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6章 傻子唤我师尊

发布:2021-09-14 06:56:40

所以拖家带口带了个傻子下路,但是个一身伤的傻子,姜芙严禁不先停下去中止修整,顺道给这人上个药。少年生得面如冠玉,是这周身散发出出的气质,却不像那么回事……姜芙刚翻出来乾坤袋里的一罐药粉抬头来,就对上了面前人的眼神,少年正冲着她露着憨不唧唧少年生得面如冠玉,就是这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却不像那么回事……姜芙刚翻出乾坤袋里的一罐药粉抬起头来,就对上了面前人的眼神,少年正冲着她露出憨不唧唧的笑。。...

因为拖家带口带了个傻子上路,还是个一身伤的傻子,姜芙不得不先停下来暂缓休整,顺便给这人上个药。

少年生得面如冠玉,就是这周身散发出来的气质,却不像那么回事……姜芙刚翻出乾坤袋里的一罐药粉抬起头来,就对上了面前人的眼神,少年正冲着她露出憨不唧唧的笑。

姜芙顿时觉得,对着他这张脸还下得去手施了酷刑的人,并不是最令人震惊的,要数什么能让姜芙呼吸都一窒,少年宛如白痴的傻笑当数第一。

默了片刻,姜芙试探性地问道:“你……唤什么名儿?”

那少年摇摇脑袋,然后他收敛了唇边翘起傻傻的弧度,他似乎在想些什么,纠结了半晌,少年这才抬起又恢复了亮晶晶的眼眸:“师尊,我们是准备到哪里去?”

姜芙看着他那一口白牙,差点被晃到眼前一黑晕过去。

我tm,还真是个傻子。

还是个失了记忆叫她师尊的傻子。

姜芙握了握手里的药罐,勉强镇定下来,她伸过手去,把罐子递过去:“自己擦。”

这话里是负了丝气的,姜芙是在想,她也不知自己为何突然一瞬心软下来,居然把这么个累赘一起带上。

少年的指节修长,十指指甲修剪整齐,让他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又纯粹,他的指尖不经意擦过姜芙的掌心,连带起一串止不住的心悸,使得姜芙骤然间缩回手来,又猛地站起了身。

那药罐子失了力,一下子坠落在一地碎石中,砸出一片脆响。

姜芙心觉这是被冒犯,她恼怒地看过去,却迎上了少年有些无措又迷惘的神情,他似乎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居然惹得面前的人动了这么大的脾气。

“师尊?”

瞧着他那转变成委屈不已的表情,姜芙忍不住扶扶额,她重新坐下来,再三解释:“你认错人了,我并非你师尊。”

“师尊,你还没告诉我,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我不是……”

“是往前面去吗,但那些地方看起来都是很贫瘠的山脉,师尊是要到那边去狩猎?”

姜芙闭上了嘴。

她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明明看起来命都快要没了的少年,居然还有心情在这和她唠嗑,简直称他是个话痨也不为过。

“坐过来,背过身去。”

姜芙看着少年僵硬着脊背去捡起那摔在地上的药罐子,她从人手中夺了回来,示意少年转身:“衣服能自己脱吗?”

不等对方绷着身子试探着脱,姜芙就按下他的动作,语速飞快:“好了好了,我来。”

脚边快要燃尽的柴禾上跳跃着微弱的火苗,能照亮的地方有限,但等少年转过身来,姜芙一眼便瞧清楚了他那后背蔓延的大片血渍。

姜芙按在他肩上的手不由一顿,按照这衣服丝毫不见破损的程度,这明显是他被鞭打过了后才穿上的衣裳。

想到这身白衣下,会是怎样的伤痕,姜芙就心下又不觉地一颤,她小心地给人褪下外袍,里面的里衣像是被血浸透了一般,尤能窥得那皮肉上的伤口形状。

里衣黏着伤口,撕下来时姜芙都有点儿不忍,可偏偏没听见那少年的一声闷哼。

“疼你便喊出来。”

姜芙看着那裸露的脊背上鞭伤累累,道道伤痕入骨之深,顿了好半晌她才低声说道:“不会哭的孩子是没糖吃的。”

听了她这句微不可闻的细喃,少年的眼眸里泛起了星星点点的茫然,在他空白一片的记忆里面,尤给他隐约印象的,多是冰凉和淡漠,从不曾让他感觉到有人会说“疼你便不要忍”这样的话带来的暖心。

“师尊。”

少年感受到那些细碎的药粉轻轻撒在伤口上的抽疼,可身后的那个人是令人感觉动作那样轻柔,叫他无暇顾及那些不属于此时此刻该发出的痛吟,他唇角动了动:“弟子已不记得前尘往事,恳请师尊给弟子赐名。”

姜芙动作麻利地给他抹了药,包扎好,听他这么说,下意识就想怼一句“啥啥都不记得了咋知道她是他师父?”

姜芙捻捻指腹上沾上的血迹,这句话到底还是没说出口,她真的发觉,这个世界简直有毒,她来了不过一两日就接连破例心软。

“唤阿染罢。”

他生得如昆山片玉,色正芒寒,却更似嶙峋山脉覆的皑皑白雪,容颜这般绝艳朗朗,眼里的眸光却犹如赤子之心,一尘不染。

“弟子阿染,叩谢师尊赐名。”

少年唇角弯弯,笑得眼眸明亮,他俯身就要拜下去,姜芙忙一把托住他的臂肘,开什么玩笑,等这人记忆恢复了,届时回想起自己被占便宜的这些时候,还不得把她削了?

不远处,小妖们一蹦一跳地顺着柴禾回来了,它们先前被姜芙使唤着去捡柴火,姜芙是半点不客气的:“来小黑,把你的柴添一些上去,小白也别干看着,给小黑搭把手……”

花鼠妖们在她的指挥下忙得团团转,小小的身子艰难搬动着细细的柴禾,尚有余火之下,木柴很快重燃了噼里啪啦跳动的火焰,将少女的脸颊映得微暖。

阿染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师尊问他为何还记得她,其实他也不知为何会独独记得她。

阿染只知道,自己那漠然空白一片的记忆中,时时浮现一个女子温婉却显得异样坚定的身影,她对着他背身而立,一身白衣的衣摆上绣着精美的莲纹,宽大的袖摆下露出一截纤细凝雪的皓腕。

她的声音空灵灵地飘荡开来,似那雪山之巅的白莲飒飒迎着风雪。

她在问他:“为师教你的可都记住了?”

虽然他看不清那女子的面容,连那声音都不能很好地辨别,但他心里却是莫名地有一股子肯定,唯一留在他记忆中,显得如此深刻的人,就是此刻在他眼前的师尊。

姜芙注意到他呆呆看着自己的视线,忍不住伸手探探他的额头,莫不是这傻子生了高热,把他烧得更傻了吧?

“师尊。”

姜芙放下手来,犹自纳闷这人也不烫时,阿染突然喊了她一句,少年的眼眸圆圆生亮:“师尊的衣裳可是哪个门派的弟子服?弟子觉得颇为好看。”

姜芙低下头看自己身上的衣裳,即便褪去了外面的那件外袍,里面的衬衣的腰际、肩上皆盘垣着繁复的莲花纹样,这是玄天宗的弟子服特有的标记。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