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049章 忆当初

发布:2021-04-08 05:59:41

本网提供更多了金麦芽儿创作作品的武侠修真《九木云香》非常干净清爽自然无错字的文字章节: 第049章 忆当年微信在线深度阅读。她告诉世子,去了朝阳殿以后,要听父王的话,不要惹父王生气,进了内学堂,要听师傅的话,读书要用心,练剑时也要小心,莫要伤着了自己,下人们若照顾不周,便回来告诉母妃,母妃自会严惩他们,还有,往后跟人打交道,要处处小心,好的坏的要分清楚,不要轻易的去相信别人……。...

晚膳过后,云妃拉过世子,一番殷殷嘱托。

她告诉世子,去了朝阳殿以后,要听父王的话,不要惹父王生气,进了内学堂,要听师傅的话,读书要用心,练剑时也要小心,莫要伤着了自己,下人们若照顾不周,便回来告诉母妃,母妃自会严惩他们,还有,往后跟人打交道,要处处小心,好的坏的要分清楚,不要轻易的去相信别人……

世子听了母亲的长篇叮嘱,哈欠连连,母妃的叨叨,归根结底就是要他保护好自己,他知母妃的担心,便安慰母妃,让她一切放心,自己定会照顾好自己。

一番唏嘘,云妃见世子累了,便吩咐下人们护送回了昭华殿的偏殿。

房里只留下云妃与林娘。

林娘帮云妃铺了被褥,又折来叠去梳来理去的好一会儿,才收拾完毕。

见云妃像往常一样,在妆台前梳理头发,手中握着楠木镶金边的梳子,抚着鬓边垂下来的一束发丝,梳来梳去,神情自若,好似磨砺时光。

乍一看,这若大个女红妆台,不失典雅,却唯独少了一面镜子。

与其说少了一面镜子,不如说,云妃讨厌照镜子,让人卸了去,理由自是不用说。

她怕!怕看见镜子里的那个自己,怕看见脸颊上的那三道伤疤。

即使入了夜,那层遮面的白纱从未取下过,非要与外界隔绝了,才觉得安全。

林娘每每看到此番场景,心中一丝怜惜与抽痛,脑中无疑又过了一遍陈年往事,至今想想竟还是恨的咬牙切齿。

那时的云妃初入后宫,论级别,还是个美人,人称:柳美人,未经世事的她本是良善无知,毫无心机,没过多久,柳美人发现自己怀上了王上的孩子,初为人母,况又是王上的第一个孩子,自是喜不自掩,不出半日,整个后宫都知晓了。

狼七烈更是喜出望外,当着后宫众人,直接宣布,若柳美人生下世子,晋为云妃。

人常说,得意了千万别忘了形。

或许真是得意忘形了,未防得那真情中的假意,未防得那笑脸下的险恶。

在一次后宫事件中,她被几个美人合力诬陷,说她腹中所怀非龙胎,诬陷也就算了,还找出了有板有眼的证据,柳美人当场气到呼吸中止,险些胎死腹中。

好在外有父亲协助调查,内有林娘照顾周旋,最后想出了个苦肉计,让柳美人自毁了容貌,证一切清白。

这柳美人哪里肯?这不等于是要了她的命吗?一个女人,尤其是王宫中的女人,毁了容貌,就等于毁了一生,失宠失爱,甚至受人凌辱,成为众人眼中的笑话,茶余饭后的消遣。

柳美人跪求父亲,再想想别的办法,可是,父亲回她,唯有此举可破此劫。

当时那种情形,狼王对众美人提供的证据,深信不疑,这无疑就是早早给自己与那未出世的孩子判了死刑。

就连重权在手的父亲都无辙了。

剜肉补疮,血溅白练,六月飞雪,如此奇冤,柳美人不甘呐。

但取舍之下,最终她还是决定舍了自己容貌保住了那腹中胎儿。

那群合力诬陷她的美人们,自是想不到,她竟真的会毁了自己保全龙胎。

狼王惊见,为证清白,她竟愿毁了自己,那张秀丽的脸蛋被自残三刀,涌出的血,淋淋的浇在玉颜上,瞬间血肉模糊,人人不敢直视。

也正是这一举动,狼王才动摇,觉得柳美人确实像被人诬陷,于是下令彻查此事。

最终,那些栽赃嫁祸的美人们被狼王处死。

那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柳美人有如一具行尸走肉,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知道的觉得她是因毁了容整个人堕落了,不知道的以为她专心居殿养胎。

直到生下世子承欢膝下,又晋了云妃后,她才慢慢走出那道门。

经过这一劫,她已不是从前的她了。

她变得多疑、表面上温柔贤惠,心里阴险毒辣,与当时陷害她的那些美人们一般无二。

终究是后宫纷纭改变了这个女人,而这个女人在这后宫之中,如一粒尘埃,改变不了这尔虞我诈的循环。

林娘轻叹了一声,如今好在世子争气,娘娘也日渐活跃了起来。

瞧她,此刻脸上掩不住的喜悦。

像是很久没见她这么高兴了,到底是因为什么?

林娘奈不住好奇,走到云妃跟前,试探着问,“娘娘,今日与世子见了王上,可是得了什么喜事?”

云妃笑眯眯地回头看了一眼林娘,都是自己人,没什么好隐瞒的,便依着自己的想法,如实道来,“林娘啊,这下,我们有出头之日了。”

还未知是何等喜事,乍一听,林娘心里像被打了支鸡血一样,兴奋不已,“娘娘,这话怎么说?”

云妃干脆移身至茶桌前,这等好事,不与林娘娘分享,藏在心里太热腾。

“你可知,今日王上都跟我说了什么?”

“娘娘快说吧,老奴都急死了。”

瞧这林娘急不可奈的,云妃干笑一番,又凑上前换作小声调,

“狼王要世子明日搬进朝阳殿。”

“什么?”

林娘一听,心里凉了半截,这世子还年幼,怎能离了母亲?这算什么好消息?

“娘娘,王上这是要拆散你们母子啊,这可如何使得?”

瞧着林娘焦急的样儿,跟自己当时听到这消息时的反应一样,云妃赶紧往下说道,

“林娘莫急,刚开始,我也像你这般着急,可后来啊,呵……”云妃话说到一半,竟笑了起来,预示后来的事情有转机,而且是好的转机。

“后来怎样?王上改变主意了?”林娘追着问。

“没有,可王上为了劝解阿拓独居,竟搬出了先王、太祖、太祖太王,说先王、太祖、太祖太王当年那番丰功伟绩是怎样造就的,那番话里是何等寓意?真真的用心良苦啊。”

“娘娘的意思是说?”林娘挑高了眉梁,等着柳美人证实自己的想法。

云妃微笑着点点头,

“自古哪个君王不为自己的将来做好打算,王上看重世子,这将来呀,我们阿拓定不会辜负王上的期待。”

云妃话语里欣慰包着自豪,满目的憧憬,仿佛看到了阿拓那一片光明的未来。

听得云妃一番话,林娘的心里有如尘埃落定,激动的很,

“那太好了,也不枉娘娘这些年为世子费了这么多心思,终是看到了曙光。”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