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睡不着

发布:2021-06-20 06:15:24

回学校了很晚了,我和小重都睡不着,虽然没像一如往常一样开卧谈会,虽然,我明白她肯定是在想我的事。是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啊?的话被学校明白,我肯定会被被开除的,爸爸妈妈一“啊……”。...

回到学校已经很晚了,我和小重都睡不着,虽然没像往常一样开卧谈会,但是,我知道她一定是在想我的事。是啊,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如果被学校知道,我一定会被开除的,爸妈一定会把我赶出家门,同学们会怎么看我?…这一系列问题每一个都是我无法面对的。

“啊……”

“怎么了?”小重闻声从卫生间跑出来。

“我的肚子……怎么变得这么大了!”我惊慌失措地撩开睡衣给她看。

事情发展得似乎太快,小重看到这一面都惊呆了,站在那一动不动。才过了一夜,这肚子就像有超能力一样,一下子鼓了起来。

“昨天肚子不是还瘪瘪的,今天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天哪,依迷,今天你不能去上课了,这走出去被人知道你怀孕的事,传到教务处你就惨了,我帮你向辅导员请假吧……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想想办法。”小重还算理智,让吓得像锅盖上的蚂蚁一样的我稍微冷静了点。她一边给辅导员打电话一边扶我坐下。

小重挂掉电话后,倒了杯水给我。

“你告诉阿姨他们吧,跟他们说清楚,他们会理解的,然后向学校解释清楚。不然这样下去,迟早会东窗事发的。”她伸出手抱着一直在发抖的我。

“怎么可能?换做是你,你会相信吗?”我抽泣着。

“可是,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们相信你。”她用手示意我抬起头,“看着我……事到如今,你只能勇敢地去面对,没事,有我陪着你,还有欧阳红数啊,我们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说到欧阳红数,我似乎少了点害怕。

欧阳红数是李竭的好兄弟,我和李竭交往的时候,他们兄弟几个出去聚会的时候都会带上我,久而久之,我和他的兄弟也熟了起来,他们那时都叫我大嫂。

分手后,红数还是对我很好,用小重的话就是:好的不得了。女生的第六感告诉我,红数喜欢我,但是他毕竟和李竭是兄弟,所以不能对我表白,只能默默地对我好。这一切,我也只能看在眼里,因为我一直把他当做蓝颜知己。可能是因为很珍惜这个朋友吧,所以我更不能和他交往。

红数家很有钱,那是家族企业,新闻上报道说,在非洲都能看到他们家族的连锁店,可见规模有多大!虽然他是我们学校里有名的公子哥,但是红数从不炫富,除了那一身名牌之外,他一点儿也没有富二代的傲慢,他甚至很乐意和我们喝同样廉价的饮料,吃廉价的快餐,玩廉价的电玩。

他长得很精致,轮廓深浅恰到好处,个子很高,细致而又不乏有点小麦色的肌肤更增添一种男人味,喜爱篮球的他,在篮球场上更有王子风范,阳光而又帅气,不知让多少美女倾倒,很多女孩儿给他写情书,送花,送精美的小礼物,可是他一点都不领情,每次都很无奈地把那些礼物往我和小重身上一扔,说:“你们这些女生无不无聊啊?”我和小重总是调侃道:“小王子本来就是要有很多女生追的呀!”他也总是幽默地回应:“那不行,这些脏水会把我变成污泥的。”这时,我和小米会异口同声的笑道:“你想当贾宝玉,人家还不愿意当林黛玉呢,瞧你得瑟的。”

“咦……红数家那么有钱,叫他帮忙啊,他的爸爸一直都有捐助我们学校,校长总得卖他一个面子吧?”小重突然眼睛一亮,好像得到解救似的。

“不行,我不想麻烦他,你又不是不知道,红数一直都很讨厌自己的家人,叫他为了我的事去求他爸爸,我不想这样……”我看着小重的眼睛说:“会没事的,你不用担心,我会向家里人说清楚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坏事传千里!我怀孕的这个消息以光的速度传开。

“不好了!辅导员知道你的事了。”小重急冲冲地跑进宿舍。

“怎么会这样?我今天一整天没出宿舍啊。”我不敢相信。

“应该是在医务室的时候,有同学听到医生跟你说的话了,也说不定是李竭在后面搞鬼。”小重猜想着各种可能性。

“不可能,李竭不会这么做的。”我坚定地看着她。

接下来就是固定历程了,先是办公室谈话,叫家长,后是开校委会,再就是家长接回家反省,等学校的通知了。

我被接回家已经两天了,肚子又变大很多,感觉两天就像两个月一样,别人怀胎十月,我好像就只要十天似的。

自从得知我怀孕的事情之后,爸对我的态度完全变了。

爸爸到学校接我,一路上都板着脸,我想开口跟他解释,可是那张冰冷的脸庞和之前慈爱的父亲完全是判若两人。

刚进家门,爸爸就用力把我一往地上一摔,我重重地摔到地上,头撞到桌脚流出血,抽泣起来。

“还哭得出来啊?你在外面都做得出这种事,你知不知廉耻啊?脸面都给你丢尽了。你母亲还在天上看着呢。”

父亲高大的身躯,在一瞬间被无限放大,他居高临下恶狠狠的用手指不停地戳我的头,完全不在乎我受伤了,他的怒气俨然使他变成了魔鬼,几欲要把我活活打死才能平息他心中的怒气。

他一边恶骂一边用脚重重地踢在我的身上,每一脚都重重的踢在我的心上,感觉心房因强大的力作用而变得畸形。我用余光看见后母上扬的嘴角,那恶毒的女儿则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着。

我强忍着眼泪,已经不想再去解释了,也许在父亲眼里,我这个女儿的生命还没有他的面子重要。

即便他用脚踢我也不能发泄完他的怒气。

父亲暴跳如雷,拿起旁边的鸡毛掸往狠里打,我的身上映出一道道血红的伤痕,每一道印痕里的皮全部破了,鲜红的血从表皮里冒出来。后母连忙跑过来拦住父亲:“不能再打了,再这么打下去会出人命的。你去坐牢,我可怎么办?”

我的气息越来越微弱,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已经很晚了。

每次夜幕降临的时候,华灯初上,这个城市都在尽情地展现它的魅力。可是今晚,整个城市似乎被蒙上了一层雾,灰蒙蒙的,不再有活力,更多的是被渲染上一种叫悲伤的颜色!

我双手支撑着身体,挣扎着爬起来。

我透过门缝,看见后母坐在沙发上玩弄着手上的钻戒,父亲则双手交叉在胸前站在窗前,那背影冷酷、可怕。

“你要把她赶出家门?”客厅里传来父亲冰冷的声音。

“她做出这个伤风败俗的事,丢尽我们家族的脸面,你还留她在家作什么?我都不敢再走出这家门一步了,你说朋友问起来,我要怎么回答?”后母好像终于等到这个机会了,她在一旁煽风点火,添油加醋。

母亲死后不到一年,父亲就娶了这个女人,母亲的姐姐曾告诉我,母亲是因为父亲在外面有女人才去寻死的。

在我的眼里,就是这个女人害死我母亲的。

自从来到这个家里,她看什么都不顺眼,整天挑善良而又勤劳的保姆王妈的毛病,当然,最看不顺眼的就是我了。

她平时就把我当做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早点拔掉。

是啊,我再也不能在这个家呆下去了,与其等着人家把我赶走,还不如自己离开。

半夜,一切都消停了,没有哭声也没有了怒骂,我收拾了几件换洗的衣服和一张母亲的照片就离开了这个从小长大的地方。

我提着行李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我能去哪呢?世界这么大竟然没有能收留我的地方,仿佛全世界都吧我抛弃了。

我想到了小重,可是又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她,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拨下了她的号码。

“嘟……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

她应该睡得很沉吧,我心想。

那红数呢?这么晚打扰他合适吗?

肚子已经很大了,虽然刚刚被打,可是竟然没动胎气,我不知道这幸运还是不幸。

要去找红数吗?自从我的事传遍学校之后,每个人都把我当做不良少女,如果我和红数走得很近,别人会误会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吗?他会受到牵连吗?各种各样的猜测瞬间在我的脑海里冒出来。

可是,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他们俩,我再也没有一个朋友了,我该找谁呢?又有谁可以帮帮我呢?

深夜的风更加的凄冷,黑夜吞噬了这座城市的喧闹繁华,车水马龙,仿佛连我也要被吞噬了。

我挺着大肚子,不知道在这条冷冷的街上走了有多久,疲惫而又乏力,最后在路灯旁边坐了下来。

我靠着电灯杆,眼睛无焦点的望着前方灯红酒绿的。

“啊!好痛!”肚子突然阵痛。

周围没一个人影,我痛的叫出声,显得很无助、很绝望。

“红数,救命!”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

Table './bdflxsdata/***_enewsdolog' is marked as crashed and should be repaired
insert into ***_enewsdolog(username,logip,logtime,enews,doing,pubid,ipport) values('','44.192.22.242','2021-08-06 01:24:27','','classid=2','0','43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