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二章 古怪的同行人

发布:2021-09-12 16:54:53

坐在汽车后排座位上的林妙,此时正仔细瞧着,自己手中的玉石挂件。谁能想起,就这么一个烂大街的东西,里面居然会有空间。这但是她拿下车钥匙的时,突然忆起书中有这么一段,说女主生日时,渣女送女主一件礼物,是个玉石挂件,再后来被林欢抢先占领。没想起的是,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烂大街的东西,里面竟然会有空间。。...

坐在汽车后排座位上的林妙,此时正在仔细瞧着,自己手中的玉石挂件。

谁能想到,就这么一个烂大街的东西,里面竟然会有空间。

这还是她拿到车钥匙的时,突然记起书中有这么一段,说女主生日时,渣男送女主一件礼物,是个玉石挂件,后来被林欢抢占。

没想到的是,林欢竟然意外的开启了玉石里的空间,成为了一名空间异能者。

于是,她不光拿到了车钥匙,还要了玉石。然后在林欢恨不得一刀杀了她的眼神下,悠哉哉的出发了。

“小林,你喜欢也玉石吗?”问话的是,张教授弟弟的妻子李姐。

“嗯,有点兴趣。”林妙有点不自认地回答。

“哦,看不出来啊,我还以为你们这么大点的孩子都讨厌玉石珠宝呢。”李姐冷淡地语气中又带着一点不耐烦。

林妙收起玉石,没有接话,又不是她先找着要说话的,这会儿还先不耐烦起来,有病!

看林妙转头看车窗外,李姐也生气转头望向车外。

谁也不搭理谁。

一时之间气氛有点尴尬。

不是林妙想找事,而是这个李姐有点奇怪,感觉就是好像特别不喜欢她。

第一次见到她时,李姐好像特别生气的样子,还找张教授躲到一旁说了好久。

最后李姐才气呼呼的坐上了车,连林妙都不理。

林妙在此之前,压根就没见过李姐,也不知道她有什么可气愤的。

副驾驶的张教授,别看都60多岁一头花白的头发,就是在车上还拿着一本书再学习。

林妙为了缓解尴尬,向张教授说道:“张教授,您在看什么书啊,都看的入神了。”

张教授听到林妙问他,把书翻了个面,让林妙看上面的字,《人类进化发展史》“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先借给你看。”

林妙摇摇头,她是个学渣,让她看这种专业书,还不如杀了她。“我脑子笨,都看不懂。”

张教授推推鼻梁上挂着的眼镜,“小林,不要这样说,其实人和人之间是没有太大区别的,只要肯下功夫,每个人都能看的懂……”

林妙没有听张教授热血鸡汤,这个张教授看着一副老学究的样子,其实还挺潮的。刚才翻出给她看的时候,她发现张教授右手手腕处还纹着个“Z”字型的纹身,一看就从国外回来的。

张教授一看林妙压根就没在听自己说话,也不在说教,只是告诉林妙,想看了随时来借。就转过头干自己的事去了。

林妙暗中吐了吐舌头,感觉像是遇到了高中班主任一样。

谁知一转头就看见李姐直勾勾地盯着她看,怪吓人的。

林妙也不理她,直接靠着一边闭目养神,爱看就看去。

睡得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听见前排的开车的张魁说,要找个地方住一晚,明早再出发。

林妙睁开眼睛,瞅瞅窗外,太阳还没过头顶,这还没到中午呢,就不走了!

“张大哥,这还没到中午呢,我们就不走了吗?”林妙出声询问,其实她有点怕这个张魁。虽说他是张教授的弟弟,但其实和张教授一点都不像,寸头,皮肤特别黝黑,个头不高长的特别粗壮。和张教授那种典型知识分子的长相简直就是两个极端。

张魁从后视镜中看了林妙一眼,回答道:“汽油不够,再接着开,晚上危险!”

林妙一听,暗道这张魁还真是惜字如金呢!

她不由得瞅瞅坐在一旁的李姐。

虽然说李姐这人不行,但是长的真好看,五官精致,就像电影里的白领女精英似的,怎么找了个张魁这样的丈夫。这两个人站一起颇有点美女与野兽的感觉。

车开了一会儿,他们就找到了今晚的住所。不得不说,张魁很是会找地方。

就是一个路旁用来看风景的观景小亭,三面都是悬空的,一面连着几十阶楼梯。只要有东西上来,不管是人是丧尸还是动物,都能发现。

车停好后,林妙把自己的行李搬了下来,一个背包和半袋红薯。本来是一袋的,谁知临出发前,蒋大妈反悔,最后就成了半袋。不过半袋也够她吃好久了。

李姐他们收拾行李的时候,她没有去帮忙,主要是害怕对方多想。

于是林妙就一个人坐在凉亭里,看着下面的三人忙碌着,他们带的东西可真不少。

看了一会儿林妙就发现了奇怪的地方,这李姐理都不理自己的丈夫,全程都往张教授身边凑,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算是怎么回事啊!?

而且再看看其他两个人,习以为常的表情。

林妙突然发现自己好像知道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

秉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奇心害死猫的原则,她决定她什么都没有看见,就是看见什么了也当没看见。

她转过身子看另一头的风景,心中告诉自己不要再想别的没有的了,还是想想自己该怎么办吧!

掏出那块玉石,形状有点像铜钱,颜色微微发黄,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当务之急,是先把空间开启,把她那点家当都装进去。虽然现在东西有点少,但是路上她一点点的攒,相信也不会过得太差的。

“你倒是挺清闲的!”李姐的声音把她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林妙对李姐的话没有过多的在意,全当她在放屁。

这世上不喜欢她的人多了去了,如果在意每个人对自己的态度,那还不得把自己累死。

李姐见林妙把她当空气,当场发起飙来。“林妙,我先提前声明,我们可没有多余的食物给你吃。”

看着李姐趾高气扬地样子,林妙站起身,缓缓走到李姐面前,盯着李姐的双眼说:“李姐,我是得罪过你吗?你干嘛老是揪着我这么个小孩子不放?”说小孩子的时候,林妙还特意加重语气。书中的林妙就是一个即将参加高考的女高中生,自称小孩子还是说得过去的。

李姐一看林妙这是再讽刺她,气得脸都变红了。她看了一眼,下面的两人正在忙着搬东西,没人注意这边,忽然恶狠狠地把林妙逼到角落,“我就是欺负你怎么样!你给我听清楚了,你要是敢吃一口我们的食物,敢喝一口我们的水,我就对你不客气。小心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说完也不看林妙,转身就下了楼梯。

莫名其妙地女人……

中午餐时刻,天气刚刚入秋,徐徐凉风吹在人身上,吹走了夏天的燥热,只留下浑身的舒爽,坐在这么一个四周都是美景的小亭子里,一边吃着美味的烧烤,一边和朋友吹牛八卦,这正是以前林妙向往的周末休闲活动了。没想到在这里实现了,除了对面那个可恶的女人和自己手里的红薯之外。

林妙边啃着烤红薯,边就着水喝。

看着对面三人的烤肉有点馋,但是做人要有志气,说过不吃就不吃。

刚才张教授盛情邀约她加入他们的烤肉派对,被她回绝了。

张教授看她非要吃红薯,也不再强求,边吃边和一旁的弟弟讨论,接下来的路程。

与其说是讨论,不如说是张教授一个人决定,只是象征性地问了问其他二人。

张魁也不在意,一副自己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大口大口地吃着烤肉。

李姐坐在张教授的旁边,全程都在帮张教授烤肉,切肉递水,一点都没有把自己的丈夫放在眼里。

好一场狗血大戏!!!

吃过午饭后,林妙又睡了个舒服的午觉,刚伸了伸懒腰,就发现对面的李姐两眼通红,眼角还挂着眼泪,一看就是哭了一场,肯定是被张教授给训哭了。

离晚饭还有段时间,林妙发现张魁正拿着一根捡来的木棍再磨,说是要做武器,这可给林妙提了个醒。

于是,林妙也照葫芦画瓢地也找来一个木根,坐在一边学张魁做武器。

林妙心里不由地感叹,这张魁虽然张的不出众,但是野外求生技能可是杠杠地,什么都会,连刚才的火堆都是他钻木取火点起来的,这样的男人在末世才管用。

这一磨就磨到了晚饭时刻,再随便吃个红薯填填肚子,就又开始磨她的武器了。

边磨边听着,李姐和一旁的张教授在谈论一些很专业的知识,林妙没想到李姐也能说个一二来。

就着火光,看到李姐说道高兴之处,那种神采飞扬的样子,与下午威胁她时的模样,真是判若两人。

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目光,李姐也朝这边望来,再看见林妙的瞬间变脸,一脸地不高兴。

林妙转头不再看过去,专心的磨自己的武器,心里却暗自再想,是不是以前的林妙得罪过她。

晚上休息,本来安排的是林妙和李姐睡在最里面,那里有块碑晚上睡觉可以用来挡挡风,张魁和张教授要轮流值夜,睡楼梯口处可以把风。

当然,李姐以张教授年纪大了要多休息为由,也要守夜。

林妙觉得她其实就是不想和自己呆一起,其他都是借口。不过这样正好,她决定今晚就开启空间。

她躺在睡袋里,小心翼翼地拿出玉石,看了又看。

这应该怎么开启呢?

书中只提到林欢是意外开启的,这也说的太笼统了。

林妙回想其它网文里的空间都是怎么开启的,叫名字?滴血认亲?生死一线之间?

这叫名字?鬼才知道一块石头叫什么呢!

生死一线之间,也不是她想弄就能弄的,玩不好就挂了。

滴血认亲倒是可行,林妙把放在一旁磨了一下午的武器,拿到身边。

木棍一段已经被林妙磨得非常尖了。

她一咬牙,一闭眼,狠心地把自己的右手食指摁在尖子上。

好痛,她这个人最怕疼了,平时生病宁愿硬抗,也不愿挂吊针,就是怕疼。

心疼地看着自己受伤的手指,把流出来的血,快速地抹在玉石上,然后等待奇迹的发生。

玉石果然如她所愿,有了变化。

中间有东西再流动,玉石的颜色也越来越亮,越来越亮,林妙已经被亮光刺的睁不开眼睛了。

此时的她,还在心里暗叫槽糕,这么亮会被其他人发现的。

而下一秒钟,就彻底地昏了过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