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47章 被分居

发布:2021-04-08 05:59:39

本网提供更多了金麦芽儿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九木云香》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047章 被感情破裂在线阅读。许久没被狼王正眼瞧着,这一下子,云妃心里如微浪翻滚,激动非常,“王上请讲。”。...

“云妃,有件事儿,本王需知会你一声。”

许久没被狼王正眼瞧着,这一下子,云妃心里如微浪翻滚,激动非常,“王上请讲。”

云妃心中欢愉期待片刻,等来的不是狼王的爱倪之语,而是别有用心。

狼王说:

“云妃,这世子眼下一天天长大了,也该有自己的宫殿了,总跟你住在一处,也不妥,明日起,世子便搬入朝阳殿吧。”

话一落地,云妃的心情骤然像掉入了地狱般的沉重冰凉起来,王上这是要让自己与世子分居吗?云妃慌了神儿,忙回,

“王上,可世子才是个五岁的娃娃,衣食还不能自理呢。”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本王会亲选几个精明能干的老人儿,专门照顾世子衣食住行。”

瞧着狼王这坚定的样子,怕是板上钉钉之事了,这么小的孩儿,走路累了都要求抱呢,想想要与他分开,于心何忍?云妃不甘心,又拼尽全力想争取一下,便扑通一声跪地上,再次开口央求:

“王上,阿拓长这么大,从未有一天与臣妾分开过,臣妾求你,再等两年,等阿拓再大一点,适应能力再强一点,再让他独居,可好?”

阿拓见母亲跪在地上急得眼泪婆娑,又见父王决心不悔,便更加黯然伤神起来,其实自己也不想与母亲分开,光是想想就觉得心痛不已了。

于是,阿拓挣开父王的怀抱,扑通跪在狼王脚下说:“父王,您刚刚不是问儿臣要什么赏赐吗?那现在,阿拓不想跟娘亲分开,阿拓只想要这一个恩典,可否?”

狼王看着阿拓黝黑的眸子里满是哀求,微微摇头,略有不悦,

“阿拓,你是想永远都当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吗?”

“不,父王,在母亲的庇佑下,我一样可以长大。”

阿拓觉得,自己不离开母亲,不一样可以健健康康长大嘛,为何偏要离开了母亲,才算长大呢。

看着阿拓如此执着的眼神,若不跟他讲些大道理,怕是讲不通了,于是狼王语重心长的说:

“阿拓,当年,先王四岁便识文断字,八岁能撑弓射箭,箭法百发百中,太祖三岁咿呀学语时,便独居朝阳殿,五岁便熟读背诵大谱诗经集,还有太祖太王,也是四岁便上了内学堂,皆听师傅管教,如今你都五岁了,还每日寄居母亲怀下,你告诉父王,将来,你是想碌碌无为了此一生,还是做个雄心壮志至尊无上的人?”

世子听得父王一番苦口婆心的说教,顿时觉得自己刚刚的言语太幼稚,谁不想做个雄心壮志之人呢?

当然想了。

父王说的有理,男子汉大丈夫定要活得顶天立地,才算是好男儿,如此这般依赖母亲,怕是永远长不大。

因此阿拓站起来走到父王面前,默默低下头不讲话,那形态自然是表示自己错了。

而一旁的云妃,用心意会着王上的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这王上为了说服阿拓,竟搬出了先王、太祖、太祖太王,如此用心良苦的教导阿拓,是何用意?

做个至尊无上之人?做他的接班人?将来接管这西楣山?

如此一想,云妃心里大悲即刻转为大喜,即将离开阿拓的不舍与心痛,飞快被狼王如此重视阿拓将来有意要他接管西楣山这件事所代替。

人人都说,要成就多大的事儿,就要付出多大的代价。

眼下,与阿拓分居,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以后想见,随时去朝阳殿探试便可以了,且不能因小失大失去这大好时机啊!

想到此,云妃赶紧改变了自己的想法,对狼王说,“王上,刚刚臣妾无知,请王上恕罪,王上如此用心良苦栽培阿拓,臣妾却是眼光如妇人般短浅,现下,臣妾知错了也明白了,阿拓早早自立,也好。”

听得云妃一席话,狼七烈面子上冷冷淡淡。

刚刚一说与世子分开,那份不舍之相倒是真情流露,现在听完自己一番说道,又转变了想法。

眼前这个女人,心思不单纯。

今日要她与世子分开,不单单是觉得世子一天天长大该独立了,而是不想世子再与母亲有太多的交涉。

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若世子遇上个好母亲每日细心教导,晚两年再与母分居也未偿不可,可偏偏遇上个这样的母亲。

精心算计,心狠手辣,这种女人,连做母亲都不配,怎配继续教导世子?

世子决不能再跟着她。

几条人命系在她身上,狼王自是不能轻易饶了她,只是这世子如此年幼,云妃日日捧在手心里养着,舐犊情深人之常情至真至纯,若此时杀了云妃,怕给世子留下童年阴影,从此一蹶不振,延误终生。

狼王为世子考虑全面,决定,待世子再长大一些,有了承受能力,再悄悄让眼前这个女人伏法。

所以现在将他们一点点剥离,第一步必须要分居。

而此刻狼王心里想的这些,云妃还蒙在鼓里全然不知。

“以后,世子晨起练武、骑马射箭,辰时上内书堂做功课,识文断字,戌时便来本王这里接受检阅。”

“是,王上。”

“是,父王。”

云妃与小世子一同应允下了。

分居这事儿就这么定了下来。

不知不觉,天色渐暗了,夕阳剩下的一点余晖不愿尽数散去,留了一丝红晕的微光,笼罩在这西楣山上暗红一片,此时那些未散去的暗红借着白梨木刷朱漆包金边门窗淡淡洒进来,空间内也跟着暗红起来。

狼王突然记起,今日答应了王美人去香阁用膳,王美人说香阁近日得一奇花,只在傍晚时开放,花开时香阁之中奇香无比,可惜那花的开放时间只有短短一刻时,此时过去虽是迟了些,倒也可以闻闻那花开时留下的异香,小雅小座倒也无妨。

想到此,狼王便开口辞了小世子与云妃说,

“天色不早了,云妃且先带世子回去,明日本王便吩咐尚事局办了此事。”

“是,王上,臣妾告退。”

“儿臣告退。”

云妃与小世子一同拜别了狼王,便牵着小世子的手返回。

但就在刚刚一转身之际,有一件事突然从云妃心底由然而生,像一根点着了火的火苗顷刻燃烧化为熊熊火焰,烧得云妃干裂炙热,不灭不快。

如今好容易到了狼王跟前了,不说出来,难解心头之恨!

就这一步之遥,还差那点哭诉的勇气吗?

想罢,云妃吩咐龙栖殿的侍卫,先将世子送回昭华殿,而自己决心借这来之不易的机会,将这件事儿说出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