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风雷

发布:2021-04-09 05:59:32

是一点儿都不象少年人……”众人不话语,进一步加快了脚步。辛亏前几日准备好的柴禾很多,但当然很多人,小顺他们从早到晚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也没。但是好不容易没会出现误了饭时的情况。迅速,天黑了了。小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还没进屋,就听见里面激动的声“小顺,你不参加小较,也可以去看看啊。三年才一次,很难得,就算是凑凑热闹,开开眼界也好。”一个中年杂役不解的问道。。...

  天刚蒙蒙亮,天一门前院就开始热闹起来了。年龄符合的杂役也都匆匆吃完早饭,赶去参加比武。小顺和一众年长的杂役则照常挑水,劈柴,烧饭。

  “小顺,你不参加小较,也可以去看看啊。三年才一次,很难得,就算是凑凑热闹,开开眼界也好。”一个中年杂役不解的问道。

  “不了张叔。打架有什么好看的。我们还是抓紧干活吧。今天那么多人去参加比武,别弄得大家饭都吃不上。”小顺抬头看看太阳。

  “那是比武,不是打架,真是一点都不象少年人……”

  众人不言语,加快了脚步。

  辛亏前几日准备的柴禾比较多,但毕竟很多人,小顺他们从早到晚忙得连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不过总算没出现误了饭时的情况。

  很快,天黑了。小顺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还没进门,就听到里面兴奋的声音,充满了欢快的气氛。刚推开门,就听到有人说:“小顺,你回来啦!雷天进十六强了!只要明天再胜一场就可以进内门了,成为正式的天一门弟子了。”

  “小天,恭喜你了!”纵然一向淡定,小顺也不由替好朋友高兴。

  “小意思!”像座铁塔般的雷天高大得一点也不像十六岁的少年,一拳捶在小顺胸口,“你小子也不来替我助威!”

  “我知道你一定能赢的。”小顺揉着自己的胸口,“要杀人啊,这么大力。明天加油,拿个第一回来。”

  众人哗然:“小顺,你没练过武就不要乱说。我们杂役练武的时间本来就少,而且还没有师傅教,全凭自己看。雷天虽然厉害,怎么打得过所有的外门弟子。”

  雷天微笑。

  “可我觉得小天的武功比他们都强啊。”小顺自信地说。

  雷天深深地看了小顺一眼,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好!我就拿个第一回来。”

  小顺又和大家说了几句,就出去去清泉涧了。

  “小顺哥,你迟到了哦。人家都等了好久了。”刚到地,就看到了等得不耐烦的风玲儿。

  “刚去拿调料的时候,和大家一起庆祝小天得了第十六名。”小顺边说,边抓了几条鱼,然后支起架子,开始烤鱼。

  “是不是那个长的高高壮壮的雷天?”风玲儿若有所思,“师傅说他内力不错,但有点畏手畏脚的。如果能放开了,使出全力,今年的第一只怕要落在他身上了。”

  小顺笑道:“你师傅也这么说吗?我也觉得小天很厉害。”

  “很了不起吗?”风玲儿看不得小顺说别人好,很不服气,“要不是我不能参加外门小较。哼哼,你那好朋友,我一招就可以打败他。”

  “是是是。”小顺递过一条烤鱼,“我们玲儿最厉害了。”

  风玲儿摆出一付算你识相的模样,接着抿嘴一笑:“小顺哥,今天师傅教了我倪裳舞的第四式。待会我跳给你看。”

  小顺大汗,感情这小丫头完全是把天一门的这一绝学当成舞蹈来学的。

  柳腰轻,莺舌啭。逍遥烟浪谁羁绊。无奈天阶,早已催班转。却驾彩鸾,芙蓉斜盼。愿年年,陪此宴。

  每次见到风玲儿宛若带着仙意的舞蹈,小顺总有着不似人间的感觉。

  一曲舞罢,小顺回到房间,只见房间里的人全都睡下了。小顺也躺在床上开始自己的功课,调整呼吸,睡觉。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小秘密,小顺也不例外。五岁刚上山那年,小顺每天睡觉的时候都会做很奇怪的梦。在梦里,他是一个大学的学生。什么是大学,什么是学生,小顺也不知道。在那个世界也有秦皇,也有白起,但根本就没有秦皇山,更别说天一门。而历经七百多年风雨的秦朝在那个世界竟然两世而亡,后来还有什么汉,晋,唐宋。到他所在的那个时代居然连皇帝都没了。而且天上有铁的大鸟在飞,地上有很多奇怪的铁盒子在跑。这些梦,每次都只是些片段,但是每每惊骇地醒来,梦中的一切却分外清晰。以致于每天白天都精神不振,幸好没多久药圃的庄伯就教了他一种呼吸的方法,叮嘱他不许跟别人说,每天睡觉前躺在床上练上一个时辰。说来也怪,学了之后,晚上再也不做噩梦了。但是只要哪天没练,就还会做怪梦。吃了几次苦头之后,小顺再也不敢偷懒。时间一长,慢慢忘却了梦里不可思议的种种,渐渐长大的小顺也养成了每天练上一会的习惯。小顺也曾问过庄伯,这是不是一种武功。庄伯哈哈大笑,问他有专门让人睡觉的武功吗。小顺发现自己没练出什么内力,只是力气稍微增长了一点点,就也没再多问。

  第二天,小顺被雷天他们硬拉着去了前院比武场。与周围热闹的氛围颇为不合,小顺只是在雷天上场的时候向他点头致意,连话都不说一句。在他眼里,这就是打架,风玲儿那种的才叫武功。最后,雷天果然得第一名。雷天成了杂役们的英雄。确实,以杂役的身份进入内门的,也有过几个,但取得小较第一的真可谓前无古人了。雷天被簇拥着回到了房间,杂役们开始了狂欢。

  而此时的内门大厅却是另一种情形:了空掌门和五位长老似乎遇到了很大的难题。

  “这个雷天十三岁上山,今年十六岁,是南疆霹雳堂雷家的长子。三年前,魔教攻打霹雳堂。了心师弟正好在附近访友,听闻此事,连夜赶去,却为时已晚,雷家上下七十余口只剩下雷天一个活口。了心师弟就把他带回天一门。雷天资质上佳,但因全家惨死眼前,内心充满暴戾,恐其为仇恨蔽目,日后走上邪道,故暂将其置于杂役之中,以劳作苦其体肤涤其心志。如今看来,他眼光纯净,已不可能被仇恨所控制了。”执法长老了明将雷天的经历娓娓道来。

  了空点点头:“我门中规定,小较第一者可为长老入室弟子。此次外门比武,雷天一鸣惊人,以杂役身份夺得第一,足见他是练武奇才。不知哪位师弟愿将他收入门下?”

  众人闻言皆默然,虽然雷天资质极佳,但一则内功和武学根基都不是天一门的,日后练起天一门的心法必定事倍功半;二则毕竟年龄已届十六,错过了筑基的最佳时期了。而几位长老亦都有亲传弟子,也不怕绝学失传。只见了明捻须不已,了心只顾低头喝茶,了净忽然间对大厅的房梁有了莫大的兴趣,了然则是研究起了手相。风玲儿的师傅清筠微笑不语,反正众所周知,她门下全是女弟子。

  了空见冷了场,咳嗽两声:“咳咳,了净,你身为传功长老,不如让雷天拜入你门下吧。”

  了净急忙连连摇头:“我门下已有一名亲传弟子,五名入室弟子。我现在忙得连自己练功的时间都没了。我看了明师兄只有一名弟子,如此良材就让与师兄吧。”

  了明皱了皱眉头,冷然道:“师弟此言差矣,本座身为执法长老,掌管门内刑罚,不擅教徒,要不怎么到现在才收一个徒弟。”

  了空想了下,脸上挤出一丝微笑,对着了心道:“师弟,当年雷天本为你所救,亦由你带上山来。可见此人与你有缘……”

  了心扑哧一口茶喷了出来,大惊:“师兄,我与雷天三年前尘缘已尽。这师徒之缘需几世修得,不可随意,不可随意。”

  了空失望地转过头看向了然,了然垂下手,吐出两个字:“不收。”

  清筠散人仍是微笑不语。

  了空脸色越来越难看,忽地站起来一拍桌子怒道:“看看你们一个个样子,如此惫懒,哪像一派长老!这个徒弟我收了。”说完,拂袖转入后堂,行走间双肩不停颤动,似已怒极。忽尔后堂传来了空长笑。

  几位长老面面相觑,了心道:“掌门师兄不会气疯了吧。”

  一直微笑的清筠散人出声道:“各位师兄,可有人记得我派山门有副对联。相传是开山祖师天一真人所留的……”

  “一朝风雷动,他日天下惊。咦,师妹你的亲传弟子不是叫风玲儿吗?难道……师兄,你太奸诈啦!”

  “师兄,我算过雷天确实与我有缘啊!”

  “师兄,我为本门劳心劳力,至今只有一名弟子,这次怎么也要轮到我了吧!”

  “我是传功长老,提携后辈本是我职责所在,都不要和我抢!”

  清筠散人走出门外,只见天边云霞如画,但隐隐透出几分红色,不由摇头:“天,要变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