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回 求性命三龙说事 为开口江马游天

发布:2021-06-11 06:02:12

十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三龙”说出来是会功法,有修为,实际上也是个半吊子,跟江百川相去甚远。江百川能在三龙寨待大老半天,是所以“三龙”向江百川求了饶;实际上也也不是讨饶,讨饶也就一句两句话的事儿,费不了大老半天;不是所以三当家的即为龙。即为他脚踏血龙剑,满面杀气颜,怒气冲冲地飞入三龙寨,看那架势,定要杀个血流成河。。...

  江百川出了风泊镇,按照寡妇所说,不几时,就到了三龙寨。

  他脚踏血龙剑,满面杀气颜,怒气冲冲地飞入三龙寨,看那架势,定要杀个血流成河。

  江百川直到大半天后,才从三龙寨中出来。

  江百川能在三龙寨待大半天,并不是说那帮子土匪们厉害,江百川赶忙收拾不了,事实上,江百川仅用了半个时辰,就将寡妇口中所述的几百号人全部打趴下了。

  也不是说三龙寨三个当家的厉害,事实上,“三龙”在江百川手里也是走了不到十个回合,就败下阵来。“三龙”说起来是会功法,有修为,其实也就是个半吊子,跟江百川相去甚远。

  江百川能在三龙寨待大半天,是因为“三龙”向江百川求了饶;其实也不是求饶,求饶也就一句两句话的事儿,费不了大半天;而是因为三当家应为龙。

  应为龙求饶不单单求饶,还说事儿,说一大堆事儿。

  应为龙明了江百川来意后,跪在地上说道:“大侠饶命!”

  又道:“大侠别忙着杀人,且听我一说。若说大侠是因我抢了粮食而取我三兄弟姓名,我没话说;若说大侠是为那女子而杀人,那可就冤枉好人了。”

  江百川:“哼,你是好人!”

  “人”字还未出来,应为龙已经急急答道:“对!大侠说的对,我不是好人。”

  又道:“我虽不是好人,但我真没干那事儿。”

  又道:“其实也不是不干,而是干不了。”

  应为龙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哎,若不是大侠以我三兄弟性命相逼,这事儿我这辈子也绝口不提。”

  又道:“这还得从我十岁那年说起,那年,我三兄弟一起放羊,我调皮,就上树给羊折树叶子吃,结果树叶子是折下来了,人却也不小心,掉下来了。”

  又道:“人掉下来其实也不打紧,关键是人掉下来了,裤裆里的东西没掉下来,给树枝叉树上了,流了两腿的血。”

  又道:“不信你问我大哥、二哥。”

  应为龙再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大侠,不瞒你说,自那以后,我见着羊就恼,也再没放过羊。”

  又道:“放羊不成,我们三兄弟就找了个门派去修行。没几年,就当了土匪;当土匪不是不想修行了,而是天赋不行,成不了气候。”

  又道:“当了山寨头子后,我觉得不自在了。不自在倒不是说当上土匪后不能修行了,或是‘土匪’这个称谓不好听;而是土匪们爱找女人,他们能找,我找不了,这才是我的不自在。”

  又道:“一年不找,能成;两年不找,也能成;老是不找,面子上就过不去了。”

  又道:“后来,我就开始找女人,找女人不为找,为面子。”

  又道:“在山上,我有三个压寨夫人,不用,放着给人知道就行。”

  又道:“去山下,我每次也要找个女人,不为别的,为显摆。”

  又道:“大侠,我每次找女人,都是和他们干瞪眼,你的女人我真没碰。”

  应为龙说着就将裤子脱了下来:“不信你看!”

  江百川把血龙剑一抖,闪出一道寒光,说道:“穿上。”

  又道:“那...翠萍是怎么回事儿?”

  应为龙:“我也不知道啊,我进房间后,她就大喊大叫,‘别碰我’、‘我是江大哥的女人’、‘我的身子要留给江大哥’......喊了几句,她就晕了。”

  应为龙讲了大半天,江百川终于明白了:原来马翠萍是自己吓自己。

  江百川最后没有杀应为龙,也没有杀另外两龙,更没有杀三龙手底下的几百号人手。

  应为龙把江百川讲明白了,也把自己讲明白了。

  这时的应为龙才知道,其实当年从树上掉下来未必是件坏事,世上的事情绕着呢,自己不为找女人而找女人,差点送了身家性命;自己也因十岁时从树上的一“掉”,“掉”走了男人的东西,却“掉”回了山寨上的好几百号人的性命。江百川走后,应为龙决定做回自己,他将三个压寨夫人给了别的兄弟,解脱了三个夫人,也解脱了他自己。

  江百川最后只是要求三龙寨将风泊镇的粮食送回后,就匆匆离开了。

  匆匆离开是因为江百川受不了应为龙话多。江百川自马翠萍不开口讲话后,开始话多;但在应为龙面前,他插不上嘴。

  匆匆离开其实也不是因为插不上嘴,而是他要赶着回去风泊镇,赶着回去见马翠萍。

  江百川回到马家屋子后,又趴在了马翠萍床前,他在马翠萍床前说了很多,但马翠萍还是没有开口说话。

  江百川:“翠萍,我回来了。”

  又道:“翠萍,你是个好姑娘!”

  又道:“翠萍,我去找了那伙山贼。”

  又道:“那天抢粮,他们没动你。”

  又道:“翠萍,你还是女儿身。”

  又道:“翠萍,你别不理我。”

  又道:“翠萍,你跟我说话啊。”

  ......

  江百川从太阳落山说到了太阳出山,说了一整夜,这次,他没有把自己说睡着,却把自己说的嘴唇干,舌头麻。

  天亮了,江百川不说了。不说不是因为他嘴唇干、舌头麻,或是天亮了,别人醒了,他困了;而是他自己觉察到了,话多没用。

  江百川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儿——马翠萍相当大侠。他决定带着马翠萍做一回大侠。

  他抱起马翠萍,踩上血龙剑。血龙剑呼啸而起,出了风泊镇,在天边划过一道虹光,虹光久久不散,仿若雨后的彩虹。

  江百川载着马翠萍,飞了大侠门,又飞了三龙寨,又飞了自己小时候要饭的地方,又飞了其他门派。

  江百川边飞边道:“翠萍,快看,大侠门!”

  又道:“翠萍,快看,妖森。”

  又道:“翠萍,快看,三龙寨。”

  又道:“翠萍,快看,长奇府。”

  ......

  两人几乎飞遍了整个天人大陆,在飞回风泊镇的路上,马翠萍倚在江百川怀里,终于开口讲了话。

  这一番,有诗云:“郎有情来妾有意,在天才能做比翼。你有始来我有终,满面桃花化细雨。”

  -------------------------------------------------------------------------------------------------------------------------

  不知马翠萍开口讲了甚么话?且听下回分解!

  --------------------------------------------------------------------------

  各位看客,看的喜欢,就给张推荐票吧!

  感激不尽,感激涕零,感恩感恩!!感谢感谢!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a>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5.173.234.169','2021-06-16 16:46:48','','classid=2','0','480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