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发布:2021-05-03 10:48:56

免费提供更多全能娱乐教父第三章的全文深度阅读,许断要走,这可急坏了许成夫妇,堵着门说什么不让许断走,倒也不是他们多希罕许断,不是没办法跟许断的父亲交待,许成和许断的父亲是一个爷爷,亲的,...许断是那种特别轴的人,别人对他好他都记着,别人对他不好他也不可能忘了,既然打定主意要走,谁拦那也是拦不住的。。...

许断要走,这可急坏了许成夫妇,堵着门说什么不让许断走,倒不是他们多稀罕许断,而是没法跟许断的父亲交代,许成和许断的父亲是一个爷爷,亲的,那一代老许家就他们两兄弟,小时候跟亲兄弟差不离,干什么都一块儿,虽说长大了人心变了,但基本的情谊还是有一点的,今天若真让许断就这么走了,逢年过节的许成再回去可没法见许断的父亲了。

许断是那种特别轴的人,别人对他好他都记着,别人对他不好他也不可能忘了,既然打定主意要走,谁拦那也是拦不住的。

“断断,今天这事儿都是你堂叔堂婶不对,你可千万不能放在心上啊。”许成拦住门不让许断走。

“断断,今天这事儿都怪堂婶,堂婶这两天也是因为公司的事儿着急上火所以话赶话的就没了轻重,你可不能跟堂婶生气啊,咱们都是亲戚,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你这要走了我们以后还怎么跟你父母见面啊?”堂婶的态度也是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现在咱们又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亲戚了,刚才我不还是小偷呢么?许断这货相当记仇,“堂叔堂婶你们说什么呢,这种小事儿我怎么会放在心上啊。”你们放心吧,我会记在小本本上的,憋屈了一个早上,许断这会儿别提心里有多痛快了,“我这不是要比赛了么,所以就想到朋友家住两天,一起排练起来也方便,就几天而已。”

“断断你就是在生堂叔堂婶的气,要不这么着,断断你看咱家也挺宽敞的,要不让你朋友来咱们家排练,一块住咱们家?”许成老于世故,对许断的状况心知肚明。

就现在来说,许成可以拍着胸脯保证,许断没朋友!为什么这么肯定?因为这太容易猜了,过往两年许断除了中秋重阳的来看过他们几次,从来没在他们家住过,这突然搬过来,只能说明许断没钱了,人在没钱的情况下选择不多,要么到朋友家借住,要么住到亲戚家,而一般情况下,人都愿意借住朋友家,毕竟没人愿意让亲人知道他混得不好,但许断却违反常理的搬了过来,只能说明许断已经穷到没朋友了!

许断眼见立刻搬出去是不可能了,只好暂时放弃,“呃,那还是算了吧,我们排练也挺吵的,就不让他搬过来了,还是我抽空去找他排练吧,那个堂叔堂婶,你们看这时间也不早了,还是赶紧上班去吧。”

“你保证不走成叔再去上班。”许成十分执拗的样子。

“我保证!”许断把行礼拎回了房间。

“断断,你可千万不能走啊,堂婶上班去了,等晚上给你做好吃的啊。”堂婶眼看上班时间快到了,一边叮嘱许断一边收拾上班要带的东西,好像很不放心许断的样子。

“放心吧堂婶,我都保证了,肯定说话算话。”许断道。

“那堂叔堂婶走了,你自己在家小心点啊。”说着许成和堂婶上班去了。

我说话向来算话,说搬走就搬走!亲眼看许成夫妇的车离开小区,许断又拎出了行李箱,许断向来是一个说话算话的人,说了要搬走,那肯定会搬走,保证?对啊,我保证一定搬走,有什么不妥吗?

等确定许成夫妇出了小区,许断在房间留了张字条拎着行李箱也出门了,一边往小区外走一边打电话。

“喂,有话说有屁放,正上班呢。”电话那头传来很不客气的女声。

“到你那里住一阵。”许断道。

“你不是住你那有钱亲戚家了吗?又被撵出来了?”电话对面十分幸灾乐祸。

“你滚,让不让住,不让我挂了!”许断也是很不客气的样子。

“你什么态度?不让!”电话对面勃然大怒的样子。

“再见!”许断说着再见但却没有挂电话。

“确定真没地方住了?”

“你这不废话吗?”许断没好气的道。

“你在哪?”

“刚出小区。”

“等着,三十分钟到。”

“你不正上班呢吗?”

“滚!”

半小时后,一个身材高挑的红衣女子出现在马路对面,女子美腿修长,简直要长过天际,不当模特真是可惜了。

“这边!”许断向女子招手。

女子隔着马路看到许断,快走几步穿过马路来到许断面前,“打车费六十,今天工资四百,掏钱。”

“你怎么不去抢啊,没有!”

“今天又欠我四百六!”女子闻言从包里翻出来个红皮小本本,抽出笔一边说一边记在小本本上,仔细看可以发现,那小本本上密密麻麻记的全是许断欠的账,连小学时借的一块橡皮都没放过。

许断闻言翻白眼,女子叫林颖儿,许断发小,说好听点也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没有爱情,说起俩人的关系也有几分传奇,俩人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同桌,一直同到高三,但就这样的情况下,愣是没一个老师怀疑他们会早恋,事实证明,老师们相当有眼光。

林颖儿很美,大眼睛长睫毛小脸精致的跟洋娃娃似的,高马尾束在脑后,上身穿一红色皮夹克下身穿一修身牛仔裤,十分的干净利落,但不要以为这是个温婉明媚的女子,这是一温婉明媚的女流氓,与许断十分之臭味相投,这俩货小时候经常一起堵邻居下水道踹隔壁老大爷家旺财摔楼上大妈花盆,以及把这些事儿嫁祸给其他小朋友。

这俩货性格两个极端,一个削尖了脑袋要出名,一个恨不能天天跟人民币一个被窝睡觉,所以说,追求不同,不可能会有爱情。

俩人拦了辆出租车走了能有多半个小时就来到林颖儿住的阳光新城小区,从小区门口往林颖儿住的地方走的间隙,林颖儿一边走一边交代,“住我这里房租一个月三千,不到一月按一月算,三餐每天按一百算,吃不吃不管,水每吨三块,不到一吨按一吨算,电每度一块,不到一度按一度算。”

“认识你真是我瞎了眼。”

“加上这个月房租一起你欠我六万一千七百二十九块三毛,有钱赶紧还我!”

“你等着吧。”许断没好气的道。

俩人来到林颖儿住的地方,两室一厅,客厅不甚大,夹在两个卧室之间能有二十来平的样子,挨着客厅有个小阳台。

“对面那间是你的,这是房间钥匙。”

“我去,这屋你多少年没打扫过了?”许断推门进去就抱怨,房间积了相当厚的一层灰尘。

“我又不住,打扫干嘛?”

“你就是懒!”

“我乐意,你管!”

“晚上我比赛你来不来?”

“来不了,加班。”

“你不请假了吗?”

“请假你发我工资啊,没请,偷溜出来的,走了,出去记得锁门。”

“没请假你还要我掏钱!”许断想起林颖儿记在小本本上的账顿时来气。

“误工费!”林颖儿说着就走出了门。

林颖儿是目前许断在京城唯一的朋友,也是唯一一个从没嘲笑过许断的梦想也不会往外赶许断的人,当然,她这么做的目的也十分明确,能添一笔收入,虽然那笔收入她也不知道许断有生之年能不能给她,但她反正是记在账上了。

收拾好房间许断打开冰箱看了看,一如所料,各种肉食一应俱全,这也是许断和林颖儿最臭味相投的地方,都是肉食主义者,无肉不欢,尤其是红烧肉,这俩货啥也不就活的就能吃一大碗,每人一大碗。

许断参加的是一个叫知乐网的网站选秀节目,知乐网是幻影电视台旗下一个下属网站,很不知名,这么说吧,幻影电视台在共和国的级别属于地级市电视台的档次,你想它下属的网站举办的一个网络节目能有多少知名度吧。

这世界改变后国家允许私人拥有电视台,但信道要掏钱买,很贵,按级别收F县市、省、全国级四个档次,每跳一级信道费翻十倍,每个频道收一遍,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一大堆省级卫视台全国覆盖信号竞争,更有央视那个庞然大物横冲直撞,私人电视台在这种激烈的竞争之下想要发展起来,除非你背靠大财团,否则门也没有。

幻影电视台都几乎没几个人听说过,更别提知乐网了,要不是知乐网办的这个比赛有奖金,估计除了许断这种见选秀就往上冲的家伙也不会有选手报名,比赛奖金不算低,第一名五万,第二名三万,第三名一万,对于北漂缺钱的不知名歌手们来说,这笔钱也不算很少了,所以很是有一些实力选手在这个不知名节目中出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