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一章 一隅

发布:2021-10-14 20:48:14

是年秋,大雨数天,盘龙江上游柳堤堤溃江倾,康朝南境霎时间泽国千里,无数百姓流离失所,粮食绝产瘟疫丛生,流民、山匪、流寇猛增,纷杂惨状之下,更有人揭竿而起裂土能自立。一时间山河动荡不安,四境诸国虎视眈眈,本来富饶幸福安康的康朝,竟现覆国灭朝之兆。康朝但是一时间山河动荡,四境诸国虎视眈眈,原本富庶安康的康朝,竟现覆国灭朝之兆。。...

是年秋,大雨数日,盘龙江上游柳堤堤溃江倾,康朝南境霎时泽国千里,无数百姓流离失所,粮食绝收瘟疫横生,流民、山匪、流贼激增,纷乱惨状之下,更有人揭竿而起裂土自立。

一时间山河动荡,四境诸国虎视眈眈,原本富庶安康的康朝,竟现覆国灭朝之兆。

康朝虽然派兵派粮,怎奈南境大雨虽变为绵绵细雨,但却从早到晚、从晚到早,细密且没有停下的意思,盘龙江水一日高过一日,便有修仙之人出手也停不了这雨,朝廷竟束手无策。

被隔绝的南境百姓看着那令人绝望的细雨,只觉看见太阳都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活下去。

人人都想着要活下去。

可是,要怎样才能活下去?

“滚出去!滚!”

几个衣衫褴褛、形容干瘦的小女孩儿,年纪大的十来岁,年纪小的四五岁,此时正围着个穿青衣的高挑女子,揪头发、咬胳膊、抓胸掐腰、踢腿绊脚地将人往破屋外赶。

每个人的表情都很是狰狞,仿佛高挑女子敢进屋,她们就能将她撕碎似的。

高挑女子身材瘦削,脸上又是雨又是泪的狼狈,没有血色的两颊,低声呢喃的哀求,都掩盖不住面孔的娇好,身上青色细布衣早就被雨水打湿,还沾着泥巴,衣角也抽丝卷起。

但依旧瞧着就与那些衣女孩子不同,想是大户人家出身。

只是如今情势,豪贵人家、小门小户又有什么差别?

女子被她们推倒在地,头撞在了门外的平板车,盖着破席遮雨的平板车晃了一下,发出了吱呀呀的声音,似乎立刻便能散了架。

她顾不得疼痛,慌忙小心扶住车,连滚带爬地过去,双膝跪地恳求道:

“求求你们,我家小姐还活着,她没有得瘟病,求各位姑娘通融一下,只让我们小姐进去避避雨就好,求你们了!”

小姐?屋内阴暗处的一人仰起脸,看了一眼外面。

因为刚才那一撞,平板车上的破席微微歪了一下,一双沾着泥的绣花鞋露在了外面,鞋上绣着的荷花竟然还有金丝镶边。

只是眼下,那人之外的小女孩儿要不不识得,要不已经饿得不在意这些了。

这时候,一两金子敌不过一口馒头,何况区区金丝?

“活下去”三个字高于一切,大灾之下处处都有疫病而死的人,没有人敢冒这样的风险。

只有一个头发枯黄,眼睛因为枯瘦的脸而显得极大,大得仿佛眼珠子随时能掉出来的姑娘,起了些许怜悯之意,踌躇着想要上前,却不敢动作,而是偷眼看向屋中阴暗处的那人。

青衣女子敏锐地注意到了她的眼神,顺着目光看过去,才发现那里坐着的也是个小女孩儿,不过十四五岁的年纪,左腮下有块血红胎记占了半边脸,只是双眼带着煞气凶光,而此时看着更是可怖。

胎记女显然注意到了大眼女的目光,黝黑得深不见底的双眼一闪,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大眼女的面前略过,吓得她尖叫一声,跌坐在地。

“可怜她,就从这屋里滚出去!”胎记女带着令人不敢反驳的戾气。

大眼女不敢看她,只将自己缩成一团瘫在地上,瑟瑟发抖。

没有办法,她们这些人如今不但靠着胎记女的食物过活,而且也见识过这胎记女的厉害——她有一双鬼眼,能操纵她们看不见的妖精鬼怪的。

她们可是亲眼看见胎记女就那么一瞪那只老虎,老虎就七窍流血死了的样子。

青衣女子见状,已经明白胎记女就是她们的头儿,慌忙跪行向前,冲着她拼命叩头,苦苦哀求道:

“这位姑娘,求你发发善心,求求你,只要你肯救我家小姐,日后待我们脱难,必定有重谢的,我家老爷夫人都会谢谢这位姑娘的,求求你,求求你!”

胎记女漠然又恶狠狠地看着她哀求,看着她额头磕破,血顺着雨水留在地上,不知怎么的就有了种残忍的快乐。

呵,高高在上的人她见得太多了,家里的,外面的。

平时里这些人,哪里瞧得见她呢?

而如今,这样的人,不照样要求自己吗?

这样很好,呵呵,贼老天倒是做了件好事儿。

想着,胎记女抬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世间灾难,却给她换来这等好处,有了这双眼睛……有了这双眼睛……

她忽然站了起来,几步跨到青衣女子身前。

青衣女子本以为是自己求动了她,却觉得脖颈一疼,已经无法呼吸,膝盖还跪在地上,上半身却被迫随着胎记女的手向上,本就没血色的脸上已经泛了青紫色,连挣脱的力气都没了。

胎记女只是站在那儿,双手背在后面,看向青衣女子的眼神难掩兴奋。

虚空之中,一个模糊的影子——大约能看出来是个女子——正掐着青衣女子的脖子,将她从地上拎了起来。

除了胎记女之外,没人能看见那道影子,这不免让其他小女孩儿更加畏惧了。

她们早就见识过这女子用鬼眼杀虎时的狠,见识过这女子用鬼眼杀流贼时候的戾,如今又见她这般的狠辣,早就吓破了胆子。

就是这种独尊的感觉!胎记女内心的快感更甚,掩饰不住语气中的得意道:“带着那个痨病鬼滚,不然我剁碎了你们。”

她说罢,双目轻转,虚空之后的影子用力向后一扔,将青衣女子扔了出去,旋即原地打了个转,躲到了外墙的一个破罐子里。

谁的拳头大谁就是道理,不分性别,也不分人鬼。

青衣女子跌在地上,两天没吃饭的她眼冒金星,好容易喘允了这口气,害怕、畏惧还有对自己无能为力的恨涌了上来,不觉放声哭了出来。

“你怎么能这样!你们怎么能这样!求求你们,求你们……救救我家小姐。”她徒劳地在那儿哭诉。

太无力了,这样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从小学的种种,于小姐,全然无用。

她该怎么办?

胎记女用鼻子鄙薄地看向青衣女子,目光一瞥看见了她掉在地上的一块玉佩,眼中光芒一闪。

这玉佩竟然还是护身灵器?呵呵,不愧是大户人家出身,哪怕是个伺候人的奴才,也有这样的好东西呢!

她想着,弯腰捡起来揣进自己怀里,回身坐回自己之前坐的地方,将一块发霉的饼掰成一大一小的两半,大的自己吃,小的那半则扔在地上,示意其他小女孩儿来吃。

小女孩儿们哪里还管得了其他,立刻扑过去,争抢那小半的饼。

一时间又是一场薅头发挠脸的争斗,女孩子们的哭声、叫声、骂声交织在一起,最终成了听不清分不明,毫无意义的杂音。

天地一隅,没人会听见,无人会怜悯的杂音。

胎记女吃着饼,眼中看着,耳中听着,带着某种残忍的快乐。

原来,自己也能……

青衣女子想不到在这儿还能看见这种残忍的场景,不觉停了哭声,呆呆地坐在那儿。

天边闪电惊雷划过,震得天地都在颤抖。

怎么会这样?她该怎么办?怎么才能带小姐逃回家去?

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不会再有外人知道,青衣女子的心事更不会有人明白。

只是此时的所有人,都没注意到破屋附近的蒙蒙细雨随着雷电之音,已经停了。

而平板车上的破席也早就滑落,露出了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睫毛轻颤,从眼角到眼尾,形状甚是好看,只可惜眼中欠了些许灵动,显得人呆,而目光一呆,人瞧着就傻了点儿。

好欺负的那种傻。

只是眼睛的主人对此一无所知,只在心底悠悠叹了一口气。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