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坑爹的女二号

发布:2021-10-12 17:22:26

顾晚晴坐在轿中朝老太太住的安泰园而去。安泰园离她的天医小楼步行时间约有一刻钟的时间,据传她但是离安泰园前段时间的,持家其他人在内暂代族长之位的二老爷,都要住得更远。顾晚晴曾在她的三层小楼上向内遥望,虽看不出多远,却也见亭台楼阁层层叠叠地向内延伸,这顾晚晴到了安泰园的时候,平日安静空旷的园内已聚了许多顾氏族人,为首一人四十来岁,身材高瘦,唇上蓄着两撇胡子。顾晚晴凭着这两撇胡子认出他是顾家三老爷顾怀德,掌管着族内经营草药的知草堂,对辨别草药品质很有一手。。...

顾晚晴坐在轿中朝老太太住的安泰园而去。安泰园离她的天医小楼步行约有一刻钟的时间,据说她还是离安泰园最近的,顾家其他人包括暂代家主之位的二老爷,都要住得更远。顾晚晴曾在她的三层小楼上向外眺望,虽看不出多远,却也见亭台楼阁层层叠叠地向外延展,这还只是内宅,只供长老们与历任家主一脉居住,其他族人都住在外宅,顾氏规模可想而知。

顾晚晴到了安泰园的时候,平日安静空旷的园内已聚了许多顾氏族人,为首一人四十来岁,身材高瘦,唇上蓄着两撇胡子。顾晚晴凭着这两撇胡子认出他是顾家三老爷顾怀德,掌管着族内经营草药的知草堂,对辨别草药品质很有一手。

再看看其他人,有一小撮看着眼熟,大多数都不认识,于是顾晚晴径直朝顾怀德而去,近前招呼一声,“三叔。”

顾怀德待她分外客气,甚至还轻轻欠了欠身子,“我带你进去。”

顾晚晴连日来已经习惯别人对她的态度了,一般人是对她敬而远之,与她交谈过打过交道的无一不是恭敬有礼,包括她的二叔三叔,甚至她这具身体的母亲。

跟着顾怀德走近正房,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灵芝迎了二人进去,进门之前,顾晚晴似乎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回头找了一下,不经意对上一双明亮清美的眼睛,不过对方很快便回避了她的目光,低头站在那里,不知在思索什么。

顾晚晴看清了她的模样,心里不自觉地一抽抽。

是她啊……记忆片段中出现最多的人,顾明珠,顾家的五小姐,只比“自己”大了一个月的姐姐,也是“自己”的知己好友,闺蜜手帕交。

她们相当要好啊,好到像一个人似的,开心共享、悲伤共享、美食共享、秘密也共享。

然而就在几个月前,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她把她的闺蜜推到了结满冰茬的湖水之中,然后与众人道:“我不是故意的。”

是不是故意,其实顾晚晴心里最清楚,又因这件事勾起了许多记忆,包括当街抽人鞭子只因那人弄脏了她的裙子;嫌马车阻路而烧了不知道是谁的马车;为打赌借医病之名让宫中的某位贵妃喝了童子尿;因四房的三小姐言语间偶有不当,她便于其的婚事中作梗使之难得良配;更有甚者,她外出时偶遇一俊秀男子,一见心喜,不顾他与顾明珠早有定婚意向硬是强抢了来……虽然记得的事情不多,但足矣让顾晚晴对“自己”的人品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而她坚信,这点记忆这不过是她做过的诸多“好事”中的冰山一角。

她就说么!哪有这种好事,一穿过来就是什么名动京城的名医少女,小小年纪便得外人敬佩家人敬仰,还有个家世不俗的精英未婚夫,未来光明无限,简直就是个天之骄女!可谁想到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事实证明,光环围绕的大小姐都是刁蛮的、恶毒的、不讲理的、连闺蜜都能陷害的、连未婚夫都是强抢来的、亲戚朋友得罪了个遍的、人人对她都是敢怒不敢言的罪恶化身!通常这样的人在不久的将来就会被一个纤弱秀美淡定睿智的女人代表月亮将之轰杀至渣,那个女人的名字叫做女一号,而她,就是丧尽天良高傲拜金胸大无脑死不悔改的炮灰女二号!坑爹啊!她怎么能不走啊!留下将来就是死啊!各种死!

想到自己继续留下可能会有的下场,顾晚晴悲愤不已,同时更为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为回到祖国故土奋斗终身!

顾晚晴这么一停,走在前头的顾怀德也回头看了一下,待看清顾晚晴在看谁,脸色立时变得铁青,不过他很快就压抑住自己的情绪,和声道:“明珠的身子已经大好了,她与我说了那日的事,是她的不对,我已斥责过她了,你千万莫与她一般见识。”

顾晚晴有点心虚,其实这事的起因是她嫉妒顾明珠与她的聂姓未婚夫在外偶遇,认为他们私下有约,不管顾明珠如何解释,她就是“不信不信我不信”,然后请顾明珠去泡了个寒冰浴。

顾晚晴打赌,相信她那天说“不是故意”这种鬼话的人都是怕她打击报复,或者说,怕被她的靠山打击报复。

顾晚晴有个靠山,大靠山,谁也惹不起的那种,就是顾家有实无名的家主老太太,现在快死了。

虚应过顾怀德后,顾晚晴跟着他进入内室,顾怀德又向侍药的荷花问了问老太太的进药情况便退出去了,并未上前探看。顾晚晴则轻车熟路地转入间隔的纱幔之后,靠墙而置的紫褐色雕花大床上,躺着一个形容枯瘦的老人,她双目紧闭,颊边似乎较昨天又凹陷了一点,整个人毫无生机,若非那急促轻浅的呼吸声,很难让人相信她还活着。

灵芝躬身至老太太耳边轻唤了几声,老太太一动不动,灵芝转过来,眼眶红红的,“刚刚老太太醒了就让找六小姐过来,现在又睡过去了。”

见老太太这样,顾晚晴心里也不好受,无视荷花搬过来的绣墩坐到床侧,握住老太太干枯的手掌,趴低了身子唤道:“祖母,还珠来了……”

“还珠……”老太太终于听到了小燕子的呼唤,勉力睁开眼来。

顾晚晴连忙握紧老太太的手,“祖母,我在这。”

老太太已有些混浊的双目一瞬不转地盯着她,眼中满满地慈爱怜惜之色,她不知哪来的力气,伸手朝众人摆了摆,一干人等便悉数退下,只留她与顾晚晴。

老太太吃力地将顾晚晴的双手拢在一起,捧着她的手看着她手心已不再鲜艳的一对红痣,一串泪水就这么滚落下来。

“是奶奶……连累了你……”老太太说话还是有些费力,“要不是为了替我医病,你怎会失去……可惜天不随人愿,奶奶本想再照看你几年,看着你将顾家发扬光大带至巅峰……罢了罢了,还珠,你要记住,你的事绝不要对外人提起,失去了便只当没有过,你仍是‘天医’的不二人选,凭借你的医术,同样能……”老太太长长地喘了口气,“你去叫你二叔他们进来,我有话说。”

顾晚晴明白老太太这是要交待遗言了,她哪见过这种阵仗,鼻子一酸,眼圈就红了。

老太太拍拍她的手,神态十分放松,想来已是有了觉悟。顾晚晴心中更为酸涩,起身到外间让灵芝去叫人,转身又回到内室,想再多陪陪老太太。

其实她自己心里明白,什么“天医”?就算她顶得住身为炮灰的巨大压力留下来,可她对医术根本一窍不通,怎么可能做什么“天医”!但面对老太太的叮嘱,她只能假装默认,其他的事,待送走了老太太再说吧。

老太太此时的面色较刚刚红润了不少,气息也平顺了,说起话来轻松许多,“那聂家的小子对你素有偏见,只是你喜欢,奶奶就都依了你,不过他与明珠的事十有八九是真的……还珠,奶奶此生最对不住的就是你,你放心……”老太太说到最后,精神又有些涣散。

顾晚晴连忙大声唤她,这时一些族人也进了内室,一个身材微丰的中年男子听得唤声几步抢了上来,将一个盒子扔给荷花,“快!八宝回春散,快给老太太吃下去!”

荷花马上将药化开给老太太喂了下去,没过一会,老太太明显精神一振,眼中也清明许多,顾晚晴知道,这是在吊老太太的最后一口气了。

又过了一会,老太太招手让灵芝过去,扶着她慢慢坐起身子,慢慢看了看屋内众人,缓声道:“你们……都跪下。”

众人都依言跪了,时不时地从人群中传出一两声抽泣,老太太紧拉着顾晚晴的手让她继续坐在床边,而后朝着那微胖的男子道:“有德,你现在暂代家主,在我走后,你便与长老们商讨吉日,正式接了家主的位置吧。”

顾长德闻言低泣出声,“母亲……”

老太太摆了摆手,“不过‘天医’之位,定要还珠来继承,凭她的医术,不会辱没了顾家的名声。”

顾长德流着泪水低头称是,老太太又道:“我走后全家只需守丧三个月,莫要耽误了还珠与聂家小子的婚事,我知道聂家对这门婚事不太满意,但这门婚事是圣上御赐,就算聂家以后有本事求圣上收回旨意,你也必须极力促成这桩婚事,听懂了吗?”

顾长德神色复杂地看了眼顾晚晴,他没想到老太太竟如此看重这个失而复得的孙女,临终前还反复交待一定要完成她的心愿,可难道老太太不知,这桩婚事分明是强迫而来,圣上也是看在顾家为皇室鞠躬尽瘁加之老太太亲自相求,这才勉强答应的,将来老太太一走,未必就没有变数,聂家也不是普通的人家,到时又岂是他一个没官没品的医者能够插手的?

饶是如此,顾长德还是应了,老太太时间不多了,无谓在这种事上耽误时间。

“母亲。”顾长德膝行上前两步,“儿子正式接掌家主之位后,是否可向大长老学习‘梅花神针’?”

梅花神针是顾家的发展之本,只有历代承袭“天医”之位者方可修习,不过历代天医与家主常常是同一人,从未有过如今的情况,而老太太虽不是家主,更不是天医,但她在天医之位空悬近十年的情况下带领顾家稳居大雍朝第一神医世家之位,于族中的地位十分崇高。现在天医继承人已经确定,她的一句话,几乎便可决定家主是否有修习梅花神针的资格。

老太太却没有马上回答,将目光转到三房的顾怀德身上,“怀德,我给明珠找了门亲事,是镇北王家的二公子,虽是为妾,但明珠也是庶生,不算委屈。”

顾怀德脸色大变,“母亲!”再看向顾晚晴,眼中满是怒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