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页 | 目录 | 最新章节

001重回1987

发布:2021-09-14 21:13:53

寒风呼啸声,雪下的更大了,大片大片的雪花翻飞着。京城姜家灯火通明,三层小洋房里,此时剑拔弩张。“妈,沐沐都烧成这个样子了,要要去医院!”赵月一脸的急切。老太太稳坐如钟,也没什么反应。“老姜,沐沐但是你的亲生女儿,你不忍心无论她吗?再这样一直这样,京城姜家灯火通明,三层小洋房里,此时剑拔弩张。。...

寒风呼啸,雪下的更大了,大片大片的雪花飞舞着。

京城姜家灯火通明,三层小洋房里,此时剑拔弩张。

“妈,沐沐都烧成这个样子了,必须要去医院!”赵月一脸的焦急。

老太太稳坐如钟,没有什么反应。

“老姜,沐沐可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忍心不管她吗?再这样下去,会出事情的。”赵月已经急的是泪流满面。

姜涛有些不忍,刚想开口,对面的老人说话了,“赵月,要送沐沐去医院,可以,把离婚协议签了,我立刻让姜涛开车送她去医院。”

姜涛一听,连连点头,“没错,先签离婚协议。”

赵月紧紧咬着下唇,这么多年,终于要到了吗?

她深深凝视着姜涛,“你我风风雨雨二十年,难道儿子当真就那么重要?”

“当然重要!没有儿子怎么传宗接代?你想让我们老姜家绝后吗?”老人激动的嚷了起来,“你生不出来,就退位让贤,没有儿子,你让我儿子打拼下来的家产给谁继承?”

姜涛虽然眼含愧疚,但是,却没有反驳自己母亲的话。

赵月低头认真看着离婚协议,要求很简单,净身出户!

她气得浑身直哆嗦,“姜涛!为了不让我分到财产,你连自己的亲生女儿的身体都不顾,你还是不是人?你就不怕天打雷劈吗?”

一向温顺的女人发起怒来才吓人,姜涛脸上挂不住,“你吼什么吼?事情就这样,你乖乖签了,我就送沐沐去医院,你自己看着办,反正我已经有儿子了,女儿早晚都是要嫁到别人家的。”

剧烈的争吵声让房间里的姜沐努力睁开眼睛,头上的炙热让她大脑昏沉沉的,看着墙上的画报,床头柜上的磁带,收音机,姜沐大脑更混乱了。

怎么回事?

她不是被绑匪绑架了,不是因为家里只给弟弟出了一份赎金,然后绑匪把她撕票了吗?

她不是应该被绑在仓库里,然后被大火烧死了吗?

怎么又回到家里了?

而且,貌似还是她十五岁的房间,不是她三十岁的房间。

看着周围的摆设,听着楼下的争吵,姜沐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难道,她重生到了十五岁?

还刚好是父母离婚的那一天。

前世,父母离婚,姜家不想要她,因为她是女孩儿,不能传宗接代,继承家业,只是离开的当天,她发了高烧,等她醒来的时候,妈妈已经离开了。

她就被留在了姜家,一对母子住了进来,然后她在姜家就如同一个隐形人。

她努力学习,每次都是全校第一。

爸爸喜欢炒股,她大学就直接报了金融专业;

爷爷喜欢古董,她就跟着老教授身后认真学习;

奶奶喜欢珠宝翡翠,她就刻苦钻研;

可是,她再优秀,也换不来一句称赞,一声夸奖。

在他们的眼里,也敌不过她是女孩儿,不能为姜家传宗接代,毕业之后,甚至连公司都不让她进。

到最后,她和弟弟一起被绑架,一个亿的赎金,家里就拿了出五千万,救了弟弟,放弃了她。

大火焚烧的灼热依旧遍布全身,姜沐争扎的站了起来,她要离开这里,她要跟妈妈一起离开,再也不要留在这个重男轻女的家中。

她脸色通红,全身已经被汗水浸湿,额头上的碎发也已经一绺一绺,纵使浑身无礼,脑袋已经快爆炸了,她依旧坚持找出自己最大的一个皮箱子,整理好要带走的东西,双手提着它,一步一步走出房门。

楼下大厅。

赵月满脸愤恨,“姜涛,姜家能有今天,难道没有我的功劳?”

“你忘了我们路边摆摊的时候东躲西藏,就怕被抓到,被扣上投机倒把的帽子!我陪着你胆战心惊,陪着你将店面发展起来,现在你让我净身出户就算了,你连沐沐的死活都不顾了吗?”

“虎毒不食子,你就不怕姜家遭报应?”

姜涛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转头看向老人,“妈,您看这寒冬腊月的,不然就先送沐沐去医院。”

“不行!姜沐发烧,你还发烧吗?离婚协议必须今天就签!你们今天也必须搬走,明天我的乖孙子就搬进来了,万一我的乖孙子看到外人不高兴怎办?你必须走!”

老人态度强硬蛮横。

提到孙子,方才姜涛有些缓和的态度也强硬了起来,狠心做了决定,“签吧,签完我送沐沐去医院,你们今天就离开吧。”

赵月紧咬着下唇,她当初怎么就嫁了这么一个男人!

“好,我签。”赵月用力咬着下唇,口腔里全都是浓重的血腥味,握着笔的手不停的颤抖,笔尖在纸上画出无意义的痕迹。

仿佛用尽全身的力气,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妈,我们走。”姜沐双手提着笨拙的箱子,瘦弱的身子跟手中的大箱子格格不入。

赵月连忙迎了上去,抬手抹去眼中的泪水,替姜沐提过箱子,“好,我们走。”

姜沐转头看向自己的爷爷奶奶和爸爸,他们比印象中年轻了很多,却跟印象中一样冷漠。

“爸爸,男孩儿就真的那么重要?重要到你要抛妻弃女?”重感冒加高烧,让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冰冷的目光让李涛有些难堪。

“你这是什么态度?用这种语气跟长辈说话,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教你的!”老人高声训斥。

姜沫看着家里最重男轻女的奶奶,又看了看一直不吭说的爸爸,彻底死心了。

“你们会后悔的。”姜沐转身,果断决绝,不再有任何留恋。

*

外面大雪纷飞,八七年的京城,车不多,母女两人拎着箱子,站在路边,偶尔几辆出租车飞驰而过,车里都有人。

赵月很着急,左右张望,希望能有出租车,他们现在需要去医院。

姜沐心里却十分轻松,她终于离开了姜家,不再期待爷爷奶奶爸爸的疼爱,她的命运已经开始转变,她要跟妈妈过的比谁都好,比谁都幸福。

“沐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我们马上去医院。”赵月脚下有些飘,感觉眼前天旋地转。

姜沐及时扶住了她,露出了轻松的笑容,“妈,你别着急,我没事。”

忽然一阵大风吹来,两人均是一个踉跄,姜沐担心赵月的身体,早些年她的身体亏损的厉害,这几年一直在家里养着,但是到底还是体弱。

两人费力拦了一辆车,去了医院。

折腾了一夜,姜沐终于退烧了,赵月的身体也没什么大事,第二天,两人办完出院手续之后,立刻踏上了回乡的火车。

赵月还是有些心疼钱,卧铺要三十块,硬座只要十五块,在八七年,一个月两三百的薪水都算是中产阶级,十五块钱,可以买很多东西了。

想想女儿以后还要上学,自己没有工作,身上的钱花一分就少一分,赵月有些后悔,刚刚不应该心软,答应沐沐再买一张卧铺票。

姜沐看出了她的顾虑,换了一个话题,“妈,你跟我说说老家的事情呗,我都三年没回去了。”

赵月的脸色这才露出了笑容,开始讲起老家的亲戚。

姜沐脑中已经开始飞快转动,前世她去老家没有找到妈妈,那些人说妈妈当年离婚回去之后,并没有住下,没过多久就走了。

当时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这个时代,一个离了婚的女人,为什么不住在家里?

这一切的疑惑,在两人回到老家的时候,终于解开了。

  1. 全部目录
  2. 目录
  3. 下一章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长按二维码可识别