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第2章 黑暗暴力1

发布:2021-09-14 14:13:19

落地实施窗外是城市的夜景,锦离背对着那片繁华热闹的灯光,垫起脚尖,再打开橱柜翻找。屋里竟然也没糖果,锦离最后在橱柜里找到了一罐白糖,这会正亲手下厨做饭熬制糖果。要也不是怕又一次被重新格式化,系统真的很想下线时算逑了。眼不见心不烦心不烦。见血就爱糖果,到底是什么超级变态癖好屋里居然没有糖果,锦离最后在橱柜里找到一罐白糖,这会正亲自下厨熬制糖果。。...

落地窗外是城市的夜景,锦离背对着那片繁华的灯光,垫起脚尖,打开橱柜翻找。

屋里居然没有糖果,锦离最后在橱柜里找到一罐白糖,这会正亲自下厨熬制糖果。

要不是害怕又一次被格式化,系统真的很想下线算逑了。

眼不见心不烦。

见血就爱糖果,究竟是什么变态癖好。

锦离慢条斯理搅拌着渐渐融化的焦糖,说道:“接收剧情。”

罕见的是,系统竟然没有如往常一般怼她,脑海里寂静无声。

筷子一端的糖果球慢慢凝固,锦离终于发觉似乎不大对劲,问:“苟延残喘的你还活着吗?吱一声。”

许久,少年音萎靡不振道:“恭喜你,刚才委托人提交了置换任务者的请求,你可以去挖煤了,100年。”

系统从抱一丝侥幸直至绝望,也想通了,跟着放飞自我,喜欢脱离世界剧本的人混,格式化迟早的事。

早一天来临早一天解脱。

而锦离显得尤为讶异:“不对啊,不是置换投诉同时满三次才会受罚吗?欺负我不会算数?加上这一次,也就被置换了三次,投诉两次,本人业绩明显构不成受罚啊!”

语气莫名的自豪。

系统搞不懂她的骄傲从何而来,又哪来的大饼脸谈业绩,冷笑几声:“你真是迷之自信耶,任务开场就被你搅得一团糟,投诉你才是正常操作好吗,麻烦你认清事实。”

“好吧,白瞎半锅糖。”锦离仰头凝望天花板,对平底锅里的糖,深表遗憾。

对锦离来讲,攻略男人这项工作,好比天下第一的武林高手被迫去街口表演胸口碎大石。

是那么的索然无味,令人提不起兴致。

跟服劳役没多大区别。

面对即将到来的惩罚,锦离淡定的不像正常人。

系统鬼使神差道:“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利益交换。”

锦离无聊地打哈欠,表示不感兴趣。

穷得叮当响,负债累累,拿什么跟对方做交易?!

系统迟疑片刻,可能是觉得她尚存一丝可挽救的潜力,苦口婆心劝说:“惩罚期满,你依然会重新回到初始任务那一刻,消极怠工,会一直无限循环下去。”

“你好运值高达72,付出一个点的好运值免于一次投诉,换百年劳役合算的,对你影响也不大。”

当初,系统得知新宿主好运值高的出奇,很是暗喜了一阵,好运值高代表刷任务的时候比别人要顺遂很多。

一般人好运值多数都是卡在10—20,锦离好运值高达72,跟55W的卤素灯相较,简直就像一个激光大灯,亮得刺眼。

听系统叨叨一席话,锦离才意识到事态好像有点严峻。

无限循环这玩意听起来就很麻烦,不作犹豫道:“交易。”

他人视若珍宝的好运值于锦离而言,并不重要。

她在乎的是自身能力和拳头的硬度,其他都可以忽略。

“好,我马上处理,稍等。”少年音隐隐透着几分欢快。

宿主第一次听取他的意见,值得庆贺!

锦离一手抱锅,一手拿筷子,安静的坐在角落舔糖。

看起来很是乖巧。

一点也不血腥暴力。

一会,系统说道:“交易达成,好运值变更为71。老规矩,直接传送去下一个任务,没必要回虚海。”

言下之意,负分的你回去也没卵用,不如刷任务,早点脱贫致富。

锦离缓缓开口,声音微凉:“最后警告你一次,别TM动不动把我不着寸缕撂床上,留点发挥空间。”

原先她是真不耐烦玩什么鬼攻略游戏,对系统也就无半点要求。

你搞你的,我搞我的,颇有点彼此互不相干的意思。

现在不一样了啊,窥探到还有无限循环这种不要逼脸的操作,锦离不得不上心。

系统爽快答:“好的。”

【程序启动,十秒后进入任务】

滴滴滴....

倒计时,9,8,7.....

眼前晃过一道白光,天旋地转,失去知觉。

锦离是被一阵剧痛刺激醒的。

意识清醒,她没有第一时间睁开眼睛。

闭眼感受过后,得出结论,这具身体起码有四处部位受伤严重,特别是腰椎那块,巨痛无比。

麻蛋,不会是腰椎粉碎性骨折之类的吧?

但愿不是,不然没个一年半载甭想恢复利索,并且致残率相当高。

这要是高位瘫痪了,还刷个毛鸭蛋的任务呀!

锦离微微掀开眼帘,眼睛眯成一条细缝,打量周围环境。

然而,黑灯瞎火一根毛也看不见,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

因此可以断定这里不是医院。

受这么重的伤不送医院,锦离略微有一丢丢愕然。

囚禁play??还是特变态那种??

锦离:哇!

好刺激呀……

我也想玩...…

短暂激动过后,锦离首先探手摸向腰椎,先检查腰椎是不是骨折再谈其他。

摸到腰上一道二十厘米的伤口,舒了口气,没伤到骨头一切好说。

皮肉伤哪怕深一些也无所谓,恢复期短。

low系统有所长进,虽然着陆点依然没离开床,至少衣服完整,上头也没野男人压身。

锦离忍着周身剧痛悄无声息赤足下床,垫起脚尖顺墙摸到门,发现门也很诡异,内里竟然无法上锁。

轻轻拉了拉门,门纹丝不动。

嗯~这是一道神奇的门。

可见委托人处境堪忧。

锦离膝盖抵门,脑袋侧倾,耳贴门板:“接收剧情。”

她的谨小慎微系统看在眼里,深感欣慰,喜滋滋传输剧情。

这个世界,是现代背景,各方面跟两千年前的地球大体相同。

委托人叫卢青芳,出身农村,性格温和单纯。

家庭构造简单,简简单单四口人,上面有一个哥哥,父母不算特别偏宠儿子那种,小事一般都能一碗水端平。

家里的条件在村里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一家四口称得上其乐融融。

卢青芳原本在农村生活的很快乐。

无忧无虑,如同田野间自由自在的小麻雀。

而这一切随着打工热潮中道而止。

大环境下村里许多年轻人奔赴大城市,作为村花的卢青芳也想去体验一番外面的精彩世界。

软磨硬泡央得双亲同意,和青梅竹马吴大智以及隔壁家的莫小花怀揣憧憬冲向繁华都市。

三人走的是一条路,也不是一条路。

三人进了城,经过老乡介绍应聘到一家工厂,上下班都是同进同出,亲密无间。

半年后,卢青芳结识了一位新朋友绍冬雪。

两人一来二去混熟之后,绍冬雪不止一次在她面前念叨,可惜了她的一副如花容颜,窝在工厂简直暴遣天物,诸如此类。

村花卢青芳无疑是美丽的,同样也是单纯的,又没见过什么世面。

很容易就被洗了脑,毅然决然离开工厂,跟随绍冬雪去开拓新世界。

吴大智得知青梅要进城发展,二话不说辞工。

工厂位于郊区,不方便守护青梅。

莫小花也做了一样的选择,她是为谁就不得而知了。

绍冬雪扇着蝴蝶翅膀飞入三人团体,连锁反应强烈。

绍冬雪当然不可能带他两人一起飞。

男的不是她的目标,莫小花虽然是个女的,但颜值不能打,带不动。

吴大智也不强求,在美食街找了家点心店打杂,莫小花去了他隔壁的面店端盘子。

卢青芳则在绍冬雪带领下逛街买买买,花掉半年积蓄往死里装扮自己。

她相信绍冬雪的那套说词,颜值既一切,开疆扩土不在话下。

只要美美地,直上摩天大楼当金领不是梦。

天天吹空调拿上万的工资。

妥妥一个误入邪教的虔诚信徒,对绍冬雪深信不疑。

迷陷美梦的卢青芳未来得及过过白领的瘾,绍冬雪便带着她‘偶遇’了叶轩。

一男一女对视那一瞬间,天雷勾地火,一道闪电劈下来,电流呲拉拉响,麻酥酥的一见钟情凭地而生。

很快,叶轩就对她展开热烈追求,猛烈的就像一团火,速度融化村花的心。

叶轩,男,43岁,前妻亡,无儿无女,事业有成,样貌人模狗样。

一坨屎馅的大馅饼就这么直杠杠砸卢青芳头上。

卢青芳当场晕头转向,幸福的都快昏过去了。

两人迅速热恋,火速结婚。

外人看来,卢青芳家祖坟可能无意间蹭着龙脉了,走大运了。

年轻貌美的卢青芳才21岁,不出意外,叶轩肯定凉她前头。

叶轩膝下无子女,结婚证一扯大笔遗产等她继承。

以后撒开蹄子浪,那么些钱买庄园买岛,养一个师的小狼狗都绰绰有余。

何况,叶轩长相及格,气质儒雅,出手阔绰,婚前为博美人一笑不惜一掷千金。

然而,大众眼里的钻石王老五却有一个难以启齿的秘密。

小蝌蚪存活率低到令人绝望,根本不具备生育能力。

这个男人极度好面子,自尊心相当强,同他的小蝌蚪存活率是两个极端。

自尊心过于强其实是一种自卑的体现。

关于不能生育这一点,叶轩不仅自卑且非常敏感易怒。

在外面还要彬彬有礼端着。

伪谦谦君子,气量极小。

家暴便成了常态。

———————

第三章有点小问题,已经把第三章融入第二章和第四章。

来都来了,顺便求个推荐票。

书友群:940039753。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