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5章 啊,贱人,我要杀了你

发布:2021-04-08 18:05:35

“四点零三分,很好。”戚月染抬百达裴丽金表,垂眸一瞥,冰冷张口。“我,不找理由,是睡过了,认罚。”叶冰离弯下腰大口大口喘气,抽时间抬起头睨几眼目光阴鹜的戚月染。她很清楚“我,不找理由,就是睡过了,认罚。”叶冰离弯腰大口喘气,抽空抬头睨一眼目光阴鸷的戚月染。她清楚越狡辩,他越厌恶。。...

“五点零三分,很好。”戚月染抬起百达裴丽金表,垂眸一瞥,冰冷开口。

“我,不找理由,就是睡过了,认罚。”叶冰离弯腰大口喘气,抽空抬头睨一眼目光阴鸷的戚月染。她清楚越狡辩,他越厌恶。

“呵,很好!主子站着等你三分钟,你该怎么做?”戚月染双手插兜,墨蓝色西服被余晖照耀得多了份柔和,却把脸上的笑映衬地格外冰冷。

叶冰离狐疑抬头,第一次猜不透他要什么。

戚月染勾笑弯腰,捏紧叶冰离的下巴收力,“替主子擦鞋,不会?”

叶冰离眉头一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戚月染摁在他反光皮鞋前。

他蹲下,用两根手指捏住她棉衣衣角,在他鞋上来回磨蹭。

叶冰离死死咬唇,不想抬头看戚月染表情有多暗爽。

她以为坦诚,他就不会厌恶。

但她忘了,他如今最痛恨的是她这个人,无关她做了什么事。对错在他眼里都是错,都是罪。

戚月染眼中的叶冰离抿唇一言不发。他心情并没爽到极点,反而阴沉得乌云密布。

她不该反抗,不该怒骂吗?他如此羞辱糟践她,她怎无动于衷?

哦,对了,她活该被罚被辱,谁让她欠戚家一条人命!

叶冰离头发随晃动散开,外衣被扯得快脱下来,双颊不知羞红还是冻红,总之比晚霞更鲜艳,牙关紧咬而隐忍。

“衣服脏了我的鞋,还该罚。”戚月染脸色阴晦,松开叶冰离。

他不想再去看叶冰离苦大仇深的脸,生怕他还会不忍。

叶冰离单膝跪地,攥紧的拳头撑在地上,溅满灰尘。

“不走?果然女人最风尘,信不得。”戚月染哼笑离开,满眼嘲弄。

叶冰离深呼吸起身,松开拳头,理理衣衫和乌发,大步跟上戚月染,侧目迎上他沉下来的目光。

“若你不想信,纵使我被千刀万剐,你也无动于衷。但如果有一天你找到答案,记得,女人希望她最爱的男人信她,只信她。”

叶冰离昂首挺胸走进别墅大门,气势威严地不可侵犯。没看到身后男人,眸色变了又变。

但整装待发的戚美惠,也要开始她隐秘而伟大的计划。

“管家,让她清醒地知道,自己是什么身份!”戚美惠摆弄红指甲,勾笑吩咐戚伟。

戚伟点头,还算客气地伸手请叶冰离去佣人浴室。

刚进浴室门,世界天翻地覆变化。

当头淋下来的冷水,让叶冰离一个激灵不停摆头。

戚伟不打算放过叶冰离,手持花洒,紧紧追随叶冰离,加大水流。

叶冰离即使穿着棉服,但冷水顺她脖子一路下滑,游遍全身透心凉。

她犹如过街老鼠不停在十几平的浴室逃窜,找不到容身处,落得浑身凄凉。

几分钟后,戚伟关上冷水,把发黄毛巾丢给叶冰离,扯了扯她头发,指向台子上的白蓝佣人服,随后离开。

叶冰离用毛巾擦身上冷水,此刻不是晚上,她还没冻得丧失理智。

这点磨难,还受得了。

擦干头发,换上衣服,叶冰离走出浴室。

蓝色V领上衣将她衬得凹凸有致,白色短裙勾勒她纤长大白腿。低马尾恬静美好,不施粉黛却不可方物。

戚美惠一瞧气得眼都歪了,生怕扫把星又勾引她儿子,急忙让戚伟把叶冰离拖去清理二楼卫生间。

说白了,就是打扫她的浴室,主要是马桶。

戚伟递给叶冰离一张纸,上写着:刷干净,喝下里面的水。

叶冰离陡然一惊,抬头质问戚伟:“喝这里的水?”

戚伟不屑哼声离开,对哑巴的她来说,哼声是最大奢侈。

叶冰离想挽留戚伟,和她理论到底为何要喝马桶水。但她转念一想,问了也自取其辱,还不如想办法巧妙避开。

她束起黑发,戴上手套开始干活。

她一手握戚美惠的牙杯,一手拿洁厕灵,盯着白晃晃的马桶,挑起一根眉,左唇角的梨涡盈满得意。

——

一楼客厅,古色古香的檀木沙发上,戚美惠忧心忡忡询问戚月染。

“日……呵,月染啊,那扫把星能甘心被我收拾吗?”她差点说漏嘴,幸好反应快,及时改口。

戚月染眉骨一挑,漫不经心摇头:“不然,她还想反客为主?”

这么一说,戚美惠放下心。

她是戚家女主人,更是百奇集团创始董事长,她有什么好怕的?不就是个丫头片子,她还能收拾不了?

戚月染漠然起身上楼,在楼梯口停下回头打量得意洋洋的戚美惠。

日,日什么?

如果不是脏话,那就是在喊他了,所以……

戚月染回三楼房间,盯着浴室镜子里棱角分明的自己,不像自己的自己。

车祸醒来后,他的脸裹着厚重纱布。他哥哥死了,戚美惠抱着他痛哭流涕。

“儿啊,你哥没了,妈怎么活?日,额,月染啊,妈适应不过来,所以擅自主张,把你的脸整成你和你哥的结合体。这样,妈看到你就看到你们哥俩。妈知道你不会介意,妈含辛茹苦把你们哥俩拉扯大……”

介意?如何不介意?因为这张像哥哥的脸,他不得不心绪复杂地面对仇人叶冰离。

他哥哥是因为接了叶冰离的电话,才会在环江路发生车祸,所以,都是因为她!因为她!

可他脑海里忽然闪现叶冰离的笑脸,眉眼弯弯,目光澄澈地让人不可自拔。

他举手触摸镜子里的自己,仿若能触及到记忆中的她。

“啊!贱人,我要杀了你!”

戚月染倏地蹙眉,转身寻着戚美惠的喊声下楼,看到瘫倒在房门口的戚美惠,和一脸漠然的叶冰离。

“啊,不要拦我,我要杀了她!”戚美惠见戚月染来了,变本加厉大吼大叫。

叶冰离居高临下凝视大变脸色的戚美惠,蹲下把水杯递给她:“阿姨,您不是渴了,喝吧。我刚才尝过马桶水,不苦,放心喝。”

“给我滚!呕……”戚美惠一把推开水杯,一想到自己刚才喝过马桶水,就趴在地上干呕,谈水色变。

翻滚的水杯砸向叶冰离,杯中水泼在她脸上。

“阿姨,我不会给您喝马桶水。我还是个人,不干畜生做的事,相信您也是如此。”

叶冰离抹把脸,梨涡淡淡勾勒她的笑。

她不会傻到喝马桶水,也真想用戚美惠的牙杯把马桶水盛出来,还治其人之身。可她转念一想,放下牙杯,乖巧用洁厕灵刷马桶。

戚美惠要对付她,不过是以为她害死她儿子。

她又何尝不是将戚美惠对她的刁难看做泼妇行径,忘了她是个失去儿子,被仇恨蒙蔽双眼的母亲。

所以,她不忍让戚美惠受辱,但还是要让戚美惠知道,她也不是随便可以被人欺负。

她只想找回她的爱人,仅此而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