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逼宫

发布:2021-10-12 21:22:36

魏,庆京,皇宫。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雨珠噼里噼地落在明黄的瓦片上,凭添一股初春的肃杀之气。一名面容姣好地宫女紧蹙着眉头房门紫宸殿的大门,低声惹来静立在屏风前的另一位宫女,再次询问道:“陛下病情怎样了?”沧溟忧虑地往里瞅了几眼,踟躇道:“昨晚张太医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雨珠噼里啪啦地落在明黄的瓦片上,平添一股早春的肃杀。。...

魏,庆京,皇宫。

春寒料峭,淅淅沥沥的雨珠噼里啪啦地落在明黄的瓦片上,平添一股早春的肃杀。

一名面容姣好地宫女紧蹙着眉头推开紫宸殿的大门,轻声招来静立在屏风前的另一位宫女,询问道:“陛下病情怎样了?”

丹朱担忧地往里瞅了一眼,踟蹰道:“昨夜张太医来瞧过了,给陛下开了剂药服了下去,后半夜似乎额头不再发热,寅时那会儿醒了一次,说了些胡话,又睡了过去…….”

面容姣好地宫女闻言,眉头蹙地更紧了。

丹朱忙问道:“文鸳姐姐,可是前朝那边出了什么事?”

文鸳叹了口气,“周王听闻先帝驾崩,陛下多日未曾上朝,硬生生地带着三千兵马从沧州连夜赶回来护立新君,昨夜就已经赶到了京城,这会儿子正在宫门那儿和崔指挥使对峙着。若是陛下能露面还好说,朝臣已经数日没见陛下了,这会儿正和周王一起痛骂太后要做前朝武后呢……”

丹朱听说周王已经领兵正在宫外,吓得花容失色,“文鸳姐姐,若是宫门破了,我等可……”

“丹朱…扶我起来….”带着沙哑的女孩子的声音从屏风里传来,虚弱却莫名带着一股不容置疑。

丹朱和文鸳闻言连忙入内,拉起了黄色的帷幕。

之间女孩子久病的脸上毫无血色,黑发顺着淡黄的中衣批下来。瘦弱的手撑在床上,努力地想从床上坐起来。

文鸳见状,忙扶了一把女孩子,丹朱眼疾手快地拿了一件外衣披在女孩子的身上:“陛下,仔细着凉。”

元琼摆了摆手,紧握拳头放在嘴边咳了两声,内心不禁嘀咕这句身体也太差了点。

元琼看向文鸳:“你方才说,周王已经在宫外了?”

文鸳忙跪下:“回陛下的话,周王已经在宫外和崔指挥使僵持了几个时辰了,太后娘娘派奴婢来问您问了好几次,只是陛下您一直未醒….这会儿子朝臣们正和周王一起吵着让太后娘娘把陛下您交出来。”

元琼见状,也顾不得继续询问了,回头看向丹朱吩咐到:“丹朱,帮我更衣,我要去见见周王和诸位大臣。”

丹朱担忧地看着元琼:“可陛下您的身体….”

元琼打断丹朱的话,“来不及了,再不露个面朝臣怕是以为我死了,如果不知道我的存亡,情况只会更糟糕,周王率军入宫受到的阻拦会更小。到时候周王若领兵进宫,我就算活着最后也是尸骨无存。”

丹朱闻言一凛,也来不及想睡了一觉元琼的变化怎么这么大,连忙搀扶着元琼下床为其梳妆更衣。

元琼叹气,昨夜刚穿越,还没有接受完信息,就遇到了逼宫的戏码。我只是考研失败了想去楼顶喝个酒啊….

宫门。

周王端坐在马上,大声质问着持刀站在马前的将领:“崔进!孤再问你最后一次,太后何在,陛下何在,你崔家是不是已经暗害了陛下的性命,企图颠覆我大魏元氏的江山!”

崔进握紧了手中的长刀,想着尚不知何在的姑母,想着半月前登基大典上瘦弱的小姑娘,沉声道:“周王殿下不要污蔑我崔氏,我崔氏自太祖以来就是大魏忠臣,陛下尚在宫中安寝,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若如此皇家威严何在?”

周王大笑一声,“三个时辰过去了,想必陛下若尚在,就算坐着皇辇也能接见我等,如今我已没有耐心,我倒要看看崔氏那毒妇是如何害了陛下!儿郎们,随我冲入宫门杀了那崔氏毒妇,收敛陛下尸骨!”

崔进大惊,大喝道:“周王,你这是造反!王相,您等可是托孤忠臣,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陛下….”

周王身后的大臣们并没有出声,情况不明,周王率军入宫也是破局之计。大不了.....周王也算血脉相近的宗室,皇位也不是坐不得。

话音未落,周王的长刀已经迅速落下,崔进只觉得一阵剧痛传来,随后便没了意识。周王提着崔进的脑袋,朝后抛在了诸文臣的前面,拱了拱手:“小王已将这崔逆斩了,先去宫中为各位大人开路,用崔氏的血祭先帝之灵”,说完带着一众骑兵率先冲入宫中。

崔进身后的士兵见上司死了,朝廷重臣们似乎也站在周王那边,不敢多做阻拦,纷纷避让开来。

周王见状,更是嗤笑。拍了拍马,加快了速度。

诸文臣似乎也被这变故吃了一惊,没想到太后的侄子、堂堂羽林军指挥使周王说杀就杀。

丞相王故颤抖着胡子大喊道:“此僚敢在宫门口杀人,未尝不敢做别的事,若是陛下尚存,危矣!”

太傅阴世安连忙对着身边的侍从大喝,“快把马给我,事情超出控制了,我先赶紧进宫阻拦周王!”

王故盯着阴世安单骑入宫,眼中布满担忧,招来长随,“拿着我的令牌去宗正府紧急通知老赵王,让他率羽林郎前来护驾!”

兵部尚书凑过来小心试探,“王相,若是陛下真的亡故了,这周王上位也未尝不可,先帝仅余陛下一女,我大魏从未有过女子登基的先例,这周王乃先帝之侄,论血统也是正经的皇室啊…..”

王故呵斥道,“严甫!你受先帝皇恩才到此位,若连先帝唯一的骨血都保不了,以后有何颜面去见先帝!”

兵部尚书脸色讪讪,哼了一声,脸色极不自然得退到了后面。

王故叹气,拱手朗声道,“诸位,如今这局势,我等还是赶紧入宫吧。”

紫宸殿内,丹朱正拿着一块玉佩往元琼身上挂,元琼皱眉,“丹朱,你快些,我去早点见到各位大人们要紧。”

忽然,一阵甲胄碰撞声传来,只见一名年轻小将急匆匆持剑闯入殿中,问道:“陛下可还安好?”

文鸳大惊,一只手护住元琼,挡在元琼身前喝道:“大胆,你是何人,竟敢闯入陛下寝宫!”

小将看到元琼完好地站在眼前,心下一松,忙跪下,拱手抱拳:“末将乃羽林军谢指挥使下千户徐钦,奉谢将军之命前来护卫陛下安危,如今周王已将崔将军斩于宫门下,还请陛下随末将先走一步,以防小人暗害。”

元琼心想,既宫门已经失手,恐怕随着徐钦逃去哪里都没用。

元琼凝了凝神,问:“周王带了多少兵?谢将军麾下还剩多少兵?如今谢将军何在?”

徐钦没想到还没有自家妹妹大的女孩子到了这种时刻还能如此冷静,心中暗想不愧是凤子龙孙,嘴上却不敢丝毫耽搁:

“周王仅带了五百精兵入城,其余兵马均被扣在了城外,只因事发突然,将士们不知道陛下情况如何,担心陛下如周王所说薨了,周王未来会….”徐钦抬眼看了一眼元琼,顿了顿,“故而未曾多做阻拦,谢将军早在周王在宫外时就已经在安排兵马,只等时机一到就将周王一网打尽。”

元琼闻言松了口气,情况还不算太糟糕。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