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六)可知

发布:2021-10-13 21:24:34

南青葙在医院做全身检查,并也没意外发现异样,虽然脖颈处的那道红色的印记也确实无解。回剧组的路上,南青葙在车中睡着了,一只手紧紧地地拽住身边的萧紫萱。坐在副驾上的陈阳也看见了了,心照不宣。他们去医院做检查,仅有他们几个明白,连骆姐都没说。萧紫萱把自己他们去医院做检查,只有他们几个知道,连骆姐都没告诉。。...

南青葙在医院做全身检查,并没有发现异样,但是脖颈处的那道红色的印记也的确无解。回剧组的路上,南青葙在车中睡着,一只手紧紧地拽住身边的萧雪见。坐在副驾上的陈阳也看见了,心照不宣。

他们去医院做检查,只有他们几个知道,连骆姐都没告诉。

萧雪见把自己的手从南青葙的手中抽离出来,看着睡得香甜的他。

“他常做噩梦,睡不安稳。八岁那年,父母双亡,叔伯把他送回了西京老宅,与陆总管相依,实在孤苦。我也因为父亡,祖父回西京带着我。我们常去陆家老宅看望他,他总是躲在老桂花树下,不哭不语,安静得如一只小猫。陆总管问祖父,小儿半夜噩梦,如何治?才知道他常在夜里噩梦中哭泣。”又是那个苍老的声音,如泣如诉地说着。

萧雪见伸手触摸着南青葙的双眉,她在想,素问是不是也常在夜里这么看他,睡在素问身边的他,是不是也这么香甜,从此不在被噩梦缠着。

他的眉眼是好看的,前生为文官,梁家小娘子紧凭一面之缘,情根深种;今生,更是因为这幅皮相,璀璨星河。

萧雪见收回了自己的手,转过头去看另一边,车窗外霓虹滑过。

“陈阳,在路口停一下,我还有其他事儿,你们先回去吧!”

她下了车,看着他们的车再次涌入车河,才转身往前走着,走到了一个公车站,现在是晚上快九点了,等车的人零零散散。她在凳子上坐了下来,也不着急上车。她拿出了电话,拨通。

“怎么了?”柏青奕的声音。

“师傅!”萧雪见有气无力。

“又是因为那个人!”柏青奕停下了手中要收拾的东西。

“他——以为——我是她!”萧雪见说。

“那你是吗?”柏青奕索性开了一瓶啤酒,坐下来。

“我是不是做错了?”萧雪见问他也是在问自己。

“想听真话?”柏青奕问。

电话那头沉默。

“你的确不该干预他们之间的事情!”柏青奕说,“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个故事在今生的走向,还未可知!”

听到他这么说,萧雪见的心情好了很多。

“这么晚了,别在外面晃荡了!赶紧回去!好好干活,好好生活!”

挂了电话,酒也喝完,柏青奕继续收拾着,怎么感觉收拾出这么一大堆的东西了,最后,他就拿了一套自己常用的画笔。

“放下!带不走的都放下!”

霍雪见再次拨通了电话。

“桑姨,她怎么样了?今天乖不乖?嗯,电影还得有两个月的时候。好!替我跟她说晚安!”

挂上电话,她在公交车牌上查了一下回酒店的车,正好来了,上了车!

梅雨季,一连着下了好几日,白素问坐在窗前的塌上,眼皮有些沉重,是睡非睡,手中拿的是唐代王冰的《黄帝内经素问》摇摇欲坠,汝窑八莲花瓣三足香炉青烟袅袅。

庭院里的芭蕉叶被雨水给打得东倒西歪,丫鬟梅青走了进来,雨大了,风雨有些侵入,老婆子也走了进来,和梅青一起关上了门窗。

“大娘子!”婆子附身轻声的问躺在塌上的白素问。

白素问手中的书掉了下来,梅青忙着掌灯。

一身蓑衣的陆玄参绕过芭蕉,上了廊桥,小厮撑着大油纸伞迎了上来。

陆总管站在廊上等着,“阿郎回来了!”

“素问呢?”陆玄叁解开蓑笠,小厮和陆总管一起帮着他解蓑衣。

“大娘子在塌上睡着呢!”小厮说,“主君昨日晚上出去后,大娘子就在窗前的塌上睡着。”

“吃呢?”陆玄叁脱下湿漉漉的靴子。

婆子提着干净的鞋走了过来,“吃得也很少!”

“病了?”他光着脚往屋内走去,他走到塌旁,连忙伸手探着白素问的额头,并没有发热,松了口,“素问!素问!别睡了!”

白素问迷糊中睁了睁眼,一笑,伸手搂着他的脖子,“你回来了!”

“他们说你吃得很少,起来,陪我吃点,我饿了一天了!”

陆玄叁让婆子去准备吃食,又让陆总管去请大夫。

“这是白素问和陆玄参的第一个孩子,可惜了!”场外的杨瑶谣叹息。

萧雪见跟着摄影机,往内堂看去。

陆玄叁知道白素问怀孕了,像个孩子一样笑着,他走到供着去年七夕买的那对磨喝乐,虔诚地拜着。

“谢谢!陆家添丁了!”

陆玄参眼中有泪。

霍雪见的眼中也有泪!这个故事在写成剧本之前,她就听过很多遍,而眼前的一幕,亦真亦幻。

南青葙分辨不清楚,是前生还是今生?开拍之前,他熟读剧本,所以这个故事他不陌生。可是此时的自己,像是初始,每一个场景像是就是当下即时发生的。

导演的那句“Cut”!他像是没听见,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

陈阳上前,“南哥,换下一场了!”

南青葙这才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换景的工作人员。

“下雨了!真下雨了!”

萧雪见抬头,雨点打在脸上,秋雨有些凉意。工作人员在忙着搬摄影器材,场面有些混乱。一把油纸伞,萧雪见转头看着身后给她撑伞的人,陆玄参还是南青葙?

出外场,因为雨季,河水暴涨,陆玄叁冒雨去视察洪讯。因为大雨,塌荒被困在江边小村。剧组也因为突如其来的大雨,也被困在了外景地。

“雪姐,你们那没事儿吧!突然下这么大的雨?”在B组的杨瑶谣给在A组的萧雪见打电话。

萧雪见伸手接着屋檐落下的雨水,“镜头基本拍摄完毕,等雨小一点,就回去了。你们那呢?”

“B组今天的戏都改成有雨的戏,还好,改动不是很大!”杨瑶谣说。

南青葙一身泥泞地走了过来,他摘下蓑笠,萧雪见立马拿了一条白色毛巾递给他。陈阳跟在他身后。

“南哥!姜汁可乐还热着,你先喝了发发汗!”

“今天的戏都拍完了吗?”

萧雪见拿过陈阳手中的保温杯,拧开,一股热气冒出,递给南青葙。

“有点烫!”她提醒。

南青葙用白色毛巾擦着脸和脖子,一边空出一只手接过萧雪见递给他的保温杯。

“哥!你脖子上的那个红印好像淡了些!”陈阳抽出湿纸巾,萧雪见连忙从他手中抢过,自己上前给南青葙擦着脖颈,果然是淡了些。

“淡了?”南青葙比萧雪见高一个头,他低头说话呼出的气正好吹到她的额头。

南青葙看着眼前的人,不知是被睫毛上的雨露给模糊了眼睛,还是原本就模糊着。

白素问在灯下帮着陆玄叁清理着脖颈处的泥垢。

“冯公上京述职,梅雨季雨水泛滥,临江的村落必是遭殃。”白素问说。

“府尹不在,我作为少尹,不能懈怠!”陆玄叁有些歉意,他伸手摸着妻子还未显势的肚子,“为夫为父,本该守在你们母子身边。”

“作为父母官,守在百姓身边也是本职。”白素问摘下陆玄叁的发髻,擦拭着他被雨水泥浆浇灌的头发,“青青”!

她起身往门口走去,丫鬟梅青在外廊迎了过来。

“让顺阳给主君烧一壶热水来!”

梅青转身往后庭而去。

白素问回到屋中,陆玄参已经脱得只身下内衫,内衫都湿透了。她忙着给他找出干净的。

“要不,还是浣洗一下!”

陆玄叁脱了上衣,“不用!很多村子都泡在雨水中。”白素问连忙给他穿上干净的,“我还能穿上干净不湿的衣服。”

“那,今夜是不是还得去?”白素问帮着他系衣带。

萧雪见用毛巾帮着南青葙擦拭着头发,他半蹲着,让她擦得省力些,陈阳搬来了苹果箱,南青葙顺势坐下。

“哥,你手臂上怎么青了一大块?”陈阳指着他右臂上的清淤。

萧雪见也看见了,连忙检查着他的左臂,又掀起了他的贴身白体恤,后背上多处清淤。

“我去拿红花油!”陈阳立马跑往剧组的大巴车。

南青葙笑了,“你就这样——明目张胆地掀开男人的衣服啊!”

萧雪见这才意识到自己过界了,拿着毛巾囧着,脸色泛起了红晕。

陆玄叁看着灯火下的妻子,一把抱过她,让他坐在自己腿上,仰头吻上了她的唇。

南青葙也一把抱过萧雪见,同样吻上了她的唇!

前世?今生?谁又分得清?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