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六章 姊妹之争

发布:2021-09-14 09:23:51

定国国公府乃现今宣帝所赐,占地面积极广,定国侯这个爵位也不是爵位来的,是靠着月述成老爷子一点点的战功得来的,宣帝为表功勋,建府时特封赏了不少奇玩,能可以得到定国国公府请帖的,不为别的,单求个热闹的场面,看个很新鲜也是值的!更更何况昨日除了端王和璃王三位无双殿下出“如媚,月轻玉好像跟你说的不太一样啊!”。...

定国公府乃是当今文帝所赐,占地极广,定国侯这个爵位不是世袭来的,是靠着月述成老爷子一点点的战功得来的,文帝为表功勋,建府时特赏赐了不少奇玩,能得到定国公府请帖的,不为别的,单求个热闹,看个新鲜也是值的!

更何况今日还有端王和璃王两位无双殿下出席,可不是要把京城中待嫁闺中的小姐们都引出来了么!

月轻玉没有出现之前,月如媚作为定国公府嫡女,月少堂手中又手握重兵极得陛下宠信,自是贵女风光无限,走到哪都是焦点。

“如媚,月轻玉好像跟你说的不太一样啊!”

“是啊,好像漂亮了许多,也没有她们口中说的那么粗俗啊!”

原众人也都是以讹传讹,都说百闻不如一见,本来是打算看笑话,可今日一见怎么觉着其实大小姐还挺好的呢?

“哼,她不过临时抱佛脚,装样子罢了!当着这么多人也总不能丢了我们侯府的脸面吧!”

想起月轻玉今日出风头的样子,月如媚便恨不得把天下的脏水都泼到她身上

“我们就说呢,一个破庙里的丫头,怎么能一夕之间变化如此之大?”

“你们是不知道她刚入府时,啧啧啧,那吃饭的样子。。哎,你们见过乞丐吃饭是什么样子么?”月如媚说的有模有样,引得众人讥笑不已!

这样的热闹就是月轻玉所期待的,看来月如媚果然不负所望啊!

嘉柔郡主站在背后听的脸色难看,赵氏刚想开口被怒意的眼神下来吓了回去。

天家威严不是她这种小破落户出身的人可以触碰的!

赵氏恨的指甲都嵌到了肉里,心里气的咬牙切齿,暗吼,月如媚!闭嘴!

“二姐,你不要这么说大姐姐,大姐姐也是不得已!”月如歌提着胆子反驳道

“是啊,要是如禧饿了三天肯定也会狼吞虎咽的!”

“哼,她叫月轻玉,我们都是如字辈,一听就不是我们月家人!也就你们两个认她是大姐,我和如婷才不认她呢!就她那样的出身也配当我的姐姐?”

“是啊是啊!”月如婷附和道

月如媚和月如婷是双生姊妹,二房的月如歌小两个月,三人都是十岁,三房的月如禧才八岁,二对二,眼看着就要输了!

月述成老爷子身上侯位的属意人选乃是月少堂,老夫人老来得子生了三叔月少秦,深得老夫人疼惜,那祁氏是个性情张扬浅薄的,怎么甘心把爵位拱手让人?

月少堂一心只在于朝政,月少秦一心只在吃喝玩乐,兄弟二人“人各有志”,倒是赵氏和祁氏明里暗里斗得跟乌鸡眼似的,连带着月如媚和月如婷也欺负小小年纪的月如禧。

至于二房嘛,二叔月少林,五年前出征伤了腿后,自此无声中便退出了这侯府爵位的争斗,沈氏出身书香世家,一向只会明哲保身,甚少掺和大房和三房的事。

月如媚见如禧小小年纪当着众人跟自己作对,怒火中烧,一把推倒如禧。

路面虽平,可春日里猛摔一下,对于如禧这个年岁的孩子来说,既没彻底脱了小孩子心性,又知道羞耻二字,顿时如禧哭声响起。

众人看着月氏姐妹打了起来,交头接耳围着看笑话!

月轻玉受到自家姐妹的羞辱,咬着嘴唇,双肩微抖,努力忍着,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放肆!”

“原来定国公府便是如此照料我们轻家的孩子的!”嘉柔郡主压不住火气,怒喝一声,冠上的珠子随着情绪起伏,撞的叮当响。

原在浑闹的月如媚只觉后背一阵寒意,回望过去,老夫人和赵氏脸色铁青。

也不知她们听了多少,吓得膝盖一软扑通跪了下去,磕的生疼!

几个小姐也是一震,面面相觑,俯身行礼。

那嘉柔郡主嫁入轻府众人皆知,月如媚一席话往轻里说是同室操戈,往重里说便是羞辱天家圣颜,此事可大可小,可不论哪条传出去,这个脸定国侯府都丢定了。

老夫人气的浑身发抖,几步过去,啪的一掌,招呼在了月如媚的脸上。

月如媚怕是生平第一次挨打,除了火辣辣的疼,吓的不轻,捂着脸,瞪着眼珠子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你这个混账东西,你母亲平时就是这般教你的?”

赵氏被甩锅上身,还没等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直接跪下。

“啪!”又一掌招呼在赵氏脸上

“看看你自己养出的是个什么东西?胆敢冒犯天颜,这可不是我们月家的孩子!”

月如媚哪想到这些浑话被尽数听了去,自己若被逐出府,那逸辰哥哥哪还能瞧她一眼?

赵氏所有的指望都在这两个孩子身上,没了她们,自己一介妇人,侯府哪里还有自己的容身之地!

“郡主,两个丫头还小,定是受人挑拨才说了这些胡话的,绝不是有意冒犯的!”

赵氏为首,母女三人连连叩头,祁氏抱着如禧看得那叫一个解气。

嘉柔郡主坐在凉亭内,轻拭月轻玉的泪水,不语,冷眼瞧着老夫人怎么处理!

老夫人本想说两句狠话,便会有台阶,可这嘉柔郡主不说话几个意思?难不成还真的把自己两个孙女赶出去?

场面一时冷了下来,月轻玉冷眼远瞧见赵嬷嬷身影,忙跪下求道:

“舅母,祖父祖母感念母亲才允了我冠父母双姓,从月如玉更名月轻玉,这是祖父的恩典,玉儿铭记于心,舅母可要网开一面啊!”

“是呢,玉儿孝顺,侯爷也不忍心,冠了母姓,整个东武朝也就我们侯爷肯了!”老夫人就坡下驴

“定国公府上下对轻玉很好,还请舅母不要因姊妹的口舌之争迁怒于定国公府!”

见着嘉柔郡主脸色稍转,老夫人长舒一口气,好在玉丫头懂事!

“你这孩子,脾性和心胸倒是随了你母亲了!”

环视一眼,各府千金跪了一地,法不责众,若真是追究起来最终伤的也是玉儿的名声。

“罢了,都起来吧!既然玉儿为你们求情便饶了你们母女这一次,若是再有,别怪我不客气!”来自皇室的威严压迫着赵氏母女

赵氏连连谢恩,抬头撞见月轻玉得意的笑容,那是?在嘲笑她?

话说自这丫头醒过来,自己受得气也够多了,小蹄子,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凉亭虽不大,但放下她们十来人还是绰绰有余的,众人三五人一堆的坐了起来。

定国侯在厅闻讯,怒气冲冲的赶了过来,这府里真是没有一日安生!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