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2 大婚(二)

发布:2021-11-23 21:24:59

龙凤喜烛莹暖的光焰微摇,在艳丽夺目的新娘脸上投射技术下斑驳的暗影。崔翎抿着唇将最后一口玉蕊羹咽到,拿木槿递回来的帕子轻轻地沾了沾嘴唇,接着抬起头对着桔梗笑道,“在我嫁回来后,就了明白定亲后会突然发生什么事,那就是早以获知的结果,也不能够凭我的心意改崔翎抿着唇将最后一口玉蕊羹咽下,拿木槿递过来的帕子轻轻沾了沾嘴唇,然后抬头对着桔梗笑道,“在我嫁过来之前,就已经知道成亲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既然是早已知晓的结果,也不能凭我的心意改变,那么又何必多想呢?惟愿袁家军旗开得胜,平安归来吧。”。...

龙凤喜烛莹暖的光焰微摇,在明艳耀眼的新娘脸上投射下斑驳的暗影。

崔翎抿着唇将最后一口玉蕊羹咽下,拿木槿递过来的帕子轻轻沾了沾嘴唇,然后抬头对着桔梗笑道,“在我嫁过来之前,就已经知道成亲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既然是早已知晓的结果,也不能凭我的心意改变,那么又何必多想呢?惟愿袁家军旗开得胜,平安归来吧。”

这话说得伤感委屈,带着家仇国恨的沉重,偏偏言辞里又显露出一份深明大义和善解人意,令槐花树下的新郎袁浚一时心悸,只觉得愧疚这位娇妻良多,忍不住想要进屋好生安抚一番。

但这时,里厢忽又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呀,桔梗,你眼睛红了?别哭别哭,我那是故意逗你玩的!”

那声音清脆悦耳,像是高山之泉叮咚叮咚敲落磐石,但说出来的话,却又如同寒霜一般冷冽无情,“我连袁五郎长什么模样都不清楚,他明天就走了我有什么好难过的?他走了,多清净不是?他在,我才别扭呢。”

袁浚闻言身子一窒,俊朗的面容显露几分凝思。

他不再向前,却往后退了几步,斜斜地倚靠在槐花树上,抱着胸,有心想要听一听,祖母千方百计从崔家求来的这位新婚妻子,到底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屋子里,崔翎好像对外面逐渐靠近的危险丝毫没有察觉一般,她笑嘻嘻地拍了拍桔梗的手臂说道,“我肯嫁来袁家,除了听说他们家的厨子手艺好,其实就是冲着袁五郎不在家这点好处来的。”

安宁伯府其他适龄的姐妹一听要嫁给袁五郎,就好像遇着了瘟神那般上蹿下跳急着躲开,但对她来说,这却是一门可遇不可求简直为她量身定做的好亲!

崔翎掰着手指细数道,“你看,不是长媳,就不用帮着婆母管家,便是家里有什么事,前头还有四个嫂嫂顶着呢。平素里除了晨昏定省,既不必伺候夫君,也不用糟心侍妾或者庶子,乐意逛逛园子就逛逛,不乐意就躺着,日子多自在?”

她接着说,“我听祖父说,柔然这仗没有三五年打不下来。袁家五郎若是命大到时候能平安归来,好歹咱也得了几年清静日子,若是他为国壮烈了,那我就是功臣遗孀,朝廷还得给我发抚恤呢!这笔账,怎么算都不亏。”

屋子里的新娘子兴致勃勃地算计着夫君为国捐躯后的好处,屋子外的新郎官气得脸色发黑。

袁浚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女人!

祖母以孝道逼他娶崔氏女,他原本是极不赞成的。

战场上凶险异常,谁都不能保证自己可以安然无恙地活下来,临阵娶亲,岂不是摆明了要自己的新婚妻子承受别离之苦,乃至葬送她如花般的青春和一生?

这太残忍了。

但圣旨已下,他为人臣子,不过只有遵从二字。

听说崔家九小姐乐意嫁给他,他不只心存感激,还对这素未蒙面名叫崔翎的姑娘带了一份格外的愧疚和同情,他立誓要竭尽所能地对她好。

所以,他才会身在前堂宴客,却一直挂念着在喜房里独自等候的她饿不饿,累不累,好不好。也才会一有机会就找借口回屋来看她,心里想的是喜冠沉重,他先与她作了仪式再去应客,她若累了也好先歇下。

谁成想,他忧虑她将来的生活,怕她无所依靠,虚度年华,而她渴求的竟然是他战死疆场,她好继续得到清净,甚至还有朝廷的抚恤!

一朝心念破碎,所有的好感和内疚,也就都随风而逝了。

袁浚凌厉深邃的目光明了又灭,终是没有再往前踏出一步,清朗的月色里,他轻拂衣袖而去,一身大红色的喜服,也遮掩不住满身的寂寥与失落。

而崔翎对此一无所知,仍然沉浸在成婚之后安静美好生活的想象中。

桔梗和木槿被自家小姐坦诚以告的真实想法惊呆了,她们想不通为何世人眼中的悲惨姻缘,在小姐这儿就成了幸事。

在她们看来,身为女子,在闺阁时倚靠父亲,出嫁了倚靠丈夫,年老后倚靠儿子。可小姐将来极有可能既没有丈夫也没有儿子,孤零零一个存活于世,人人都可以随意拿捏欺负,这得要受多大的委屈啊?

可小姐竟觉得这样清净……

崔翎也知道,在这个女人只是男人附属品的陌生年代,她的想法实在有些匪夷所思,甚至大逆不道,与普通人的价值观严重不符。

但对她来说,与袁五郎的这门亲事,确实是她最优的选择。

她上辈子出身贫寒,为了改变命运刻苦读书。工作后,为了争取更大的利益和财富,她与人勾心斗角,习惯两面三刀和尔虞我诈,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艰辛和苦难,终于站到了行业的顶峰,成为赫赫有名的女强人。

可最后,她又得到了什么?

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将她一生心血和成就葬送。

她连着房子一起陷落,被困在废墟之中,倒是没有砸伤胳膊砸伤腿的,但因为所处的位置偏僻导致救援不利,最后断水断粮而死。

任何人经历过这样痛苦的死法,再得到一个重生的机会,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一定会截然不同。

崔翎就是这样。

以为死了,睁眼却发现穿了,还是历史书上没有写到过的朝代,她竟然也没有太大的震惊和激动。只是在心里想着,上辈子生活得太辛苦太复杂了,这辈子再也不要过从前那样的生活,混吃等死,做个米虫,提前过上养老的生活就好。

她运气好,托生在盛朝的名门世家,富贵安逸的生活是可以保障的。

加上她大彻大悟过后,脾气格外地好,不论何时何地面对何人,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兄弟姐妹之间,不争不抢不顶嘴不出风头,倒是意外赢得了大伙的怜惜和宽容,在娘家的日子过得别提有多安逸了。

只除了一点,许是因为上辈子是饿死的,这辈子的崔翎对食物特别执著。安宁伯府上的厨子不能满足崔九小姐日益增长的美味需求,大约是她唯一的苦恼了。

而现在,袁家完美无缺地符合了她所有的想法。

至于袁五郎,其实崔翎倒并不是盼着他战死。

只是前世经历得太多,对男人这种生物,早就觉得可有可无。有个丈夫,也行,没有的话,也不算什么事。对于她这样奔着养老的想法去嫁人的女子来说,丈夫并不是必需品,婆家这枚长期饭票才是!

崔翎懒得和两个丫头解释,她的这些经历也不是解释就能说通的。

等喜桌上收拾过了,她便仍旧端坐在喜床上,顶着一头沉重的金冠,无聊而疲倦地等待着新郎的到来。

快到子时,房门终于开了,前头来了个丫头传话,“今儿大喜高兴,五爷被王爷和大人们多灌了几杯酒,醉得不轻,五爷怕醺着了五奶奶,便去书房安置了,奶奶早些歇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