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杂役

发布:2021-04-09 05:59:32

儒,基本主张法治,世人都我以为到此先秦时期百家典籍付之一炬。又怎知秦皇雄才大略,早以是天一峰上垒筑天一阁,将各种典籍孤本尽入其间,并命杀神白起为天一阁主,世代守护着天一阁,不问世事。流光易逝,白驹过隙。天下分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分。当初的大夏了毁灭在主峰直插云霄,乃天下第一高峰,是为天一峰。天一峰,原名神柱峰,峰顶景色瑰丽,灵气逼人。故老相传,元古时期常有神仙居于其上,委实可称人间仙境。后秦皇一统天下后,在此封禅天下。遂改神柱为天一,既应天下一统之意,更合天下第一之名。。...

  序

  秦皇山,高万仞,绵延七百里,山势雄奇,层峦叠嶂。山间郁郁葱葱,各种奇花异草,奇珍异兽,不知凡几。甚至许多世间以为已经泯灭的洪荒异种,在此亦多有踪迹。

  主峰直插云霄,乃天下第一高峰,是为天一峰。天一峰,原名神柱峰,峰顶景色瑰丽,灵气逼人。故老相传,元古时期常有神仙居于其上,委实可称人间仙境。后秦皇一统天下后,在此封禅天下。遂改神柱为天一,既应天下一统之意,更合天下第一之名。

  秦皇焚书坑儒,主张法治,世人都以为至此先秦百家典籍付之一炬。又怎知秦皇雄才大略,早已在天一峰上筑成天一阁,将各种典籍孤本尽收其间,并命杀神白起为天一阁主,世代守护天一阁,不问世事。

  流光易逝,白驹过隙。天下分分合合,合合分分。当年的大秦已经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而天一阁却长存于世。却说天一阁第八十七任阁主白云天,惊才绝艳,于六十三那年读尽先秦典籍后,静坐七七四十九日后,悟出天一神功。功成之日,天地变色,白云天在无数惊雷中长笑下山。此时的白云天居然白发复黑,返老还童。此后纵横天下二十余载,会尽天下,未尝一败。最后回到天一峰,创立天一门,自号天一真人。在一百九十七岁那年,再次闭关,终生未出。江湖中传言天一真人闭关失败,业已身陨,但天一门下却说真人出关后,在天一峰顶破空而去。

  忽忽间,又是数百年过去。西方魔教乘势而起,席卷神州,大肆杀戮,弄得民不聊生。天一门挺身而出,领袖天下正道,又得舍身寺之助,终于在山海关大败魔教。就连魔教教主傲苍穹也被天一门当代门主了空真人重创。而后双方力穷,立下三十年之约,约定以山海关为界,互不侵扰,但魔教不得伤害平民。至此天一门,舍身寺和西方魔教鼎足而立。

  这个故事就始于天一门。

  天一门分前院和后院。前院为外门,弟子从五岁至十六岁不等。一旦年龄超过十六岁不能进入内门,就会被送下山,成为门内世俗产业的一员,并终生不可以天一门弟子自居。外门三年一小较,前八名的可入后院学艺。后院为内门,内门弟子分两种:一为掌门及各位长老的亲传弟子,一般多为资质极佳的良材美玉;另一种就是每三年从外门小较的胜出者,多半会成为各长老的记名弟子,其中的幸运儿也有机会被长老收为入门弟子。但无论如何,作为正道第一门的内门弟子都足以笑傲江湖了。因此,外门弟子每日不需督促,都会自觉不懈地努力练武。可偶尔也会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传来:

  “小顺,快去把柴劈好!”

  “马上去。”

  “小顺,水挑好没啊!!”

  “已经挑好了。”

  “小顺,还不来烧火。午饭要来不及准备啦!”

  “来啦来啦。”

  “小顺!……”

  ……

  小顺结束了一天的忙碌。对,小顺是个杂役。但不是一般的杂役,他是天一门一百多个杂役中的一个。当然,天一门的杂役也只是个杂役而已。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厨房外的一个漆石大缸挑满水,接着到院子里的劈完一百捆柴,然后给厨房的大师傅打下手,送饭去前院。下午洗完碗去林子里砍好第二天的柴禾,回来继续去厨房帮忙,送晚饭,洗碗。这就是杂役小顺一天的标准生活。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可如果说一大缸水可供前院三十多名弟子一天所用,去水的地方在十里之外的清泉涧,挑水用的是生铁所铸的尖底桶呢?砍柴的刀重七斤二两,柴禾则是质地坚硬的金纹樟呢?

  当然,这是完全标准的杂役生活。但天一门的杂役一般不会过这么标准的生活。天一门有规定:门内杂役亦可学武,只是每日最多两个时辰,甚至杂役也可以参加外门的小较。如果取得前八的名次,照样能进入内门。当然,在天一门近千年的历史中,也只出现过几回。但除了已经超过十六岁的,杂役们为了那一丝希望,都会抓紧这两个时辰。

  可小顺从未练过武。别人都很好奇并劝他不要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但他总说:“我是个孤儿,从小就被带上天一门,能吃饱穿暖,还没人欺负我,已经很幸运了。我只希望一辈子都可以在这,干干活吃吃饭睡睡觉,很好啊。再说我这么笨,就算学武也不会成为外门弟子的。两个时辰我都可以多砍两百捆柴了。”这样次数一多,大家也就不理会这个没志气的怪人了。

  明天就是三年一次的天一门外门小较,杂役们都早早的睡下了,希望第二天可以在比试中表现优异一点。小顺却一个人到了清泉涧,抓了几条黄斑石鲤,生火烤起鱼来。忽然眼前一黑,有人从背后蒙住他的眼睛:“小顺哥,你猜我是谁?”

  “风大小姐,你别闹啦!除了你还有谁会喊我小顺哥啊。”小顺轻轻拉开遮住眼睛的小手,从怀里取出一堆小小的瓶瓶罐罐,娴熟地在快烤得七七八八的石鲤上炮制起来,有的撒,有的涂,有的抹。

  “都说叫我玲儿啦。坏小顺,臭小顺,每次都要猜到!”风玲儿坐到小顺身边,皱着鼻子,气呼呼地说,“什么风大小姐,难听死了!”

  “好啦好啦。玲儿小姐!”小顺抿起嘴,满含笑意,“给,烤好了。”

  风玲儿接过来,对着烤鱼轻轻吹了几口,撕下一条吃起来,含含糊糊地说道:“还小姐,再这样,我下次不要理你了。呜,好好吃……”

  “好好好,知道啦。”小顺宠溺地看着她,“慢点吃,别烫着。”

  ……

  “好饱哦。小顺哥,你烧的东西怎么都那么好吃啊。”风玲儿摸摸自己的小肚子,一脸崇拜地对小顺说。

  “呵呵,没什么啊。”小顺挠了挠头,“我觉得大师傅烧的b比我好吃多了。玲儿你还想吃吗?我再烤两条好了。”

  “再吃会变胖的!”风玲儿听了急忙摇头,“会变丑的,我不要!”

  小顺看了看风玲的小蛮腰:“胖吗,不会吧。”

  “死小顺,你看哪呢!”风玲儿被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

  “没有没有,我没看哪啊。”小顺顿时脸红了,手足无措起来。

  “噫,小顺哥你脸红了哦。”风玲儿捂着嘴直笑。

  “没,没,没啊……”这下都急得结巴了。

  “对了小顺哥,你明天参加外门小较吗?”风玲儿正色问道。

  “不啊,我都没练过武。就算成了外门弟子,如果不能进前八名,两年后就会被送下山啊。那样我以后就见不到你了。”小顺不以为意,“毕竟我已经十四岁了啊。倒是做杂役,在山上一辈子都可以陪着你。”

  “我不是每天都会教你嘛。”风玲儿摇着小顺的胳膊,“小顺哥,你就去试试嘛。我想你一定行的!”

  小顺无力地拍拍额头:“我说玲儿啊,你明明每次只是自己练上一遍,而且还是女孩子练的武功。再说你是清筠散人的亲传弟子,这么难的霓裳舞,我怎么学得会啊。也不敢学呀,被发现非内门弟子偷学本门绝学,肯定会被赶下山的。”

  “哦,那明天你真的不去比武了吗?”风玲儿失落地道,“人家还想你能进前八,我再求师傅收你为弟子。那样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学武了。你也不用天天那么辛苦,做那么多活。”

  小顺看着眼前的小脸,不由一阵失神。刚满十二岁风玲儿,年纪虽小,已经看得出是个美人胚子。两个人相识已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当时八岁的小顺照常去庄伯的药圃帮忙浇水,碰到了跟着师傅来取药的风玲儿。这个有着大大眼睛的小女孩把憨憨的小顺逗得团团转,硬要师傅收小顺做徒弟。清筠散人当然不会乱收弟子,但也对小顺颇有好感。于是同意每天晚上让风玲儿来找小顺玩上一个时辰。

  “小顺哥,喂!你在想什么啊?”

  “哦,没什么。”小顺看到眼前不停挥动的小手,不由得好笑,“玲儿,该练武啦。”

  “好啊!”只见月夜下,小涧边。

  飘然转旋回雪轻,嫣然纵送游龙惊。小垂手后柳无力,斜曳裾时云欲生。烟蛾敛略不胜态,风袖低昂如有情。上元点鬟招萼绿,王母挥袂别飞琼。

  正所谓“一曲霓裳尽,犹疑魂未回。”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