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回 翠屏意留独臂侠 江郎十年风泊镇

发布:2021-06-11 06:01:59

是看见了稀世珍宝,现在的看自己时饱含了同情的味道,实际上也不像是同情的味道,不是像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实际上也不像恨铁不成钢的味道,不是像选择放弃的味道,总而言之,味道不对;现在众师兄弟看自己时是矮了一头的看,现在的的看是高了一头的看。从别人矮了一头,到自很快,大长老知道了这则消息;接着,掌门人也知道了这则消息;接着,萧暮雨也知道了这则消息;接着,整个大侠门也知道了这则消息。。...

  江百川带着仅剩的一条胳膊回到了大侠门,人都说双拳难敌四手,仅余一个臂膀的江百川自是不如以前,实力大大的下降,从佼佼者一下变成了普通者。

  很快,大长老知道了这则消息;接着,掌门人也知道了这则消息;接着,萧暮雨也知道了这则消息;接着,整个大侠门也知道了这则消息。

  这时江百川就感觉到了浑身不自在,不自在不是说对自己少了一条胳膊感到不自在,而是对门内其他人看自己的眼神感到不自在,以前长辈看自己时像是看到了稀世珍宝,现在看自己时充满了怜悯的味道,其实也不像是怜悯的味道,而是像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其实也不像恨铁不成钢的味道,而是像放弃的味道,总之,味道不对;以前众师兄弟看自己时是矮了一头的看,现在的看是高了一头的看。从别人矮了一头,到自己矮了一头,这才是江百川的不自在之处。

  一个人如此看江百川时,他不自在;整个大侠门如此看江百川时,他想离开。

  江百川找到了大长老,说道:“大长老,我觉得自己不合适待在大侠门。”

  又道:“大长老,我想离开大侠门。”

  大长老:“也好。”

  江百川找到了掌门人萧天绝,说道:“掌门,我想离开大侠门。”

  萧天绝:“也好。”

  江百川还没去找萧暮雨,萧暮雨就找上了他,说道:“江百川,我觉得我们不合适!”

  又道:“江百川,你离开大侠门吧!”

  江百川本想说些什么,最后只道:“也好。”

  江百川没去找众师兄弟,就悄然离开了。

  ----------------------------------------------------------------------------------------------

  江百川离开了大侠门,他想走远一点,大侠门在天人大陆南边,他就向北走,一直走,走到离大侠门五百里处的风泊镇时,留了下来。

  他其实本来不准备留在这儿,只是想停下来吃顿饭而已。他是在马德才家吃的饭,马德才是风泊镇的镇长,五十多岁,听说江百川是从大侠门来的,就留他吃了饭;马德才老来得女,有个十六岁的女儿,叫马翠萍,饭是她做的,也是听说江百川是从大侠门来的,就给他做了饭。

  马翠萍小时候也参加过大侠门的“入门试”,但是未通过;不仅她参加过,他爹马德才也参加过;不仅马德才参加过,镇子里的人几乎都参加过。不过天赋好者毕竟极少,风泊镇又是穷乡僻壤,出不起供奉,因此,至今还未有人进入过大侠门。

  十六岁的马翠萍已出落成个美人,她开朗,爱说话。这个小美人也相当大侠,但没当成,就格外地崇拜大侠,如今见了从大侠门来的江百川,就更爱说话。

  马翠萍:“江大侠,我做的饭还合口吗?”

  江百川:“合口。”

  马翠萍:“江大侠,你下山来是做什么的?”

  江百川下山是因为不自在,但他说不出是因为不自在,他想到了大长老,想到了大长老的出门游历,就说道:“出门游历。”

  马翠萍:“什么是出门游历?”

  江百川也不知道什么是出门游历,他只知道出门游历便是不在大侠门待着。

  江百川:“就是不能在大侠门待着。”

  马翠萍:“那在风泊镇待着算出门游历吗?”

  江百川:“算。”

  马翠萍:“那就留下来吧?”

  马德才看了看女儿,也跟着道:“江大侠,留下来吧!”

  江百川在风泊镇留了下来,留下来并不是说他觉得在风泊镇就算是出门游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在出门游历;留下来其实是因为马德才和马翠萍看他是矮了一头的看;其实也不是因为马家父女看他是矮了一头的看,而是整个镇子的人看他都是矮了一头的看。

  周围的人看他都是矮了一头的看,他又从不自在变成了自在,因此,他留了下来。

  这一留,就是十年。

  头两年,江百川爱在镇子里转,其实也不是爱转,而是爱看镇子里其他人看他的眼神。

  后头几年,江百川不转了,不转不是因为他不爱镇子里的人看他的眼神了,而是镇子里的人爱问他。

  镇子里的人:“江大侠,你能打过妖兽吗?”

  江百川:“能,我杀死过两头血龙兽。”

  镇子里的人:“江大侠,你在大侠门内算厉害的吗?”

  江百川:“应该算。”

  镇子里的人:“江大侠,我儿子今年参加‘入门试’了,他说你已经不是大侠门弟子了,是吗?”

  江百川:“哪有的事!”

  江百川自此不出去转了,只待在马家,而且八年都没有出过屋子。

  江百川其实也想过离开风泊镇,继续向北走,但他最终还是选择留了下来,这次的留就不是因为“自在”或“不自在”的事情,而是因为马翠萍。

  马翠萍:“江大侠,其实你在大侠门内的事情,我已经知道了。”

  江百川叹了口气,说道:“哎,你应该知道的。”

  又道:“我该离开了。”

  马翠萍拉住了江百川仅剩的右臂,说道:“不,你别走。”

  又道:“你至少曾经是大侠,单凭这一点,你就比镇子里其他人强。”

  又道:“你至少曾经杀过血龙兽,单凭这一点,你就比大侠门里其他人强。”

  江百川:“可是我如今不仅不是大侠,还是个残疾。”

  马翠萍:“不,你才不是呢!”

  江百川:“那我是什么?”

  马翠萍:“你...你永远是翠萍心中的大侠。”

  江百川没有说话。

  马翠萍却打开了话匣子:“江大侠,我...我喜欢你,自打第一眼见到你,就喜欢。”

  又道:“你看不上我,这我知道,但翠萍没有别的想法,只希望能天天见到你。”

  又道:“你现在还回不了大侠门,这我知道,但你去别的地方,翠萍担心。”

  又道:“你是残疾,但你还是大侠。”

  又道:“翠萍给你洗衣做饭,你别走,好吗?”

  马翠萍不说话了,不说话并不是没话说了,而是她哭了,哭的说不出话了。

  这是马翠萍第二次让江百川留下来,第一次“留”时,是以大侠的身份“留”,就单单是留;第二次“留”时,已经在“留”之外多了一层马翠萍的喜欢,就不单单是留。

  江百川上前用仅剩的一只胳膊搂住了马翠萍,这是他第二次搂女人,第一次是搂萧暮雨。搂萧暮雨时是两个胳膊搂,搂马翠萍时是一个胳膊楼。同样是搂,一个胳膊没两个胳膊搂的紧;同样是搂,一个胳膊却比两个胳膊搂的亲。

  江百川:“翠萍,以后叫我江大哥吧。”

  马翠萍趴在江百川肩头,抽泣了两下,没说话。

  江百川:“翠萍,你说的对,残疾也能当大侠。”

  又道:“我不走了,我要好好修炼,就在你家。”

  又道:“等我再当大侠,就娶你。”

  马翠萍还是没说话,只将江百川抱得更紧了些。

  江百川后头几年不在镇子里转,其实也不是因为镇子里的人爱问他,而是他要抓紧修炼,为了娶马翠萍,也为了再当大侠,没时间转了而已。

  八年过去了,没人知道江百川修炼到了什么程度,就连马翠萍也不知道;马翠萍不知道并不是江百川不告诉她,而是江百川自己也不知道,江百川只知道自己已经将大长老传的功法修炼到顶,无法再进一步,若说到了什么程度,他还真不知道。

  八年过去了,江百川第一次出了马家屋子。

  这一回,正是:“落魄少年,丢盔弃甲隐市间;妙龄少女,独臂大侠藏心间。”

  --------------------------------------------------------------------------------------------------

  本回完!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各位看客,新人新作,望多多支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3.234.169','2021-06-16 16:43:29','','classid=2','0','54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