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下人

发布:2021-10-12 21:37:20

崔太后又仔细端详了元琼片刻,见元琼确实虽然脸色还未好转,但精神确是这半个月来从未有过的好,心下有了数,也不再停留,“陛下圣体未安,安心养病即可,这宫中的残局哀家继续帮着收拾,陛...

崔太后又仔细端详了元琼片刻,见元琼确实虽然脸色还未好转,但精神确是这半个月来从未有过的好,心下有了数,也不再停留,“陛下圣体未安,安心养病即可,这宫中的残局哀家继续帮着收拾,陛下无需忧劳过度。”

说完,便安慰地抚了抚元琼在被子外面的手,走了出去。

元琼默默地看着她的背影,回味方才短短的对话,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

元琼不是不相信真情的存在,只是她前身与崔太后非亲非故,自阴皇后去世后她可以说是由先帝,也就是仁宗亲自抚养长大,而仁宗在经历了子嗣们接连去世后,也有意无意的隔绝了她与后妃的接触。

若不是自己知道这些情况,凭崔太后方才的表现,说是自己的亲娘恐怕也有人相信。

元琼虽然不是阴谋论者,但凭借二十几年的常识,她当然不会轻信崔太后真是像表现的如此,要么她演技高超哦,要么她是真的是傻白甜。阴皇后去世后,后宫中不乏出身优渥的妃子,但唯独崔太后出头成为唯一的贵妃,凭这一点,不管是崔太后,还是崔太后代表的崔家,都不容小觑。

傻白甜?傻白甜能没有孩子一路安安稳稳做到太后?傻白甜能在昨日皇上都受伤的宫变中完好无损?真相信这些元琼才是傻白甜。

如果她是傻白甜,不需要元琼对付就能消失;如果她不是,元琼也会花费心思让她不能再有能力到管理太极殿的起居和收拾“宫中残局”的地步。

元琼自穿越到这大魏来,就已经有了身为孤家寡人的觉悟。

身为孤家寡人,若是连皇宫都掌握不了,该多么没有安全感啊。

想到方才崔太后提起的刘公公,元琼才想起名义上的大内总管刘公公自她穿越过来就没有见过。

“丹朱。”元琼唤道。

侍候在外面的丹朱听到元琼呼唤,连忙赶了过来。

“陛下可是身体不适?是否需要传唤太医?”丹朱关切地问道。

“不了,”元琼摇摇头,“你去打听一下刘公公这两天在哪?做了什么事?若是能找到他把他叫到我跟前来。”

丹朱应下,步履匆匆地又出了内室。

凭借印象,如今元琼直属的太监与宫女若干,但是能叫上名字的、拥有管事权的,也就只有三个。

丹朱,文鸳,刘公公刘通。

丹朱只比她大两岁,从她六岁起就因为长相娇憨被指来伺候在身边,忠心上应该不成问题。

文鸳,是她登基后太后派来指点丹朱的,如今也算是手下人,二十岁左右,长相姣好,做事稳重干练,抛开与崔太后那边的牵扯,也算是可用之人。

刘公公也是自她登基之后才派过来的人,印象里也算是乖顺,只是崔太后经常被其挂在嘴边。

只因自先帝为了维护朝局稳定,临终前特意吩咐后事一切仓促从简,这一个多月以来朝中上下一直都在忙着先帝的后事,如今已差不多妥当,但宫中人手的补缺还没有完全到位,元琼如今敢用的也就这三人,比起其余来历不明的小太监小宫女,起码这几人有印记可循。

哦,如果顺利的话,徐钦也可以算上了。

作为一个穿越者,如果没有一个强劲的打手那也太失败了。

“文鸳。”元琼又唤道。

文鸳端庄地走进来,向元琼行礼,静默不语。

“你给我讲讲我晕过去之后宫中的情形。”元琼闭目,靠在了床上。

文鸳斟酌了片刻,开口道;“陛下您昏睡了一个晚上,诸位大臣后来赶进了宫中,确认了陛下的安危后就离去了。周王服诛,已经被关押起来等候处置;,阴太傅没有被刺中要害,但伤势略重,幸而张太医来的不算太晚,救回了性命;崔指挥使掌握的羽林军因护驾不利被谢将军带人控制起来,如今的宫城防卫由谢将军和宗正府的人接替,保护陛下安危;今早的早朝因陛下尚在昏迷,由太后垂帘听政,具体情形奴婢便不知了…..”

说完,文鸳迟疑了片刻,不知道是否继续该说下去。

元琼察觉到了文鸳的停顿,睁开眼,看到了她脸上的迟疑,温声道:“还有什么想说便是,朕不会降罪于你。”

文鸳低头,按着元琼的吩咐继续道:“奴婢听说宗正府宗正老赵王今儿个奏请筹备选秀扩充陛下后宫了。”

选秀?元琼一愣。

据她了解,如今的大魏朝虽没有明确阻止女子当官,但绝大多数的官员仍是男子,也就是说这个社会的话语权还是男人占上风。选秀?选男人?这还不得被礼部的人给喷死?选女人的话…..倒是有点不和时宜。

算了,如今自己连安危都不能保证,哪有闲情逸致考虑这些事情,元琼摇了摇头。

恰到这个时候,丹朱走了进来。

元琼惊讶道:“这么快就打听到了吗?”

丹朱神色复杂:“奴婢正出去没多久,就遇到了刘公公匆匆赶来,便带回来了。”

元琼了然,便不耽搁道:“既然已经到了,就传刘公公进来吧。”

丹朱应下离去。

不多时,一位神色忠顺的中年太监弓着身子小步快走了进来,“扑通”一声跪在了元琼的床前。

还未等元琼开口,刘公公的声音已经有了哭腔;“陛下….奴才该死,奴才护驾无力…只因当时太后娘娘传奴才去..奴才才不能在陛下面前尽死…..”

元琼安慰道:“刘公公,朕未曾错怪你,太后那个时候找你是为了何事?”

刘公公想,没有错怪我还不让我站起来?他却不敢太过怠慢:“太后娘娘找奴才商量陛下护卫统领的人选,想着陛下的安危需重视…..却不想…..”

“护卫统领?太后属意谁?”元琼面色困惑。

“是崔家的老三,从小舞刀弄枪那个,”刘公公观察着元琼的脸色,一边笑着夸到:“陛下您可不知道,这崔延武艺高强….”

“说到这个,”元琼神色如常,打断道,“朕的护卫统领由羽林卫的千户徐钦担任吧,这徐钦昨日救驾有功。”

刘公公一怔,“可…….”

元琼仿佛猜到了他要说什么,笑道:“这是朕和太后商量的结果。”

刘公公反应过来,脸色讪讪:“太后乃陛下的母后,定然是极为关心陛下的安危的,这当母亲的哪有不管着当孩子的人手的….”

元琼笑而不语。

刘公公兀自说着尴尬,便也闭嘴了。太后说的不错,陛下果然是有些变化了,虽然仍然似乎依靠着太后,却不像以前似的像个孩子般容易摸透心思了。

看来以后还得多多留意,刘公公暗自提醒自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