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三章 平息

发布:2021-10-12 21:30:36

殿外的银甲将领不敢再迟疑,心里想宫殿内狭小,此时冲进去怕是还得担搁些时间。银甲将军而已稍稍去思考了一下,一瞬间作出最终决定:“朝里面发箭。”片刻间,密密麻麻的羽箭从大门处射了进去,尚在殿内的周王府的士兵们如筛子般争相被打倒。周王和殿内的士卒也没想起殿外银甲将军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瞬间做出决定:“朝里面放箭。”。...

殿外的银甲将领不敢再犹豫,想着宫殿内狭窄,此时冲进去恐怕还得耽搁些时间。

银甲将军只是稍微思考了一下,瞬间做出决定:“朝里面放箭。”

片刻间,密密麻麻的羽箭从大门处射了进来,尚在殿内的周王府的士兵们如筛子般纷纷倒下。

周王和殿内的士卒也没想到殿外的将军根本不顾及里面元琼的性命,直接进行覆盖性的放箭。

徐钦看着密密麻麻的箭羽在他的眼前放大,举剑挥掉了数支,不敢回头,只得大声向元琼道:“陛下小心流矢!”

元琼暗暗咬牙,心想这个皇帝真是多灾多难。元琼还没来得及进入内室,眼睁睁的看着一只箭直直地朝自己射来,她根本来不及躲避,“噗嗤”一声,一朵血花从她的肩头绽放。元琼闷哼一声,忍着剧痛扑到了前殿的书桌底下。

幸而一轮齐射过后,周王府的士兵已没了七七八八,,一堆穿黑色甲胄的士兵在射过箭后迅速涌入殿内,逐个向尚活着的叛军补刀。

着银甲的将军走进来,看到徐钦已经将周王制服,问道:“陛下呢?”

徐钦拱拳,“方才太乱,末将只来得及让陛下自安,未曾看到陛下何在。”

银甲将军默然,大步走向大殿深处,一眼就看到书桌后紧紧缩着的三个脑袋。

银甲将军抱拳跪下,“羽林军副指挥使谢旻参见陛下,方才多有不敬,容陛下恕罪。”

“丹朱,扶我起来。”女孩子虚弱的声音传进了谢瑛的耳朵,虚弱无力,甚至带着一股久病之后的缠绵,谢瑛凛了凛神,不敢抬头。

“陛下,得赶紧唤太医来处理您的伤口…..”丹朱大惊失色,这才关注到元琼肩头插着的箭矢,源源不断冒出的鲜血已经浸湿了大半衣服,元琼的脸色比起先前更加不好。

“文鸳,你去传太医吧。”元琼继续心中叹气,这叫什么事儿。

文鸳担忧的看了一眼元琼肩上的伤口,不敢怠慢,胆战心惊地跨过一众尸体,跑出了殿外。

元琼这才空的下来打量谢旻。四周的血腥气极为浓厚,尸体横的到处都是,谢旻却似乎丝毫不受影响,低眉顺眼地跪在她跟前。

好白的将军,看着眉眼似乎也是挺俊俏的。

然而元琼一想到方才他不顾她的安危就下令放箭,忍不住酸道:“谢将军长得一幅好相貌,带兵也是好魄力。”

谢旻抿了抿嘴,开口:“方才刀剑无眼,还请陛下赎罪。”

元琼不愿再和他计较,眼前忽有些发黑,元琼来不及反应,一阵踉跄,险些站不住。丹朱忙扶住元琼:“陛下,您之前的病刚刚才好转,如今又中箭,实在是元气大伤,奴婢扶您去里面歇着吧…..”

元琼心想,不是我不想歇,这一堆烂事我不搞清楚我怕我去歇了再也醒不来啊。

元琼摆了摆手,对着仍然跪在地上的谢旻道:“将军先起来吧。”

谢旻闻言,立刻站了起来,按着腰上的剑柄,仍旧是低眉顺眼地立在元琼跟前,背挺着笔直,恍若一棵青松。

谢旻比起元琼整整高了一个头,元琼看谢旻不得不仰起头来。许是因为赶来太极殿时间比较紧,有几缕发丝调皮地从头盔里跑了出来。浓眉密且长,细密的睫毛遮住了眼里的神色,显得谢旻极为乖顺,顺着挺直的鼻梁下来,淡粉色的嘴唇,不薄,不厚,恰到好处的点缀在谢旻的脸上。

可惜四面都是血腥气,肩头的剧痛一直刺激着元琼,元琼强忍着恶心,根本来不及仔细欣赏谢旻的美貌。元琼压了压身体的不适,询问谢旻:“不知诸位大臣和太后何在?”

谢旻想了想,答;“王相等人应该在从宫外赶来太极殿的路上,至于太后,臣不知。臣昨夜接到王相的命令就一直在安排士兵以防不测,太后自有崔家私兵保护着,故臣未曾关注慈宁宫那里。”

“私兵?”元琼疑惑,“崔家私兵怎可以进驻皇宫?”

谢旻默然,同情地瞅了一眼元琼,这小皇帝和傀儡也没啥区别了,“半月前陛下登基后就一病不起,太后为了防止陛下忧劳过度,主动接任朝政扶持社稷,这私兵也是太后主动要求的,说是防止奸人害她,崔尚书据理力争塞了两百精兵进驻了慈宁宫。”

元琼沉默了片刻,叹气,“怪不得大臣们会被周王蒙骗,羽林军指挥使是崔家的,太后又摄政,还有私兵在皇宫,朕的安危确实难以让大臣们放心。”

元琼捏了捏眉头,周王这关大概是过去了,她也终于得空理了理这具身体的信息。

元琼,先帝魏仁宗的独女,先帝本有还有三子,结果陆续薨亡,只剩下元琼这个元后所生的女儿。先帝身体不好,在位十几年已是极限,终于在一个多月前咳血而亡,只剩下一个刚过完14岁的女儿元琼。众大臣在选元琼还是选周王这个子侄为继位之间争吵了很久,最后由宗正老赵王、户部尚书崔括以及太傅阴世安据理力争,众臣才决定由元琼继位,成为大魏开国以来的第一位女帝。

现任太后崔氏乃户部尚书崔括的亲妹妹,并不是元琼的生母。元琼的生母出身南阳阴氏,太傅阴世安是阴皇后的叔父。阴皇后过世后,崔氏凭借美貌和家世获封贵妃,先帝弥留之际,指定了崔氏为太后,崔括为顾命大臣之一。

自太祖扫清了在中原作乱的诸胡,已经过去百余年,周边势力虽有骚动或小摩擦,还算得上是安稳。元琼只要按部就班的让大魏保持现状,再保证元氏的血脉得以流传,就得以百年之后安心去见先帝了。

谢旻见元琼久立不语,以为小姑娘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吓中脱离开来,犹豫了片刻,开口:“陛下......”

元琼回过神来,想起一件事,顺便开口对谢旻说:“谢将军,不知这徐钦为何人,是否可靠?”

谢旻一愣,道:“徐钦是前朝将门之子,因祖宗誓死抵抗太祖,徐家虽因太祖宽容得以延续,但一直得不到重用,这徐钦是臣看他武艺高强为人耿直,特地招入羽林卫任职。”

将门子弟,武功不错;家道中落,应该不至于有权贵子弟的坏毛病;年轻,有培养潜力。方才看徐钦的表现,也比较忠心。

不错,元琼暗暗评价。沉吟片刻,元琼继续问谢旻:“不知谢将军可否割爱让徐钦做朕的贴身侍卫?”

谢旻闻言,踟蹰道:“陛下,您的起居皆是由太后娘娘安排....是否需要请示慈宁宫?”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