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三)野菰

发布:2021-10-13 21:16:32

“林菰是枫师兄!”南青葙望着剧本呆呆。陈阳走了回来,望着又魂游的他,摇了摇摇头!“南哥,我走了!”南青葙挥了挥,陈阳打开门回了自己的房间。“枫师兄原名林枫!离开了贺家医署后,更名林菰,野菰的菰!是一种草药!”南青葙回过头望着说话的的人,这一次她一“南哥,我走了!”。...

“林菰就是枫师兄!”

南青葙看着剧本发呆。陈阳走了过来,看着又神游的他,摇了摇头!

“南哥,我走了!”

南青葙挥了挥手,陈阳开门回了自己的房间。

“枫师兄原名林枫!离开白家医署后,改名林菰,野菰的菰!也是一种草药!”

南青葙回头看着说话的人,这次她一身浅鹅黄,在焚香。

“上回在临安拜会山长时,山长教了一种以梅花制香法,我试着用西京老宅的头年桂花制香,现在已成,试试效果如何。”

汝窑八莲花瓣三足香炉中飘出了一缕青烟,一股淡淡的桂花香飘散。

南青葙走到了她的跟前,学着她的样子坐下,明明她就在眼前,可是他依旧看不清她的脸!他们之间隔得不仅仅是消逝数百年的时间。北宋的她,二十一世纪的自己,他伸手摸着自己的脸,又是一手的泪!自己到底怎么了?他分不清是戏,还是他的曾经,一个现代人怎么会有北宋时期的曾经?

“你,还记得前生吗?”

“你说那是你的前生记忆?”

视频中南青葙的心理医生凌音微微一笑。

“对!自从入《素问南篱》剧组以来,在片场还是在房间里,我总看见一些影像,剧本里没出现的。”南青葙悠悠地说,“特别是她!活生生的!”

凌音看着视频中迷离的南青葙,“是不是太累了,入戏深了?”

“我看不清她的脸!怎么也看不清!为什么?”南青葙说。

“是只有她的脸看不清楚吗?”凌音问。

“对!只有她,我看不清!”南青葙梦魇般的说。

凌音沉默着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给自己热一杯牛奶,喝完,上床睡觉!”

挂完电话,凌音立马给骆姐打电话。

“怎么了?”骆姐似乎很忙。

“你最近是不是忽略了南青葙?”凌音说。

“他找你了?”骆姐笑,“他是个戏痴!人戏不分!这就是他有今天成绩的原因。戏拍完了,出戏了就没事儿了!”

“起初我也以为是!但是看他今天的状况,”凌音一时找不合适的词儿。

“魔障了!”骆姐说,“陈阳跟我说过。我最近在推新人,等我忙完了,去剧组看看他。”

挂完电话,凌音自言自语,“唯独看不清她的脸?为什么?前生亏欠太多,成了今生的执念!”

南青葙听话地给自己热了一杯牛奶,喝完刚躺下,关了所有的灯,房间里漆黑一片。有一只手温柔地拂过他的面颊,还是那熟悉的桂花香混合着药草香。

“云郎!七月七快到了,我想请一对磨喝乐回来供奉,好不好?”

软语就在耳边,南青葙虽闭着眼睛,笑着点了点头。他伸手一把揽她入怀,她的发间的桂花香萦绕着他。南青葙转换成了陆玄叁,现代公寓变成了陆府南篱院。

“还要搭乞巧楼,楼下摆放磨喝乐、花瓜、酒炙、笔砚、对了,还有针线!”

说着说着她就笑了。

“你笑什么?”陆玄叁问。

“你可能不记得了,你六岁那年,原本枫师兄和我要偷偷溜出去玩,被你缠上了,所以只好带着你一起出去玩。那天街市上的人太多了,怕你走丢,枫师兄让你骑着他的脖子上,我们三人把西京的街市逛了个够!你抱着新买的磨喝乐,那可是枫师兄攒了很久的通宝,被我们俩一夜挥霍。”

“你是不是又后悔了?”陆玄叁睁开了眼睛,“当年嫁得不是枫师兄!”

“你都说了,我们俩的姻缘是从你一出生就注定了!”

陆玄叁一把紧紧抱着她,“我不会放手的!致死不放!”

这句话一出,陆玄叁没来由地泪如雨下。

“云郎!好好的,怎么哭了?”白素问抹着他脸颊上的泪,“只要你不放手,我绝不松手!”

可是陆玄叁的泪止不住,白素问被他给惹得也泪眼如珠。他们紧紧地相拥着,仿佛这样他们就能一起到天荒地老。

萧雪见看着镜头下紧紧相拥的两个人,脸上全是泪!

“你说的!致死不放!你做到了吗?”她低语,低得只有自己能听到。

导演喊Cut!南青葙从床上爬了起来,陈阳递给他纸巾让他擦脸上的泪,他礼貌的把纸巾先递给了白素问的女演员,她已经哭得花容失色,礼貌地替她擦着,安慰地拍了拍她。

“谢谢!南哥!”

南青葙下床,看见了站在一角落里的萧雪见,她也哭得一脸模糊!萧雪见发现他在看自己,连忙转身走开,往片场外面走去,可是脸上的泪却止不住!她走到无人的空旷地儿,蹲下哭着!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有人把纸巾塞到她手中,她胡乱地擦着,泪水多的纸巾不够。她被人给拽了起来,她泪眼朦胧地看着眼前人——是北宋的陆玄叁,还是现在的南青葙。

“你怎么——哭得像只小狗一样!”穿着戏服的南青葙,用自己的手给她抹泪。

“你才是狗!”萧雪见哭着说,“你才是只小狗!”

“好!我是!我是小狗!”

萧雪见扑倒他的怀里,继续哭着。

“你别蹭了,蹭脏了,一会儿不连戏了!”

萧雪见立马抬起头,看着已经被蹭脏了的戏服,“那怎么办?现在干洗来得急吗?”

“你干嘛要写这么虐的剧本啊!”南青葙抱怨着。

萧雪见一愣!

“你说致死不放的?你放手了!是你先放的手!才把她弄丢的!”

南青葙如木雕般的定在那!

“南哥!准备下一场戏了!”陈阳跑了过来,一把拉着南青葙就往片场跑去,南青葙回头看着萧雪见,萧雪见却转身走了!

上午没戏,南青葙在床上迷糊地睡着,突然被人给摇醒了。

陈阳拿着平板说:“你上热搜了!”

南青葙爬了起来,“这次又因为什么?”

“南青葙怀中的佳人是谁?”

南青葙转头看着陈阳,陈阳把平板递给他,他接过,居然是昨天在片场外,南青葙抱着萧雪见的照片,好在都是背影!

“还好,没拍到萧雪见的脸!”

“南哥!你闹绯闻了!”陈阳说,“粉丝都炸锅了!”

“你让骆姐想办法撤掉,要不萧雪见会被人肉的!”南青葙说。

“你现在才意识到啊!”陈阳鄙视地看着他,“萧老师现在都不敢出门了!”

“不是没拍到脸吗?”南青葙叫着。

“你不知道吃瓜群众无所不能吗?”

南青葙立马往外走去,陈阳一把拉着他。

“你要干嘛?”

“我去看看!”

“萧老师吗?你是不怕石锤是吗?”

“石锤什么?演员和编剧讨论剧本怎么了?”南青葙说,他想起什么,找到自己的手机,才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萧雪见的电话,只能拨打微信电话,可是没接。

“她电话多少?”南青葙问。

“哥!”陈阳看着他,“你真想保护她,这个时候什么都别做!等着热度过去!”

南青葙点了点头!

萧雪见坐在电脑前,呆呆地看着空白的文档,床上的手机微信电话信息都快要爆了,因为是静音,只有屏幕不停地亮着。

另一个手机响了,萧雪见从卫衣的口袋里摸出,接起:

“好!我马上过来!”

她迅速地换了一套衣服,戴上帽子和口罩,快速地出门。她往酒店的后厨走去,从后厨的后门出了酒店,上了一辆出租车,远去。

第二天下戏,这两天场次多,南青葙忙得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回到房间拿出手机又拨萧雪见的微信电话,依旧没接!

陈阳走了进来,南青葙拉着他,“你,去看看!”

陈阳点了点头,“你别跟着啊!”

“我不跟,就在房间!有事给我打电话!”他晃了晃自己的手机。

可是等了一刻钟,他就在一直不停地看手机,漫长的半个小时,南青葙走到门口,陈阳开门进来。

“怎么了?她是不是有事儿!”

“她,人不在!手机没带,也没电了!”陈阳说。

“那她人呢?人去哪了?”南青葙紧张的问,“报警!”

敲门声,陈阳问:“谁啊!”

“我!”骆姐洪亮的声音。

门一开,骆姐气势汹汹地走了进来,南青葙正着拨打报警电话,被骆姐一把夺过。

“你干嘛?”

“报警啊!从昨天二十四小时了!够失踪案的报警时限了!”南青葙抢过自己的电话。

“我问过了,萧老师给导演打电话了,说家里有事儿,请一个星期的假!但是不会耽搁剧本修改!”骆姐不紧不慢地说。

“她家出什么事儿了!”南青葙追问。

“南青葙!”骆姐一把夺过南青葙手中的手机,“没收了!好好拍戏!我会在剧组待一段时间,你给我安分点!”

南青葙瞪眼看着陈阳,“你出卖我!”

“我没有!哥,你冤枉死我了!”陈阳叫屈!

樊楼,临窗的雅间,陆玄参和林菰对面而坐。

“师妹,她可好!”林菰喝了口酒,问。

“嗯,看医书、栽种药草,偶尔也会给我的一些同僚家眷看看诊。闲时点茶焚香。”

“师妹,喜欢山水,她喜欢广袤的天地!喜欢风,喜欢雨!”

窗台上飞来一只燕雀,林菰挑了些米粒,撒在了窗台,燕雀吃着,吃了几粒,就飞走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