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嫁妆

发布:2021-09-12 22:58:42

苏府正厅中,碳火旺,烧的屋里有些闷热潮湿。苏明月撩开门帘进去,就看见一身官袍苏老爷和满头珠翠大夫人左右坐在主座,装扮的极为华美的苏明珠坐在大夫人下方,春杏则一脸受了委屈的站在苏老爷身侧。江姨娘没来。苏明月心中闪现出一丝失落,可面上依旧挂着笑容,朝苏苏明月掀开门帘进来,就看到一身官袍苏老爷和满头珠翠大夫人左右坐在主座,打扮的极其华丽的苏明珠坐在大夫人下方,春杏则一脸委屈的站在苏老爷身侧。。...

苏府正厅中,碳火旺盛,烧的屋里有些闷热。

苏明月掀开门帘进来,就看到一身官袍苏老爷和满头珠翠大夫人左右坐在主座,打扮的极其华丽的苏明珠坐在大夫人下方,春杏则一脸委屈的站在苏老爷身侧。

江姨娘没来。

苏明月心中闪过一丝失望,可面上依旧挂着笑容,朝苏老爷和大夫人行了礼。对苏明珠挑衅的目光视而不见。

“爹爹,母亲。”

“苏明月!你看你做的好事!”大夫人气冲冲的拍了一下桌子。

苏明月看的分明,表面上大夫人的怒气是冲她来的,可拍桌子时大夫人眼紧盯着的是快要贴到苏老爷身上的春杏,看起来像要把正在委屈巴巴和苏老爷拉扯的春杏给撕了。

苏明月抿嘴笑了一下,语气甜甜的回了大夫人的话:“母亲,我不过罚了个丫头,她刚才可是自称姨娘呢。一个丫头居然敢说这种话,怕不是心太大了,小心以后爬到母亲头上去撒野。”

“好呀春杏,你可真是心大了。”大夫人马上转移了火力开始向着春杏泄愤。虽说春杏是她送到苏老爷床上的,可春杏最近也太不像话了,整天和苏老爷当着她的面拉拉扯扯眉目传情,以为她是死人么?

“大夫人我没有……”春杏反驳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怒急的大夫人扯着头发揪过去打了两耳光。

苏明月在心里偷笑,这下春杏两边脸颊都是红彤彤的高高肿起,要用两只手捂着脸哭了。

“行了!”苏老爷伸手拉开大夫人,把人往旁边轻轻推了一下:“你看你像个泼妇一样,哪有当家主母的样子。”大夫人没防备,被苏老爷的力道推得歪倒在座椅上,跌的“哎呦”一声。

苏明珠见父亲居然为了一个丫头动手推自己的娘亲、苏府的正房夫人,急忙起身小跑到大夫人身边将她扶起:“娘,你没事吧?”

大夫人脾气暴躁又擅妒心眼小,娘家势力又大,压的苏老爷不敢上外面偷吃。不然苏府也不会这么多年只有一位江姨娘。江姨娘也是大夫人看她胆子小好拿捏才留下来的。

大夫人挥开过来搀扶的女儿。她头发散乱,满头的珠翠东倒西歪,一张保养得当的脸扭曲的恍若恶鬼。目光死死盯着苏老爷和春杏,那一对贱人正你侬我侬的依偎着说话。

大夫人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苏老爷:“好,好,苏理,你居然为了这个贱人推我!我今天就跟你拼了!”说罢她便拔下头上的金簪,直朝着苏老爷挥了过去。

苏老爷一惊,下意识的往后躲,手里拽着春杏就往大夫人面前送。

春杏看着越来越近的金簪,尖尖的头正朝着自己的脸。下意识便手中用力推开大夫人。

而苏明珠见春杏推自己的娘亲,也抬手去打春杏,想要抓花那狐媚子的脸。苏老爷只躲在春杏后面,不敢直对大夫人,只一个劲地喊:“荒唐!荒唐!像什么样子!”

——

“哈哈,狗咬狗太精彩了!”苏明月心里的小人狂笑,恨不得在地上滚个几圈。面上却还是做出一脸担忧的表情。

“爹爹,娘亲,明珠姐姐!你们不要再打了!”苏明月嘴上关心,可脚却不挪地方。只看向几个在旁边看待的丫头奴才:“还不去把主子拉开!”

——

丫头奴才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上前将撕打在一起的主子们拉开,还有几个挨了大夫人的簪子和苏明珠的巴掌。

夏雨在一旁简直都要看呆了,她家二小姐居然几句话就让几个主子扭打成了一团。

大夫人正被几个丫头按在椅子上喘着粗气。苏明珠华丽的衣衫也已经被扯得散乱,正目光恨恨的盯着春杏和苏老爷。

春杏清秀的脸上被大夫人和苏明珠挠出了七八道口子,正坐在地上痛哭。而躲的最好的苏老爷,只是衣冠略有些不整,脸色被大夫人吓得苍白。

苏老爷缓了过来,刚想训斥自己的妻女,却被大夫人捶着桌子先发制人:“姓苏的,你很好!我这就回娘家与父亲说道说道,你居然为了一个丫头对我动手!”

苏老爷一听大夫人要回娘家告状就慌了神,忙挥手叫丫头将还在哭的春杏拖出去。美人是好,可为了这个得罪自己的岳家就太不值当了。

“夫人。”苏老爷上前轻拍大夫人的背给她顺气:“春杏这日日往我面前凑,我还以为得了你的授意。你看你,也不阻拦。”

苏老爷年轻的时候文采能力都一般,就是靠着一张俊脸和花言巧语迷倒了家世比他好上许多的大夫人,把大夫人迷的要死要活非君不嫁。

大夫人被苏老爷轻轻拍着脊背,耳朵里塞满了甜言蜜语,火气却消不下去。

她也不舍得对苏老爷撒火,只指着被拖出门外、还被几个丫头堵着嘴的春杏恨恨的说:“把这丫头的卖身契翻出来,给我把她卖到青楼!”

感受到苏老爷在她背后轻拍的手停了一瞬,大夫人更气了。她拿起手边的茶盏猛摔向地面,破裂的瓷器和滚烫的茶水洒了满地。大夫人怒斥:“还不快去!”

下人们见最近甚是疼爱春杏的苏老爷没反应,这才急忙应声,拖着挣扎不止春杏匆匆退下。

——

——

这场猴戏在苏老爷果断抛弃新宠的行为下落幕。大夫人整治完了春杏,又将注意力移到了苏明月身上。

她不是不知道苏明月是故意惹她生气的,但是她实在对春杏忍无可忍,索性借着这股劲把那小贱人弄死。但一码归一码,苏明月打她身边大丫头的事也不能这么算了。

今天伸手打她的大丫头,明天她那个胆小鬼娘不得爬到她头顶上来?

大夫人正想发作,苏明月就已笑意盈盈的开口。

“爹爹,娘亲,女儿想与二老商量的,是女儿入宫所带嫁妆之事。”

苏明月说着眼圈一红,眼泪顺着素白的脸颊悄然滑落:“女儿虽是自愿入宫,但对于宫中往来一窍不通,只怕不能讨得皇上欢心不说,还要为家里惹来祸端。”

苏老爷微微皱眉,这也是他正担心的。苏明月自愿进宫让他心中甚慰。

可苏明月毕竟只是个庶女,从小没见过什么世面,若真是在宫中触了皇上的霉头,倒不如早早死在宫里算了。而且已经递了姓名画像生辰八字进宫存册,到了日子不进宫便也是欺君之罪。

苏老爷打了个寒战,可不能再让那个暴君看不顺眼了。

思及此,苏老爷眼中掠过一丝狠辣,面上只装作担忧的道:“如此,不知明月有什么主意。”

苏老爷倒也不指望苏明月有什么主意,只在脑海里打定想打要在苏明月入宫后动点手脚。

苏明月没错过苏老爷眼中那一丝狠辣,她只垂下眼帘,柔柔糯糯的开口:“女儿只想着,女儿虽不通宫中往来,但多方打点总是没错的。”

她伸出素白细长的手指,一样一样的算起来:“家中田地房契交易要走官帐,用来打点多少有些不方便,所以女儿的嫁妆只要些金银和珠宝首饰就好。”

大夫人露出一丝不屑,贱人的女儿就是没见过世面,家中最值钱的东西便是田地房产,现银和珠宝再多能有几个钱?

大夫人不屑的开口:“你且说要多少便是。”

苏明月一脸感激的对大夫人说:“不多,母亲,只要五十万银子就好了。”她扫了一眼大夫人从不屑瞬间变得铁青的脸,柔柔的加了句:“珠宝首饰短时间内有点难买,把母亲和大姐房里的那些放到我的嫁妆里就可以了。”

苏明珠尖叫:“你怎么不去抢!”

五十万两!普通人家一年的嚼用五十两便够了,苏家哪里去筹这么多钱!更何况苏明月居然想抢她的宝贝!

“你个贱人,杂种!”苏明珠指着苏明月骂起来。

“够了!”苏老爷喝住了苏明珠,转头去苏明月说:“明月,你一直待在家里,怕是对外面的状况不了解。家里一时半会拿不出五十万两,况且你也说了,田产房契不好带……”

“爹爹。”苏明月打断了苏老爷话:“田产房契不好带,可换成银票就好带了呀。”仿佛觉得自己说话很有趣,苏明月脸上挂着泪珠甜甜的笑起来:“田产房契便宜卖,应该能在女儿入宫之前卖完哦。”

“何况女儿进宫可是代表了苏家的脸面呢,万一哪天哪个环节没打点好,皇上对女儿发了火。”苏明月盯着苏老爷那几乎和水塘里小乌龟同色的脸:“女儿可能会把自己是庶女的事说出来呢,毕竟我太胆小了。”

大夫人只觉得一阵胸闷气短,气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竟然敢,你这是在威胁我们!我现在就要你不得好死!”

“按她说的做。”苏老爷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

大夫人不明所以的看向苏老爷:“老爷……这可是五十万两……”

苏老爷恶毒的盯着苏明月:“按她说的做!听不懂我的话吗!”

可恶,他竟然从未看透过这个小丫头,看来是真的留她不得。

苏老爷在心中打定主意,等苏明月一进宫就动手要了她的命。

至于钱,等过了这个坎还可以再挣,不过是再多贪几笔。

就算这样,苏老爷想起五十万两白银还是疼的心抽抽。索性眼不见心不烦的闭上双眼,招手喊来站在门外的大管家,让他赶紧按着苏明月的意思去办,该卖的卖,大夫人和苏明珠房里的珠宝也赶紧收拾装好。

苏明月明天就要进宫,再不收拾嫁妆该来不及了。

——

——

苏明月得了自己想要的,便收起笑容泪珠,行了个礼朝外走去。把苏明珠的谩骂声和大夫人阻止她的声音抛在脑后。

苏明珠自然也不想死在宫中,可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她一定会拖上这一家渣滓,让这家子渣滓给她陪葬!

在此之前,苏明月也不准备让他们过的舒服。

让他们自己狗咬狗,可真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