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1章 鳄鱼的眼泪

发布:2021-09-14 06:56:01

层层叠叠的石梯前,摆了一方矗立的石碑,上头大刀阔斧地刻了三个字——“九玄宗”,往碑前再综观,云雾袅绕,仙山起伏不定,是几眼望将近尽头的山宇檐牙。晨钟的钟声清清凌凌地响彻云霄时,山门前也响了了几分与这静谧不合谐的声音:“你们都不信我……既如此,这暮鼓的钟声清清凌凌地响彻云霄时,山门前也响起了几分与这宁静不和谐的声音:“你们都不信我……既如此,这个宗门弟子的身份不要也罢!”。...

层层叠叠的石梯前,摆了一方耸立的石碑,上头大刀阔斧地刻了三个字——“玄天宗”,往碑前再纵观,云雾缭绕,仙山起伏,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山宇檐牙。

暮鼓的钟声清清凌凌地响彻云霄时,山门前也响起了几分与这宁静不和谐的声音:“你们都不信我……既如此,这个宗门弟子的身份不要也罢!”

姜芙是在她那最后一个语气词落下后穿过来的,身体里还尤存的愤慨情绪,令她脑子都是一片空白。

她下意识地扫了一眼周围,立在姜芙跟前的是四五位衣着统一样式的女弟子,她们皆手持着长剑,看着姜芙的目光里带着谴责。

为首的那位长相有些清寡,一头乌发被一支木簪斜斜束了起来,显得一丝不苟,明明是一样的肩袖绣了莲纹的弟子服,穿在她身上却看着格外老沉。

配上她那微皱了眉,仿若看见不良学生的教导主任般的神情,那真叫两个字——绝了。

姜芙细细一思忖,便知道自己肯定是又进了任务世界里,回想起这些天系统给她翻看的资料,姜芙不动声色地瞥了眼她们身后那石碑的方向,在心里明白自己降落在了哪个世界后,很快确定了这位女弟子的身份。

玄天宗丹阳长老的首徒——李清渺。

“姜芙,你又在说什么胡话?别以为你耍些小性子,就能把丹阳师叔炼制给子佩师姐的调息丸毁了的这事给揭过去!这次我看谁还能再护着你!”

率先发表了旁白功能的配角上线,三言两语就让姜芙把这事儿大致给整明白了,她暗自回想着之前资料看到的部分。

不等姜芙捋得再清楚一些,只见那位李清渺师姐就皱着眉开口了:“阿芙,退出宗门不是可以拿来随意说笑的事,现在同我回去,和师父认个错,处罚定能轻上不少……”

李清渺还在继续说着什么,可惜姜芙才没兴趣听她这堆从头到尾都无一不在表露“你多少有点不知好歹”的意味的屁话。

伴随着脑海里熟悉的“滴当”一声,系统上线:“任务来啦!请宿主把身上的弟子服脱下摔在地上,并喊出书中女配姜芙的台词,倒计时120秒……”

即便这任务来得突然,但姜芙早就习惯了系统随时随地都可能发布任务,她毫不犹豫地解下腰间的束带。

只是还没等她一把拽下外衫,那些女弟子们都忍不住惊叫了起来,有些甚至还慌忙间捂住了自己的双眼,先前义愤填膺先站出来说话的那位,亦是脸都涨得通红了:“姜芙!你……这简直成何体统!丹阳师叔的脸面都要被你丢尽了!”

李清渺更是眉头皱得更紧了,她似乎还有话要说,但耳边姜芙被系统的倒计时催促着,哪里有闲工夫理会这些动不动就说不成体统的古人。

她一把拉下了那身雪白的内门弟子服,用了劲儿摔在地上,姜芙想着印象里自己该说的话,有些记不大清了便说得结巴:“这破弟子谁爱稀罕谁当!反正……我姜芙在此发誓,今后我与玄天宗再无丝毫关系……”

说完了,姜芙故作怒意显然地甩袖就走,任身后那些师姐师妹们喊些什么,她都再没回头看一眼。

“清渺师姐,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姜芙反耍一通脾气,还让她安然无恙地逃之夭夭?”

说话的人不甘心极了,说着她抬手就要御剑去追,李清渺看了她一眼,反手一记掐诀打断了她的施咒:“玉澜师妹,师父先头便说了不许伤了姜芙,我们既已将她逼到了这般要退出宗门的地步,已是不妥了,眼下该是回去请掌门和师父定夺。”

被唤作玉澜的女子心里尤存着不满,但碍于李清渺是师姐,长她几年入宗门,她便也不好拂了李清渺的面子,只得心不甘情不愿地应了声“是”。

另一边。

姜芙扑腾扑腾走下了山门前长长的石梯,沿路随手拽了根狗尾巴草,一边听着系统给她判分:“情绪饱满度正五分,台词功底负五分,对角色理解度正五分,令对方情绪波动达到指定值的60%,场次总评——正五分,奖励一颗‘鳄鱼的眼泪’。”

“鳄鱼的眼泪?”

姜芙用草根拨了拨耳朵,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能有什么用?这儿可是修仙世界啊,不会吧不会吧,你不会以为我掉一掉虚伪的眼泪,就有人为我炼极品丹药抢绝世神器吧?”

关于这个世界的资料,早在好几天前,系统就已经让她通读过一遍了。

没错,这是一个人、妖魔、神并存的世界,人界之中除却普通人外,还有一部分是属于修仙者的世界。

早在三界有了明显的分割之时,修仙门派便已林立,如今在几大门派中,姜芙所在的玄天宗便是屈指可数的仙门大派。

除却这些故事背景外,还有值得警醒的是,这还是一个以古早言情文为基调的书中世界。

面对她的质疑,系统又如从前多次任务那样沉默不语,姜芙习以为常,她是一个穿梭在各个世界的任务者,驻足停留最久的地方,不是任务者们时常休息的总空间,而是像现在这个陌生的小世界。

至于她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选定为任务者,系统又是用了什么条件才让她同意历经万千世界——可能是时间太久的缘故,她都记不大清了。

姜芙丢掉手里被薅秃了的狗尾巴草,她左右看着面前下山的两条路,唤来系统:“快,定位一下,哪边去往魔界最近?”

“魔界?”

向来沉默寡言的系统都有些愣住了:“你现在应该先去找家客栈住下来,好好再看看这个世界的资料,去魔界做什么?”

姜芙在穿进来前,只大致地阅览过一遍,而且当时还一起混杂着其他世界的资料,记得肯定不大清楚,而且每次来到新的世界,姜芙都会先坐下来熟悉一遍剧情再做打算,怎么这一次……

“倒也不是要什么功课都不做就去魔界,只是想离那边近些的地方住下来,说不定我就碰上什么重要角色了呢。”

姜芙得到了系统的提示,随即召唤出本命灵器,飞速往山下行去,她要赶在天黑前落脚。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