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误落悬崖险还生

发布:2021-05-05 06:02:52

,登时将淳于觞摔得七魂飞了六魄,淳于觞痛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双手忍不住地在身后揉弄。砰的一声响,淳于觞的眼睛正好和掉下去的长身蛇的如铜铃般大的眼睛对上,那长身蛇深处了猩红的蛇信子,正欲向着淳于觞的方向伸回来,淳于觞惊惧地睁大了眼睛,动也一由于下坠而产生的劲风刮着万俟觞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特别是身后某一处,突然,万俟觞的身体摔在了崖边延伸出来的一块石壁处,顿时将万俟觞摔得七魂飞了六魄,万俟觞痛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双手不住地在身后揉弄。。...

  “啊……!!!”万俟觞尖叫一声,看着身下万丈悬崖,脚下步子一乱,顿时凌空摔了下去,后面紧随而来的长身蛇也跟着摔了下来。万俟觞忍受着失重的难受,瞪大了双眼看着上方离自己越来越近的长身蛇,绝望的闭上了眼睛,被摔死就罢了,竟然还被长身蛇砸死,要是让老爹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他呢!

  由于下坠而产生的劲风刮着万俟觞裸露在外面的皮肤,特别是身后某一处,突然,万俟觞的身体摔在了崖边延伸出来的一块石壁处,顿时将万俟觞摔得七魂飞了六魄,万俟觞痛的在地上滚了几圈,双手不住地在身后揉弄。

  砰的一声响,万俟觞的眼睛正好和掉下来的长身蛇的如铜铃般大的眼睛对上,那长身蛇深处了猩红的蛇信子,正欲向着万俟觞的方向伸过来,万俟觞惊恐地睁大了眼睛,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石壁从万俟觞和长身蛇中间裂了开来,万俟觞眼睁睁地看着那长身蛇和它身下的碎石掉落到了万丈悬崖之下。

  周边只有呼呼地风声作响,万俟觞觉得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应该已经摔碎了,不然,为什么会这么痛,简直不能忍受。万俟觞趴在靠崖壁的半截石壁上,忽地呼出了一口气,幸好刚才他是向着崖壁的方向滚的,不然,现在他不是被长身蛇砸死,就是摔下悬崖摔死,无论是哪个,都不是他想看到的结局。

  万俟觞转动着自己蓝色的眼珠,忽然,他蓝色的眼珠停止了转动,眼睛直直地看着一个方向,那里是一个白色的冰盒,那冰盒就是燕双用来装千年肉芝的冰盒。原来万俟觞接住那个冰盒之后,就一直紧紧地抓在了手里,刚才摔下悬崖时,一起被带了下来。

  摔在石壁上时,不小心被扔了出去,那刚才那个长身蛇的目标应该是那个千年肉芝,啊!万俟觞恨不得以头抢地,口中一动,万俟觞刚想说什么,忽然喉头一痒,一口淤血吐了出来,染红了前面的泥土。

  万俟觞动了动手指,发现还有些费劲,顿了一会儿,万俟觞又重新试着抬了抬手臂,虽然扯得肩膀很是疼痛,万俟觞还是费力地将手伸到了不远处的千年肉芝处,将那千年肉芝拿到了手里。看着手里的千年肉芝,上面的白光已经变得有些微弱了,万俟觞犹豫了一会儿,最后露出一副壮士断腕的表情,将那千年肉芝塞进了嘴里,和着嘴里的血腥味一起嚼着吞进了肚子里。

  将整株千年肉芝囫囵地吞进肚里去,万俟觞嘴里哈出一口凉气,忽然肚中一阵绞痛,万俟觞连动一动手的力气都没有了,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

  万俟觞再次醒来的时候,四周一片黑暗,只有一轮弯月挂在遥远的天际,发出微弱的月光。万俟觞撑着身体坐起身来,忽觉手脚冰凉,浑身凉嗖嗖的,正要运转灵力,忽然发现自己丹田处空荡荡的,连一丝灵力也无。

  万俟觞心里一惊,连忙运气,突然发现自己不仅丹田处没有一丝灵力,连四肢百骸里的微弱灵力都没有了,虽然他一直很废材,但是,现在变成了彻底的废材,想到回去不知道自家老爹要如何奚落自己,不禁感到一阵绝望。

  万俟觞,自测定灵根之后,就一直是他家老爹奚落的对象,因为他万俟觞竟然是千百年难得一遇的五行灵根,而且更是万年难得一遇的五行灵根粗细完全相同,不多一分,不少一分的那种。当然,这种灵根体质,在当今修仙界也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声,那就是:“废材体质!!!”

  万俟觞从测定灵根的那一刻起,就被冠上了“废材”的名号,所以,对于自己修炼了十几年,只能勉强摸到引气入体,进入炼气一层,万俟觞是万分得意的。因为,按照他家老爹的说法:“觞儿啊,你要是能够引气入体,那就是我们万俟家万年来的头等天才啊!好好努力吧。”

  万俟觞“努力”了十几年,当终于摸到引气入体的那刻,禁不住胸中的豪情万丈,顿时大笑三声,引得万俟老爹狠狠地拍了三下万俟觞的后脑勺,差点将万俟觞拍岔了气,但这明显打击不了万俟觞成为万俟家万年来的头等天才的喜悦和得意,直到现在,万俟觞还把这个当成自己炫耀的资本,虽然这个资本一直没有增长过,但是……但是现在的情况是,这个资本居然……居然就这样被摔没了,万俟觞简直无语问苍天。

  万俟觞不死心地再次运气,丹田处还是没有丝毫反应,万俟觞颓废地坐倒在地上,平生第一次感到了挫败,就算以前十几年如一日的引气入体失败,万俟觞依然可以很乐观的安慰自己,毕竟是这样的废材体质,不能引起入体才是正常的,但是,在拥有之后,又这样无端端的失去,万俟觞沮丧地垂下头颅。

  忽然,头上一阵凉风袭来,万俟觞将右手伸到自己的头上,这毛茸茸的触感?!万俟觞忍不住又捏了捏,忽然,万俟觞瞳孔放大,右手呈僵硬姿态,身体一寸一寸地向前移动,知道快到断壁边沿,万俟觞才停止了机械地向前移动的屁股,万俟觞猛地转身看向刚才右手抚摸到的地方,发现那里除了几张随夜风微微摇动的宽大叶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万俟觞吐出一口气,将还放在头上的右手缓缓地放了下来,右手手臂明显有些僵硬,万俟觞活动了一下双手,才晃晃悠悠地往岩壁的方向移动了一点,崖壁下的呼呼响声实在让人没有安全感,还是靠近崖壁的好。

  看着渐渐西沉的月亮,万俟觞叹了口气,将身体蜷缩起来,双手抱胸,在自己双臂处反复揉搓着,汲取着那一点点摩擦产生的温度。在夜晚微凉的冷风中,万俟觞就这样醒醒睡睡的过了大半夜,直到第二日黎明,万俟觞又醒转过来,再也没有一丝睡意。

  这时,天刚刚放亮,四周静悄悄的,偶尔一阵风声呼啸着闪过,远处传来几声鸟啼,万俟觞站起身,踢了踢腿,活动了一下身体,发觉腿脚处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腰身也没有断裂的痛楚,只是,这屁股处依然还是有漏风的感觉啊!

  万俟觞慢吞吞地走到断壁边沿,探身往下看去,顿时被吓了一跳,赶紧将上半身收了回来,用手拍了拍胸口,自言自语道:“好险,这么深,现在要怎么办?”万俟觞又仰头看了看崖上方,发现上方根本就看不到头,也不知道这里离上面到底有多远。

  万俟觞转身看着岩壁,心想:“看来只能从这儿找出路了,试试看吧。”万俟觞伸手在崖壁四周摸索着,这儿敲敲,那儿摸摸,妄图找到一个话本中常书的山洞,但是……,万俟觞蹲下身,话本果然是话本,写来是娱乐大众的,哪有这么恰好的事。

  又一阵冷风袭来,万俟觞忍无可忍地站起身,一脚向着崖壁踢去,顿时一阵钻心的疼痛从脚尖处传来,万俟觞抱着左脚呼呼喊痛,原地转了几圈,待那阵疼痛过去,才放下了脚跟。

  忽然,万俟觞低头看见刚才左脚踢过的崖壁下落下了几块棕褐色的土块,万俟觞蹲在那崖壁前,伸头看了看那个地方,只见那土块掉落的地方,有一个小洞,从小洞可以看到里面的石头。

  等等……石头?!万俟觞忽然反应过来,心想:“既然看得见里面的石头,那里面肯定有光,既然有光……”,万俟觞伸出双手在那小洞处抠挖起来,将挖下的土块扔到一边,随着土块的掏去,那个小洞也变得有如碗口一般大小,万俟觞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里面的情景了。

  那里面是一个狭窄的石缝,万俟觞加快了速度,指甲被泥土填满,手上磨出了伤口,他也仿佛没有知觉似的,那洞口周围的泥土越往周边延伸,也变得更加柔软起来,万俟觞手上沾了一手的泥土,总算结果还是好的,直到身旁堆了半人高的泥土堆时,那洞口才有一人高大小,勉强够一人通行。

  万俟觞弯下腰,侧着身体沿着石缝向着里面弯弯曲曲的石道走去,脚下偶尔有硌脚的大小石子,万俟觞深一脚浅一脚地向着石缝深处走去,这处石缝是向着下方走去的,越走道路越加倾斜,走到更深处,万俟觞不得不双手扶着石壁上的凸起处缓缓向前移动。

  万俟觞忽然有点后悔就这样贸然地走了下来,下面的道路不仅越来越狭窄,而且,空气好像也不太流通,甚至,万俟觞已经有了几分呼吸不太顺畅的感觉。

  忽然,万俟觞脚下一滑,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倾倒,向着下面滑去,后背被石道上的石子磕的难受,万俟觞双手乱挥,试图抓住石壁上的某个凸起,让自己停下里,但是这个石道完全是垂直向下的,万俟觞还未来得及抓住任何凸起,就已经被带着向下加速滑去。

  就在万俟觞后背和双腿疼的快没有知觉的时候,万俟觞的双腿终于触到了实地,随后,万俟觞的整个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前倒去,砰的一声,万俟觞仰面摔在了地上。万俟觞顿时感觉鼻子一疼,随后,就有温热的液体从鼻孔里流了出来,万俟觞伸出血肉模糊的双手,放在鼻下一擦,手背上顿时就沾上了一片猩红的血液,万俟觞趴在地上,在没了一丝动弹的力气。

  就在万俟觞趴在地上等待疼痛过去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口竟然开始慢慢愈合起来,最后,所有破了皮的地方,都开始结痂,最后那层痂皮褪掉,整个伤口处恢复了光滑。万俟觞撑起身体,举起手看了看,又捞开自己所剩无多的衣料看了看自己身上这儿白一块、那儿白一块的皮肤,忍着头晕目眩撑着岩壁站了起来。

  四周变得宽阔了许多,这儿明显是一个山洞,四周都是起伏不定是岩石,山洞顶端距离地面甚高,上面还有垂落下来的尖尖的石笋。

  万俟觞扶着岩壁向着亮光处走去。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