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失落的魂魄

发布:2021-10-14 20:48:19

眼睛的主人叹了这声后,目光先转而墙角的破瓦罐,紧然后又扫向了呆呆地在那儿的青衣女子,心中多了些洋洋得意。玉兰这丫头,平常在家里牙尖嘴利,等闲府中的人说但是她,现下就不顶事了。她就说嘛,无论是小姐但是丫鬟,女子总要学些拳脚功夫的,便玉兰总不愿。“好碧桃这丫头,平时在家牙尖嘴利,等闲府中的人说不过她,眼下就不顶用了。。...

眼睛的主人叹了这声之后,目光先转向墙角的破瓦罐,紧接着又扫向了呆坐在那儿的青衣女子,心中多了些得意。

碧桃这丫头,平时在家牙尖嘴利,等闲府中的人说不过她,眼下就不顶用了。

她就说嘛,不管是小姐还是丫鬟,女子总要学些拳脚功夫的,便碧桃总不肯。

“好用。”她指着兵器架上的狼牙棒说。

“有小姐在,奴婢用不到的。”碧桃畏惧地看着兵器架上的狼牙棒,头摇得波浪鼓一样。

“嫁人呢?”她又指着兵器架上的长枪道。

“有小姐在,奴婢将来的丈夫,不敢欺负奴婢的。”碧桃一见枪尖上的寒光就怕,慌忙又道。

瞧瞧,事到临头就知道了,爹娘尚且靠不上,何况小姐呢?

爹有娘有小姐有,皆不如自己有呀。

眼睛的主人想着曾经在家的种种,愉快与酸涩一起涌上心头。

那个陪着自己长大的丫头——说是丫头,于她更像是姐姐吧——已经死了。

好难过,想哭。

碧桃姐姐呀……

嗯?

碧桃。

嗯?

破瓦罐?

嗯?

天……空?

女子呆滞的目光中忽得染上了一层狠厉的血腥,紧接着又是枯井般深邃的沉寂,转而又是顿悟后的迷茫。

她,真的又能看见了。

天空,黑云,还有……天上依旧不停却没有落地的雨。

仿佛她们如今所在的地方,被人用了个看不见的罩子罩住,天地就在眼前,却又不在眼前。

她在心中再次叹了口气。

亲口咬死敌人的奖励,就是自己又能看见了吗?

……早知今日……

她早动口了呀!

谢小玉呀谢小玉,可见太过谨慎、步步为营也没有意思,快意恩仇反得一乐。

就在谢小玉木着张脸,内心深处如是呐喊的时候,荒村之外有一驾马车停住,驾车的小厮跳下车,就站在村界之上,疑惑地走进去,又走出来,连续走了四遍。

任谁看像看傻子一样。

而后,他忽然和发现了什么神迹似的,道:“公子说对了,这村子还真没下雨呀!”

童子的声音,咋咋呼呼的,有些吵。

车窗帘被掀开,一个长眉凤眼,着粉衣的年轻公子看向村中,又抬头看看笼在这村子之上的点点繁星,一笑:

“那我们进去避雨吧。”

小厮正要应声,忽而又害怕起来:“公子,会不会有妖怪呀?太蹊跷了。”

“不会的。”公子依旧笑着,笑的时候眉目都是弯弯的,“一处洞天而已。”

小厮对公子的话深信不疑,复又高兴起来,立刻应了声是,赶着马车进了村子。

……

而村子之中,躺在平板车上的谢小玉,终于从“又能看见了”的迷茫中,进入到了另一个迷茫。

她的身子无法动弹,是以只能转动目光,看向跌坐在平板车前碧桃的的背影。

是她记忆中的背影,总是欢快地喋喋不休,小姐长小姐短的,将她照顾得无微不至。

只是……

她应该已经死了,在那年南疆滔天的洪水中,为了保护自己,死在了一个荒村的破屋之中。

可如眼下,碧桃还活着。

或者说……她的目光吃力地扫过眼前噩梦再现的院子与破屋,为什么自己……又回来了。

内心如惊涛骇浪拍过,脸上却依旧毫无表情,倒不是谢小玉不想尖叫或者做个吃惊表情,就算谢大小姐天生表情少,在京中有画美人之名,也不代表她真的处变不惊到死而复生、再回曾经也能面不改色。

实在是因为她发觉,自己根本不能控制身体。

人有三魂七魄,缺了魂魄便会心智不全,而谢小玉觉得自己如今心智还很健全,只是不知丢的是哪魂哪魄,竟至不能动弹。

想着,她目光轻转,再次看向了墙角的那个破瓦罐,在心底幽幽道:

原来,是这样的呀。

破瓦罐抖了一下,一个影子从里面飘了出来,荡至平板车前,化成了个女子,怯生生又好奇地趴在平板车侧,露出了半个脑袋,狭长的凤眼瞧着谢小玉。

没人看得见这一幕,连屋中那个胎记女都没有注意到她们,

谢小玉口不能言身不能动,就也看着她,左眼球有那么一瞬间,忽得变了颜色。

女子看得分明,吓得火速从平板车侧逃离,人飘出去好远,在天上打了个旋儿。

她身上穿着件破旧婚衣,衣上的凤纹早就模糊,因为她的动作裙摆飘了起来,盖住了她的脸,显得森然又滑稽。

谢小玉在心底轻笑一声,不是嘲笑,而是真情实感地开心。

她知道这女子并非鬼,而是因为某种原因被缚在这个院子里,附在破瓦罐之上,走不了离不开的一段怨念。

前世的很长一段时间,是她的那个破罐子陪着自己,直到……

尚未等谢小玉忆完往昔,那女子已经重新整理好了衣裙,有些羞恼地看向谢小玉,才发觉谢小玉的眼睛已经恢复了常态,只安静地看着她,无喜无悲的。

不怕她,却也对她造不成任何伤害。

她更好奇了,在天上又打了个转,手中忽然多了样白色的虚影。

正是谢小玉丢掉的那两魂三魄。

女子将虚影放在嘴边比划着,仿佛打算吃了一样。

谢小玉依旧看着她,还是那么安静,还是不带半点儿害怕。

女子同样也在看她。

这死人真古怪。

是的,这个人方才绝对是死了,可她等了半天也没有魂魄出来,直到天上那道雷之后,竟然有三魂七魄自远而来,就要附在她的身上。

幸好这个院子是她的地方,所以她才抓住了她的部分魂魄。

还好那个胎记女的鬼眼也没那么厉害,才没看见这一幕。

可为什么,她不怕自己呢?还有她的眼睛,是她的错觉的吗?

女子打算再试探一下,表情也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忽然张开了血盆大口,将那魂魄要往嘴里放,却不吃,而还是那样看着谢小玉。

谢小玉在心中幽幽叹了一口气。

真是了,算算年纪也该七、八十岁了,怎么还是这样的性子呢?

想着,谢小玉的眼睛再次起了几不可查的变化,并在心中道:我看得见你。

女子听得清楚,顿时吓了一跳,却发现谢小玉的嘴根本没动。

我看得见你,谢小玉再次开口,声音在女子听来,很是温和,如朋友谈论家常一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