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被绿后的绝地反击第十七章 真的能一刀两断吗

发布:2021-06-10 10:13:22

很多书友不明白主角胡从容不迫董林洁小说在哪看,该小说书名叫被绿后的绝地反击,花生小说深度阅读网提供更多胡从容不迫董林洁小说精彩的内容深度阅读:“从容不迫,我昨天来是想和你说,我征得你的要求,离开了郝明远,我们一同回山南老家去。我们结婚了好么看在咱们在一同不很容易的份上,你后退一步,成么”从前的郭蓉就如同现在的董林洁,骨子里刚强,敢爱敢恨。。...
被绿后的绝地反击第十七章 真的能一刀两断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夜色迷蒙中我的眼睛里就有了泪水。我和郭蓉的恋爱生涯曾经一波三折,最后她也是放弃了很多才和我在一起。在我们认识之前,也有一个富二代追郭蓉的。但为了和我在一起,她狠心拒绝那个人。最后因为争夺爱人,差点酿成一个流血事件。

从前的郭蓉就如同现在的董林洁,骨子里刚强,敢爱敢恨。

“从容,我今天来是想和你说,我同意你的要求,离开郝明远,我们一起回山南老家去。我们结婚好么看在咱们在一起不容易的份上,你退后一步,成么”

郭蓉大概看到了我脸上的泪水,自己说着说着也哭了。

我不争气地擦着溢出的眼泪,郭蓉趁机拨开我的胳膊投身在我怀里。感受着这个无比熟悉的青春躯体,我的心一下子碎成许多片。

想起郭蓉从前的诸般好处,我紧紧地搂抱着她颤抖的身体,两个人哭了个稀里糊涂。旁边走过的少男少女看见一对男女相拥而泣,尤其是看到我头上缠着的醒目绷带,都投过来惊异的眼神。

应该说在那一瞬间,我准备原谅郭蓉了。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虽然没有登记,却已经是同居四年的事实夫妻。真叫我放弃她,之后能不能再找到这么好的女孩子,像我这种条件真不敢说了。

两个人抱住哭了一会儿,肖小虎开着他的跑车从我们身边经过,看到这种情景,他停了下来。

也许是肖小虎的顶级跑车带来了效应,我和郭蓉慢慢地松开了搂抱,但我们的脸上犹自挂着泪水。肖小虎看了一眼梨花带雨的郭蓉,再看看我,一抹暧昧的笑意从他的圆脸上绽开了。

“胡哥,今天晚上我家里有些事儿,我不回来住了。你好好表现吧,让姐姐满意。”说着这小子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我不知道是怎么把郭蓉领回宿舍的,但我当时的心情是想原谅她。近一个多月没有床上生活的我,也有些获得郭蓉肉体的冲动。男女之间的复合,首先应该是肉体的复合。

我们居住的公寓毕竟不是在校大学生的宿舍。如果在这里留宿一个女孩儿,大家是会装不知道的。

进到我屋子里之后,郭蓉没有开灯,而是先打开窗户通风。平常我们很少开窗户,都是热了就开空调。所以外人,尤其是女性,一进来就能闻到异味。这种地方类似旅馆,每天都应该有人打扫。我对他们说的是,一星期收拾一次卫生就可以了。平时,请勿打扰。

“哪个是你的床”郭蓉转过身来问道。

外面的灯光照进来,屋子里并不甚黑。我和郭蓉都不喜欢过于明亮的场景,尤其是在卧室里。我们如果没有事做的话,宁愿不开灯,只借外面的光亮进来。那种朦胧的感受,会叫劳累了一天的我们身心放松。人生的情趣相同,这也是我对郭蓉依依不舍的原因之一。

郭蓉扔下了手里的包,重新挨过来,两个人紧紧抱住,开始冲动地亲吻对方。整个房间里,除了听到窗外风吹树叶的瑟瑟声,远处街道的车声,就只有一对青年男女欲望燃烧的喘息亲热声了。

用不着任何的语言,两个人轻车熟路就倒在了我的床上。我的手和嘴巴在郭蓉的身体上游走,点燃她所有的能量。郭蓉呼吸急促,鼻子里哼哼着:“胡子,咬我。咬我的肩膀和胳膊。”

我和郭蓉平时在一起,会不自觉有些虐恋的迹象。每次亲热几乎都是从肌肤啮咬开始的。许多的时候,男女之间的亲热更像是某种肉体搏斗和伤害。当然这种只带来疼痛的伤害,不会导致伤痕累累的后果。却是我们在疼痛中一起冲到风头浪尖的必经之路。而我们的爆发往往是在极度压抑中开始的。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妙处。

就在我和郭蓉滑入快车道,马上要挣脱衣衫羁绊,合二为一的时候,郭蓉忽然说:“胡子,去洗洗澡行吗。你身上的味道不好,都是汗味了。以后,你也要学着用上一点男士香水,成么”

郭蓉个这句无意识的话一说出来,我身下那兴致勃勃的物件一下子老实了。然后就它就像面条一样瘫软下来。郭蓉倒在我身下依然喘息着,但是她感觉到那东西的硬度变化。停下了咬耳垂的动作。我则没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往旁边一滚就势爬起身来了。

我们居住的公寓就像是酒店的标准间,门口就是带淋浴的卫生间。我没有说话起身就往卫生间里去了。进去关上门,打开灯。在洗手池前的镜子里我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我的依然有些红肿的嘴脸,额头上醒目的白色纱布。所有这些,它们是怎么来的呢

那些伏兵是如何获取到我出现的时间和地点再想起刚才郭蓉说我以后要使用香水的话,我的心里直接拔凉拔凉了。刚才看到那些青春年华的大学生,我流眼泪,主要是代表着一种依恋不舍。何况郭蓉也已经同意要离开郝明远了。

可是她开始不自觉地拒绝我身上的味道了。其实今天一天,我可能出了一点汗,但是绝没有到影响女人,尤其是郭蓉床上兴致的程度。从前有好几次,我们也是这样在兴致勃发的时刻,没有洗澡就进入了激情澎湃。

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我要说的是她提到男人使用香水,这明显是郝明远给她的感觉了。从小到大,我都觉得男人使用香水的话,基本是心理有问题的。一个男人,又没有狐臭,又不搞基,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香喷喷的如果你说这是对别人的尊重,我会嗤之以鼻。

我忽然悲哀地想到,我和郭蓉即便是表面上达成妥协,恐怕再也回不到我的心里只有你,这样无邪的过去了。我的身上忽然有了汗味儿,她的身上则有了郝明远的香水气息。

我看过的《动物世界》里有这样一种景象:那些有领地意识的兽类,往往会把自己的尿液撒在某处,作为占有的象征。而我们某些人类则很高级,他们会用香水来代替尿液表示着占有。

我厌恶地看着自己的嘴脸,呆了一阵才慢慢脱衣。我打开了淋浴喷头开始洗浴。因为头上的伤还没有好,所以只能用手拿着花洒洗了洗身子。此刻我的肉体欲望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我赤身裸体裹着一条浴巾出来,房间里开了一盏落地灯,郭蓉坐在一把小藤椅上在摆弄手机。因为室内光线不足,郭蓉那五官周正的脸被手机屏照得一闪一闪,居然生出某种陌生和诡异来。

见我出来,她放下手机站起身说:“洗完了那你等我一会儿,我也去洗一下。”

郭蓉在我的身边走过,我闻到了香水味儿。我默默地在自己的床边坐下来。这时我很想抽一支烟,让自己冷静思考下。这要是糊里糊涂再和郭蓉激情合体,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怎么办呢难道我受到的毒打就一笔勾销了吗

这些问题我必须要面对。

刚才是太冲动了,怀旧的情绪让我忘记了人生的残酷。两个人即便是复合,也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窝窝囊囊的。这样和解,就是董林洁她也会看不起我。一想到这里,我的全身顿时一阵凉意。

郭蓉今天来这里,并没有准备换洗衣物。等一会她洗完了澡会不会和我一样,也裸身裹一条浴巾呢。剩下那条浴巾可是肖小虎那小子用过的。

不行,我们不能糊里糊涂再发生关系。我几乎再没细想就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卫生间门口。

“蓉儿,你先别洗了。出来吧,我这里没有你换洗的衣服。那件浴巾是开跑车那小子的,你别碰。”

“你别管了,等一下我用你的毛巾擦擦身子。衣服我还是穿自己的。”水声响起,郭蓉在里面含糊答道。

我像一只斗败了的公鸡,焉头焉脑地站在卫生间门口。进退无措。

大约五分钟之后,郭蓉在里面喊道:“快说说,哪条毛巾是你的”

五分钟里我一直站在门口,想起郭蓉那嫩白修长的肉体,我条件反射一般,又潮起欲望来。我下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仿佛摸到了一顶软哒哒的绿绸缎帽子。

“那条湖蓝色的是我的,你用吧。”

我有气无力地说完,就回到床边讯速地穿好了衣服。在把所有问题都说清楚前,我们还是不要再有肌肤之亲了。因为我的领地已经被别人用香水占领过了。而陈凯旋掩耳盗铃的犬儒功夫是我所不具备的。

屋子里忽然有些闷热,我想是真做了贼一样,关上窗户,拉上窗帘,打开空调调到二十六度上。

郭蓉洗完澡出来,像一条散发着青春芬芳的大白鱼。我不得不承认,和董林洁比起来,郭蓉完全是另一种类型的美女。她长得娇小匀称,脸颊和身条对男人来说都是富有吸引力的。难怪郝明远这厮生出了尝鲜的心思。帅而多金,自然有天生猎艳的本钱。

郭蓉看到我又把脱下来的衣服穿戴整齐了,她的眼神就是一暗。我互相在一起久了,对对方的性格脾气还是十分了解的。我这个人表面上木讷本分,但是骨子里又绵里藏针一般的刚硬,或者叫迂腐。

“蓉儿,你坐下吧。你今天来是郝老板叫你来的你们真的能一刀两断吗”我居然在肖小虎的床头柜上找到了半盒烟。很自然地,我就取了一只点起来。这要在平时,我是不敢这样的。郭蓉从来就不允许我吸烟。

肖小虎自己也很少抽烟,他那半包烟是那种身条纤细的坤烟。我吸得很慢,吐得很慢,屋子里并没有呛人的烟气。郭蓉不满地看了看我,没说抱怨的话,但她还是坐到离我较远的床尾那里了。

“我今天已经从他的公司里辞职了。他叫我回家和你和解。以前的事儿大家互不追究,一笔勾销。”郭蓉抹了抹湿湿的头发,头也不抬地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3.234.169','2021-06-16 15:08:03','','classid=2','0','398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