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初夏.江南

发布:2021-04-09 05:59:35

杯清水,宁静地望着湖面的波光。这了是他回去的第四日了,初了吃饭时睡着和偶尔会探察,他就只坐在此处,从晨光微现到日薄西山。实际上,他双眼看见的,却并不是此时的景象。他所看见的,是那一年,他和夏雨晨泛舟湖上。那天天气不似现在的这般晴朗天气,有些阴云三年前虞远离开的时候,正是咋暖还寒,草长莺飞之时,西湖边上人流如织。风吹柳叶舞,他放在心中带走的,是江南最美之时,这一份柔似无骨的美,却也偏偏成了他心里最害怕被触碰的地方。。...

  五月末,江南。

  三年前虞远离开的时候,正是咋暖还寒,草长莺飞之时,西湖边上人流如织。风吹柳叶舞,他放在心中带走的,是江南最美之时,这一份柔似无骨的美,却也偏偏成了他心里最害怕被触碰的地方。

  此时,却已是夏初,连白堤上的桃花,也落得不剩多少了。一日比一日强烈起来的阳光穿过慵懒的柳枝条,在地上洒下一片斑驳的光影。天气一热,湖上泛舟的游人也少了许多。

  虞远此刻正坐在湖边,一棵大柳树根上,手中一杯清水,安静地看着湖面的波光。这已经是他回来的第三日了,初了吃饭睡觉和偶尔探查,他就只坐在此处,从晨光微现到日薄西山。

  其实,他双眼看到的,却并非是此时的景象。他所看到的,是那一年,他和夏雨晨荡舟湖上。那天天气不似现在这般晴好,有些阴云,也不够暖和,当时,下夏雨晨还为此埋怨过他不会挑日子。可是一到湖上,这些许的缺憾立刻就被忽略了。已渐成名与江湖的夏家小姐,那一刻,只是个心中藏着梦想的小女孩,披着爱人的衣裳,顾不上理一理被风拂乱的发簪,在她心里,这三寸山水,美,却是美不过心中的梦。

  而自己,年少轻狂,也不知道如何就那么自信,总觉得凭着掌中剑,某天终会名动江湖,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留给后人不朽的传说。那种感觉,就仿佛整片天地都在自己心中——或者,就在自己身边。

  想着想着,竟是痴了。

  “西湖美,但虞少侠看了三日,不怕看厌了么?”

  虞远思绪被打断,起身回头,见是重伯正站在自己身后几丈处。

  “重伯说笑了,晚辈只是在想些事情罢了。您的伤势如何?”

  “不碍事了,论起来,我这把老骨头,可就不一定输给你们年轻人。呵呵。”

  “那重伯现下来找晚辈,可是有什么交代的么?”

  重伯却是没有回答,反问了他一句:“对此事,虞少侠可有什么看法?”

  重伯口中的“此事”,自是指夏青城突然为女儿举行比武招亲,以及在漠中遭袭的一系列事情。虞远稍一思忖,说道:“在遇上你们之前,晚辈已然觉出一些蹊跷,近段时间,大概四五个月以来,沙漠有一些不太明显的变化。”

  “还请少侠详为告之。”

  虞远脸上一红,说道:“重伯还是不要再取笑晚辈了,少侠两字,实是和虞远无甚干系。”

  顿了顿,不待重伯说话,他又接道:“沙漠中马贼强盗众多,晚辈这两年也着实和他们打过不少交道,为了救中原的商队,架也打过不少。但是一直以来,以晚辈的经验,他们虽是勇悍,却不是特别难以对付。”

  “此话怎讲?”

  “沙漠中大大小小的势力众多,相互之间却是绝无来往,常常是两方为了争夺一个目标,自己先打了起来。另外,他们虽是勇悍,却是多靠天生大力又或者一股血性,光论武功,在招式精妙方面,比起中原的武功还是有些差距,打斗起来,只要心志不为其气势所摄,机会不少。”

  说到此处,虞远轻轻一笑,“晚辈这两年能保住此命,靠的也正是这一点。”

  “你也不用谦虚,上次袭击我们那些贼人,武功招式虽是奇特,但拿到中原来,也是一等一的好手。可见,光靠幸运,大抵也是无法在那里生存的。”

  “这正是晚辈所说蹊跷所在,近几个月,沙漠里突然安静了下来。晚辈不知如何描述那种感觉,虽然该抢劫的还在抢劫,却不见了原先的混乱,整个大漠似乎突然有了秩序,再也没听说过两帮人为了一个商队先打起来的事。而且,抢劫的也不像以前的强盗,人,大部分还是那些人,手法却是大大不同了。以前,他们总是趁商队不注意,从沙丘后面一拥而上,得手马上离开。现在却是毒辣了许多,晚辈所见两次,均是事先设伏,陷阱机关无所不用其极,一但动手,手底一个活口不留,而且来去进退,均似调度井然,两次晚辈都不及出手。事后晚辈仔细查探现场,在沙地里掘出过一具遇害者的尸体,却发现了更奇怪的所在。”

  虞远仿佛是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饮了一口杯中清水,继续说道:“尸体所受三处伤害,倒有两处是剑伤。”

  “这又怪在何处?”

  “重伯有所不知,沙漠中人善用刀,惯于挥砍劈斩,像剑这般更为讲究招式和技巧的武器,在沙漠中非常少见,这两年,晚辈确实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有强盗以剑为武器的。而那尸体上的两道剑伤,却是分明出自两把宽度不一的剑,两道伤,一在咽喉,一在腋下,出剑如此狠准,少说在剑术上也有过数年浸淫,实在不似漠中强盗所为。”

  “说来也巧,正在那时我收到你们进漠的消息,一路赶出来,正遇上了你们遭袭,对手组织严密,手段狠辣,不似一般强盗所为,再说更是不会有强盗在集边上抢劫。所以晚辈更是疑惑,送走你们后,我传信给小叶,您该知道他,叶云飞,我托他用他的关系替我探查一番,在我离开大漠之前他给了回音。他说,近来,大漠中确实出现了不少身手不凡的生面孔,混杂在各帮强盗中间,这些人具体来自何处,他却也没有消息。”

  “叶云飞,他没有和你一道来么?”

  “小叶要到下月才到,我嘱他留在漠中继续暗里探查,看能否得知更多消息。他毕竟是大漠中人,很多事情他做起来,总要比我方便很多。”

  “其实沙漠中的事情,夏家或多或少,也是知道一些的。你不用吃惊,夏家这么大,全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的吃穿用度,这花费却是不能如名声般在江湖上打拼回来。前两年沙漠那边的事情传开后,夏家也派出了几路商队。老爷担心强盗,在府中细心挑了一些身手不错的护卫随行护送,前面几趟倒是顺利返回,有一路遇上不少麻烦,却是承少侠出手相救。”

  虞远一怔,却是始终想不起遇上过夏家的商队。

  “少侠不用奇怪,出去的商队都不曾打夏家旗号,老爷说树大招风,倒不如低调行事。只是府中上下对少侠都十分熟悉,所以当时就认了出来,却也没有挑明。”

  “只是三月前,最后派出的一路,进了沙漠后就再没了音讯。其后老爷又派了两队精锐去接应,不料也如石沉大海。所以这一次老爷让我跟去,一是为了保护小姐,二也是探查一番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重伯可将那路商队的人数和进漠时间告诉晚辈,晚辈有办法联系小叶,他查起来会快很多。”

  “此事日后再说,我想问问少侠对比武招亲的看法。”

  虞远心中突地一绞,面色却未变,答:“夏伯伯想必是借此行事,只是晚辈实是不解,以夏家的声名,有何事还需以此为借口,而且,连雨晨自己也不知晓。”

  “少侠日后当知,此时却恕我不能多言。当请少侠谨记,夏家所为,无不是为了江湖道义。老爷让我来找你,正是希望少侠届时能鼎力相助。”

  虞远又笑了,幸亏,自己早已不像当年般好奇了。

  “我自是相信您和夏伯伯,只是,晚辈当年是无名小卒,现在也无甚改变,但既承您和夏伯伯嘱托,晚辈也不敢妄自菲薄,自是不留丝毫余力便是。”

  重伯忽的叹了口气,走近了几步,和虞远并肩站着,目光投向湖上。

  “少侠当初离开之时,好多人都认为你这一生算是毁了,实不相瞒,我也这样担心过。但今天再见,少侠还是原来模样,却又像变了个人,所见的年轻人里,能像你如此不卑不亢的,确也不多。我虚长你几十岁,说句话,希望少侠不要当我在倚老卖老才是。”

  “重伯请说。”

  “别忘记心中念想,日后必有所成。”

  虞远沉默,当年离开,一路向北,醉生梦死。醉了哭醒了笑,无数次动起死了算了的念头,一个人力拼几十马贼,本是求死,却遇上了小叶,最终还是活了下来。大漠的风沙,早已将一颗心打磨得棱角分明,当年离去时的梦,却是一日比一日清晰。

  只是为什么,胸中总有一隅,空空如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