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悟明

发布:2021-04-09 05:59:34

“你要吃吗?”小顺看见悟明一付很想吃的样子,就顺手递过一条鱼。悟明递过来鱼来,先小心翼翼地尝了点,立刻脸上露着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后大吃特吃出来。三下五去二,几口就把一整条鱼给吃完了。接着可怜巴巴他望着还在烤的其他几条。小顺又拿到一“罪过罪过,施主怎可为逞口舌之欲而杀生。”来人连连摇头,一付悲天悯人的样子。。...

  这一日晚上,小顺又来到涧边,边烤鱼边想着玲儿,不觉痴了。忽然听得一声佛号:“阿弥陀佛!”小顺抬头一看,只见远处走来一个身穿僧衣的光头青年。呼吸间,便到了眼前。

  “罪过罪过,施主怎可为逞口舌之欲而杀生。”来人连连摇头,一付悲天悯人的样子。

  “你是和尚吗?”小顺好奇地问。自小上了天一峰,小顺只听其他杂役描绘过和尚的样子。

  “阿弥陀佛,贫僧舍生寺悟明。”对方双手合什,眼睛却看着小顺手中的烤鱼。

  “你要吃吗?”小顺看到悟明一付很想吃的样子,就随手递过一条鱼。

  悟明接过鱼来,先小心翼翼地尝了点,马上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随即大吃特吃起来。三下五去二,几口就把一整条鱼给吃完了。然后眼巴巴地望着还在烤的其他几条。

  小顺又拿下一条准备给他,突然想起之前他说的话:“你不是说杀生不好的吗?那你还吃鱼。”

  “阿弥陀佛!”悟明闻言,高诵佛号。“这里乃是天一门所在,施主应该是天一门弟子。故此时应已用过晚饭,烤鱼只是为了一逞口舌之欲,当然罪过。而我则有二十多天未吃过饭了,吃鱼乃是救己。再则这鱼是你所杀,亦为你所烤,我若不吃,你也会吃。如此说来,我不过吃了该吃之鱼,又有何不可。”

  小顺听了哭笑不得,敢情他吃就可以,自己吃就不可以了。不过看他眉清目秀,肤色如玉,隐隐透出光泽,尤其一双眼睛纯净无比,让人一见顿生好感。于是小顺又给了他一条烤鱼,接着烹饪剩下的三条。小顺边烤边问:“不对啊,就算这样,我听庄伯说和尚好象只吃素的啊?”

  悟明狼吞虎咽着,嘴里含含糊糊地说:“我师傅曾言:相传佛祖,割肉饲鹰,是为舍身。而我们祖师更胜一筹,建这舍生寺时,曾发下宏愿:凡我舍生寺弟子,若为天下苍生,须连生命也愿舍得。然则我等生而为人,故所谓苍生当然也是人。至于其他生灵,诚然生命亦是可贵,我舍生寺弟子不可无端伤害。当若事急从权,说不得也只好牺牲一二了。要是遇到妖魔鬼怪,更可大开杀戒。如今我不过吃几条鱼,又有何妨。”

  小顺点点头,又问:“那照你这么说,你们不可杀人喽。那如果别人要杀你,你怎么办?”

  “阿弥陀佛,施主此言差矣。”悟明大摇其头,“我师傅曾经说过:人也分好坏,那些为非作歹的坏人,活着会伤害其他好人,可杀。我是舍生寺弟子,当然就是好人,至于想杀我的人肯定就是坏人,杀了就是。”

  小顺听得大汗:“不知你的师傅是……”

  悟明一抹嘴角,站起来一脸崇拜道:“我师傅就是鼎鼎大名的舍生寺主持——圆生大师。”说完不住用眼角偷瞄小顺,等着听他的羡慕和景仰之言。

  小顺看着小和尚古怪的样子,不由大笑起来,很老实地说:“没听过。”

  悟明气呼呼地坐下,很不开心地问:“你是天一门哪位长老的弟子,怎么会连我师傅的法号都没听过?”

  “我叫小顺,是天一门外门的杂役。”小顺毫不在乎道,顺手又给了他一条刚烤好的鱼。

  悟明一付原来如此的表情,安慰起小顺来:“我师傅说*,小顺你烤鱼烤得很好吃啊。虽然没有我那么武功高强,德高望重的师傅,也没有我长得帅,但也不差啊。要不我跟你们掌门说说情,让他收你做弟子好了。”

  小顺脑门上垂下几条黑线:“谢谢你了,我就喜欢做杂役,不喜欢练武。”

  “小顺,我知道你很自卑。但是你要勇敢地面对现实……”

  小顺看着喋喋不休的悟明,脑袋大疼,只好转移他注意力:“对了悟明,你怎么这个时候一个人到天一门来啊。”

  被打断的悟明很是不悦,但听到小顺的问题,马上又精神起来:“两个月前,我师傅把我叫到禅房,对我说:悟明啊,这里有个重任,为师想来想去全寺上下只有你能完成。我问师傅是什么事。师傅告诉我今年重阳,天一门将进行内门,是个很重要的日子。届时很多武林同道将会前来观礼,而今年又是与魔教定下山海关之约的第二十年,可能到时日益强盛的魔教回来捣乱,因此我师傅他老人家决定亲上天一峰,先让我来给了空真人传个口信……”

  小顺看到悟明又开始滔滔不绝,真是怕了他了,提议道:“现在天色已晚,不如先随我到房子将就一晚,等养好精神明天再拜见门主吧。”

  悟明想了下,答应下来。他摸着自己吃撑的肚子,看着小顺手里剩下的两条烤鱼,低声道:“罪过罪过,如此好吃的鱼,不吃完真是罪过啊。”

  小顺带着悟明来到自己房间,让他睡在雷天离开后多出的床铺上。

  这时小顺又多了句嘴:“好象舍生寺离天一门也不过万里啊。悟明你是主持的弟子,轻功应该很好才是,日行千里不难啊。怎么要用两个月这么久。”

  “我出行前,师傅说下山后不可使用轻功。一则是会惊扰世俗的普通人,二则可以体察人间疾苦,三则步行前来表现出对天一门的尊重。还有!”悟明说到这里突然有点激动,“我师叔给我的秦皇山的地图实在是太简单了,我走到秦皇山才也才用了一个多月。可是为了找到天一峰,我足足在山上走了近一个月。要不是今天远远的看到火光,我过来看看,碰到了小顺你,还不知道要找到什么时候呢。可怜我这么多天在山上,每天都只能摘几个果子吃……”

  小顺头痛不已,接过地图一看,不禁愕然,只见上面寥寥画着几座山峰,其中一座上方写着“天一峰”三个字。小顺看着还在说个不停的悟明,不由恶意地想:不会是舍生寺的和尚受不了这个罗嗦的小和尚所以打发他出来的吧。

  此时的舍生寺方丈禅房,两个老和尚正在打坐。其中一个长眉老和尚正说道:“师兄,不知悟明可否到了天一门,着实让人担心啊。”

  另一个身穿主持大红袈裟的老和尚则说:“师弟如此担心,那为何拿张鸡鸣山的画稿给他说是秦皇山的地图。”

  “嘘——”长眉老和尚连忙站起来,打开门四周看了看,又把门关紧,“被人听到就完了。”

  “阿弥陀佛。”主持圆生大师低诵一声佛号,“师弟不必惊慌,我早已用天视地听大法查探过周围,确实没有旁人。”

  长眉老和尚圆音大师回到蒲团,打坐起来:“罪过罪过,悟明这孩子,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多怪理。偏生还能自圆其说,老是说个不停,寺内弟子都被他给说怕了。我这不是为了他能在外面多历练历练,也好让这寺内多清净几天嘛。倒是师兄你,不也交代他下山不可使用轻功。你我下山时,我可没见你提过这个。”

  圆生大师苦笑不已:“前两个月,悟明突然对我寺的历代祖师大感兴趣,天天在我身边询问。弄得我连吃饭睡觉的时候耳边嗡嗡,更别说是静下心来做早晚课了。”

  两僧面面相觑,叹气不已。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