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题外

发布:2021-01-14 15:11:18

羁的方式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作“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真理。并在闲暇之余,完美学会了了如何迷惑自己长辈的非常特殊技巧。  当所有人都我以为,他陈子聪了获了关于医学手术方面的硕士学位之时,他实际上而已靠外国的狗友们,假造了一份假的本科毕业直接证明。  而他本人他是院长的儿子,出生在一个家世显赫的名医世家。。...

  在急诊栋里上下游弋的陈子聪,感觉紧张极了。

  他是院长的儿子,出生在一个家世显赫的名医世家。

  但与自己的父辈相比,他显然对医学这门学科并不感兴趣。

  少年时的好逸恶劳,青年时的纨绔放荡,让他的脑子里根本装不下任何有关于救死扶伤的东西。

  之后,他的那些父辈实在看不下去,只能送他去国外深造,企图用与狐朋狗友隔绝的方式,迫其浪子回头。

  但让人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陈少在国外的四年里,用自己放荡不羁的方式诠释了,什么叫做“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真理。并在闲暇之余,完美学会了如何蒙蔽自己长辈的特殊技巧。

  当所有人都以为,他陈子聪已经获得了关于医学手术方面的硕士学位之时,他其实只是靠外国的狗友们,伪造了一份假的毕业证明。

  而他本人,早就在三年前,就被原来就读的学校,开除了学籍。

  “真是受不了啊……”回忆起中午的那一幕,陈大少情不自禁地舔了舔自己因为紧张而干裂的嘴唇,心中仿佛有一团烈火在乱窜,烧得他心绪不宁。

  走道上的灯光,在低电压的状态下,显得有些灰暗。

  他本不是什么医术达人,此前还在手术台上出了两起医疗事故,不小心弄死了两个本不该死的人。

  所以,他现在对那些正躺在重病看护室里,一动不动的病人,心里有些惊惧的阴影。

  不过,今晚急诊栋里的人有些少,倒没人看见陈大少此时的紧张。

  只见他慢慢穿过了无人烟的走廊,灯光暗明闪烁,背后阴风随着他徐徐吹来,很有渗人的感觉。

  “啪!”的一声。

  一盏节能灯突然熄灭了灯火,结束了自己照亮别人的生命。

  陈少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几乎差点向身后跑去,回到走廊那一头的值班室。

  “草!这是什么情况,吓死爹了!”做贼心虚的陈大少,低头大骂了一声,突然加快了脚步,迅速越过那段昏暗的走廊,推开了一扇紧闭的门。

  重症监护室的灯,被人瞬间熄灭了。各种仪器的灯光微微闪烁,只存在一个大口喘息的男人,双眼充血,状若疯狂。

  陈子聪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快要跳出胸腔。一种烦闷疯狂的感觉,萦绕着他的大脑,让他无法思考。

  仿佛行尸走肉般,他木然地向前走了两步。视线所及,一张五官精致到极点的少女的脸,缓缓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躺在病床的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模样,有一头盘在脑后的金色长发,玫瑰色的发带,衬托出自己宛如一朵在午夜凋零的鲜红玫瑰,凄美而悲凉。

  “这是上帝的杰作吗?”陈少再一次看痴了,喃喃自语。

  少女的美丽,带着独特的英伦风气,绿色的瞳孔,细腻的面庞,像是一个被人精心点缀的洋娃娃,每多看一眼,都会叫人上瘾。

  但这种美丽,根本就不真实。如果不是这样,陈大少作为一个花丛老手,见惯了各种场面的超级**,也不会整整一天寝食难安、魂不守舍了。

  “真是美丽啊……”陈大少伸出了手,想要撩开少女额间的那一撇碍事的刘海。

  昏暗中,重症监护室的门,被无声地打开了。

  一个纤瘦的黑色影子,慢慢的摇曳了进来,悄悄地来到了陈子聪的身后。

  一间监护室里,同时出现了三个人的呼吸声。

  陈大少的喉咙,很干很干,感觉就要喷出火来。他实在无法忍受这种煎熬了,伸出去的手,直接撑在了病危少女的枕边,另一只手也快速的跟上,就要去取那个碍事的氧气罩。

  那晶莹玉润的小嘴,他忍不住想要尝一尝。

  “子聪~~~”背后的黑影在陈少俯身刹那,也同时伸出了自己那一对黑影重重的爪子,突然抱住了对方。

  陈大少只感觉,两条犹如水蛇的柔软东西,突然环上了自己的腰。生冷的感觉,让他后背一凉,一股寒意骤然从头冷到了脚。

  “你是谁?!”陈大少有些惊恐。

  “你猜猜看啊……”

  啪!灯突然被打开了。一个画着淡妆的女人,将陈少转身,甜甜一笑,做出一副可爱的模样。

  “……”看清身后的人,陈大少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受到惊吓后,骤然狂怒的感觉。

  此刻,他真想化身狼人,直接搬起重症监护室旁的铁架子,一把插爆对方。

  “李美丽,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来纠缠我!我们不适合!”虽然已经狂怒,但陈大少还是保持了基本的克制,没有当场行凶打人。

  只是令人没想到,当陈大少的话刚说完,对面身着一件粉色护士服,显然是刻意前来勾引男人的女子,也是“哼”的一声,张了口。

  “陈子聪!我告诉你!少在我面前装大头蒜,你在国外的那些根底,皮特已经全告诉我了。”李美丽也算是个80分的美女,可一旦凶起来,脸部却严重变形,给人一种诡异的恐怖感。

  显然,这女人整过容,而且手术的过程并不成功。

  “该死!你这个跟谁都能上床的烂**!”陈子聪怒了,伸手就要去揍人。

  “呵呵,你想打我?看看我手里是什么?”李美丽晃了晃手中iPhone,点开了播放键。

  4.7寸的小屏幕上,一阵混乱的争吵声传了出来,但没过一会就以一道惊恐的叫声结束。陈子聪的瞳孔骤然一缩,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

  “当时你也在场?!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陈子聪惊惧无比,如果李美丽将手中的影像传出去,他可不止身败名裂那么简单。

  害人性命是重罪,哪怕是过失杀人。

  “我想干什么?你会不知道吗?嫁入豪门,这可是我毕生的梦想啊……”李美丽娇媚的笑,纤细的玉手在自己的身体上,来来回回的滑动,连绵起伏的曲线,让人浮想联翩。

  “……”陈子聪无言以对,但是眼底的阴冷却依稀可见。

  弑杀同类,是所有生命的禁区。一旦越过,很多生物都会变得无法把持自己,做事再无底线。

  “好吧。李美丽,这次算你狠。不过,你虽然进了陈家的门,却别指望我会真的把你当老婆。”如果眼神可以杀人,陈子聪现在已经将面前的贱货,碎尸万段了。

  “还有,最好别把那东西存到电脑里去。那件事一旦外泄,你的豪门梦也就做到头了!”

  “放心,我才没那么傻,东西我加了密,全在这里。”李美丽当着陈子聪的面,脱手将手机坠入自己的胖次之中。

  她一脸荡漾地向陈大少靠了过去,用自己丰满的胸部蹭着对方胸膛,两只手上下乱摸。

  “想要吗?”她娇娇的笑,满面的潮红,放dang极了。

  “我可比一具尸体有趣多了。”

  轰!

  陈大少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炸开了,心中野兽,仿佛脱了缰,奔腾而出。

  “去值班室等我。”陈大少狠狠捏了一把女人胸前挺立的峰峦,恶狠狠地说。

  女人吃痛的低吟了一声,却突然媚眼如丝瞪了对方一眼,内衣打湿了大半。

  “子聪……其实我是爱你的。”陈美丽一步一停,走出重症监护室的一瞬,深情回眸,做假如真的解释道。

  “呕!”

  陈大少在李美丽走出房门刹那,不堪忍受地伏在了病榻一侧,不停的干呕起来。

  很快,他便吐出了那口一直卡在喉咙里的干血。

  那血刚一触地,就燃起了淡淡的火,但以陈大少的凡胎肉眼,却怎么也看不真切这滩液态的火。

  咳出了血,陈大少有些惊慌,慌忙地朝洗手间跑去。

  阴冷的风,吹了起来。重症监护室的灯光,“啪”的一声,自动熄灭。窗帘浮动,几具已经风干的男女尸体,隐隐露出了痕迹。

  “竟敢沾染吾之鲜血,吾一定要将之舛入地狱!”

  淡红色的狂气,在静静摇曳。黑色的薄暮,缓缓拢上了急诊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