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五章 及笄之礼

发布:2021-09-14 09:23:43

厅外素素媚恨恨的搅着纱绢月轻玉头上虽仅有几支素簪子,可那玉簪却整根精心雕琢,晶莹剔透,阳光玻璃窗来也没半分杂质,是玉中极品。自己一支都也没,她却插了一头!东珠很难得虽各府都有,但紫色的东珠怕是宫里都找不出几个,有那么一颗恨严禁供出来,她却制作而成耳东珠难得虽各府都有,但紫色的东珠怕是宫里都找不出来几个,有那么一颗恨不得供起来,她却制成耳环,随意的挂着,出来招摇。。...

厅外月如媚恨恨的搅着纱绢

月轻玉头上虽只有几支素簪子,可那玉簪却是整根雕琢,晶莹剔透,阳光透过来没有半分杂质,是玉中极品。自己一支都没有,她却插了一头!

东珠难得虽各府都有,但紫色的东珠怕是宫里都找不出来几个,有那么一颗恨不得供起来,她却制成耳环,随意的挂着,出来招摇。

自己脑袋上的几支金簪看似贵重,也不过是花些银钱便可买到的,凭什么好东西父亲都给了她?这好东西原本就应该是她的!万人瞩目也应该是她的!

都是月轻玉这个贱人抢了自己的!

“呵呵,好孩子,快起来吧!”老夫人皮笑肉不笑

月轻玉还是按照礼数给定国侯、老夫人、月少堂、赵氏结结实实的叩头,再向各位长辈行礼后,起身,双手交叉,垂头走至老夫人侧旁。

众人诧异,礼数周详,稳重得体不像是传闻中的那般啊!

“早就听闻定国公府好教养,今日一见果然不虚!”开口的是嘉柔郡主

月轻玉上前行礼

“多谢这位姑母夸奖,今日重礼,本不该迟来,我嫡娘亲在时常教导轻玉,衣衫不整不为尊,临行前发现衣衫不合这才返了回去,幸得二婶提早备衣,这才不失了礼数。祖母也常教导,隆礼不分时间不分贵贱不分场合此乃女子之德必遵之,轻玉不敢不从!”

老夫人满意的喝了一口茶,这丫头倒是聪明的很!

月轻玉的话,明里暗里都说自己教养的好靠的是亲娘轻衣和老夫人的教导,压根没自己什么事,赵氏也懒得计较她,哼,反正自己也确实没教过她什么,不过不给自己留面子,你也别想要什么脸!

“什么姑母,这是嘉柔郡主,按辈分,你得叫声大舅母!伦理纲常可不能乱!”

“我说什么来着,刚夸了一句就露馅了!”赵氏别过头,冷笑道。

月轻玉掩口佯惊,含泪跪地:“请舅母恕罪!轻玉入府后身子一直不适,幸得娘亲庇护照料,娘亲一直说玉儿身子不好,怕过了病气给别人,半年来未出过院门一步,竟不识您就是亲舅母!”

为断了月轻玉背后轻家这座靠山,在赵氏母女的挑拨下和阻拦下,半年来外祖家的探望、宴会左推右推,几乎都拒绝了。

呵,也不知道是谁传出去的,堂堂定国公府大小姐屡次对长辈闭门不见,自此月轻玉头上便多了一顶目无尊长的帽子。

嫡亲的骨肉竟不让相认,众人掩面交换着八卦的眼神。

原来是赵氏拦着不让见,嘉柔郡主恍然,笑笑不语看了一眼定国侯和老夫人。

嘉揉郡主弯腰扶起月轻玉,拉在自己身边,心疼的握着手。

定国侯脸面有些挂不住:“大房家的,玉儿身体渐好,以后没事便多带着出来走动走动,亲戚们都不识得可怎么好?”

老夫人见菜下碟,顺势责怪赵氏几句。

赵氏憋闷,脸色涨红,却不敢说些什么,连忙应声,低头瞟见月轻玉笑意的眼神,双目淬毒。

这小蹄子分明就是故意的,什么没出过院门,简直是胡说!不过此事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责任,只能白白吃了这个哑巴亏,可惜费了半年的功夫,竟让她三言两语的摘清了!

定国侯起身致辞,及笄礼正式开始!

月轻玉跪在厅中,端庄淑雅,一脸恭敬谦卑。

一拜祖父祖母,张嬷嬷托盘上前,老夫人拿起梳子梳头,盥手。

“令月吉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惟祺,介尔景福!”

老夫人颂完祝词,取了一支上好的镶宝蕾丝碧玺花金簪插在月轻玉发间,起身行礼,退出正厅,二进。

二拜父亲赵氏,张嬷嬷托盘上前,赵氏盥手。

“吉月令辰,乃申尔服。敬尔威仪,淑慎尔德。眉受万年,永受胡福!”

赵氏颂完祝词,再取一支赤金缠丝珍珠流苏钗插在月轻玉发间,起身行礼,退出正厅,三进。

三拜舅母嘉柔郡主,张嬷嬷托盘上前,郡主微颤着手拿起梳子为其梳头。

轻声道:“这梳是替你母亲梳的!”月轻玉噙着眼泪,极力控制着脸上的神容。

盥手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姊妹具在,以成阙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

嘉柔郡主颂完祝词,取一顶红宝石点翠万花钗冠,扶起,月轻玉稳了稳心神,行礼。

张嬷嬷念念有词一番之后,月轻玉跪至案前聆听各位长辈教导。

最后张嬷嬷喊了一声:“成”

月少堂猛吸两口空气,微仰头控制着眼泪,不让自己失礼。

事情一结束,定国侯率先带人离了正厅。

“果然是娘的嫡亲孙女,您看这眉眼间一举一动像极了老夫人!”

月轻玉论容貌十足十的像极了她的生母轻衣,可祁氏那张嘴只要能奉承老夫人,还在乎事实么。

话音一落,命妇们也毫不脸红的围着老夫人巴结着,只有赵氏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嘉柔郡主心疼的一把拉过月轻玉

自己同轻衣本就是闺中密友,在她的记忆中,这个孩子刚出生时还是一副粉雕玉琢的模样,可如今十指粗糙,面黄肌瘦,哪里有半分养尊处优的样子。

“你这孩子像极了你母亲,只是调养了许久,气色怎么还是这么差呢?”嘉柔郡主一脸心疼,双目切切,这种发自内心的关心是装不出来的。

“舅母关怀,轻玉心生感激!只是这身子哪能是一日便养好了的!”眼中蒙上一层雾水

“那也不像话,看你瘦的!”

“外祖母还好么?”

“还好,母亲一直记挂你,你若身子好些,也该多去看看她!改日我接你去轻府住几天!到时定把你养的白胖胖的,呵呵~”

两人话轻,却如雨点般落入老夫人的心里,想起晨起的事,心知那赵氏虽面上做的风光,可背里行事却是肮脏。

轻衣在时对自己也算孝顺,眼看着月轻玉已经及笄,好好调教,假以时日说不定定国公府还能多一条出路。

老夫人附耳叫张嬷嬷炖一盅补品,赵氏听了一耳朵自知老夫人生疑,忙说:

“娘,一早我便叫人炖了桂圆阿胶羹给玉儿补身子,您且放心就是!”赵嬷嬷会意转身出去。

月轻玉瞥见,眼中精光一闪,拉着郡主往最热闹的地方走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