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天地经

发布:2021-01-14 15:11:16

什么他完全不明白,而已也可以大致的感觉到自己早先恐怕离死离了,至于怎么摆脱鬼门关的就严禁而知了,或许一切会和无缘无故会出现在自己胸口的这块玉石有关。  萧侯希白拿起明明早先被自己放到衣服内,可而如今却会出现在外面的那块古玉,再度细细地地上下打量出来,依旧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刚刚遇到了一头暴龙,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仰天躺在杂草从中的萧子陵慢慢醒来,天空中一片湛蓝,周围鸟鸣虫叫,他快速坐了起来。身上不再有疼痛感,甚至精神饱满,通体舒泰,像是有无穷的精力,他感觉可以活生生撕裂一头猛虎,最为让他感到诧异的是,此时在他眼中好像整个世界都变得和先前有些不同了一般,可是具体哪里不同他一时半或也说不上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我记得我刚刚遇到了一头暴龙,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他的记忆到这里就终止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完全不知道,只是可以大致的感觉到自己先前估计离死不远了,至于怎么脱离鬼门关的就不得而知了,也许一切会和无故出现在自己胸口的这块玉石有关。

  萧子陵拿起明明先前被自己放在衣服内,可如今却出现在外面的那块古玉,再次细细地打量起来,依旧是先前那个样子,完全没有任何变化。

  “哎!你到底有什么用啊!谁能来告诉我!别人的都是武器之类的,我却是一块古玉,我到底该怎么办!”

  他长叹了口气,将玉石举到自己眼前,透过这枚精英的古玉打量着头顶的那轮皓月,皎洁的月光投射在这块晶莹的古玉之中,也许是其中奇妙的构建,月光在其中不断折射,最后呈现出一种弥蒙的美感,给人种玉石中酝酿着一团仙气一般的感觉。

  “真的是块稀世宝玉啊!…………咦!??”

  萧子陵在一开始的陶醉后,眼神突然变得迷茫了起来,他在那团聚聚散散的玉中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一般,有细小的金光在雾气中一闪而过,要不是他体质大幅度提升后,实力与感知力也变得无比敏锐起来,他估计永远也不会捕捉到那道一闪而过的金光,他连忙凝神细细看去。

  果然在几个呼吸后,那道金光再次出现,在那团弥蒙的仙气中凝聚了一会,好像想要表达什么但最后还是慢慢散去,这种情况不断地重复,萧子陵见实在无法从中在发现什么,才有些遗憾地将举了半天的手放下,随着离开月光的照射,那玉中的仙气也快速地消散一空,先前的那道金光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他皱着眉看着又恢复原样的玉石,有些疑惑地将它出现聚到头顶,对准那轮皓月,果然那团仙气再次浮现,等他将玉石移开些许位置后,那团仙气再次散去,萧子陵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古怪玉石,自语道:“难道只有对着月亮看才会再现那团仙气么?我看先前金光出现并凝聚许久都是在那团仙气无比浓郁之时,每当散去时都是仙气稀薄之时!这其中一定会有些联系才对!”

  萧子陵重新抬头看了看自己头顶的那轮皓月,这回不是抱着随意的态度去观察,而是细细地去观察还不是举起玉石打量,看着看着,他猛地起身,双目发直,不敢丝毫大意,一直仰头许久才一脸惊喜地转向自己手中的玉石,心中慢慢浮现了一个比较靠谱的想法。

  是光!光的强度不够,这块玉石需要无比强大的光源,光光一个月亮所能提供的月光对于它来说实在太过弱小了,不足以让那些仙气浓郁的充斥满块玉石,那么,比起月光还要强烈的光源只剩下一个了,那就是太阳,现在离日出也不会太远了,萧子陵轻轻抚摸着手中温润的玉石,然后顺着自己旁边的一棵古木四肢并用地攀爬了上去,以他现在被强化的体质爬个树完全不在话下,很快就来到了古树的最高处,盘膝坐在粗大的树枝上,一脸期待地看着东方,等着那轮骄阳的诞生。

  一切的一切都将在日出只是揭晓答案。

  远处的天边慢慢泛起了一层鱼肚白色,随着这层鱼肚白渐渐明亮起来,萧子陵也慢慢紧张了起来,眼睛紧紧地盯在那已经开始泛起琉璃色的天际,马上就要旭日东升了,同时也是决定自己是生是死的时刻到了。

  一轮赤红色的骄阳猛地一跃,挣脱了地平线的束缚,无尽的光与热撕裂了漫漫长夜,遮蔽了原来悬在空中的皓月的光彩,整个天地间好像只剩下这一轮赤色的骄阳一般,暖洋洋的晨光照在萧子陵的身上,不光光给了他温暖的感觉更给了他一种难以形容的豪迈之情,好像这一刻他就是那轮烈日般,苦尽甘来,谁也无法阻止他的崛起一般,坚定地将手中的玉石对准了那轮骄阳。

  那轮骄阳无比强盛的光芒如同流光碎金般照耀在那块玉石之上,一瞬间远超夜晚月光的光芒在这块古朴的玉石中爆发出来,无比浓郁的仙气瞬间弥漫满了整个玉石,在这如同云龙翻滚般的仙气中,无比璀璨的金光如同天边那轮骄阳般猛地爆发出来,一瞬间不知道是天边的晨光胜过了金光还是这金光改过了那璀璨的日光。

  浓郁到极致的金光在仙气中源源不断地散发出来,萧子陵彻底沉醉在了这无比璀璨的光芒之中,在他脑海中,神秘的大道天音回响不断,浩大而又深奥的声音,似从那远古洪荒划破时空传荡而来,最终如黄钟大吕一般在他耳畔震动,传入他的心中。这种玄奥的神音并不冗长,相反,惜字如金,总共才不过短短数百字而已,颇有大道至简,繁华落尽,平淡归真的古朴感觉。

  黄钟大吕般的天音一遍又一遍的响起,每一个字落入他的心田都是先如震动山河般激荡,而后又如海上生明月般寂静。数百个古字已经清晰刻印在萧子陵的心中,但是神音不绝,依然不断在他耳畔回荡。

  最后他慢慢转醒,数百个古字刻印在他的心田,深奥莫测,像是永远也无法抹去了,直到这时玄奥的神音才彻底消失。

  大道至简,惜字如金,一切结束,犹如繁华落尽,平淡归真,最后在他脑海之中浮现出了一篇名为天地经的心法。

  随着他开始运转天地经的法门,他的体表闪烁着晶莹的光泽,身体仿佛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光辉,天地精气不断汇聚而来,丛林内灵气氤氲,若隐若无间有淡淡的霞光在缭绕。

  在他的意识中自己如同浸泡在一汪温泉之中,全身说不尽的舒畅,无数五颜六色的光点如同有生命一般向自己体内涌去,他以呼吸间隔为节奏,每次吸气时引导朦胧的天地精气进入体内,让它们透过血肉,进入脏腑与骨骼,让全身每一寸地方,都有金色霞光涌动。而后呼气时,脏腑与骨骼、以及血肉中,那些不纯的元气,透过皮肤被排除体外。

  血肉被最为纯净的能量不断的净化改善,体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改变着。

  修炼的本质是不断打破人体桎梏,实现自我的不断蜕变与升华。不得不说,他的修炼天赋还是相当不错的,能在第一次修炼就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的境界。

  时间就这样不知不觉中流淌而过,等他从那种物我两忘的境界中恢复过来时已经是烈日当头,到了中午的时间,此时在他体内一丝多了一道赤金色的气流,顺着体内的脉络缓缓流淌,最后重新归于丹田处,看样子像极了以前看过小说中出现的灵力。

  “这种感觉还真是有趣!”

  萧子陵站起身来的刹那,发觉身体似乎轻灵了许多,而且力量也强大了不少,轻轻活动着筋骨,运转天地经玄法,一道金色的神华自丹田处冲出,沿着他的手指射了出来,“哧”的一声轻响,将前方的一株古木洞穿。

  也许比不上那些获得了无上神器的人那么先天占优势,但是他却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就在他获得这片心法的时候,他比起以前多了一份执着,那就是要登上这个世界巅峰的执着,他不甘心再次沉沦为弱者,他想要将自己的性命主宰在自己手中,而这片无比神秘的法决将成为他向这个无比遥远的目标迈进的第一步。

  小心地将这枚无比神秘的玉石贴身藏好后,萧子陵离开了这个古树,他清楚没有那个强者是能不经过血与汗的磨练而称霸一方的,他想要成为那种无上的存在,必须要经历无尽的磨练,而这块充满了史前巨兽的地方,无疑是最好的一块磨练宝地,至于主神发布的任务,他也不那么在意了,反正只有一条让自己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四年这样一个不知所以云的任务。

  少年郎第一次真正去探索这块未知的世界,才发现这片一望无际的原始森林,到处都是一根根千年古木盘根错节,百年老藤缠叠缭绕,凶兽横行出没,绝对将弱肉强食这一概念阐释的再清楚不过了。

  突然,一股腥味扑鼻而来,林木摇动,一头足有五米高的黑色凶兽冲出,扑向萧子陵,利爪寒光闪闪。周身密布黑色毛发,长达半尺,森然吓人,它的形体像一只黑猫,但是说句老实话萧子陵还真没有看过五米大小的猫。

  也许是第一次与凶**战,萧子陵显得无比的紧张,慌乱地将匕首横在自己胸前,也没有任何技巧性的,直接硬接了对方这一抓。

  “铛!”

  无比锋利的匕首与一只寒光闪闪的利爪碰在一起,两者间发出金铁交鸣的声音,萧子陵和那只黑色凶兽都互相后退了几步,隔了数步的距离,那只凶兽有些忌惮地看着眼前的对手,一时间没有再次发出攻击。对面的萧子陵心中却非常吃惊,如果是原来的他,根本不可能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但自从他被玉石救了一后,他就感觉浑身精力澎湃,似乎有裂虎、掷象的神力!

  但这种平衡并未持续多久,对面的黑色凶兽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叫声,张开自己满是獠牙的嘴巴,向着萧子陵狠狠地咬来,同时另一只寒光闪闪的巨爪猛烈拍下。

  有了刚刚的交手,萧子陵心中大定并带有他以前从未有过的兴奋感,他现在战斗冲动强烈到了极点,迫切地想要知道自己现在到底有多强,身影一闪,动作快到极点,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躲了过去,闪到巨兽的背后,而后猛力挥动右拳,金色的灵力顺着手臂凝聚在他的右拳之上,如同有金色的气焰在手上跳动一般,带着无比强大的力感重重的砸在巨兽的脊背上,骨碎的声响立时传出。

  “砰”

  很难想象到底有多么大的力量,五米高的黑色凶兽像是木偶一般,被萧子陵一拳砸的横飞出去足有五六米远,重重的摔到在地,挣扎了两下,便再也不能动弹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