕秦渊突然消失在眼前。

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难以言喻。

但也真心害怕,此时只是她的一场梦。

如果,真的只是一场梦,她宁愿这梦永远不会醒来。

“不会!”

“从此以后,这一辈子我都会陪着你。”秦渊一脸深情的说道。

这是秦渊对叶凝霜的誓言,同样,也是永不分离的告白。

一个晚上,很快就过去了。

清晨!

“别挤我啊..。”

“你踩到我鞋子了..。”

“大家都是来贺寿的,能不能有礼貌些?”

“切,你们真虚伪,要不是打探到一点小道消息,会来叶家贺寿?”

大清早的时候,叶家大门外就乱哄哄的,每个人的穿着打扮,都非常的精致高端。

一看,这些人都来头不小,像他们这些身份不凡的人,竟然齐聚叶家贺寿?

“究竟怎么回事....?”

对于此刻发生的情况,不论是叶老太爷,还是其他家族高层,都感到疑惑不解。

只有秦渊嘴角掀起一个弧度,若是所料不错,肯定有顶层人物,透露了一点关于他的消息。

所以,才有了此时的一幕。

“让他们进来吧!”秦渊忽然开口说道,整个大厅一下子寂静无声,仿佛,连心脏跳动的声音,都可以听见。

作为家主的叶沧都没发话,他一个上门女婿,哪来的勇气开口?

“一无是处的废物,没资格插手我们叶家的事情!”

这时,站在叶魏身旁的妻子,周若芸实在忍不住了,当即怒斥开口。

区区一只丧家之犬,算什么东西?

真当自己是叶家的一家之主不成?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