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章序

发布:2021-06-20 06:02:44

法宝出现断裂,仙佛、魔神身躯被划破,如雨点般落下来。“不”远方的一群仙佛、魔神大吼。“为什么”,居右一位头戴皇冠,身着龙袍的人问着。“这片天地原本就不所以不存在。”天空中响了了几道声音。“你…”龙袍男子还想反正什么。“够了,玉帝”一位一片片仙山倒塌,一座座亭台楼阁摧毁。本来是一片平静祥和的仙家圣地,现在却如。...

  章

  序

  仙佛怒吼,神魔凌空。

  一片片仙山倒塌,一座座亭台楼阁摧毁。本来是一片平静祥和的仙家圣地,现在却如

  同人间炼狱一般。仙血弥漫,神魔尸体堆积如山。天空上一群仙佛、神魔施展着一道道令人

  心惊的攻伐大术,神兵法宝向天空中的一只遮天大手杀去。“哼,蝼蚁。”伴随着一道声音,

  那只大手向下方压去。乌黑的大手如同星空一般,什么攻伐大术,神兵法宝,仙佛、神魔

  如同婴儿般。攻伐大术湮灭,神兵法宝断裂,仙佛、神魔身躯被撕裂,如雨点般落下。

  “不”远方的一群仙佛、神魔怒吼。“为什么”,居中一位头戴皇冠,身穿龙袍的人问道。

  “这片天地本来就不应该存在。”天空中响起了一道声音。“你…”龙袍男子还想再说什么。

  “够了,玉帝”一位魔气滔天的男子喝道,“你还不明白,它是怕我们伐天灭道,今天我们

  都逃不了,唯有死战而已。”原来身穿龙袍的男子就是当今天庭之主,他看向魔气滔天的男

  子说道,“罗睺,我只是不甘心。”原来魔气滔天的男子就是魔主。“不甘心又能如何,我们

  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只是来的太快了,我们还没有打通去荒古主世界的道路。不然

  ,我们还有一线生机。”周围众人听了罗睺的话语,不免心中悲凉。罗睺看向身边的众人,

  说道,“佛主,玉帝,到如今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今日一战过后,无论谁逃脱了出去,不

  不要忘记了我们的誓言。”

  “杀,群魔乱舞,愿天下苍生人人如龙…”

  “杀,佛光普照,愿天下苍生人人如龙…”

  “杀,皇道纵横,愿天下苍生人人如龙…”

  星空倒转,日月齐辉,一声巨响过后,星空破碎,大陆湮灭,生灵涂炭。

  “哼,蝼蚁也想逆天。”沧海桑田,星空中只有一小片大陆在繁衍…

  “第一章

  众生

  艳阳高照,蝉声鸣叫,人声喧哗。

  这是在华夏国蜀中地区的一家寺庙门前,今天正逢正月初八,大家都在赶集,叫卖的叫卖,讨价的讨价,一片热闹的景象。人们脸上都是一片喜气洋洋、兴高采烈的样子。华夏从建国到现在,国力越发的强盛,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又逢正月,集市上越发的热闹。

  “你那只眼看到我在说假话的。”

  “假话还有看的呀,你分明就是一个大骗子。”

  突然在集市中央,传来一阵争吵声。爱看热闹都是华夏国人的习性,大家都围了过去。只见一位穿着道袍小男孩正在和一位穿着时髦的妇女争吵。只见哪位小男孩站在案桌后面,桌子上铺着一张白布,上面写着【一日三问】。口气倒是不小,不过这句话配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孩子,怎么看都有些不伦不类。只见他对着那妇女喝道,“三日前,我就对你说,小心破财,你不听,你怨谁呀,还说我骗你,你不想给我那1000元钱就直说好了。”只见那妇女气的三尸暴跳,说道,“小王八蛋,你敢说你不是骗子。你说破财,结果我昨晚打麻将赢了五千多块,你说你不是骗子是什么。”

  周围的人一听就明白了,原来这个女的三天前到这个卦摊前算卦,这个小道士说这个女的这几天要破财。结果,这女的反而却赢了钱。来找这个小道士算账来了,周围的人一听,就明白了,这是个小骗子。人们最讨厌什么,一是小偷,二就是骗子。周围的人顿时炸开了锅,都开始叫骂道,“什么东西,小小年纪就不学好”,“把他抓起来,送派出所”……还有几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挽起袖子就要动手。这个小道士一看,擦了擦头上的虚汗,连忙喊道。“停,别激动,别激动。有话慢慢说。”

  “有什么好说的,”旁边还有几个五六岁的小娃娃,拿着冰糖葫芦对着他奶声奶气的的喊,“打倒小骗子。”吴道一看,头上直冒黑线,心中嘀咕道,“妈的,几个鼻涕娃也敢说我。”

  这个小道士就是吴道,从小调皮捣蛋,上学不是烧女生头发,就是旷课打架。老师三天两头的往他家跑。后来他爸妈干脆就让休学在家,谁让他爸妈老来得子。好在吴道本来也不是太坏,大错不犯,小错不断。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迷上了算命,便买了一件道袍,看了几本算命的书,就出来装神弄鬼了。到还好,仗着他自己嘴皮子利索,脑袋瓜子灵敏,倒也混的有几分模样。只不过久走夜路要撞鬼,这不今天就麻烦了。

  看见周围的人越来越激动,他眼珠子一转。连忙对着那妇女喊道:“等等,大姐。”那妇女对着他冷笑道:“怎么,小骗子,没话说了。”吴道连忙说道:“不是的,大姐,你能不能把你赢得钱给我看下。”“怎么,小骗子,又想刷什么花招。”那妇女冷笑道。

  吴道满脸严肃的说:“我的卦象不可能出错,把你赢得钱给我看下,我敢肯定是钱有问题,把钱给我看下,如果我找不出什么问题,任你们处置。

  “好,我今天就看看你能找出什么问题,幸亏我把钱带着了。”当即那妇女就从包里拿出了一叠钱,递给了吴道。

  吴道当即接过来,翻了两下,对着妇女笑盈盈道:“嘿嘿,这钱是假的。”随手抽起两张钞票递给了那女的。

  “怎么可能。”那女的接过钱仔细的查看过后,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

  “嘿嘿,怎样,本道士算卦怎么可能出错。”吴道一脸得瑟的笑道。

  那女的面色尴尬,正欲说话。

  吴道小手一摆,抓过妇女手上的钱,说道:“念你与我有缘,这次就不予计较,这些**我带回道观烧掉,为你祈福,你与我打赌的那一千元就不用给了,下次多照顾我生意,无量天尊。”吴道当即行了一礼,转身推开人群离去,转眼消失在人群中。

  过了一会,人们才回过头来,人们嚷嚷道。

  “厉害呀,算的好准”

  “是呀,真厉害”

  “下次他摆摊,我也来算下”

  ……

  过了一会,那女的叫道:“不对呀,先前我买东西的时候,都没发觉那钱是假的呀。”

  这时,旁边的一个小娃娃舔着冰糖葫芦,奶声奶气的说:“我看见小骗子,从裤兜里掏出了两张票票给阿姨。”

  那女的闻言,盯着他气道:“小崽子,你怎么不早说。”

  小娃娃被吓得小嘴一憋,就要哭出来。娃娃旁边的大人吼道:“干嘛,你自己被骗了,找我儿子出气呀,他就是不告诉你,怎么。”

  “我要报警。”

  “你报警呀,聚众赌博,你也跑不了。”旁边的一人嘿嘿说道。

  “走了,走了。没人看了”

  “是呀,下次不要相信算命的了,求人不如求己”

  ……

  只剩下那女的在风中凌乱,也是呀,一会儿工夫,她就见证了人生的三起三落,真的是太快,太刺激了。

  第二章棋子

  吴道一路小跑到寺庙后面,擦了擦头上的虚汗。心中嘀咕着:“还好我反应够快,不然就惨了,这年头什么生意都不好做了,不过还好今天大赚了一笔。幸好身上带着以前老混蛋坑我的两张**,不然今天就见三清祖师了。无佛无量个天尊。不好,万一那女的反应过来报警了该咋办,应该不会吧,她也是局总赌博,应该不会报警吧!不管了,爱咋地咋地……哎呦!”

  一声痛呼,吴道一个标准的狗吃屎趴在地上。

  “仙人个板板,一块破石头也敢欺负小爷,把你捡回去,扔进屎坑里镇压一万年。”吴道爬起来一看,原来被一块小石子绊了一跤。他捡起石头,本来想把它杂碎,想想不解气,决定带回去镇压一万年。

  “唉,真是流年不利呀,还是回家吧,顺便买些带回去孝敬爸妈,我真是一个好孩子。我得意地笑,我得意地笑……”

  吴道的家在一个小山村,人家不多,现在大部分人家出去务工了。吴道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吴道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进一家小院子。只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汉坐在门口的火炉旁,看见吴道进来,抄起身边的一根棍子就要揍人。吴道不慌不忙的大叫:“妈,爸又要揍我了。”话音刚落,厨房里奔出一位四十五岁左右的妇女,手提一柄菜刀对着老汉吼着:“你敢揍我儿子,试试。”老汉挥舞着棍子叫道:“我是他爸,老子教训儿子天经地义,我今天就是要揍他。”看着挺威风,不过声音越来越低。看的出来,这样的场景绝对是演练过无数变了,不热没有这么的默契。

  这对中年夫妇就是吴道的父母,老汉叫吴农,标准的农家名字。妇女叫王秀梅,名字挺秀气,不过嘛,这脾气就不好说了。王秀梅瞪了一眼吴农,就进厨房去了。吴道对着老爸嘻嘻笑了一下,就提着东西进屋子里去了。

  夜晚,吴道一家三口坐在餐桌前,吃着晚饭。吴农吃了几口饭对着吴道说道:“道儿,你也不小了,该收心了吧!我跟你妈都老了,不能天天看着你了。”

  “是呀,我跟你爸都老了,从小我们就没打个你,不是因为我们舍不得,而是要靠你自己体悟。现在你也不小了,都十六岁了,该自己做主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以前你做的那些事就别做了,好好的找份工作吧!”王秀梅接过丈夫的话语说道。

  “我……”

  吴农打断儿子的话语说:“现在你不用说,好好的考虑几天,在对我们说。不早了,吃完饭早点睡觉。”

  ……

  晚上,吴道躺在床上,想着晚间爸妈所说的话。觉得自己是因该好好考虑一下了,父母已经老了,头上已经有白发了。可自己从来都没有对父母做个什么,看来我是因该出去好好找份工作,将来为父母养老送终。我的道士生涯结束了,我不应该只为自己活着,我要为自己在意的人而活着。想明白后,吴道沉睡了过去。只是他不知道在他决定的那刻起,他的命运就不再是自己所能随意掌握的了。

  漆黑的房间里,一道道柔和的光晕从吴道脱下的衣服的口袋里散发出来。一颗石子从衣袋里飘荡了出来,如果吴道没睡着的话,一定会大叫,这不是我要镇压在屎坑里一万年的那颗石头吗。石头慢慢的飞向了吴道的头顶,一道沧桑的声音响起。

  “伐天之战还没结束,等着,这次不会失败……”

  随即石子如有生命般的移动到吴道的心脏部位,缓缓地融入了进去。

  吴道做了一个梦,梦见漫天仙佛、神魔在哭泣,他们在大吼,他们冲向了天空中的一只大手,大手一挥仙佛坠落,神魔凋零。尸体堆积如山,仙血弥漫,空中一股灿烈的气息迷当。他们完全不是天空中那只大手的对手,但是他们前赴后继的向那只大手杀去,那种悲壮的气息,那种无悔的神情,无疑不在激荡着吴道的心灵。吴道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他听不见他们的声音,他只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心想,这梦境太真实了吧!比在电影院看好莱坞大片还过瘾。

  吴道看着看着,完全沉迷在这片世界里。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他心里想到,等我醒了,就可以把梦境里的东西写出来,可以写成小说,这样就可以赚钱,让爸妈过上好日子。想着他都笑了起来,只想快点醒来。

  终于,吴道发觉自己能动了,不过他睁开眼,只觉得一片漆黑。难道天还没亮,他一动,感觉不对劲。身下硬邦邦的,如同木板一般,这根本不在自己的床上。他慢慢的移动着身体,决得自己就像被关在了一个长方形的箱子里,就像个棺材一般。

  棺材,吴道心里猛的一惊,难道我被活埋了,不可能,我爸妈呢?他只觉得呼吸有点困难,空气中有着一股腐烂的气息。吴道心中一片冰凉,爸妈在哪儿?我不能死,一定是出事了,我要见我爸妈。心中一急,手掌向上劈去,一声巨响,吴道觉得自己如同神灵附身,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木削横飞、土石四溅,吴道从一深坑里跃起,他这一跃足足十多米高。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地面裂开了一道道缝隙。吴道吃惊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

  忽然,他眼光不注意的看到了一块石碑,上面写着【夫:吴农之墓,妻:王秀梅之墓】。吴道脑海中如同一道惊雷,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脚步蹒跚着走向石碑,心中想着不是真的,他不甘心的看向墓碑,此刻明月当空,他清楚的看到:吴农生于1960年8月4日,卒于2016年5月12日,王秀梅生于1965年9月17日,卒于2016年5月12日。看到这里,吴道心里一赌,顿时栽倒在墓碑前。

  良久,吴道缓缓醒来,两行眼泪无声的落下。心中悲苦,他不明白为什么只是睡了一觉就阴阳相隔。他将目光望向他跃出的深坑旁边,一块墓碑耸立,上面刻着【爱子:吴道之墓】生于2000年5月5日,卒于2016年2月15日。

  “哈哈哈哈……”

  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到嘴里,吴道仰天悲笑。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刚想好好的孝顺父母,老天却不给他机会。

  “唉”

  一声叹息出现,在这深夜荒郊野外的墓地里,如同一声惊雷般,令人心颤。

  “谁,滚出来”吴道一惊,大喝道。随即看向四周,夜晚一片寂静,远处一片漆黑,如同地狱般的恶魔张开嘴巴要将他吞噬。心中一片忐忑,小退肚子一阵发抖。

  一道光晕在他胸口浮现,一块石头从他的身体里飞了出来,悬浮在他的面前。吴道瞧着这一幕,惊呆了。自己的身体里怎么又一块石头,这块石头怎么这么眼熟。这么好像他捡到的那块石头,自己还准备把它镇压在屎坑里一万年。怎么他在自己的身体里面,吴道脑子里纷乱如麻。

  “你终于醒来了,”石头上下摇晃,一段声音传了出来。

  “是你在说话,你什么鬼怪。”吴道心里一惊,问道。吴道从小就对那些鬼怪传说,半信半疑,即便他假装道士算卦,也只不过是为了骗钱。他一向信奉求人不如求己,怎么刚从棺材里爬出来,就见到石头说话。难道是我死去的时间太久,天地变了……

  “我是源”石头摇晃着,一阵阵声音传来出来。“你醒过来了,你的心炼之路也结束了,跟我走吧,我要带你回荒古世界,你的征程才刚刚起步。”

  吴道听得无头无脑,他一阵大怒,说道:“什么意思,什么心炼之路,什么荒古世界。狗屁!我只想知道,我死去有活过来是不是你搞得鬼。”吴道很聪明,不然的话,他装神棍的时候,不知道要挨多少揍了。他现在回想起来,这应该就是石头,不应该说是源搞得鬼,不然,自己不会再梦中看到什么仙佛神魔,什么大战。他目露恨意的望向石头,就是他害的自己假死。他不敢想象自己死去后爸妈悲痛的样子。

  “王八蛋”,一声怒吼,吴道冲向源,挥拳向它砸去。

  源身上光晕一闪,吴道就飞出了七八米远,吴道砸在地上,恍如没事一样。爬了起来,又朝源冲了过来。源身上飞出一道光线缠在吴道的身上,顿时,吴道只感觉浑身也动不了,他急的大吼。

  “王八蛋,你想干什么,有种弄死我。”

  “弄死你,”源飞着围着吴道转了一圈,说道:“弄死你,不,怎么可能。你是我选中的人,你还有你的使命,你没资格死,也不能死。”

  “狗屁!你害的我假死,害的我与父母阴阳相隔,害的我不能尽孝。我不会任你摆布的,就算死,也不会。”吴道盯着源说道。

  “呵呵,谁说你父母死了,”

  “什么,我爸妈没死,”吴道惊喜的问道。

  “也不能说没死,你父母去世后,我将他们的魂魄收敛了起来,封印在了你的脑海里,你闭上眼,就可以感觉到他们。”源依旧平静的说道,仿佛世间一切事情都影响不了它。

  吴道闭上眼睛,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两个光团,他感觉这两个光团很亲切。他睁开双眼看向源,问道:“为什么,我看不见他们。”

  “因为,你还没有修炼。”源依旧很平静。“好了,现在你不需要问那么多,以后我会告诉你的,你现在只有听我的。我会尽一切可能让你强大起来,那样你父母凝聚肉身也不是不可能。只要你足够强大,你可以让你父母一直陪在你身边。”

  吴道沉默了半响,问道:“为什么选我,我不想修炼,我只想陪着爸妈。”

  “你没得选择,你父母肉身已经腐烂,你想再见你父母,就只有跟着我。”源说着就解开了吴道身上的禁制。

  “好了,没时间了,其他他的事以后再说。”说着它有飞进了吴道的胸口里,一阵光晕涌动,它控制着吴道的身体飞向了不远处山上的道观。吴道心里暗自称奇,飞翔一直是人类的梦想,没想到他有这么一天。到了道观一看,吴道才发现这是他们村子后山的那座道观。他非常熟悉,小时候他经常来玩。这座道观没有名字,只有一个道士,不过吴道却叫他老混蛋。只因为这个道士给他取了个名字,吴道。因为这个名字从小他没少被人调笑。甚至这个老混蛋跟他打赌,输了,却给他两张**,后来他知道后,把他给气的。不提了,一想起来,吴道就脑袋冒烟。

  源控制着吴道的身体飞进道观殿内,只见他控制着吴道的身体飞快的打着一道道法决,只见道观下面慢慢的冒出来一道道青色的光芒。不一会儿,地面转出了一只小小的木头,木头上一阵阵青色光芒闪耀。吴道一把抓过木头,又是一道道繁琐的法决打向木头。只见青光越来越亮,只听吴道的胸口响起一道声音。

  “虚空行阵,万物归元,归”

  话音刚落,哪节木头发出的青光包裹着吴道的身躯,缓缓地向空中升去,吴道看着还在墙角边睡觉的老混蛋,心中发苦,默默的念道,再见了老混蛋。随即昏迷了过去。

  第三章

  星空拜师

  良久,吴道睁开了双眼,只见自己躺在星空中,被一道灵光包裹着飘向无尽的虚空。他从未想到自己距离星空是如此的触手可及,整个星空是多么的寂静,又是多么的美丽神秘,像是一位仙女的脸上有着一道迷雾,想去触碰那道迷雾,但又遥望而不可及。他看见一颗颗星辰从身旁划过,如流星般的淹没在身后的虚空,只留下那刹那的烟花……

  “小子,横渡虚空,就把你迷住了。”源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是在哪?”吴道问道。

  “这是在建木的空间里,”源的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

  “建木,神话传说中的四大古木之一,这不是神话吗?”吴道震惊了。

  “哼,神话,多少真相湮灭在了岁月长河里,”源沧桑的答道。

  “我们要去哪儿,”吴道看向了源的身影。

  “去荒古世界,这截建木原本就是荒古世界的,我以真我之力让回归本源,它会带着我们进入荒古世界的。”源平静的答道。“好了,小子。我们现在来谈谈如何,尽管你心里怨恨我,但事情已经发生了,你也无法改变。我们合作如何。”

  “呵呵,合作,怎么合作。你对我一清二楚,我却不知道你的过往。”吴道平静的看向源,经历了这段时间的离奇事情,吴道心中平静了下来。虽然他心中还是怨恨源,但也知道了源不会害他,以源的神奇手段,要害他,自己不知死了多少次了。他知道自己拒绝不了源,况且他记得源说过,只要自己足够强,就可以为父母重铸肉身。

  源看着吴道,沉声说道:“有些事,你现在不需要知道,只要听我的就行了,我不会害你。现在拜我为师吧。”

  “听你的就好,就像一颗棋子吗?”吴道看着源问道。

  “是,现在你只能做一颗棋子,不过我要的不是棋子,我要将你造就成棋手。这条路是血腥的,但你必须走下去,那样才能和你父母团聚。”

  听了源的话语,吴道问道:“要多强,我才能和父母团聚,像梦里的漫天仙佛神魔吗?”

  “不错,只要你有他们那样的实力,你就可以跟你父母团聚了,但是你要记着,你不能死,你死了,你父母的灵魂就会和你一起消散。从现在开始,你的命已经不属于你自己一个人了。”源看着他,声音中仿佛第一次有了人类的情感,充满了严厉。

  吴道对着源的身影跪下,磕了九个响头。

  源身上灵光一动,扶起了吴道,说道:“你以后就是我唯一的弟子,我没有那么多规矩,以后你自己的路怎么走,自己决定。我不会给你太多的庇护,强者的路是自己打出来的。希望你尽快强大起来,那样才有资格做棋手,不然终究是一场空。”

  “师父,如果我达到我梦境中那些仙佛神魔一样的实力,我就可以做棋手吧?”吴道看着源说道。

  “不错,那样勉强有做棋手的资格,不过你可说错了,他们不是什么仙佛神魔。他们也是人,只不过是修为强大的人,这个世间里没有什么仙佛神魔,你要记着,只要你有足够的实力

  ,你就可以称佛做主。什么挥手焚天煮海、摧岳断山的境界,只不过是你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障碍而已,强者甚至可以做到与日月齐辉,与天同寿。”

  吴道听得感觉不可思议,真有那么强大的人么。他不经的问道:“师父,你见过那样的人么。”

  “你不相信。”

  吴道点了点头。

  “你不需要知道,你要记得,修炼是无止境的,也许有一天你到了哪一步,你会发现前面依然还有路。好了,这些事情不是你现在可以考虑的。现在你去休息吧!我们还要过几年才会到达荒古,一路上我会教你一些修炼的基本常识。”话音刚落,源一闪就不见了。

  吴道回过头来,盘膝坐下,思考着师父的话,他总觉得师父有许多事情都没告诉他。但他也相信刚刚所拜的师父是不会对他有什么恶意的,随即他闭上眼,感觉脑海里那两团灵魂,想着以后见面的场景。想着想着就迷糊的睡着了,还喃喃的喊道:“爸妈,快了,快了,我们就可以见面了……”

  过了不知多久,耳边传来了一道话语。吴道揉了揉眼站了起来,看见源,也就是师父出现在眼前,只见师父上下飘荡,不断地嘀咕着一些听不懂的话语,想一个小老头一样。让他想起了老混蛋,看来拜它为师也不是一件坏事。想着,不禁的轻笑出来,毕竟,他只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被打扰到的源突然飘了过来,对着吴道说道:“小子,出了一些问题。”

  吴道一惊道:“师父,怎么了。”

  源盯着吴道说道:“我忘记了,你是人……”

  吴道一听,额头直冒黑线,有师父这么说徒弟的嘛!没拜师的时候感觉它挺正常的,怎么拜师了,反而觉得这个师父挺不靠谱的。接着便听道。

  “由于我忘记了你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凡人。我们到达荒古还要几年的时间,在这段时间你不可能不吃东西。虽然在这建木空间里你感觉不到饥饿,但你的身体本能却承受不了。即便以前你假死的时候,我用本源之力强化过你的身体,这样也支持不到你到达荒古,你的身体就会湮灭,只剩下灵魂,而灵魂在虚空中是存在不了多久的。”

  “不是吧?你个老不死的,刚忽悠我拜完师,你就要坑死徒弟了……”吴道听了急的大叫。

  “小子,你说什么。”源一听到吴道骂他老不死的,身子在空中一阵摇晃,一道光晕挥出,将吴道打出来七八米远。开口骂道:“我只是说出了,一些问题,并没有说没法解决,你激动个什么劲。”

  吴道一听,顿时爬了起来,来到源跟前。舔着脸,嘿嘿笑道:“师父,我这不是害怕不能跟着师父了嘛!你老消消气,我以后会好好伺候你的,嘿嘿……”

  源一听,叫骂道:“我用的着你伺候,我现在都这个样子了,你能怎么伺候我。哼哼,小子,下次管好你的嘴巴,不然有你好受的。”

  源哼哼了一阵,就将一道光团,打入了吴道的脑海里。便气呼呼的说道:“现在离你的身体崩溃还早,你要将你老海里的东西读熟。我会领你悟道,让你觉醒你们上古人族的本命真力,那样你就有三分之一的希望活着。”

  吴道一看老海里的东西,如同鬼画符一般的字符。看的他一阵头晕,他能清楚的知道这些字符的含义,甚至连读法都知道。但就是觉得怪怪的,因为这些是?皇帝内经?、?道德经?等等一些诸子百家的经典,只不过是用那些奇怪的字符描绘出来的。只不过他感觉用这些字符描绘出的经典,读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感觉很是舒服。他看着师父问道:“这些是什么字符。”

  “这是灵纹,也是荒古世界修炼界记录功法典籍的文字,因为灵纹契合大道,所以它才能把所记载的典籍的本源呈现出来。凡人的文字是无法描绘出典籍的道与理的。”说着又将一道光团打入了吴道的脑海里,说道:“这是荒古世界凡人的文字,你也要学会了。不然到了荒古你就成文盲了。我把你先辈的典籍用灵纹翻译过来,是让你了解你祖先们的道与理,理解他们的意愿,觉醒你们先祖遗传下来的本源真力。”

  “本源真力,那是什么,厉害么。”吴道嘀咕道。

  “怎么说呢?这本源真力就像是一种信念,你的先祖们就是靠着这种信念,在凡人的时候就敢逆行伐道,为你们人族开创了生存的空间,你说厉害不?”源感叹的说道。

  吴道听得热血沸腾,在凡人的时候就敢逆行伐道。他不敢想象这是什么样的信念,绝对是旷古烁今。

  “好了,赶快熟读脑中的典籍,我会助你悟道,觉醒本源之力。”源打断了吴道的沉思。

  吴道万分不爽的盘膝坐下,看着脑海里的一大堆典籍,嘴角微微抽搐。随意看着一本典籍,缓缓地用灵纹念了起来:“道可道,非常道……”

  这时,源飘了过来,停在了吴道的头上,身上弥漫出一股股道音,配合着吴道的读书声。慢慢的,吴道的脸越发的平静,恒古无波一般。源看向下面吴道的身影,微微叹息:“小子,你可要挺过去呀,不然,我第一次收徒弟就被我玩死了,我的脸可就丢尽了。嘿嘿,他们都说我教不了徒弟,这次我要教一个恒古无敌的人物出来,气死你们……兄弟们,这次我不会再失约了……您们失败了,留下我一个人……伐天之战我会进行到底。”声音低沉担忧无比坚定。

  良久,吴道的神情如同无上道祖一般。忽然,星空中涌出了一股异常波动,向着下方袭来。源一看。大叫一声:“糟了,这小子,快迷失在道韵里,奶奶的。”这时,星空上的涌动越发的厉害,化作一副星辰图向下压了下来。

  源一看那副星辰图,惊得差点维持不住自身的道音了。大叫道:“这可是宇宙本源星辰倒影呀,除了道祖,谁能接的下来。完了,完了。”

  它连忙向吴道传音。

  “小子,赶快凝聚本源真力呀。”

  “师父,我早就凝聚了呀!可是我唤不醒肉身了呀!”吴道委屈的叫道。

  “该死的,又忘记了,这小子还没修炼,现在他刚凝聚本命真力,但是与肉身不够熟悉,返回不了真身了。”源看着空中的星辰图越来越近,心里一狠,对着吴道传音说道:“小子,我传你道秘法。心不死,身不灭,五行幻化,万物归真……”

  吴道听着师父的秘法,一边领悟,一边暗骂:“死老头子,就知道藏私,要玩完了,才交出来……”一边嘀咕,一边领悟着秘法召唤肉身,终于慢慢的感应到了肉身,足部的控制了肉身。

  最终,在星辰图就要压顶的时候,吴道睁开了双眼,站了起来。源看着吴道终于松了口气。看着星辰图,心想这下不用身死道消了。

  刚松了一口气,突然,异变突起,那道星辰图,瞬间进入了建木的空间,扑向吴道,飞快的涌入了他的脑海。吴道张着嘴巴,好一会儿才跳了起来,唾沫横飞的叫道:“什么意思,当我的脑袋是什么地方,怎么什么东西都进来呀,还有没有天理了,王八蛋,你给我滚出来。呀啊啊啊!”

  见到这样的景象,源赶忙围着吴道转了一圈,简直比吴道还要激动。它连忙问道:“赶快看看那星辰图在你脑海里没有。”

  吴道见得师父一副激动的模样,感觉不是坏事。他凝聚了本源真力,精神力大增。他可以清楚的看到脑海里一片混沌,父母的灵魂飘荡在上空,一堆堆典籍在脑海里游荡,如同小孩子嘻嘻一般。那副星辰图悬挂在脑海上方,星光闪烁。如同一个缩小版的宇宙星空。慢慢的将心神退出脑海,对着源说道:“它就悬挂在我脑海上空。”

  “好、好、好,小子你要记着到了荒古,不要对任何人提起这幅图,记住,是任何人。不然的话,整个荒古世界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处。”源严肃的说道。

  吴道看着师父说道那么严肃,急忙问道:“师父,那副星辰图是什么东西呀?”

  “那是一件无价之宝,那是整个宇宙星空本源的一个倒影,它可是星空大道的缩影,它可以助你领悟星空大道。而且它可以封杀一切强者。”

  听到这里,吴道一片激动,高兴的说道:“那么说我到了荒古世界可以横着走了,哈哈哈……”

  “白痴,”源冷哼道。“我说可以封杀一切强者,说的是它刚出现的时候。现在它与你合为一体,它如同新生的婴儿一样,需要从新成长。你变得越强,它发挥的威力就越大,反之,它就如破铜烂铁一般。你以为有件法宝就可以横扫天下了,那天下的强者多了去了。外力始终是外力,只有自身强大了,才是真正的强大。”

  吴道嘿嘿一笑,说道:“师父,我不过是开个玩笑罢了。对了,师父,你把它说的那么厉害,它怎么可能和我合为一体呢?”

  源沉吟了一下,问道:“你好好想想,你醒过来,有什么特殊的事情发生。”

  吴道低下了头,回忆了起来。缓缓说道:“当时我清醒过来,只觉得一阵毛骨悚然,看见星辰图落下,身体里涌现出一股奇怪的力量,我无意中在心里大吼,真我。然后,就是你看见的那样了。”

  源的身子一颤,差点掉在地上。吃惊的看着吴道。

  “你领悟了真我之力。”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3.236.84.188','2021-07-29 22:21:58','','classid=2','0','42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