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6.这盛世

发布:2021-09-13 09:39:00

翌日清晨,周二。卧室之中,打坐修行一整晚的唐舒睁开眼睛了双眼,眸中一片清明时。体会到丹田之中那股似有若无的气息,她心中稍安。这具和她有七八分像的身体底子很好,但是是几日的修炼了隐隐有内力汇集,这让初入异世大陆的她体会到了一丝丝安慰。无论如何,有了底牌,自己卧室之中,打坐一整晚的唐舒睁开了双眼,眸中一片清明。。...

翌日,周一。

卧室之中,打坐一整晚的唐舒睁开了双眼,眸中一片清明。

感受到丹田之中那股似有若无的气息,她心中稍安。

这具和她有七八分像的身体底子很好,不过是两日的修炼已经隐隐有内力汇聚,这让初入异世的她感受到了一丝丝安慰。

不管如何,有了底牌,自己做什么事就有了底气。

抬头见天色不早,想起今日学校还有课程要上,唐舒起身朝着洗手间而去,当她习惯性的向腰间摸去却空空如也,这才恍然已经不是以前的自己了。

素来喜欢有一两个暗器傍身的她有一瞬间的不适应,想着抽空去定制几款暗器,即便不是身处大陌国,她也习惯带着些东西防身。

在小区楼下吃过早饭,唐舒背着书包走进了帝都医科大学的校门,一双美眸打量眼前有着百年历史的名校,脚下的步伐也慢了许多。

“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书院吗,果然很特别。”

在大陌,天下读书人梦寐以求的书院便是国子监,然而包括国子监在内的所有书院授课都是一样的,还没有哪里能够建立一所院校单独教授医术。

这里倒是不同,虽没做到天下大同,但绝对属于盛世。

千年不曾有过的盛世。

唐舒按照课表朝着2号教学楼走去,闲庭散步般镇定自若,殊不知出众的外表以及那身清冷的气质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这美女谁啊,大一新生?”

“应该是吧,之前没见过十有八九是新生,上周不是才刚刚军训结束吗?”

“就冲着这颜值,妥妥的新生啊!要不然早就登上校花榜了,我逛校园贴吧这么久都没见过她的照片。”

“网瘾少年,没想到这个时候你还挺管用的啊?”

“那是,你们平时一个个跟书呆子一样两眼不闻窗外事,读书读瞎了都不知道外面发生的大事,这个时候还不是轮到小爷我来给你们解惑?”

“嘿,说你胖你还给我喘上了。”

“等等,我怎么感觉这学妹有点面熟啊,好像在哪儿见过?”

“噗,当自己是含玉而生的贾府公子呢?小样!”

纵然议论声比较小,耳朵异常灵敏的唐舒也已经将几人的谈话给听了进去。身为唐门少主,这种似惊似叹的眼神她在大陌接受的太多,早已经有了超强免疫力,并没有多加注意。

“咔嚓——”

随着手机拍照按钮的一声响动,那抹引起小范围骚乱的身影已经入了画,不多时就被手机的主人公给搬到了它应该出现的地方。

***

作为全国最好的医科大学,帝都医科大的校园绝对是万里挑一。

当然,这个万里挑一不仅仅指得是它那极具年代特色的古老建筑,道路两边树立着的两人手接手才能抱得过来的百年大树,以及数百年来培养出来的杰出医科人员。

更重要的是,这里有身为中医人员而梦寐以求的实验药园。

“【药园】?”

唐舒站在一片散发着勃勃生机的绿地面前,读出了牌子上的字迹。

“还真是简单粗暴。”

她是被秋风中夹杂着的熟悉药香吸引过来的,那是雪魂草开花特有的味道。

站在一望无际的药园边缘,唐舒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绽放着的雪魂草。

而那株幸运儿的旁边,蹲着一个头角鬓白的老者,身上的衣服沾满了泥土,此时他那双饱经风霜的粗糙大手握着一把剪刀,正朝着迎风而立的雪魂花瓣而去。

“等等。”

下意识的,唐舒的声音已经先一步制止了老人的动作。

老者闻言顿了顿,手中的剪刀并没有去碰触花朵,转而扭头疑惑的看向她。

“这位同学,你是有什么事吗?”

“雪魂花十年开一次,当花朵离开花身时便会因为毒液供应不足而瞬间落败,您这样一刀剪下去得到的只会是毫无价值的枯黄色花瓣。”

老者愣了愣,一双苍老的眸子露出丝丝疑惑,转而去看那开得无比妖艳的花朵。

“原来它叫雪魂花吗?可是......它现在是鲜红颜色。”

不是枯黄。

即便是一朵正常些的红花落败,那也会是红色的,而不是枯黄色。

唐舒皱了皱眉头,心中已经断定老者是当真不知道雪魂草的功效了。

“您可以试试,毕竟旁边还有三朵完好无损的。”

老者维持着刚才的动作沉思片刻,最终收回了手,“不用了,我相信你。倘若当真如你所说十年才会开一次,即便是浪费一朵也令人痛心。”

唐舒朝着雪魂草周围瞄了一眼,这才发现那是一片约两米直径大的空旷地方,想必是老者发现了它的毒性,而将其和其他药草隔开了。

“这位同学,可否告知这花如何取,才能保持它原本的毒性?”

老者起身,迈着颤巍巍的步子退出了药园,嘴角带上了一丝笑容。

“这几棵植物是去云南采风时无意中发现的,当时它的一片叶子毒死了一只野兔,我便见猎心起,将它们小心的移栽了回来。”

纵然他见多识广,然而翻遍了所有古籍都未能找到和它一样甚至是相似的植物,老者只能将这个现象归为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唐舒闻言眼中闪过一丝了然,“雪魂草很特殊,从最顶的花朵到根须都属于剧毒之物,一片小小的叶子毒死野兔并不稀奇。”

“老人家倘若想要研究它的花瓣,可以采取几片叶子放置于水中,待脉络中的毒液渗透完毕先将花朵没入进去,再用剪刀裁下即可。”

老者高兴道,“这么说那叶子的毒素可以维持花瓣不败?”

“是。”

“多谢这位同学告知,你是怎么认识这什么雪魂花的?”

唐舒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怀念。

“家中长辈喜欢养些药草,耳濡目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