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四章 眼睛

发布:2021-10-14 20:48:29

明明是令人深深的感动的话,碧桃却倍感五雷轰顶,看向谢小莲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也不是因为那声谢谢您,不是因自家大小姐,一次说了六个字!六个字呀!在自小少言寡语,给老爷夫人贺寿都只说“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谢小莲这儿,那是说了一大车的话!惊异之余,碧不是因为那声谢谢,而是因自家大小姐,一次说了六个字!。...

分明是令人感动的话,碧桃却感到五雷轰顶,看向谢小玉的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了。

不是因为那声谢谢,而是因自家大小姐,一次说了六个字!

六个字呀!

在自幼少言寡语,给老爷夫人贺寿都只说“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的谢小玉这儿,那就是说了一大车的话!

惊诧之余,碧桃只当自家小姐此时是因为劫后余生,不免心底更酸,再次抱着谢小玉哭了出来:

“小姐呀!你别怕!奴婢在呢!”

谢小玉继续轻轻拍着碧桃的肩膀,不说话,目光则再次看向那颤巍巍的瓦罐儿。

她这一眼,瓦罐儿抖得更厉害了。

不要看我!

我帮你。

瓦罐和谢小玉,几乎同时说出了这话。

瓦罐里的女子愣了一下,从瓦罐儿探出半个脑袋,一边感受着胎记女的怒火,一边畏惧地看着谢小玉。

她当是比里面的人更厉害,这样厉害的人,真会帮自己吗?

谢小玉仿佛看透了她内心,没再说什么,只以手指在残玉的边缘轻轻划过。

一点鲜血顺着她的纤指流下,流过残玉,滴在地上,却神奇地没有渗进泥里。

她不再说话,只等瓦罐女自己选择。

瓦罐女看着地上那滴血中,有东西溢了出来,慢慢地向她涌来,明明是未知且藏着什么力量的东西,比那个胎记女的控制还可怕,她却……意外地不怕。

生前的痛苦记忆,遥远且近在咫尺,她还能感觉到疼痛。

魂魄束缚,逃不得走不掉的不甘,每天都在经历。

就算只是一股子怨气,在遇见有人说“我帮你”的时候,也会做出些疯狂的选择。

瓦罐女再次旋身而上,嫁衣随着她的动作翩然而动。

没人教她,就像是理应那么做一样,她顺着血迹渗出的东西向前,最终蹲下身,以指轻点地上的那一滴血。

血瞬间消失,仿佛进入了她身体。

而后,她仰头抬手,握住了谢小玉的手。

“我叫……”

瓦罐儿张开口,想要说出自己的名字。

……严奴儿。

谢小玉却在心底,先开口说了她的名字。

一瞬间光环笼罩严奴儿的影子,使她被迅速地吸入那块残玉之中,只留下一阵旋风。

谢小玉一手依旧拍着碧桃的背安抚,另一只手则抚摸着那块残玉,能感受到玉中严奴儿的不安与不解。

我会带你离开,她心底对玉佩说,上次我帮你完成了一次愿望,所以你放心,这次,我依旧可以。

玉佩中的人,因为她的安抚,彻底安静了下来。

谢小玉的手已经离开了玉佩,心中更是前所未有地坚定。

不,这次,我可以做得更多。

她忽然想起了师父曾经的话。

“有鬼眼,没仙骨,除不得妖驱不了邪抓不了鬼,更不能修仙,反而易被厉鬼欺负利用,不吉呀!不吉!”

邋里邋遢的白胡子老头摇头晃脑地说,唬得爹娘一愣一愣的,就在爹娘差点儿准备掏钱的时候,被娘怀抱着的,只有三岁的谢小玉忽然伸出手去,一把揪住了老头儿的白胡子,一副在不把这把胡子揪掉之前,绝对不肯放手的架势。

满家慌乱极了,众人想笑又不好笑,只能拼命哄着,最后还是那时候只有六岁的师哥将这块残玉放在了她的手上,才换得她松手。

“做梦吧!我才不会收你!”老头儿红着眼眶,眼中挂着泪,逃也似地跑到了屋门口,回头叉腰对谢小玉怒吼。

被娘抱着的谢小玉,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再次伸出手去。

“啊哈,你够不着的!”白胡子老头一副老不休的样子,还做了个鬼脸。

谢小玉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放声大哭起来。

又是一阵人仰马翻,这次更是谁都哄不好了。

“仙爷,你就让她揪吧,孩子能有多大的力气呢?”最后,谢小玉的亲爹,淮阳侯之爵、震国将军之尊,走出去人人都要夸一句儒雅和气,文武双全的谢春山,愣是将老头儿逼在墙角瑟瑟发抖,如是说道,“况且什么鬼眼?三岁的孩子而已,仙爷可别说怪力乱神之语。”

?!那侯爷请我来作甚?!

老头儿后悔死了。

他真傻,他单知道谢侯爷钱多手松,却忘了谢侯爷半生彪炳战功,别人提起他来的第一句话,却是:“侯爷可是为闺女和皇打过架呢!”

“谢十六为女儿敢弑父杀君!”当今皇帝在气急时如是说。

当然啦,京中没人拿后半句当真,只嗑着瓜子儿,兴致勃勃地看前半句的热闹。

爹娘……师父……师兄……

到最后,师父都没有收自己,诸如自己与鬼怪沟通的本事,都是师兄教给自己的。

“大姑娘,你爹娘只希望你平安一生就是了,修什么仙呢?怪无聊的。”

“大姑娘,人生在世,平安喜乐四字才最难得,如侯爷所言,怪力乱神之事,忘了吧。”

“大姑娘,老头儿也好,我那短命的徒弟也好,能护你一时周全也是好的。”

“大姑娘,老头儿……护不了你今后了。你要记得,错不在你,你这只眼睛并非鬼眼而是灵目,是上苍给你的福,是老头儿无能,修为不够,参不破这天机。”

师父,今生若能再见,我定要告诉你,是你错了。

这眼睛——鬼眼也好,灵目也罢——是上天给我的劫。

你们这些人,才是上苍赐予我的福。

囡妹,灵儿……

陛下,娘娘,还有那些从小到大,她认识,相熟,最后又离开她的人,或者那些曾经寄居在她的玉佩之中,受她保护又保护过她的灵、鬼、魅、精、怪们。

谢小玉摸着那块残玉,怀念着故人。

可惜上一世,我不懂上天赐给我的,究竟是什么。

这一次,好也罢歹也罢,我不要你们再护我,而是我要护着你们,平安喜乐这一生。

纵然谢小玉内心丰富地差点儿将自己感动哭了,偏偏脸上还是无甚表情,这院子里,还是只有碧桃的哭声。

恰在此时,屋内的胎记女忽然厉声道:

“闭嘴!她既然没死,你哭丧做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