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被改造的救世主

发布:2021-05-03 16:26:31

天是星期六,终于等到也可以完全放松一下,而那个少年的名字叫作叫樊剑,去年高二,立刻就都快中考了,他的爱好是篮球,锻练一下身体既也可以完全放松一下心情但是是为了2018年中考储备体能。  正当他弯下腰拣起地上的矿泉水瓶,樊剑刚准备好离开了幼儿园的篮球场的时候,上方的天球场上只有他一个人,在操场上有节奏的回声似乎在传递着一个声音,坚持,努力,付出才有收获。。...

  一个小麦色皮肤挺拔身材的短发少年热血激昂,嘴里哼着《自由之翼》,熟练的运球,超远距离三分投射,篮球应声入网。

  球场上只有他一个人,在操场上有节奏的回声似乎在传递着一个声音,坚持,努力,付出才有收获。

  在烈日的炙烤下,挥洒着的汗水,少年穿着运动服一个人在篮球场上重复着简单的动作,他有着健康弹性有光泽的皮肤和精炼的肌肉,而此刻正神情专注,一会急停跳投,一会背转身扣篮,继而又勾手上篮。

  难得今天是星期天,终于可以放松一下,而那个少年的名字叫做叫樊剑,今年高二,马上就快要高考了,他的爱好是篮球,锻炼一下身体既可以放松一下心情还是是为了明年高考储备体能。

  正当他弯腰捡起地上的矿泉水瓶,樊剑刚准备离开幼儿园的篮球场的时候,上方的天空突然降下了一道比太阳更刺目耀眼的光芒,隐约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飞碟。

  用右手遮挡着这刺目的光,樊剑抬头往上看去,谁知就是那么巧,那个刺目光圈就刚好重重地砸在了自己身上,樊剑顿时就失去了意识。

  在恍惚中樊剑做了一个梦,梦中自己在一个巨大的古代斗兽场里,而自己变成了一个角斗士,在他对面的是一头长着翅膀的怪鸟,好像翼手龙一样大,还有着锋利的爪子。

  铜盔铜甲,手里只有一把匕首,四周嘈杂的呐喊声叫着“去死,快点倒下。”

  “撑过五分钟,别倒下。”

  这是什么地方?

  自己竟然可以听懂那些坐在看台上的怪物的话。

  来不及考虑,怪鸟就飞了过来,长长的喙连续地攻击着自己,樊剑只好在地上打滚躲避,卷起的尘土又引发了看台上一连串的惊叫,其中还有长得像章鱼,穿着像是贵妇一样的怪物,发出“咕噜噜”怪声,长长的嘴口吐烟圈。

  躲过了喙的攻击,可是怪鸟的利爪还是在樊剑的脸上拉起了一条巨大的伤口,没功夫看,流在脸上热热的液体不可能是眼泪,肯定是血。

  自己唯一的武器是匕首,就是死也不能脱手,樊剑这样想着,找起了对自己有利的躲闪障碍物。在身后不远处有个矮矮的怪石堆。

  怪鸟攻击了一个空,“咴”一声叫,于是一个转身重新选择上升气流,准备下一次的攻击。

  “这怪鸟从不落地,他的弱点是什么?”现在樊剑就是角斗士的身体,想的也只能是角斗士的想法。

  在乱石堆里樊剑注意到这里有着石块,而且不是很坚硬的样子,这样的石头是不能当武器的。

  “咦,对了,不坚硬的岩石?”

  在怪鸟在天上盘旋的时候,樊剑迅速地用匕首的刀柄将小石子敲碎,变成了沙子一样的碎屑,抓起一把等待怪鸟再次俯冲。

  当怪鸟俯冲下来的时候,樊剑一个地滚,躲开了它长长的喙的再次攻击。

  然后就将手中的碎石子撒向怪鸟的眼睛,“啾”一声惨叫,怪鸟掉了下来,不过这也不是樊剑能搞定的,怪鸟挥舞着爪子阻止樊剑的进一步攻击。

  没有时间了,让它缓过劲来自己多半要死在它的手里。

  樊剑鼓起勇气,几乎是以命换命得冲了上去,怪鸟的爪子穿透了樊剑的胸膛,而樊剑手中的匕首也刺进了怪鸟的脖子,同时倒在了碎石堆上,喷涌出来的血从碎石堆上留下,是樊剑和怪鸟共同的血。

  嘴里吐着血沫,樊剑站了起来,他还活着,怪鸟死了。

  漫天的纸片从看台上扔下,樊剑终于看清了,在看台上的不是人类都是些奇形怪状的生物,不过自己伤势过重,最终还是倒了下去。

  仿佛是在做梦,可是感受又好真实,樊剑从恍惚中再度睁开眼睛,这时候看到从飞碟也就是缩小的光圈中跳出了个慌张的爆炸头,一个穿银色服装的小矮子,他在跟另一个同样银色服装的扫把头交流着。

  那一个扫把头的矮子,却用一种不耐烦的态度回答他。

  “看看他死了没有,如果死了就把他改造一下吧。让他做我们的仆人搬搬重物。”

  他的表情冷漠,在他面前的可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但是他似乎对此毫不在意,仿佛这样的事情他好像不只干过一回。

  这时候,又走出一个飞机头发型的矮子,也是同样的银色服装,他蹲在地上检查躺在地上的樊剑。

  “哦,他还活着,那就是他了,还要找尸体那多麻烦,活人不是也能改造吗?”

  那个爆炸头矮子还打算开口讲话,却被扫把头矮子一推搡,“别浪费时间了,活人又怎么了?反正地球马上就要毁灭了早晚是死,我们是要拯救地球的,现在我们改造他说不定还是在救他。”

  矮子边说边把樊剑拖了过来,嘴里还在嘟囔。

  “有什么罪恶感,连我们自己都是重生人,不过既然重生了好歹也想好好活着,活着就要奋斗,别忘了我们的使命。”

  飞机头的矮子把光圈一收,放进了口袋。看来这是一个会飞行的而且可以收放自如的空间交通工具。

  同时向着另外两个银装小矮子说道:“艾尼路,尼古拉斯,我们是把他改造成终极战士还是仆人啊?看样子他身体素质不错,拿他改造成仆人有些可惜了。”

  爆炸头矮子低头看着不能动弹的樊剑,好像对这个身体并不是很满意。

  “终极战士太随便了吧?我们总共只能改造三个终极战士,而且是来寻找未来的救世主大人的,按时空坐标他就住在这附近,这里最空旷,我们才选择在这里降落的,没想到还砸到了人,我看还是改造成仆人吧。”

  这时候扫把头从口袋里仿佛变魔术一样的掏出了一个工具箱,正当他准备下手改造的时候,飞机头向他说道:“尼古拉斯,先把他放到实验室去,你就把他改造成仆人模式吧,等会儿完事了我们就在这里驻扎下来。今晚我要吃烤鸭饼干,我和艾尼路去联系下未来救世主。”

  说完,飞机头和爆炸头矮子走出了阳光幼儿园,而那个叫尼古拉斯的扫把头则在樊剑的脑袋上捣鼓着,在那上面安装着什么奇怪的仪器设备,另人惊异的是樊剑整个过程中居然还在自主呼吸,也不知道这些人是究竟用什么先进的科技手段。

  两个小矮子来到了阳光城住宅小区,在b座楼下甲单元按了电话门铃,“喂?你好,请问樊剑在这里吗?”

  过了两秒,接通了门铃,对面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女人的声音,那是樊剑的妈妈刘茜的声音,“你们找他什么事?他正在附近幼儿园操场打篮球呢。”

  听到这里,两个小矮子对视了一眼,天啊,操场上就他一个人,不会正好是那个短发少年吧?相互看到对方的脸都开始变绿了。

  “哦,是阳光幼儿园的篮球场吗?”爆炸头的矮子还是想要核实一下,尽管这种重叠概率可能性已经很高了。

  “是的,你们是他的同学吗?要不先上来坐一下,他大概也快回来了,我打他电话,你们叫什么名字?”

  电话门铃那边一阵沉默,他们两个相互看着对方,飞机头和爆炸头都是满头黑线,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想到就要把未来救世主改造成仆人模式还将会被记忆格式化,这跟世界末日提前到来没有两样。

  “哦,不,任务失败。”一声怪叫,电话门铃那边断线,只听到一阵跑动的声音。

  “喂,喂?”没有回应,“好奇怪的人。”樊剑的妈妈刘茜也挂断了电话。

  艾尼路抱着他的爆炸头,一边捶打飞机头托马斯的后背一边嘴里在吼。

  “我们把未来世界的救世主打造成了我们的仆人,这下完蛋了。我们的世界要靠谁来拯救?世界末日了,要完蛋了。”

  飞机头却拉着艾尼路已更快的速度跑了起来,“快,快,但愿还来得及,如果我们把救世主改造成了个仆人,我们就别指望回去了,也没有其他方法可以拯救我们自己。我们要和这个位面一道灭亡了。”

  而在另一边,扫把头矮子抹了一把他的脸,褐色的机油也发出刺鼻的味道,而他的脸上留下了一个个手印。

  已经在樊剑的头上安装好了信号接收器,最后再把樊剑的身体里面加装各种设施,并且还把他的万能工具箱给集成在了樊剑的身体里,现在的樊剑就等于是活着的可操控人,既可以选择自主模式还可以选择远程操控模式。

  “哦,忘了,还要装上记忆芯片,把他的脑袋给格式化,不然他现在还不能被操控。”

  扫把头忘记了只能使用尸体改造仆人,而樊剑还是个活人。就在尼古拉斯自言自语在自己的口袋里寻找替代记忆的芯片的时候,樊剑的手已经可以动弹了。

  视线还有些模糊,只看到那个扫把头的矮子蹲在自己面前,就是这些怪人。

  “妈的,就是你拿东西砸我的吧?”

  樊剑怒吼着,挥舞着拳头,动作快得呼出了掌风,一把手抓将这个比自己矮50公分的扫把头给按倒在地上。

  尼古拉斯当然打不过被改造过的樊剑,甚至连辩解都来不及说出口,樊剑就像武松打虎一样骑在扫把头身上,别说用手,体重就把他给压趴下了。

  就在尼古拉斯拼命抵抗依然被打得只能哼哼唧唧的时候,艾尼路和托马斯也已经气喘吁吁地赶到。

  “住手,我叫你住手,不然我就开枪了。”

  爆炸头艾尼路拿起一把手枪形状的螺丝起子对着樊剑,一边在大口喘息。

  樊剑听到了不得不住手,虽然满是怒气,可是后面的那句话还是让他感到了恐惧,难道自己打了警察?他连想都不敢想下去了,可是自己刚刚在哪里?那感觉好真实,不是差点给怪鸟吃掉吗?

  转头看了过去,只见另外两个穿银色衣服的矮子站在自己的面前,一个爆炸头,一个飞机头,其中那个爆炸头的家伙手里还拿着一把像枪一样的东西对着自己,一边在大口喘气,应该是跑过来的,不过他们怎么看也不像是警察的样子,他们的身高能通过公务员的初步筛选吗?这根本不可能,而且警察怎么可能留这种发型,太造了。

  “oh,mygod。”飞机头看到樊剑的头部的时候不由翘起了兰花指。

  爆炸头也注意到了,樊剑的头上已经被安装上了信号接收器,不过看来这还不是最糟的,起码未来救世主的记忆没有被格式化,从原则上来说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力量耐力变强了而已,哦,还有,看起来像个怪物,就像个头上长了金属突起物的弗兰肯斯坦。

  “你们是什么人?”

  现在意识刚清醒的樊剑警惕地看着眼前的那两个矮子,都是一身银装,看起来更像是个外星人,大眼睛,灰皮肤。不同的是他们说的是中文,自己都能听懂。

  爆炸头放下了手里的,额,姑且算是枪的东西吧,其实那就是个螺丝起子,不过谁叫樊剑没见识过呢。其实现在樊剑的状态完全可以揍趴他们三个,只是被那起子吓蒙了而已。

  爆炸头不答反问,“你是叫樊剑吧?”尽管心中已经有了答案,可还是要走一下程序。

  “是我,你们是什么人?”

  樊剑见对方放下了枪,这个爆炸头看起来应该是可以沟通的人,自己也尝试着想要和他们进行交流。

  而飞机头见状假装惊讶,给出了个自以为很和善的笑容,当然他不知道其实是很猥琐的。

  “哦,大人,我们是来联络你的接引使,你有任何要求可以尽管提,我们一定会尽量满足你。”其实他们是想弥补自己撞到救世主大人的心理创伤,不要让他记恨自己。

  樊剑一愣,我什么时候成了什么大人?而且这个飞机头的笑容看起来好猥琐,我才刚成年啊,他刚刚在说什么?可以提任何条件?不开口索取的话自己岂不是很白痴?

  摸着下巴想了一下,樊剑露出狡黠的目光。

  “真的什么要求都可以?那你们都有什么?”

  樊剑是打算狮子大开口,这不,自己被砸了一下,不拿点东西补偿下医药费也要弥补自己心灵的创伤啊,而且那个枪看起来就很不错的样子。

  樊剑指了指爆炸头矮子手上的枪,“这个可以拿给我看看吗?”

  看着手上的起子爆炸头和飞机头对视一眼,“救世主大人,你要起子干嘛?”

  樊剑一愣,怎么,那是个起子?不由胸中怒火中烧,这是欺负我没见识过起子啊,想要动手可是又怕他们还有什么武器还是克制住了。

  “额,刚刚我是在哪里?好像做了个奇怪的梦,你们又是什么来历?”

  樊剑从不记得操场这里有这个小房子。现在是中午,光线很亮,可以看到室外的阳光照到了里面,樊剑不记得操场附近有可以停留的小房间。

  话题总算回到了正轨,但愿未来救世主大人晚一点注意到自己被改造了。反正那也是尼古拉斯干的,到时候反正也是他倒霉,嘿嘿嘿。

  飞机头和爆炸头对视一眼,等下自己说话要小心了。

  这时候飞机头向前一步解释道:“大人,这是我们的随身工作室,我们还在篮球场附近,我们是时空穿梭过来的,我们是未来的您的仆人。”

  樊剑不由得摸了下自己的头,思考一下怎么理解目前的状况,可是竟然在头上摸到了金属突起,没有镜子,看不到究竟长什么样子,用了点力想要拿下来,可是除了有点痛,只能确定这不是粘上去的,好像还拿不下来的样子。

  这时候,地上的扫把头动了一下,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可是估计是伤势太重脑震荡了,又扑通一下摔倒过去。

  “我的头怎么了?”樊剑看了一眼地上的扫把头,又转头看着面前的两个矮子,希望他们两个可以给自己答案。“

  艾尼路和托马斯可不敢告诉他已经被改造成为了仆人模式,起码现在也应该换个方式来告诉未来的救世主大人。

  “是这样的,大人,我们将你的身体改造成比原先强壮并且更有耐力一些。”托马斯说完后,看向艾尼路,示意他接着讲下去。

  艾尼路停顿了一下接过了话头,“是啊,如果你对现在不满意我们还可以把你改回去的。”擦了下额头的汗,也不知道救世主大人会不会以后记仇报复,还是先忽悠了再说。

  这时候躺倒在地上的扫把头又醒了过来,抬头一看樊剑就在自己的身边吓了一跳,刚想要逃开,却被樊剑反应极快的用左手拉住了衣领,他无法挣扎,在半空中扭动着身体,蹬着腿,活像一只被抓在手上的仓鼠。

  樊剑也感受到了现在自己手臂的力量大了很多,只是不知道具体是多少罢了。

  “喂,扫把头,我想听一下你怎么说?”樊剑摇晃了一下手中的尼古拉斯,晃得他头晕眼花直翻白眼。

  扫把头发出颤抖的声音,“不好意思,我没听清,你能说一下刚才的话题吗?”。

  由于过度惊恐,他并没有看到对面的艾尼路和托马斯一个劲地朝自己挤眉弄眼,恐怕这时候大概就算看到也不知道他们的意思吧?

  樊剑用尽量平缓的口气重复了刚才的话题。“我的身体怎么了?”指了指头上的金属突起。

  仿佛如释重负,尼古拉斯尴尬地笑着说道:“你现在的身体已经被我改造好了,只要稍微格式化一下就行了。”

  “格式化?”樊剑可不是白痴,还是知道格式化是什么意思的,能把自己格式化,那么这个身体还属于自己吗?

  “是啊?你不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强壮,体内有着源源不断的能量吗?”

  尼古拉斯不由骄傲地说道,似乎还有点洋洋自得,“我拿终极战士的能源加在了你的身上,你的能量输出比一般的仆人模式强百分之百。”

  “啪嗒。”艾尼路手里的起子掉在了地上。偶卖闹,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来不及制止尼古拉斯的自吹自擂,要不是为了拯救地球,拯救世界,艾尼路和托马斯都想要立马给救世主大人自杀谢罪了。

  樊剑只看到飞机头和爆炸头两个矮子已经跪在了地上。

  不止是樊剑看不明白,尼古拉斯也犯起了糊涂,两人几乎同时开口说道:“你们在干什么?”

  托马斯心中苦笑,“当我好玩啊。谁愿意没事跪着。”

  托马斯跪在地上哭着手指指向樊剑喊道:“尼古拉斯,你知道他是谁吗?他是救世主大人。”最后一句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樊剑依旧糊涂着,可是尼古拉斯却好像被吓醒了。于是就出现了一幅诡异地画面,提溜着的尼古拉斯和樊剑在对视着,大家都没有开口,空气中的平静几乎落针可闻。

  不过樊剑还算是个好脾气的人,刚才不是艾尼路也说了吗?不喜欢的话身体可以改回来的,而且这副身体确实是精力无穷,既然自己是他们口中的救世主,而且刚才还有那个奇怪的梦也得问下他们。

  放下了扫把头,樊剑对这个改造自己身体的“恩人”终于知道了他的名字,他叫尼古拉斯,是我们的机修工和工程师。

  “起来吧?不是还可以改回去吗?而且我对这身体还算基本满意。”

  尽管自己这话说出来自己都不相信,可是难道要让他们把身体改造回去的时候不怕他们把自己的记忆格式化吗?现在就算不满意也得微笑,樊剑突然觉得自己好机智。

  不得不说这话还是挺唬人的,起码这三个矮子就松了口气,还好,这个白痴救世主大人没有发怒,可是他们又哪里知道,樊剑知道真相以后会怎么对待他们。

  <ahref=http://www.qidian.com>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a>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a>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