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3章 拍一张抽骨符

发布:2021-09-14 06:56:14

剧情的资料看见这里,窗外突然间传来了一丝异响,姜芙只懒懒地掀了掀眸子,无聊的地打了个哈欠。困意席卷而来,少女微红的眼尾泛了轻浅的水光,盆里的水了凉了,姜芙掐了个咒诀,灵力流转间,足下的淋漓水珠了被低温烘干。她把半边身子拖到柔软细腻非常舒适的床上,沉吟片刻了片刻困意袭来,少女微红的眼尾泛了浅淡的水光,盆里的水已经凉了,姜芙掐了个咒诀,灵力流转间,足下的淋淋水珠已经被烘干。。...

剧情的资料看到这里,窗外忽然传来了一丝异响,姜芙只懒懒地掀了掀眸子,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困意袭来,少女微红的眼尾泛了浅淡的水光,盆里的水已经凉了,姜芙掐了个咒诀,灵力流转间,足下的淋淋水珠已经被烘干。

她把半边身子拖到柔软舒适的床上,沉吟了片刻,姜芙翻出原主怀里从山门兜出来的那些丹药和符纸。

“补气丹,恢复修士的元气,修仙界很寻常的丹药,不过这枚是三品丹,算是难得的品阶了。”

“七品的固血丹,五品淤血散,药效都还不错……”姜芙每往外掏出一样,系统就用它那冰凉凉没什么起伏的声音给她解析:“哦,你现在拿出的这些都是驱魔符,这一沓是施水符咒,那两张是引雷符,威力蛮强的……”

光是分辨这些五颜六色的丹丸是何种品阶、作用为何,姜芙就费了点力气,不过整理下来,她总算是看明白了。

原主这位丹修,好似把符咒一类属于符修的功课都学得更灵巧活现——这些丹药都是补气益体的,反而那些符纸不是能引雷就是能唤水淹城,是些杀伤力极强的存在。

“啧。”

把那些丹药瓶塞回不大的乾坤袋里,姜芙一边细细翻看那些用黄澄澄一片的符纸,一边啧叹了一声。

这些符用的居然是洒金黄纸,上面描绘繁复的朱砂笔迹侬艳,显然是不俗之物。

原主因是与剑没有多少天赋的原因,修了丹修后,她虽亦有灵力,但也只能施些烘水咒、维持一下驭剑的平衡这等子灵力不强的咒法,并不能像剑修那样催动灵力以剑御敌。

说到剑,原主并非剑修,却有一柄许多修士可望不可得的上古神剑,原因还在于她的师尊丹阳长老,这风旋剑乃是丹阳长老的家传至宝,可却因为原主生了一张与丹阳长老早夭的女儿相似的脸,他便不顾众人反对将姜芙收做了亲传弟子不说,还将这至宝风旋剑送与了姜芙。

今日发生的这件事,所有人都要丹阳长老严惩姜芙,可他却将罪名往自己身上揽,若非原主一气之下退出宗门出走,在丹阳长老的庇护下,想来原主也是不可能会受到丁点的伤害。

这位丹阳长老,真真可谓是对原主拿亲女儿一般对待了。

只可惜,原主是个冲动的炮仗,不顾多年的师徒情意,没脑子到居然想到魔域去。

外头的夜色已然浓沉似墨,不知道哪里来的铃声,清脆地飘荡开来,叮铃叮铃地响,送入半阖着眸子的姜芙的耳中,少女指尖上掐着两张洒金黄符,眉眼间露了一丝的不悦。

“真是烦人。”

姜芙晃晃手中的符纸,问系统:“有没有动静小些的符?”

她可不想因为两个小喽啰,就毁了她今夜好不容易找到的住处。

“你手里这两张,是画了抽骨术的符咒,能抽取妖骨让它们丧失行动能力,且只对妖有效。”

姜芙将巴掌大的乾坤袋收好,闻言,她便抬手翻转灵力,熄了桌上的油灯。瞧着她这一副准备就寝的模样,系统难得提点:“这是家黑店。”

店家和那个小二虽然都是只灵力低下的小妖,可它们若真要作怪,刚穿来这个世界的姜芙只怕也要应对狼狈。

“看出来了。”

姜芙抽空回了系统一句,她正支棱起耳朵细细听着外头的动静,虽是身上严实地盖阖了被褥,但被褥之下,那两张能抽妖骨的黄符一直被她纤细的指尖捏着,并未有丝毫懈怠。

叮铃叮铃叮铃铃……

屋子里灭了灯火后的不过片刻时间,那串脆响的铃声大作,仿佛有什么人在寂静无声无人的地方,缓步行来。

……

没了那令人不耐的声音,一夜好眠。

第二日醒来,隔着窗扉上那薄薄窗户纸,晨曦的光芒犹自透窗而来,洋洋撒了一地。

“仙人饶命,饶命……”

姜芙刚睁开雾气水润的黑眸,耳边就传来一道细弱的讨饶声。

一夜的好梦让少女眉眼都染上了几分慵懒,端看神色是瞧得出她的好心情的。姜芙将目光淡淡地瞥去,只见那床脚边正蜷缩着两只拳头大小的花鼠,一只毛色偏黑,一只偏白。

用弱弱哭音说着话的是那只白鼠,它正捧着爪子拼命给姜芙作揖,而它身旁那只黑鼠则躺得扁扁,像是吓得昏死过去了一般。

瞧着那白鼠的动作,姜芙翘了翘唇角,这两只鼠妖道行不深,昨夜她只用了一张抽骨符令那黑鼠现了原型,那白鼠就吓到恐慌万状,自剖了妖丹双手奉上,生怕自己的下场如同伴这般凄惨。

姜芙晃了晃手腕上戴着的那抹红绳,绳结下坠着一颗珍珠大小的绿色妖丹,剥离了妖的身体,它身上原有的华光被收敛起来,此时乖顺地卧在那一截纤细的皓腕上,像一颗普通的翡翠珠子,衬得那手腕越发凝白胜雪。

姜芙喜欢这红绳绿丹,所以昨夜,她没有将剩下的那枚符纸拍下去,剥了小妖的妖骨。

“你唤作什么?”

正在跟个不倒翁似的作揖的白鼠闻言愣了一下,但它很快反应过来,忙恭敬地答道:“仙人仙人,小妖名唤白起。”

完全没有了昨夜闯进屋子里时,拿着只六角铃兰灯笼的阴森森,姜芙就喜欢它此时乖乖的样子。

见着少女圆圆的杏眸微弯了下,名字叫白起的白鼠忙趁热打铁,细小的爪子指指身子僵了一晚上的黑鼠:“仙人仙人,这是小妖的兄长,昨夜我们二人实在不知仙人您的厉害,冒犯了您,求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小妖们计较……”

白鼠身子抖啊抖,而它身旁的那黑鼠因为被抽了妖骨的原因,半分也动弹不得,只有那对米粒大小的眼睛微瞪着,仿佛也想说些求饶的话。

姜芙觉得白鼠善观眼色,还聪明。

妖,这种超然于三界之外的生物,它们的前世原是九天之上高不可攀的神,后因受了惩戒被罚下人间,失了从前的神力与记忆便不得已想尽办法在人间立足。

由上这番,世人便不好评判这妖,究竟是归咎于神族还是人族,偏生妖怪多是零散,并不寻常得见,更无法替它们汇聚一起自成一族。

长此久往,世人对妖的划分便含糊了去,只暂且将它与十恶不赦的魔修区分开来便是。

对付妖,方法有二。一是取妖骨令它不得动弹,妖骨脱离妖身十日,那妖便要魂飞魄散;二就是如白起那样被剖妖丹,妖丹离体,妖便要即刻被打回原型,修为散半,但起码命是还在的。

所以,姜芙才说这白鼠聪明,懂得掂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