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没人喜欢

发布:2021-10-12 13:53:35

说白了,陆成萱是个没人不喜欢的人。就连清莲这个局外人都有些就怀恋俞姨娘没嫁回来的时候的日子了,那时候但是过得清贫,但最起码平平安安,不像现在的,朝不保夕还得经常被人训斥出出气。所以营养不良影响,身体瘦削的连府中很小的小姐也要比她纤瘦很多,她就这样看就连清莲这个局外人都有些开始怀念俞姨娘没嫁过来的时候的日子了,那时候虽然过得清苦,但起码平平安安,不像现在,朝不保夕还要时常被人责骂出气。。...

说白了,陆成萱就是个没人喜欢的人。

就连清莲这个局外人都有些开始怀念俞姨娘没嫁过来的时候的日子了,那时候虽然过得清苦,但起码平平安安,不像现在,朝不保夕还要时常被人责骂出气。

因为营养不良,身体清瘦的连府中最小的小姐也要比她高挑很多,她就这样看着小姐如何退让恭谦,在陆家中夹缝求生。

似乎感受到清莲眼中的疼惜,陆成萱努力的笑了笑,“左右睡不着,便起来抄写了,早些抄好,就可以回去睡了。”

她做了魂魄三年,自然是不忌讳这些鬼神的,倒是难为清莲了,比她的年纪还要小,却因为自己在家中这尴尬的处境而缕缕遭受到连累,明明几次昏睡都会害怕的瑟瑟发抖,却还要在自己的面前强壮成镇定。

总不能一直睡在祠堂中,清莲看着陆家的那些祖宗牌位很怕。

“幸好我的身边还有你陪着。”陆成萱拍了拍清莲的手背,不离不弃的情谊难能可贵。

没人喜欢那就自己爱自己,曾经那些年她早已经看惯了世人的冷嘲热讽和拜高踩低,陆成萱并不觉得有什么可以难过的,但清莲还小。

十三岁的身体,奈何陆成萱的心已经满目苍凉。

清莲红着眼眶,忙不迭的点着头,“那奴婢陪着小姐一起。”

主仆两人有些笨拙的挪动好案桌,又将灯火放在旁边。

陆成萱不再说话,清莲在一旁帮忙看着烛火和磨墨,祠堂中顿时就只剩下了毛笔落在宣纸上簌簌写字的声音了。

陆老太太罚她抄写的是《金刚经》,陆成萱并不陌生。

只是从前宁家还在的时候,宁绾要更相信靠人不如靠己,宁家颠覆后,宁绾万念俱灰,信佛到成了唯一的寄托,小产后数日下不来地,她也曾替宁家抄了数十次度日。

再加上做了鬼魂三年,陆成萱在誊抄的时候,心中更多了几分敬畏。

这几篇经书并不难,就是陆成萱的原本字迹娟秀,而宁绾的字迹却是大气磅礴,有些不太好掌控,起初有些别扭,慢慢的也就熟悉了很多。

微弱的灯火燃了一夜,总算在太阳初生的时候,陆成萱放下笔,看着写满字迹的宣纸,长舒一口气。

陆成萱手脚利落,当年宁家大小姐知书达礼,写得一手好字,这点小事并不能难倒她。

案桌上抄好的不只是金刚经,顺道还有《地藏菩萨本愿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和《药师琉璃光如来本愿功德就经》,这些都是适合有孕女子所抄的经书。

陆元成原配所出大女儿陆成音入宫为妃多年,一直颇受高厉宠爱,三月前更是被诊断出怀有龙裔,帝心大悦,赏赐了不少珍宝,陆贵妃顾念母家,转而赏赐陆都督府,八宝琉璃玉樽就是其中一件。

陆成雪和陆成欢贪玩好奇去翻看陆贵妃的赏赐,不料不小心打破,便设计将陆成萱叫了去,推脱在她身上。

有孕是大事,尤其还是在尔虞我诈的后宫,陆贵妃母子安泰地位稳固,连带着陆家都会跟着沾光,所以陆都督府才会如此慎重。

既然当初她是因此被罚,那么这经书奉上去,打着替陆贵妃祈福的名声,怕是图着吉利,也没人会再挑毛病了,身上穿的衣服上绣的海棠花已经被水洗的掉了颜色,陆成萱想的周全,只是出了祠堂还不行,一定要想办法拿到供给,薄袄太过单薄,还有过冬的炭火不能没有。

清莲忍不住困意趴在案桌上睡着了,陆成萱起身,小心翼翼的替她拢了拢就要掉落的披肩,开门出到了院子外。

陆家是后来才起的家,陆家大院也是赵祗令得了权势后在原有的院落基础上翻修扩建,祠堂被重中之重的新建气派,这原来的祠堂荒芜在此,倒是成了陆家体罚她的手段。

说是祠堂,但祠堂重地哪里轮得到她进出,不过是祠堂边放着杂物的破旧房间罢了,摆放的都是一些下人的牌子。

好在陆家也知道陆成萱听话不会擅自离开,陆老太太只是将命她在祠堂抄写经书,却并未派人看守。

陆成萱到了院子里,捧了一捧白雪清洗自己的双手和脸颊,雪水有助于防止冻疮,又能活血筋脉,还能退热,梳洗完毕,她又含了一口雪在口中,觉得自己清醒不少。

见时间差不多了,此刻陆家的一干女眷应该正在向陆老太太请安问好,陆成萱便回了祠堂,叫醒清莲带着抄好的经书去了梨佟院。

主仆两人走在青石小路上,祠堂到陆老太太的梨佟院还有一段距离,小路上的积雪并没人打理,踩在脚下吱嘎作响。

陆家气派,当然,除了这那废弃的祠堂和陆成萱主仆两人有些格格不入,当然,这份格格不入,一直延续到了陆成萱看到院子里面的阔气场景。

“五小姐……”临到了院子外面,清莲的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看着院子的目光也有些胆怯,“我们真的就这么进去吗?”

院子里面的小姐姨娘都在里面了,这样大的场面清莲还是很少见过。

陆成萱不受待见,平时晨昏定省自然是少了她的,可并不是因为对她优渥,而是陆老太太觉得陆成萱并非陆家血脉,看着便厌烦。

心情好的时候放在陆家偏院置之不理,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拿来撒气顶嘴,陆成萱想要吃着陆家的饭菜,生活着实不易。

“一定要现在。”陆成萱叹了口气,现在人多,却也正是好时机,陆老太太心胸狭窄,但极爱要面子,又以陆成音为荣。

她手抄的这些经书,势必要当众给她才成,还是要用陆老太太的名义,帮着陆老太太在众人面前立威,又能起了带头作用,否则私下里给她,这份功劳会不会被陆老太太承认也就罢了,兴许还会被她厌恶更加多事。

人多的时候,陆老太太总不能做出自己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相反各位姨娘庶姐妹的冷嘲热讽还能帮到她,让陆老太太来彰显自己的大度。

“要是你觉得害怕的话,就站在这里等我。”陆成萱安慰道。

“不……五小姐,那奴婢同您一起吧!”清莲看着陆成萱眼中的坚定,似乎自己也下定了决心。

好像五小姐高烧清醒之后,又坚忍了许多,虽然从前她就很懂事听话。

“别怕,到时候你跟在我身后,交给我来处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